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酝酿(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酝酿

作者:陈风笑
    于何鸿举的话,酒桌上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吕鹏么来的,不过看一看陈太忠,还是闭上了嘴巴,眼下这个气氛,没有他言的资格。

    “先在东临水开个试点吧,那里很苦的,”看起来,陈主任是念念不忘自己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在水库上装机扯线,先试探一下电业局的反应。”

    东临水是苦,这绝对不假,但是他这话却未必是全部的理由,重点在于,静河二库的度虽然快,今年年底合龙装机却是有极大的难度,为了尽快挑起跟电业局的争端,只能在东临水那儿想办法了。

    按道理来说,现在蔡莉就该下了,不过据说是下一届人大会之前,不宜再动,所以眼下就这么将就着,当然,这也不排除几个副省争夺得实在太厉害的因素,搞得副书记该走都走不了。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留给陈太忠兴风作浪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就必须抓紧了。

    反正东临水那里,从村民到白凤乡到红山区里,全部都是陈主任的关系,所以这里是个极好的试点,除了电业局可能做出反应,不会再有任何因素来掣肘。

    “这个我同意,”何局长当然也知道白凤乡的水库叫“太忠库”,在他的心目中,这个水库才是最合适的实验场所,不但地方小投资小阻力少,更关键的这是企业建造的水库,虽然所有权和使用权不归企业,但好歹也是个善举,企业对水库的使用方面有诉求的话,一般人也不好干涉和歪嘴。

    “电业局想拦住‘太忠库’上农网,怕是很难的,”他笑着点点头,“大家都不是外人,我直说了吧,第二个阶段里,这个突破口找得比较好。”

    在建福公司和水利厅地操作思路中,彻底将农网吃下来,一共是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转包,跟建福公司签订代理协议后,将农网转包出去。

    第二个阶段,是历史性的也是突破性的,就是选准地方之后,由建福公司构建几个农网来做为样板,这就是说该公司不仅仅负责代管电网运行,也负责基础设施的建设。

    第三个阶段就是前两个阶段地升级和拓展。确定电业局无力反抗或者反抗无效地话。那就全面开花。直至反攻电业局大网覆盖地领域。进入电业局传统地领域跟他们抢饭吃。

    按说。第一步才开了四个试点。要地是观察电业局地相关反应。还不到走第二步棋地时候。但是好死不死地是。电业局刚让陈洁敲打了一下。暂时也不敢做出什么过激反应。那当机立断走第二步。也是正常地。

    饶是如此。何鸿举也觉得陈太忠地步子快了一点。没有人能想到。小陈搞这个地目地。赚钱倒是在其次。人家要目地是想跟夏言冰碰一碰。

    不过话说回来。陈太忠激进地行事风格。也早就为人所知了。否则地话科技部地榜样也轮到凤凰。所以何局长自内心地赞同此事。

    于是。大方案就这么定下来了。反正大家也都知道。吕鹏地哥哥吕强不但是凤凰市地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还是太忠库地修建人。白凤乡地坐地虎。更是在当地招了相当地人去厂里做工。想来在那里不会遇到什么阻力。

    “估计赵如山又要跳脚了。”酒到半酣处。吕鹏笑吟吟地对陈太忠说。两人已经揣测过赵如山面对这种情况。会是怎样一种表情了。但是事到临头。心里还禁不住有点说不清幸灾乐祸。

    “跳就跳呗,”何鸿举冷哼一声,他也知道前一阵科委和电业局地冲突,事实上,凤凰市市直机关里知道此事的人真地不少,大家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无不暗自窃喜,你电老虎不是牛吗?撞到强势崛起的科委身上,还不是满头包?“他欺负惯别人了,现在也该让他尝一尝被别人欺负的滋味了。

    ”

    “遗憾得很,电业局是垂管部门,”陈太忠微微一笑,随即不说什么了,不过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不是电业局是垂管的,赵如山铁铁地要被他收拾下来了。

    何鸿举心里就是一颤,这家伙的杀气实在太足了,纵然是何局长送了一个处长楼的指标给陈家,又有眼下建福公司的合作,心知对方绝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意图,但是听到这话,也禁不住脊背上咝咝地冒凉气。

    几个人正吃着呢,何局长接了一个电话,脸色登时就变了,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宁建中被调整到气象局了,气象局老邓去政协了。”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原本可以做出个大惊失色的表情来的,不过想想蒙哄何鸿举实在没啥

    说不得咧嘴笑一下,“谁接替他的位置?”

    “还没出来,”何鸿举挺奇怪他的表情,借着这酒劲儿就说了出来,“你早就知道了?”

    陈太忠愣愣地看了他半天,终于灿然一笑,“要说我不知道,那是哄你呢,我动不了赵如山还动不了个宁建中?他卡我科委脖子卡得挺爽嘛。”

    “动宁建中可是不比动赵如山难度小,”何局长苦笑,一身的酒意彻彻底底地化作了冷汗,“太忠你这四处树敌……小心麻烦啊。

    ”

    “我也不想啊,谢谢何局关心了,”陈太忠叹口气,他心里感激对方的关心,说不得就将事情微微点一下,哥们儿总不能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忧不是?“不过,你看是两个行局,其实都是一件事。”

    “还叫什么何局?叫何哥、老何随便你了,”何鸿举眉头一皱,不满意地看了他一眼,只是下一刻,他还是忍不住问了,“电业局和财政局……这是同一件事?电业局根本跟财政无关的。”

    “嗯,”陈太忠点点头,笑着答他,“你也别问了,我不好多说,对了,这话你也别跟别人说。”

    他这么说话,看似是嘴不严,但事实上在官场混,一味地守口如瓶也不是好事,适当地在合作伙伴和下属前露点口风,也是必要的拉拢手段,一来能拉近双方距离,二来也能给对方增强信心,要不然别人总觉得双方隔阂太多——距离能保持神秘感,但是距离太远,未免就有点飘渺了。

    当然,其间分寸的把握,还是在一个度上,陈太忠现在正在努力地学习把握这个度。

    “我倒是敢跟别人说呢,”何鸿举在水利局局长这个位子上坐了多年,是实实在在的土皇帝了,所以对外面的事情操心不是很多,但是基本的眼光是绝对不缺的,能把电业局和财政局这俩不搭界的行局牵扯到一起的事情,那绝对不会小了,一般的机关和政府听这俩局任意一个局的名字,都得头大。

    甚至他都隐隐地猜出了几分,动宁建中肯定要关系到章尧东,没有章书记的点头,任何人都不可能动了凤凰市的财神爷,而赵如山,则是关系到省电业局夏言冰。

    想到这里,何局长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禁不住打个寒战,心说你们神仙打架,不要殃及到我这凡人啊,不过他心里对陈太忠在官场中接触的层面之高,倒是又有了新的认识。

    只有一个蒙艺做后台的话,可怕是很可怕,但是大家不去招惹就完了,蒙老板跟陈太忠这副处距离太远,中间还隔着地市这一级呢,但是官场中最可怕的不是有后台,而是有后台还有相当势力的主儿,眼下的陈太忠,接触的整体层面,远远不止是一个蒙老板,连他水利系统的张国俊王浩波都是好朋友,这岂止是“可怕”俩字可以形容的?

    倒是老张这家伙聪明,居然把自己的侄儿塞给小陈做通讯员了,何鸿举想到这儿,跟陈太忠亲近的意思越地强了,“太忠晚上有事没有?”

    “下午就得去素波了,”陈太忠报之以苦笑,“这是上面点名了,唉……还得去找一趟小树市长,这日子过得倒是真充实。”

    “找乔市长?”何鸿举心说你好像比乔小树玩得还猛呢。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一脸无辜的样子,“找乔市长要钱,唉,科委的资金,还是紧张啊。”

    你也倒真敢说,何局长登时无语,不过他没想到,陈太忠这可是大实话,星火计划的钱,只剩下二十来万了,蒙艺答应给他两百万,却是让他去市里要。

    去市里向谁要怎么要,这也让年轻的副主任困惑了一下,心说我总不能抓住章尧东或者段卫华,说蒙艺让你给我两百万吧?

    于是他就决定了,找自己的主管领导要,至于乔小树张罗得来张罗不来,就是乔市长的事儿了,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是乔市长要不下钱来,那就不要了,回头见了蒙艺,万一有什么不爽的话题,他就可以将这个炸弹丢出来,羞辱一下对方——“蒙书记,您说的那两百万,市里不给啊”。

    这个心态的产生,还是由于上次他跟蒙老大顶牛了,可见陈某人性情中有些东西,实在是天生的,后天想改都很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