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新的战线(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新的战线

作者:陈风笑
    个申宣,真是害死我了!

    原本,吕清平对拟黑多刺蚁的项目也并不是很重视,不过矮子里面拔将军,他觉得这个项目是比较能出成绩的,再加上听腾建华说手里有点钱了,就报了这个项目上去。

    当然,能不能真的出成绩,那就好说了,了不得就当交学费了嘛,反正既然是侄女婿,自家人总是没有害自家人的道理——当然,侄女婿还许了他百分之十的回扣,说这是公司规定,不过这就是次要因素了,那点钱还看不到吕县长眼里。

    去素波找陈太忠碰了软钉子,他也没在意,这事儿还是要着落在腾建华身上不是?好在小腾给面子,说这事并不难处理。

    但是,自打昨天接了那个电话,吕县长心里就犯嘀咕了,科委的问我这是不是传销?这是个什么意思啊?

    虽然他当场就否认了,可是心里肯定是要存的,于是把申宣叫过来问一问,结果小家伙一口咬定不是传销。

    你知道咬定不是传销就行,到了这一步,吕清平退无可退,也无心再问了,知道得越多越烦人,他心说算是传销,又能怎么样呢?大家摸着石头过河嘛,犯点错误也是理所应当的。

    就算到时候引事端,追究起责任来,那也不仅仅是县政府的问题——钱是市科委给的,把关的也是市科委,科委都赞成的项目,我怎么知道会是传销?

    这就是踢皮球了,一来二去,大家算一算,呀,这拨的是星火计划的钱嘛,浪费就浪费了,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注意不就完了?

    腾建华若是知道了吕清平的小算盘,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边辛辛苦苦地为家乡争取科技扶持,吕县长却是早就设计好了事后要将他拖下水——不得不说,没有厚黑到一定程度,混官场十有**要吃亏,更何况腾主任这种书呆子?

    但是非常遗憾。千算计万算计。吕清平也没想到。某个号称“彻底放权”地强势地混蛋。居然厚着脸皮插手了。

    于是。事态急转而下。

    眼下地吕县长。心里真地根本无法平衡。姓陈地。我招你惹你了?你要不爽。直接在例会上反对不就行了?何苦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例会上同意项目也通过了。你才警告说传销地话后果自负?麻子不叫麻子。这叫坑人你明白不?

    当然。他是看不到这件事里自己做错了什么。错误都是别人地。成绩才是自己地——这才是混官场最应该具备地心态。

    我得打个电话问问小腾。看看到底事情是怎么回事。不过。就在他按上手机“射”键地时候。又硬生生地止住了这个冲动。何必呢。这一问不就显得自己心虚了?

    反正。针对这个拟黑多刺蚁地钱已经批了。拿了之后。挪作他用就算了嘛。吕清平叹口气。做出了这个决定——县里需要用钱地地方多着呢。

    当然,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吕县长有意挑衅陈太忠的容忍底线,而是说他实在没有别的选择了,有谁听说过拨下来扶持项目地钱,被当地政府退回去的吗?

    没有,一次都不可能有,被追缴回去的有,主动退的绝对没有,参看凤凰科委火炬计划扶持资金的使用方式就可见一斑了——大家都商量好了,等年底了,拿梁志刚那块的钱给正副职配车。

    项目没了,退还不能退,这才是吕清平最大地郁闷之处,他确实不想惹陈太忠生气,但是真的把钱退回去的话,不但坐实了昌通传销的传言,他吕某人也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见过傻x,没见过这么傻的x。

    希望小陈主任能理解吧,反正这也是官场惯例,吕县长也不想多想了,等明年科委有星火计划新地资金了,大不了申报的时候,将这些钱核减出去也就完了。

    他感觉自己这想法没什么问题,也就懒得继续琢磨了,本来想着来了凤凰,还要去几个市领导那里走动一下,但是今天生的事情,实在大大地坏了他的心情,说不得吩咐一声,“回县里。”

    陈太忠现在开始纳闷了,为了防人逃跑,他在申宣身上下了很强的神识,不但如此,他还打算那个拟黑多刺蚁在金乌全面铺开地时候,指使一帮混混去认人呢,那时候这么做,就是**裸地恐吓了,你丫敢跑的话,追究你责任地可不止是官方。

    可是这个申宣,现在怎么要回素波呢?不想干了吗?那可是不行,想到这里,他又打电话通知腾建华一声,“要重视这个拟黑多刺蚁的资金使用情况和项目展过程,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敢欺骗咱们科委资金地人,不会有好下场。”

    这下,腾主任更为难了

    你当初不批就是最好的选择,现在你这有意往大搞,要吧?“陈主任,我觉得这太容易得罪人了,把那家伙吓走也就行了吧?”

    “唉,老腾,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以往坚持原则地老腾哪儿去了?”陈太忠很不高兴地反驳他,“而且你想一想啊,要是你不知道这个拟黑多刺蚁是传销,我也不做警告,到时候事了,谁会倒霉?咱科委八个副职呢,我这是爱护你,你明白不?”

    挂了电话之后,腾建华一身大汗,他是书呆子但不代表人笨,略略琢磨一下就知道了,他主管的业务,居然让传销骗走了资金,这是什么样的后果?没错,资金使用是会上通过了,可是他负责审核把关,到最后追究的,肯定是主管领导的责任嘛。

    至于说八个副职,这一点腾主任并不是很在乎,说到底他还是没有彻底摆脱那种文化人的心态,虽然眼下这个位子带给他很强的满足感,但是听到别人说他“珍惜”或者“恋栈”之类的词儿,他总是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人:其实我并不是很在乎。

    可是不管怎么说,腾建华是农村出来的,对农民们的疾苦是自内心的关怀,想一想因为自己的事务,星火计划会被别人分管了走,心中也是极为不情愿的:你们知道农民到底需要什么吗?

    吕清平,你真是害人不浅!想通了这一点,腾主任心中对吕县长的那点歉疚,登时就不知了去向。

    陈太忠挑唆完毕之后,中午又去参加了水利局和建福公司的工作宴,水利局长何振梁和建福公司老总吕鹏都有份参加,不过何局长知道建福公司的后台是陈太忠,陈主任在素波也就算了,可是凤凰不来参加的话,那就有点不给人家水利局面子了。

    现在的建福公司已经从凤凰水利局手上包下了四个小水电农网,其中三个农网都是有再向周边辐射一点的能力,不过这个活已经在由水利厅施工了——农网改造王浩波还是监理呢。

    所以这四个点,基本上是不用建福公司投资的,将所有权划过来就是了,现在建福公司正在跟当地的工作人员磨合。

    剩下的七八个都是小不丁点的,意思也不是很大,大家倒是琢磨着,青旺跟凤凰的交界处,奔马峡上游在建的水库,可以再搞一个新的农网。

    奔马峡上游早就有建水库的意向了,可是青旺一直不同意上游建水库,怕影响奔马峡一带的农业用水,为此,青旺和凤凰可是没少在省里扯皮,尤其要命的是,静河也流经邻省的农业大区沙洲市,沙洲也反对凤凰建水库。

    当初党项荣在的时候,曾经强力推动过此事,不管不顾地先上马,结果水库搞到一半,省里勒令项目下马,就丢下了一个半拉子工程在那里。

    不过现在的形势变了,今年夏天的洪水,差点压得奔马峡水库垮坝,不得不开闸泄洪,水利厅这边马上就报上去了静河二库的项目。

    几个月下来,现在那个半拉子工程,快完工了,这水库也主要是利用了宽广的河滩,不但修建费用不高,落差也不大,合龙难度不算很高,不过上水电的话,装机容量不会很低。

    “这个费用,厅里能出是最好的了,”吕鹏笑嘻嘻地建议,“现在不是在改造吗?铺一片新的农网出来,到时候我们再租用。”

    “这个……得看情况了,”虽然陈太忠在场,但是何鸿举也敢直陈困难,“关键是看电业局对那四个农网转包给你们建福公司,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反正合龙还早不是?”

    “电业局的态度?”陈太忠有点不太在意,“我们科委刚拿了它的设备检测权,它多少要考虑一下后果的吧?”

    “说是那么说,事实上可是未必,”建福公司的会计,是何鸿举的堂妹,大家也都不是外人,自是有什么说什么,何局长笑着摇头,“陈主任你这是断他们的根基呢,跟小小的检测没法比。”

    “他们要是没反应的话,可以看看能不能从改造项目里挤出点钱来,要是有反应的话,”说到这里,何鸿举叹口气,“那个农网的建设,还真就得建福出资来搞了,毕竟改造的项目没这一块儿——电业局真要恼火的话,厅里不可能让他们抓住这种把柄。”

    事实上,将现有的农网外包,跟为了外包而专门建设农网,这性质非常不一样,不光是没立项那么简单的问题,何局长没说这一点,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