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见正主(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见正主

作者:陈风笑
    把你星火计划的钱,给我一点,”深夜的临置楼里,声响起,“横山这边的农业太落后了,水产养殖现在很抢手。

    ”

    “不是吧,那点小钱,你也看得上?”陈太忠听到这话,那是相当地吃惊,“总共就七十万,还不是我分管的。”

    “你少跟我扯分管不分管,骗谁呢?”吴言偎在他怀里,小拳头轻捶一下他**的胸膛,“我帮你这么多,杨新刚、姜世杰……还有张新华,你就不肯伸伸手?”

    床的另一侧,钟韵秋听着那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禁不住暗暗咋舌,吴书记对太忠,真的是沉迷得不可自拔了啊。

    啧,还真是头疼,陈太忠没做过这种交易,听到这话自是很郁闷,他不想插手腾建华的工作,可是吴言这要求也是很正当的,我这儿肥水不流外人田,你那儿就光浇别人的花?

    想到自己标榜的“完全放权”,他禁不住苦笑一声,官场中想要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实在是不可能的。

    不过还好,对吴言这个要求,他也是有应对的,“我说阿言,我怎么没帮咱横山啊,为了家的投资落地,我都惹了杨瑞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那是去年的事了,我还支持你的装修检测呢,”吴书记小手轻挠他的胸膛,下一刻又伸手到他的两腿间把玩,不依不饶地话,“给别人也是给,给横山也是给,就没见过胳膊肘向外拐的。”

    “可是我真的放权了啊,你也不知道早说,”陈太忠叹口气,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观点,反手以牙还牙地去拨弄那两颗蓓蕾,“等明年吧,明年科委的火炬计划、创新基金和星火计划就是拨款了,到时候我留点机动的费用,成不成?”

    “哼。就知道你一根筋。”吴言咯咯地笑着躲开。也不撩拨他了。小手又捶他一下。“早就该这样了。放权是应该地。但是你连机动费用都不知道留。也太笨了……你那房子怎么来地?那就是区里给市里留地机动名额。笨死了你。”

    敢情白书记是在教我做官啊。陈太忠有点明白了。伸手轻抚着她光滑地背脊和腰肢。才待说什么。吴言却是又话了。“那不说这个了。童山地经济林苗种。能不能给点钱?”

    吴书记老家就是童山地。有此要求实在正常。可是听到这话。陈太忠就再度头疼了起来。“这个。明天我要见腾建华。顺便问问他吧。不过……这归林业局管地吧?”

    “你们两家都能管。”吴言一想起林业局对童山旅游区地罚款。又是有点头大。“周荣这家伙。没准还惦记着少罚了钱呢。”

    林业局……唉。陈太忠叹一口气。“睡吧。不早了。明天我跟腾建华谈一谈。童山地事情……我尽力吧。”

    第二天是周日。腾建华是坐不住了。一大早就联系陈太忠。也不说吃饭不吃饭了。扯着他跑到单位就开始“汇报”。

    周日的科委,居然还有很多人办公,再也不复以前的冷清,不过陈太忠没心感慨这些,他只关心腾建华想对这个“拟黑多刺蚁”如何处理。

    “我的意思是,不上会了,这个项目在我这里否决了算了,”腾主任的态度非常端正。

    “何必呢?上会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呵呵,反正咱们也没去金乌县调查,说不准吕县长搞的还真地不是传销呢,”

    腾建华听得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最后才挠挠头,“陈主任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上会吧,”陈太忠的笑容慢慢地收了起来,“咱们不能因为别人搞拟黑多刺蚁是传销,就认为金乌也是传销,他想搞咱让他搞。”

    “你不是想针对……针对老吕做什么吧?”腾建华犹豫一下,终于实话实说,“他跟我关系不错,有什么误会,我可以帮你俩沟通一下。”

    “啧,老腾,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陈太忠苦笑一声,看着紧张兮兮的腾主任,“这么说吧,我不针对任何人……对了,听说童山有经济林苗种的需求?”

    “那就不给金乌,直接给了童山算了,”腾建华自以为猜到了陈主任的想法,立刻表态,“其实各个县区报上来的项目,都还有各自可取的地方,我只是想适当地照顾一下家乡……这点上,我做得很不对,请您批评。”

    “批评啥?”陈太忠笑了,觉得这个书呆子还真有点意思,“有条件地话,谁不想多照顾点自己的老家?你也别想那么多,这件事我不针对你。”

    那还是针对吕县长了,腾建华叹口

    着陈太忠出去以后,犹豫半天,还是伸手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吕县长,你报的那个拟黑多刺蚁,不是传销吧?”

    老腾的心还是不够硬啊,陈太忠叹口气,他有心听人说话的话,区区几堵墙算什么?腾建华悄悄泄密,让他挺不高兴,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不是传销,不是传销!他心里正暗暗念叨呢,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吕县长的回答,“这个……应该不是吧?蚂蚁也能传销?”

    “要是传销的话,我这儿可批不下去啊,”腾建华再次暗示。

    “不会是传销的,你放心吧腾主任,”这个节骨眼上,哪怕是传销,吕清平也得否认了,“这个钱怎么花,我会监督的。”

    “那我就放心了,”腾建华闷闷不乐地挂了电话,嘴里轻声嘀咕,“老吕,我这也算仁至义尽了,你这么说,也不能怪我了,唉~”

    第二天上午地例会,轻松地通过了腾建华的两个项目,金乌县两百户的拟黑多刺蚁项目,二十四万;童山县的经济林苗种,二十万,腾主任手上的钱,登时就从七十万剧降到二十六万。

    “腾主任,我记得不是三百户来的?”戏曼丽关心地问一句,“怎么减了点?”

    “金乌县也不能一分不出吧?”腾主任想的是少出点钱,吕清平犯地错误就小一点,不过像戏主任这种问题,他也仔细琢磨过,回答得点滴不漏,“咱们负担两百户,他们金乌的财政自己负担一百户,咱们的初衷是扶持不是扶贫,他们不出钱怎么能行呢?”

    “腾主任这个思路很好,”文海不知就里,欣欣然点头,“不能养成扶持对象等、靠、要的习惯,要充分调动起扶持对象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我建议在以后地工作中,要重点强调一下这一点。”

    这话当然获得了其他八位副职的一致同意,没错,科委是有钱,但是有钱也不能乱撒不是?花别人地钱不心疼,花自己的才心疼,各县区地财政必须要体现一定的支持力度出来,科委不是傻大姐。

    事实上,大家心里都明白,考察县区财政对扶持项目地支持,这就是科委又多了一个职能出来,虽然这职能是不大一丁点,还很容易因为被上面的领导打招呼而忽略,但是,多了一个职能就是一个职能,大家手上就多了点权力,就可以那啥,咳咳……

    例会开完,陈太忠喊住腾建华,“老腾,告诉吕清平,你要见一见收购蚂蚁那家公司的主事人,钱是会上通过了,咱见见主事人总是应该的吧?”

    “我见他们?”腾建华有点惑,心说这传销不传销的,从相貌上也看不出来吧?你这又是在玩什么啊?

    “你说是你见,我会在场的,不需要你负责,”陈太忠笑着答他,“不过我要见他们的事儿,你别张扬出去,只当我是路过了。”

    腾建华正琢磨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只听得陈主任又说了,“我时间紧得很,现在九点半,我要在十一点半以前看到搞蚂蚁的这帮人,没问题吧?”

    “我没问题,但是他们有没有问题,我就不知道了,”腾主任笑着答他,“我尽量催,不过,那帮人我是一个都没见过,我只对金乌县政府和金乌科委啊。”

    “来晚了那就是态度不端正,钱不给了,”陈太忠脸一沉,“你手上别人划过来的钱,还没过两周时间吧?他们报上来项目,咱们这么短时间就批了,他们凭什么晚来,不配合的话……上了会的钱咱照样不给!”

    看着陈太忠又被梁志刚拽走,腾建华犹豫一下,进屋打电话去了。

    “科委要见经销商?”吕清平听到这个要求,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按道理来说,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科委终不比财政局,财政是按政府的意图拨款,当然没必要见到收钱的,但是科委是对自己的政绩负责,见一见收钱的人,实在太正常了。

    于是,十一点左右,吕清平就坐着自己的桑塔纳来了,身后跟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松花江面包车,车上就是拟黑多刺蚁收购公司昌通实业的副总申宣。

    进入腾建华的办公室,吕县长一眼就看到,腾主任和陈主任都在,愣了一下,才笑嘻嘻地介绍,“陈主任也在啊?老腾,这就是昌通实业的副总申宣。”

    腾建华没说话,看看陈太忠,陈太忠咳嗽一声,“咳,大家坐,这个……申总是本地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