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九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九章

作者:陈风笑
    正是像廖宏志说的那样,他介绍给陈太忠的,是两个一点身份问题都没有的,一个是省招商办的副主任莫骄,一个是省招商办外聘的翻译李。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说出来才是坏规矩,廖局长干脆地介绍了两人的身份之后,就直接话了,“太忠,你跟美国的海因先生挺熟,听说他最近要来天南,省里也想接待呢。”

    陈太忠看看那二位,莫主任长了一个不小的肚子,是那种看起来有点败坏国家干部形象的身材,李翻译白白净净的,戴个无框的树脂眼镜,一副人畜无害的奶油小生模样。

    但是,对这个李铉,陈太忠可是不敢忽视,莫主任是货真价实的副厅级干部,隶属国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只看那肚子也很是不像,倒是这个李铉,外聘的翻译,这就相当地古怪了。

    “那就……接待吧,”他犹豫一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莫骄的官不算小了,可是这省招商办和市招商办的关系,就跟茶壶和夜壶的关系一样,只是听起来似乎有关联,其实八竿子都打不着。

    既然没有统属关系,他当然就没兴趣搭理了,王浩波和祖宝玉是实职副厅,那还是哥们儿帮着张罗的呢—级别高的我见得多了。

    不过莫主任却是好脾气,也没在意他地轻慢,而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说的话也相当体贴,“小陈,省招商办就是参与一下,海因先生在西方地影响力很大……至于他在哪儿投资,只要是是天南省内,我们都是欢迎的。”

    莫骄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了一下陈太忠的情况,知道这个年轻地副主任很在意投资的地区,虽然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是小陈的在意,展到了令人指地地步,居然能因此而得罪了省部级的领导——若是没有其他领导的干预,很可能早被省纪检委放倒了。

    若是此人认为省招商办是来撬墙角的,想将海因的投资留在素波,那就极有可能不认真配合,所以他有必要早早地表态。

    说完这话。莫主任观察一下陈太忠地表情。现此人还是一副挺淡漠地样子。心里就有谱了。果然。这家伙是有大背景地主儿啊。敢这么不卑不亢地面对自己。那是真正有底气地。

    不过眼下。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陈太忠再要“不卑不亢”。也就有点太不合适了。于是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凤凰不合适投资地话。他们还可以投资到省里别地地方。”

    不管是装地还是真地。反正他只是将自己不会轻易放手地意思表达出来了。至于国安什么地却是一点都没提。

    “早听说凤凰地小陈了。咬住投资商就不松口。家工业园也是你拉过去地。是吧?”莫骄淡淡地笑一下。“你放心。先考虑你那儿。我俩就是帮着协调一下。实在不行才考虑别地地市。”

    这话说得就再透彻不过了。连“同等情况下优先”都没说。只要你能说动对方。那么就是你凤凰地。

    “海因先生这次来。好像投资**不是很大。可能只是先期考察。”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周二才来。到时候我再联系您二位?”

    “咱们先聊聊吧,”见他有起身告辞意思,李铉忍不住了,“您这儿有关于海因先生的资料吗?我们想多了解一点。”

    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眼中的蔑视谁都看得到,领导们说话,你有资格插嘴吗?下一刻,他转头过来看着莫骄,“莫主任,今儿周末了,我赶着回凤凰呢,来素波一个多星期了,该回去看看了……下周一晚上再好好谈谈,您看可以吗?”

    “再耽误你一点时间吧,”莫主任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渐渐散去,显得有点威严了,他当然地认为,对方是不知道李铉的身份,才会是那种态度,“请陈主任你配合一下。”

    陈太忠愣愣地看了他半天,才笑着摇头,“不好意思啊莫主任,休息时间我不谈工作的,今天周六了。”

    这话是笑着说的,但是他的眼光里,有点微微的愤怒在其中,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很恼火,眼下不过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陈太忠这恼火一半是做作,一半也是真的,请我配合……你有什么资格请我配合?我既没花你的钱,又没欠你的情,而且你从哪方面说也管不到我,凭什么这么要求我呢?

    听到这俩说着说着要呛起来了,廖宏志忙不迭出面打马虎眼,“太忠你听我说啊,了解点情况嘛,用不了多长时间,不耽误你回凤凰。”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三人带到了一间小接待室,自己却是转身离开了,“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情。”

    廖宏志一走,莫骄的脸就沉了下来。

    他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副主任有没有猜出李铉的身份,按说这是周末,廖宏志局长居然将你请到自己办公室介绍人,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暗示了。

    可是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居然就想不通海因是美国人和他现在坐在国安局里——这里面的因果一目了然的。

    海因刚给你打了电话,我们就联系了你,难道你连这个敏感性都没有吗?莫骄是真有点恼火了,绷着脸看着他,“海因的影响力很大,你还没想到为什么我们要通过国安局找你吗?”

    李铉的脸也沉了下来,一声不吭地盯着陈太忠,身上隐隐散出些许肃杀之气,跟他小白脸地斯文形象格格不入。

    陈太忠“愕然”地看着莫骄,沉默了片刻,方始眼睛一亮,缓缓地点点头,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呵呵,我明白了,不过这个海因跟亚蒙哈默很熟的,你们知道哈默吗?”

    这么弱智地问题,你也好意思问?莫主任白他一眼,也懒得叫真,他当然不知道,某人是在这方面出过洋相的,倒是李铉又插口接话了,冷冰冰的,“请陈主任把你俩认识的经过说一下

    吗?”

    我有资格说不吗?陈太忠撇撇嘴,对于情报机关地要求,不想找事的话,他也只能配合了,说不得将两人认识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他皱着眉头看看李铉,“需要我配合就说,不过一次性说完,我对你们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这是什么态度?”别看李铉长得斯斯文文地,脾气还真的火爆,不过这倒也正常,国安办事还鲜见有人不给面子,“你知道什么叫国家利益吗?”

    “哼,”陈太忠冷哼一声,对这个问题也懒得回答,“我自己的事儿还忙不完呢,少跟我扯这些那些的,有话赶紧说啊。”

    李这下可是真没辙了,要是陈太忠是国安对付的对象,那一切都好说,可是人家不是,而且此人背景深厚,一旦不买帐了,他这边也确实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好吧,”想到这个,下一刻他居然笑了,“呵呵,我只是希望你跟海因能处好个人关系,这个人在美国、欧洲和中东地影响力很大,我也需要你跟他保持好的关系。”

    这家伙变脸的度,跟我有一比了啊,陈太忠心中隐隐生出点警觉来,不过他还是很乐意见到对方跟自己服软,于是也笑着点点头,“这个没问题,我还想拉他投资呢。”

    费了这么半天劲儿,好不容易跟国安拉开了距离,这个结果让他相当地满意,至于说国安想对海因做点什么,他确实是一点知道的兴趣都没有。

    莫主任似乎也没有知道的兴趣,接下来就聊起了关于招商引资中一些见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随着气氛地改善,李铉居然要陈太忠请客吃午饭,“咱们应该加深一些了解,听说你的酒量不错?”

    有了这段插曲,陈太忠回凤凰就是下午五点钟了,不过人还没到凤凰呢,就来了三个饭局,一个是文海的,他是受了谭啸、潘金祥地委托,想三个人跟陈主任一起坐一坐,另两个饭局,却是腾建华和张新华的。

    文主任地饭局是很好推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告诉他,“我对谭局长和潘局长没什么个人看法,把陈省长交待地事情办好了就行了。”

    文海还待帮着求情,可是陈太忠怎么肯答应?“吃了人的嘴短,目前的情况下,我不合适跟他们坐,好了老文,就这样吧。”

    至于说腾建华,他是找到了确凿的证据,事实上,如果有调查方向的话,搞清楚其实是很容易的,哪怕是像他这样书呆子也能轻易地了解了内幕,腾主任以前是只顾着查医书了,没想到这个可能性而已。

    “陈主任,那个拟黑多刺蚁确实是传销,不过金乌那边是不是传销,具体又是谁在搞事,您不让我问,我也就没问,晚上一起坐坐,商量一下这事?”

    “老腾你也别背包袱,你那儿穷得叮当乱响,我怎么好意思吃你去?”陈太忠笑着答他,“等明天吧,今天晚上有饭局了。”

    老书记张新华的饭局,他实在是推无可推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不能忘本

    陈太忠是带着钟韵秋去赴张新华的宴的,钟秘书也会做事,早在接了张新华的电话之后,就表示不敢贸然接受张书记的邀请,“太忠跟我说了,您是他的老书记,等他回来之后再一起坐一坐吧?”

    要不说这官场里学问大,就大在这里了,张新华是表示出亲近的意思了,可是她哪里敢贸贸然地接受呢?那叫没眼色。

    其实以钟韵秋的年纪和眼界,又是女孩子,一般还不是很明白这种分寸,她要是别人的秘书,这个饭局没准还真敢去,可是她深知陈太忠和吴言地关系,那肯定就不敢去了,不把这状况汇报给吴书记,她已经是有点过分了。

    不过,今天她跟陈太忠出来,倒是跟吴书记请假了,也算是没瞒着吴言,吴言听了这话之后,很愤怒地给陈某人打了一个电话,“太忠你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你打算把我的脸往哪儿搁?”

    “这不是搁不搁脸地问题,谁让你大权独揽盛气凌人呢?”陈太忠听得就笑了,“我的老书记都没胆子找你,小钟也就是个缓冲嘛……好了好了,晚上我去找你啊。”

    “早点来,我还要听你在素波的事呢,”吴言气哼哼地挂断了电话,心里有点别扭,没错,她是认可陈太忠的解释地,但是想着自己的秘书能以情人的身份出去见别人,自己这堂堂的区委书记兼区长居然要忍气吞声地做这厮地地下情人,心理不平衡啊。

    张新华请客,就是在合家欢,三个人找个小包间边吃边聊,这次见面,张书记就没那么矫情了,几杯下肚之后,就直接说出来目标了,“组织部老裴好像要调整了,是吧,钟主任?”

    “这个我可是不太清楚,”钟韵秋微微一笑,明艳逼人,看得老书记都有点眼晕,“不过老书记你这么说,肯定有你的道理。”

    得,他是好好说话了,但是年轻的钟主任却是不敢好好说话,不过,她表达出来意思就够了。

    “组织部?”陈太忠听得就是吓了一跳,犹豫一下挠挠头,“我说老书记,这个……这个部门太重要了啊。”

    “这我也知道,可是我一直就是干组工的,”张新华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老书记的形象?很认真地辩解了起来——其实,这也就是对陈太忠,要是对上别人,他多少还是要考虑一下分寸的。

    “实在不行,也得入个常吧?我这高配两年多了,要是当初不来开区地话,没准现在都已经是正处了,唉,”老书记端起酒杯,吱儿的一声一饮而尽,长长叹口气,“时间不等人啊。”

    这话其实有一点扯淡,他在高配的位子上都一直没有寸进,说明就没什么人力挺,换到别处做副处,没准会更惨。

    钟韵秋不敢接这话,就只能是陈太忠接了,张书记都把话说到如此**的地步了,他不能不表态了,“其他区的常委行不行,或者说副

    部?”

    他可是不敢替吴言打包票,一来是对白书记太不尊重了,二来地话,他答应得太痛快,岂不是很容易引起一些不负责任的猜测?

    “其他区……咱这个开区街道办现在展也不错啊,家工业园也是个大头,”张新华犹豫一下,又叹一口气,很显然,他还舍不得离开横山区,这里的钱景绝对好。

    “说起来也挺矛盾地,”有意无意地,张书记看钟韵秋一眼,“要是街道办书记能任常委就好了,吴书记指到哪儿,我绝对打到哪儿。

    ”

    “街道办书记任常委?那倒也不是不可以,”陈太忠皱着眉头点点头,其实说实话,在大家眼里,横山区下面这么多乡镇和街道办中,开区街道办比其他同级单位要高出那么一点来,毕竟当年可是打算升副县级开区来的。

    张新华说得如此**,钟韵秋想装听不懂都不可能了,犹豫一下,终于点点头,“您是太忠地老书记了,我试着帮您留心一下吧……不过我人小力微,估计不顶用。”

    “那可是谢谢钟主任了,”张新华最近其实跑吴言那里不少,只是,他不敢跟吴书记提陈太忠,钟韵秋在一边坐着,他要乱说,岂不是给书记上眼药呢?

    吃完饭之后,张新华喝得晃晃悠悠地告辞了,临走扯着陈太忠悄悄地嘀咕,“实在不行,差不多的副局也可以,太忠,我这心里也矛盾啊,你可不许笑话啊。”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张书记这是真地急了,“这个老书记你放心好了,太忠我帮你多留心一点,时间不敢说死,不过我答应的话,要算数的。”

    “太忠,实在人啊,”张新华一拍他的肩头,转身离开了,寒风中传来他低声地嘀咕,“做过你的老书记,我荣幸啊……”

    接下来,肯定是钟韵秋回管理局地临置楼,陈太忠回家转一趟之后,也在一个小时后过去了。

    吴言已经听完了钟韵秋的汇报,见了陈太忠后,皱着眉头问,“张新华跟你的关系,真的很好吗?”

    “这么说吧……姜世杰是凑上来地,正经是张新华,在街道办的时候对我的照顾挺多,”陈太忠笑一笑,“也教了我不少东西,所以我觉得,做人不能忘本。”

    “不忘本肯定是好事嘛,”吴言笑着点点头,“张新华这人水平是有的,而且也很稳重,不过当时他是党项荣为了平衡选出来地中立派,眼下背后更没人了……你打算把他安排到什么地方?”

    “看情况吧,总不能不管,那么大的人了,跟我说得挺凄惨的,”陈太忠叹一口气,摇摇头,“回头实在不行,找人帮忙要个官吧。”

    “行了,我回头跟尧东书记说一下,让他兼上区委统战部长吧,那可就是常委了,”吴言拍一拍他的肩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反正他都说了,我指到哪里,他打到哪里……你为什么不帮我答应了他?”

    “我哪儿敢做你的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呵呵,想找死的话,办法很多,没必要死得这么难看吧?”

    “其实你该想到,像张新华这样跟你关系好地人,我都不需要他完全听我的,”吴言侧头看他一眼,也不顾钟韵秋就在现场,“关键时候,他只要听你的就行了。”

    听我的吗?陈太忠想一想,倒也是这个理儿,他跟吴言是两位一体的,就算张书记不卖吴书记面子,可是卖哥们儿地面子就行了嘛,“不过这是常委啊……常委会上异声太多总是不好吧?”

    “适当地有点异声,比没有异声要好的多,”吴言淡淡地答一句,也不做解释,她相信陈太忠悟得过来,“什么东西都太清楚了的话,有异心地人就蹦不出来。”

    “这倒是,埋点暗棋也是不错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小白这斗争技巧,在县区级干部里也算得上炉火纯青了,多少一把手追求强势地一言堂,却不知道天狂有雨人狂有祸,太过得意忘形总容易引事端的。

    就算命好,没有引事端,但是这“霸道”地名声传出去,将来上进到别的地方,也容易引新单位里的同事的戒备和下意识的抵触——谁又知道自己下一步会走到什么位置呢?

    当然,这也就是吴言强势到极致了,所以才刻意追求这种技巧,搁给别的不算强势的书记,还巴不得自己的人在常委会和政府里越来越多呢。

    他正在这里感触,吴言侧头看一下钟韵秋,“回头你跟张新华说,让他做好自己就行了,就说我知道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

    敢情,吴言收了钟韵秋做秘书,还有这样的妙用啊?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自己的人可以借着钟韵秋上位,别人看起来,只知道这人未必是吴言的心腹,却是没人能想到,关键事情上,陈主任的人根本就等于吴书记的人。

    比如这次的张新华,就是这样,钟韵秋把吴言的话一说,十有**张书记就明白,自己入常是吴书记点头的,但是吴书记并不要求他指哪打哪,似乎只是单纯地欣赏他的工作能力。

    如此一来,暗棋就生效了,等到一旦有要紧事,钟韵秋可以跟张新华沟通一下,张书记若是翻脸不肯买帐,小钟的背后可是有陈太忠的——陈某人是敬重你老张,可是你要连小钟的面子都不卖,哼哼,一个副处而已……凤凰市有敢跟陈太忠叫板的副处吗?

    官场里很多云山雾罩的关系,就是这么形成的,不过这种技巧的应用层面,大都是到了市一级才有的,省里尤甚,县区里倒不是很常见。

    正是因为如此,吴言并不排斥悄悄地安排几个陈太忠的人上位,但是具体情况还是要具体对待的——毕竟两人的关系太敏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