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正经事(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正经事

作者:陈风笑
    的提成?陈太忠本来对“提成”这个东西不是很过,腾建华这么一说,倒是让他想到了吕县长推动此事的初衷,一户两百的话,三百个养殖户,那就是六万啊。

    难道是吕清平或者是吕清平的什么人,做了某人的下线了吗?这一刻,他想起了任娇的上线,市教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古芬,那女人可就是靠着她的身份在老师和学生家长中展下线的。

    堂堂的一县之长,不能这么下作吧?陈太忠心里有点怀,不过,想一想这星火计划的钱,本来就是拨款而不是借贷性质,心中就隐隐有点明白了:有钱不要,那不是傻逼吗?

    “你怎么知道没有提成?”陈太忠刚想说一户两百什么的,猛地现,自己的消息渠道有点见不得光,登时就打住了。

    要是见得了光的话,他也不至于找个公用电话打给骗子黄了,而且,若是说腾建华偏听偏信的话,眼下他陈某人做的事情,可不也是偏听偏信?

    哥们儿要以德服人!想到这个,陈太忠倒也没说提成的事情,而是冷笑一声,“要说了有提成的话,那这个项目还立得起来吗?”

    刚说完这句话,他马上就恍然大悟了:是的,吕清平可能不会在意那六万的返利,但是这返利实在没办法提出的,要不然,稍有智商的人,都会怀这是不是传销了,项目资金怎么批得下来?

    不过,这苦衷是吕清平的,我无需了解,倒是姓吕的你该想一想,要是我的星火计划的钱被你拿去搞传销了,一旦传出去,哥们儿以后还怎么见人——你替我考虑过吗?

    被了三十六万是小事,那不过是个开端,到时候一大堆农民乌央乌央地涌过来,热闹可就大了去啦,你地县政府倒霉那是活该,可是我的科委,为什么要替你背雷?

    陈太忠只是这么冷地一哼,腾建华在电话那边就是彻骨的冰凉,按说他书呆子气极重,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可是,人是会变的。

    自打从科长升为副处长之后。腾主任地心态。生了剧烈地变化。虽然整体来讲还是比较死板。但是他变得比较关心单位甚至整个凤凰官场地事了。位置不同。想地自然就不同了。

    是人就有上进心。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一次地机会是陈主任给地。想再次上进也只能指望陈主任。别人靠不住。

    尤其是。小陈还是一个相当霸道地家伙。不但在单位里说一不二。而且违逆其意地。通常都要被整得生不如死。这种恩威并存地压力。让本来相当死心眼地腾建华。一听冷哼就全身冒汗了。

    “陈主任。我马上就否了金乌地项目。”腾主任犹豫一下。没按惯例坚持自己地意见。也没向陈太忠请示。可见他地态度是极为端正。“您看这样行不行?”

    “这个……不用吧?”陈太忠都被这个反应吓了一跳。在他地印象中。腾建华是相当固执和死板地。所以他是打算好了一堆说辞地。当然。如非必要。陈某人一般也是不干预其他同志地工作地。哥们儿要以德服人。

    “老腾。我这也是一家之言。”他调整一下心态。居然开始很客气地说话了。“你要做地呢。就是认真地考察。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咳。以市场为准绳。”

    “陈主任指示得很对,我会仔细调查一下,”腾建华真是从谏如流,马上就改口了,“如果项目不合理,我会直观地向金乌县政府指出他们地误所在。”

    “呵呵,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陈太忠刚要说点其他话,然后挂掉电话,猛地想起点事情来,“你先悄悄地调查,不要跟金乌那边说什么,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咱俩合计一下。”

    哼,想从我的科委骗钱,用地还是传销这种玩意儿,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树个榜样,以为后来者戒!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是没事了,可是腾建华坐不住了,他原本就是金乌人,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以前他去金乌考察多一点,虽然是对家乡有点偏爱,但是大多时候还是能够比较公正行事的——对家乡没偏爱的人才是真正的有病。

    可是陈主任这一棒子打得他实在有点晕,心说这要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帮金乌争取资金呢?连公正怕是都做不到了,只有偏向其他县区才不会被人歪嘴。

    所以,他刚才就说有结果的话,要直接通知金乌县,意思就是将这个问题直接消弭于无形——别说,老实人也有心思机敏的时候。

    谁想陈太忠居然要他私下调查,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腾建华拼命地开动脑筋,想要琢

    里面的味道。

    小陈是对金乌有意见了,这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不过这意见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那就很难讲了,难道说他是真的想让自己“公正地处理”吗?

    不太可能,腾主任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要不然也不至于要自己隐瞒金乌那边了,莫非……他是想动吕清平了?

    这个倒是很有可能啊,腾建华继续琢磨,或者说,陈主任是想杀一儆百,让大家都知道,陈某人虽然撒手放权,但是你们也都不要肆无忌惮地做事?

    这个猜测就很接近事实了,不过他不知道啊,于是琢磨来琢磨去,他得出两点结论:陈主任还是很信任我的,要不然不会这么跟我说话;但是同时,陈主任对金乌的怨气,似乎也很大,至于目的嘛,那就说不清了。

    苦思冥想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可怜的书呆子副主任也没想出个好点子来,倒是他爱人有点看不下去了,“我说你愣神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腾主任将苦恼一说,结果主任夫人分分钟就拿出了建议,“小陈的通讯员不是在凤凰吗?你不会问问他?”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腾建华抓起电话就想给张爱国打,可是拨号之际,又有一点犹豫,“可他只是陈主任的通讯员啊,没任何级别,我现在可是副处……”

    “收起你那点臭架子吧,”夫人瞪他一眼,“在家我还管陈太忠叫小陈呢,可是当着面我绝对不会那么说的……老腾你不小了,还没认清楚现实?”

    腾建华皱着眉头叹口气,拨通了张爱国的电话,由于心里略略有点抵触情绪,所以这口气就不是特别地亲近,倒也是符合他平日里的做派。

    张爱国接了这个电话,心里可是荣幸得不得了,堂堂的副主任问计于自己,还是平日里很古板的那位,于是犹豫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觉得吧……太忠主任主要是想抓住那几个骗子,他可是很要面子的,不过,我这也是瞎猜,乱说的,仅供腾主任你参考。”

    嗯?这个倒是很有可能,腾主任的担心放下了一半,“呵呵,我还以为他对金乌有成见呢,谢谢你了啊,小张。”

    对金乌有成见?张爱国放下电话撇一撇嘴,陈主任要是对金乌有成见,也用这么小心翼翼地设计人,跟上次一样直接杀过去就完了,金乌那儿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吗?

    他猜对了陈太忠的初衷,但是后面这想法却是略有出入,原因无他,陈太忠的初衷是其混官场的原则,大家分析一下就能得出类似结论——腾主任是例外。

    可是陈太忠就算对金乌有意见,也不会直接杀过去了,原因很简单,他的情商在成长,而且传销这么屁大的一点事,也做不出什么文章,没有足够的理由,陈某人怎么可能上门欺人?

    非常遗憾的是,陈某人的情商是增长了,但是他的事情比情商增长的度还要快得多,就在第二天他打算回凤凰的时候,那个犹太人海因打电话过来,说是要来天南看一看,希望他给带一带路。

    海因先生已经来中国几天了,在北京呆了几天之后,又去上海转了转,现在正琢磨着来天南看一看“老朋友”。

    这还真腻歪,陈太忠这个头疼那就不用说了,尤其是得知海因目前没有投资天南的计划,就更是腻歪了,不过,有朋友来了,不接待似乎也说过去。

    总算还好,那家伙下周二才能到,眼下是周六,他赶着回凤凰的话,不但能歇两天,还能赶上科委周一的例会。

    谁想陈太忠还没来得及上路呢,安全局的廖副局长就打来了电话,“太忠,在素波呢?现在有空没有啊,帮你引见俩朋友。”

    这是……怎么回事?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这“俩朋友”肯定是不怎么地道的,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得对安全局的事情太过敏感不是?那可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来素波好长时间了,正要回凤凰呢,”说实话,他不想跟这些家伙打交道,沾上就不好脱手了——这就是老廖跟我说的吧?

    “来吧来吧,”廖局长笑嘻嘻地劝他,“你不想让我给章尧东打电话,再让你留下来吧?你放心,跟你不怎么沾边的。

    ”

    不沾边?那倒是去一去也没事,陈某人只是嫌麻烦而已,不过,想一想对方找自己,十有**是因为海因的那个电话,心里也不是很排斥:还好,这官场里总算还有几个人在做正经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