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何不食肉糜(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何不食肉糜

作者:陈风笑
    有一个正常人会喜欢骗子的嘲笑。

    陈太忠也不例外,事实上,他的自尊心和好胜心比一般人还强出很多,虽然知道,黄占城笑的未必是他,听着就是不顺耳。

    可笑的是金乌县长吕清平,但是陈太忠与其同为国家干部,总是有点“耻于为伍”的羞涩,总算还好,他就是觉得不靠谱才出声问的,但是做为科委的主任,他居然将传销认成高科技,多少脸上也有点挂不住。

    “有那么可笑吗?”他冷哼一声,“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道说道。”

    黄占城却是笑得愈地大声了,直到陈太忠堪堪挂不住的时候,骗子黄的笑声才戛然而止,随即又是一声轻叹,“陈主任,这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忍气啊,却是为了公家的投资,别的话不说,只冲这一点,我黄某人算服你了……”

    敢情,这拟黑多刺蚁是上过什么医书的,可以袪寒治疗风湿,你说这效果有没有?肯定有——客观一点来说,就是对某些人,确实能起到一定的疗效。

    所以最近,就有人琢磨养这个玩意儿了,这东西不是很难养,知道几个小窍门的话,想养死都很难——当然,要是犯了不喂食这样脑残错误的话,那就不用说了。

    蚂蚁很好养,效果也确实有一些,但是正像陈太忠想的那样,销路是个问题,你养出来了,没人买、市场不认怎么办?

    于是就有人将脑筋动到传销上了,事实上,必须承认一点,这个年代传销的产品,多少还是有点自身的长处的,那些纯粹没长处地东西,只能靠广告玩了——比如说一度曾经相当风靡的增高鞋、神镜什么的。

    多的就不说了,只说黄占城一听说凤凰这里的蚂蚁一千二一窝,马上就断定了,“卖一窝出去,上家提两百,上上家提一百,再往上就是五十、二十五这样减半,肯定是这么回事。”

    他们说一千二是保证金啊。陈太忠想这么反问来地。不过。这个问题委实有点弱智了。说得只能咳嗽一声。“不过。他们还要回收蚂蚁地。”

    “回收是肯定地。可是一般人第一次绝对过不了关。品质不行。”骗子黄整天就是琢磨怎么骗人了。当然知道这种小儿科地伎俩。

    敢情。这拟黑多刺蚁是会筑窝地。一般养殖者。都得了“蚂蚁怕惊吓、一惊吓就不好分窝了”地警告。又担心开箱子时间长了。蚂蚁爬得满家都是。所以就不肯打扰蚂蚁地窝。

    可是那蚂蚁地窝。就是一个泡沫塑料饭盒一般地东西。你一直不打扫地话。饭盒外面就多了些絮状地东西。这倒不是说蚂蚁会吐丝。实在是在木箱内。让它们找点砂石之类地东西也不可能不是?

    这种品相地蚂蚁窝。别人拒收是很正常地。本公司当时给你地那一窝蚂蚁。外面可是干干净净地。你弄这么个样子来。觉得公司会收吗?

    能推脱掉第一拨人。那就又是一个周期过去了。至于说下一个周期养殖户交地蚂蚁能不能被回收。那就要看该公司在当地展地情况怎么样了。若是势头正旺。那么。回收也是正常地。不管怎么说。就算是传销。总得有种蚁才卖得出去不是?

    传销的展总是爆炸式地,公司业务一旦下滑,金字塔顶层的那一拨人立马消失不见,就苦了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下层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拟黑多刺蚁跟其他传销还不是很一样——养殖这东西地技术含量实在太低了,也就是说那些始作俑者转移个阵地,重新注册个公司,就能再次来过。

    世界上总不缺这样那样的聪明人,也有那被害人拿着卖不出去地蚂蚁琢磨,别人能拿这东西骗人,我为什么不能?

    所以说,吕清平所说的“铁路沿线随处可见收拟黑多刺蚁地广告”,这话也是真的,遗憾地是,这是不同的传销团伙刷上去的,更有甚者,由于一开始的业务展得太过迅猛,乙传销团伙的种蚁供不上去的话,他会去收甲传销团伙下线的蚂蚁——什么?品相不好公司不收?不好没关系,我们收,不过这个价格嘛,那就要商量一下了。

    品相不好的蚂蚁窝拿到这边,自有高手做技术处理,于是在某些时候的某些地区,这个拟黑多刺蚁居然会抢手。

    总之,这蚂蚁是被人硬生生地炒作出来的,不明内情的人还以为这蚂蚁有多么的抢手,但是事实上,一听说拉一个人进来就有两百提成,有太多的人马上就反应出来了:这是传销。

    像黄占城这种骗子,对这些小伎俩更是一目了然,

    什么代加工之类的也是白扯,传销就是传销,没有广户市场,这种销售公司注定是昙花一现。

    但是遗憾的是,人的贪欲总是没有止境的,甚至有的人明明知道是传销,还会义无反顾地扑进来,图的就是打个短平快,多多展一些下线来实现迅致富。

    这个拟黑多刺蚁,其实已经泛滥两三年了,按黄占城的话来说,没准凤凰已经有人养过上过当了,但是眼下能在凤凰冠冕堂皇地出现,倒也正常,因为是人就有贪心。

    至于说那个吕清平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展养蚂蚁的,那就很难说了,或者是吕县长从中能得到大量的好处,但是也有可能是被蒙蔽了。

    一县之长,连炒得沸沸扬扬的拟黑多刺蚁都不知道,可能吗?说句良心话,太可能了,那可是一县之长,高高在上的存在。

    晋惠帝曾经有个很困惑的问题——“何不食肉”?时值天下大旱,饿琈无数,晋惠帝听说这件事后,问大臣:“百姓怎么会饿死啊?”大臣回答:“百姓没有馒头吃啊。”皇帝奇怪地问:“没馒头吃,为什么不吃肉呢?”

    做为皇帝,不了解平民百姓的疾苦,是很正常的,那么做为县长,不了解这钻穴逾墙之类的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很正常,他们的眼睛是盯着上级组织,盯着同级的竞争对手,盯着自己或者别人分管的肥美部门,哪里还有时间再去关心什么传销不传销的小破事儿?

    说句题外话,这个拟黑多刺蚁在九八年后,还肆虐了多年,引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案子,究其原因,虽然是跟人的贪欲无止境有关,但是众多“何不食肉”的干部的存在,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之一。

    “这个吕清平,真是个混蛋,”陈太忠悻悻地挂断电话,嘴里轻声嘀咕着,这么些年来,别人骂他混蛋的时候多了,可是他骂别人混蛋的时候,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陈主任觉得很没面子,被别人嘲笑了,而且,姓吕的居然要拿我的钱去搞传销,还打着星火计划的幌子,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至于说吕县长知道不知道这是传销,他暂时没时间考虑,反正一个“失察”的帽子,那厮是跑不了的,我随便问一问就能知道的事情,你拿它当星火计划的项目报上来—你个混蛋考察过没有?

    强压着心头的怒火,陈太忠拨通了腾建华的电话,也不管现在是九点多了,“腾主任,你们金乌吕清平报的那个蚂蚁养殖项目,你批了没有?”

    “没有,还要上会呢,不过,其他主任也没说反对,”腾建华愣了一下之后,很惑地问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就是陈太忠在科委一言堂带来的后果了,没错,他是将权力放得很开,而科委眼下的职能相当多,虽然八个副职,可是各个副职都有分管的口儿,这也是科委行情大涨的铁证。

    可是,大家都有分管的口儿了,那就想牢牢地把握住,有陈太忠在,倒是没人敢推翻会议上的决议,将手伸进别人的地盘里去,但是总不能将自己的地盘弄丢不是?

    所以,眼下大家的想法就是,只要别人分管的口不是出了天怒人怨的大事,咱就不去多事,省得别人怀恨在心,自己行事的时候,万一出个差错,人家嘴一歪,歪到陈主任那儿,那后果就不好预料了。

    陈主任都能放权了,咱就专心抓好自己的一摊就成了!正是有这样的认识,腾建华这儿的项目合理与否,没人操心,倒是有人操心这星火计划还剩下多少钱,自己能不能将一些老乡或者朋友的项目也推荐过来。

    腾建华也挺奇怪的,陈太忠这么晚打个电话过来做什么,谁想下一刻,他得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答案,“这个拟黑多刺蚁,是传销啊,老腾。”

    “不是吧?”他手里的钱实在太少了,只有七十万,所以对这个三十多万的项目,还是很重视的,要是搁给邱朝晖那种大款,三十万就是在例会上通报一下的事情,而他这三十万,是要在例会上通过才成,通报和通过,一字之差,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传销不是要提成的吗?这个拟黑多刺蚁,没说展养殖户要提成啊。”腾主任对传销,还是有一点点了解的,一听这话,忙不迭地自辩,额头也开始冒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