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戏水者(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戏水者

作者:陈风笑
    次走进万豪大酒店的时候,陈太忠心里猛地生出一觉,他和许纯良结识高云风就在这个地方,当时还引了小小的事端。

    可是现在,倒是物是人非了,似乎最近许高二人反倒是变得生分了,不过,想一想也是正常的,两家人眼下都趟进了天南省最大的一摊浑水中,想来就要适当地保持距离了。

    当然,保持距离只是表面上的现象,那是防止别有用心的人看到眼里,至于是否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却是谁也说不准的,就像高胜利和蒙艺的关系一样,除了几个最直接的责任人,连严自励都未必知道,蒙书记已经有了候选人了吧?

    不过,高胜利背后的人,跟许绍辉好像不是一路的,估计就算合作,也是有限度的吧?

    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陈太忠心里略略地感叹一下,走进了包间,包间里坐着四个人,除了许纯良和苗毅勇之外,还有一个女孩、一个中年人。

    看得出来,女孩是苗毅勇的女朋友,当然,到底是哪种名分的女朋友,苗总不说,陈太忠是绝对不会去问的,没有人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

    倒是中年人,苗毅勇介绍了一下,“这是我冯叔叔,现在是振鑫集团的董事长,太忠,有事找你的话,你得帮忙啊。”

    你用我用得倒是挺自然的啊,陈太忠心里有点不高兴,侧头看看许纯良,犹豫一下才话,“纯良,这个振鑫,你占几成股份?”

    “许处长没股份,不过出成本的利润,有他一份,”苗毅勇笑着指一指许纯良,“纯良,你帮着说句话嘛,要不陈主任不卖我的帐,呵呵。”

    要是吴振鑫在场,看到他眼下表情的话,绝对会惊得把眼珠子瞪出来,苗同学对振鑫的老总,那叫个横眉冷对,处处地体现出了京城人高人一等地傲慢和良好出身的优越感,可是眼下对上一个小小地副处长,笑容不但热情自然,居然还隐隐带了一丝谄媚——都是天南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太忠说话就是这样。”许纯良知道陈太忠性子不好。最关键地是。人家在担心自己地收入。他自然要帮着说话。“有我在呢。能用上太忠地地方。他肯定不会不管……怎么小紫菱你今天也有空?”

    “嗯。跟太忠哥要钱呢。”荆紫菱冲他笑一笑。抬手掠一下额头地丝。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精灵来。“许处长。你要赚钱了。能不能给我地易网公司投一点钱?”

    “嘿。你倒是真会打劫。”许纯良被她逗得笑了起来。“这振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手呢。有你太忠哥。你还会缺了钱?”

    “喂喂。我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人家紫菱做地是大买卖呢。没准能赚不少。你不考虑一下?”陈太忠知道。许纯良不但赚钱地**不强。花钱地**也不强。既然丫不在乎钱。那还不如弄点来投到荆紫菱地公司里。

    许纯良没接话。倒是苗毅勇颇感兴趣地看看荆紫菱。“你搞地是什么公司?”

    不过。当他听说眼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地少女是在搞搜索引擎。禁不住苦笑着摇摇头。“这玩意儿可是个无底洞。技术开是一方面。推广也很重要。没点关系地话。你搞出来也没用。最后还是得活活地被拖死。”

    不得不说,苗总此人虽然贪了一点,看事还是看得很准的,最起码在天子脚下混,这信息量就远非旁人所及。

    “这个倒是还能投点资,”奇怪的是,许纯良居然点头了,事实上,许公子的投资,随意性是很大的,他觉得搞这个高科技的东西,比较衬得上他地身份,所以就点头了。

    其实这跟他的性格和家教不无关系,就像他搞一个施工队,宁可多付出一点成本,都想着要带出大量地熟练技术工人一样,而不是借着各种关系捞一票就走。

    是的,许某人眼光远大,不赚那些血淋淋地钱,要做就做到最好,要不然太**份了,像荆紫菱搞的这个公司,他觉得挺有品味挺上档次,传出去也不难听,那就可以考虑投资。

    “哎呀,那可不是一笔小钱,”苗毅勇一听,赶紧开口反对,“纯良,几千万可打不住,那叫烧钱啊,你知道不知道?”

    “不是说互联网现在是投资热点吗?”许纯良还真知道点,不过很遗憾,也知道地,也仅仅只有一点,“听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话,回报率很高的呢。”

    “全国起码一千家想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网络公司,”苗毅勇摇摇头,很郑重地看着对方,“这是一个概念的炒作,几年之内

    网要是展不到大家期望的地步,产生的泡沫必然那就意味着你的钱全打了水漂……”

    “有这么严重?”许纯良狐地看看陈太忠,“太忠,你听到没有?”

    “这个可能性有,不过无所谓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印象里,互联网似乎是产生过泡沫,但是后来互联网展的度也很惊人的,说起搜索引擎未来的前景,他绝对可以确定的,“无非多投点钱,熬一熬就过去了。”

    “你先熬着吧,你那是公款,我不能跟你比,”许纯良笑着瞪他一眼,又摇一摇头,“赚点钱不容易,我又不是败家子。”

    我这本来就不是公款,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倒也没跟他计较的兴趣,“不出钱你总得出力吧?紫菱的分公司要设到北京呢,到时候找人推广的话,你可不能不管啊。”

    “这没问题,”许纯良笑着点点头,猛然间又想起一点事来,“对了太忠,你要手上还有闲钱,把合家欢吃了吧,听说那个公司遇到点麻烦。”

    “合家欢?”陈太忠刚要嗤之以鼻,猛地却是想起来,哥们儿现在跟赵喜才也不对付啊,能恶心他一下的话,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可是,纯良难道不知道,整合家欢的是赵喜才吗?这么跟我提建议,不会有别的意思吧?他琢磨一下,不动声色地问了,“周兴旺不是被双规了吗?”

    “所以他急着卖合家欢啊,”许纯良倒是没觉得陈太忠知道这事儿有什么不对的,陈某人还兼着招商办主任呢,这么大的连锁企业丫也不可能不知道,“关键是碍着赵市长,别人也不好出手不是?”

    敢情纯良没害我的心思啊,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登时舒服不少,不过下一刻,他又不爽了起来,唉,连听到朋友说话,都要在脑子里设几道防线,你说这官场混得有啥意思呢?

    “这件事情,我要考虑一下,”他笑一笑,没再说话,脑子却是疯狂地转动了起来,这么搞好不好呢?赵喜才知道是我出手买了合家欢的话,会有什么样的想法?蒙老大又会怎么看我?

    “合家欢名气挺大的,资产也不错,”那姓冯的中年人话了,“主要是我们资金太小了,吃了振鑫就吃不动合家欢了,要不然肯定要吃下。”

    “吃下也不好消化,还是有风险的,不像振鑫这个,是稳赚,”苗毅勇摇摇头,表示不同意这个看法,“而且,也不好太不给赵市长面子不是?”

    冯姓中年人看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小苗这是嫌经营饭店麻烦,可是不好好经营又赚不到钱,不像那振鑫一倒手就是钱——京城里这帮少爷,是做惯轻松买卖了。

    “这个合家欢,估计还是要赵市长的人买走,”许纯良不动声色地来了一句,嘴角一撇,说不清是讥讽还是苦笑,“他也许等的就是个时机。”

    陈太忠眉头一皱,心里恍然大悟了。

    合家欢是很优质的资产,虽然贷款不少,但是赚钱的能力大家也有目共睹,没有人会忽视这么个赚钱机器。

    要是搁在平时,赵喜才或者是不敢动合家欢的脑筋,毕竟他只是个小小的正厅级干部,拆了朱秉松的台,那是因为跟周兴旺的私人恩怨,别人不好说什么,可是再吞下去的话,那就做得有点天怒人怨了——官场中要懂得适可而止。

    可是眼下,天南这边水混到一塌糊涂,这就为赵喜才提供了一点便利,大家顾不上管他了,而且这种时候,若是有人看不过眼想站出来歪嘴,那可能引的后果实在不好说——赵喜才身后,有蒙艺啊。

    眼下这形势,就是四个月前素波乱成一团时的情景再现,当时高云风曾经说过,陈太忠都能从素波市市长的角逐中得到好处——是的,陈某人说好话不顶用,但是歪嘴的力道那还真的不好说。

    眼下赵喜才的角色,就是跟陈太忠当时的处境类似,他能安安生生地吞掉合家欢,若是有谁不服,后果或者会很严重——毕竟,有能力干涉赵喜才的人,基本上都被搅入局中了。

    “这是国有资产啊,”想明白这个,陈太忠禁不住低声嘀咕一句。

    “所以没人会在乎,”苗毅勇笑着接口了,这个答案不是陈太忠想要的,但却是最有可能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