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入京打算(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入京打算

作者:陈风笑
    还真是给陈太忠面子,听了自家女儿的话之后,十点,居然就接过了电话,“高胜利找我?小陈,你让他接电话。”

    不过,高厅长却是没有对此感到意外,自打他琢磨出蒙艺可能是对夏言冰不满,他就猜到了,蒙书记不是想见自己的输诚,而是不方便张扬。

    所以,蒙书记需要个人在其中穿针引线,而陈太忠正是合适之人,然而,蒙书记没让他高胜利再拨电话,居然就这么直接让他拿小陈的手机说话,这份殊荣还是让高厅长羡慕不已:蒙老板跟陈太忠,那是真的不见外啊。

    高厅长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就将手机递了回来——输诚这玩意儿就是个过场,没必要说那么多,不过高厅长还是很羡慕地看着年轻的副主任,“太忠,蒙书记找你还有点事情呢。”

    “你把陈洁弄下去了?”蒙艺的声音并不高,“还拿走了大网的检测权?小陈,你注意点,这个东西很敏感的,电力部的水很深。”

    他在能源部干过,当然明白大网检测权是什么,所以,他打这个电话,固然是关心陈太忠的行事,更是一种善意的提醒:你折腾夏言冰我没意见,但是大网这一档子事,你最好适可而止,得意不可再往。

    “我明白,你放心好了,”陈太忠依旧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过,上次在十四号院里碰了一鼻子灰,他说话的语气就不是很恭敬了,然而,考虑到自己这边还有俩人在看现场直播,下一刻,他不得不又摆出了一副恭敬的语气,“蒙书记,您还有什么要指示的吗?”

    “没有了,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不会亏了你的,”蒙艺很果断地挂了电话,陈太忠收起手机的时候,下意识侧头观察一下高家父子:你们不会现我对蒙书记很不恭敬吧?

    谁想,那父子俩地眼睛都直了,见他侧头,高云风登时就伸出个大拇指来,嘴里胡言乱语着,“太忠,我知道你挺牛的,可是真没想到……你这么牛,居然敢跟蒙老板这么说话,那是中央委员啊。”

    高胜利的思绪,则是飘得更远了,陈太忠跟蒙艺你你我我地说话,让他想起了第一次遭遇陈太忠时候的情况,小陈那次放过我,好像是……跟我把交通厅的数据背得极熟有关?

    “好了。太忠。我要回去休息了。你和云风接着玩吧。”他站起了身子。冲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转头又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地儿子。“把太忠招待好。要不然……你知道后果吧?”

    高云风地脸色。登时就变得苦得不能再苦了。目送着自己老爹离开。才长叹一口气。“太忠。那四个还不行?你不是只对处*女感兴趣吧?”

    “你少扯吧。不要跟我装了。”陈太忠伸个懒腰打个哈欠。他能觉出高云风地做作。可是他也相信。只要自己点头。这家伙绝对能干出点匪夷所思地事情来。一时间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时间不早了。要睡觉了。”

    到现在为止。陈太忠来素波地任务。基本上就算全部完成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喊上吕鹏刚要回凤凰。却是又接到了苗毅勇地电话。“陈主任。振鑫那边地事情办妥了。中午喝酒?”

    唉。照这么折腾下去。我回凤凰可就遥遥无期了。陈太忠想拒绝来地。不料苗毅勇那边又抛出一个炸弹来。“韦明河下午就到了。还有。纯良说你来素波好几天。也不联系他。他生气了。呵呵。”

    “啧。我这……”我这大部分地时间都用在交际应酬上了。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啊。“单位里堆了一堆事情了。

    ”

    “工作哪儿有干得完的时候?”苗毅勇会说话,“就这么说定了啊,中午在万豪大酒店,纯良说你知道那儿。”

    嗯,倒也是,工作确实没有干得完的时候,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既然陈洁在凤凰尽情挥,哥们儿就不要回去抢镜头了,一来这是对领导的尊重,二来嘛,别人对付夏言冰都是偷偷摸摸地,为什么我要树起靶子来,这不是有病吗?

    “我现,世界上最好找的东西,就是借口了,”他侧头看看吕鹏,一个劲儿地笑,“老吕你先开车回凤凰吧,我还要再呆两天。”

    建福公司的成员组成,看起来跟陈太忠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这年头,开个公司没背景的话,很容易生出些不必要地麻烦,所以他决定,把自己的林肯车借给吕鹏一段时间,那就是向大家宣布:这家公司老板跟我关系不错。

    现在地凤凰市,还敢惹陈太忠的人真的不多了,而陈某人觉得,眼下的林肯

    他的是无处不在的关注,他也只能无视车窗头上贴着:天南省委通行证”所带来的便利了。

    “回去就开动吗?”吕鹏很有点跃跃欲试了,这几天他跟水利厅地人把相关细节谈得七七八八的了,甚至凤凰市几个小水电地农网的租用步骤都设计出来了。

    “嗯,你操作吧,多尊重点杨总地意见,”陈太忠点点头,“他的农村工作经验,是你不具备的。”

    送走了吕鹏,他又接到了荆紫菱的电话,天才美少女的易网公司又要钱了,这真是一个烧钱的行当,不过这个电话让他想到了另一件事:好像这个公司,得到北京展去了,天南的环境会严重制约公司的成长。

    所以下一刻,陈太忠就出现在了易网公司素波办事处,现在的易网公司越来越有点高科技公司的味道了,不但门口有了接待台,办公大厅里也隔出了三十多个小隔断,一排排的电脑屏幕整齐有序,屏幕面前是攒动的人头。

    “很有规模了啊,”陈太忠敲敲门走了进去,现荆紫菱正坐在电脑前皱着眉头琢磨着什么,于是笑一笑,“我说,你是老板,不是程序员啊。”

    “程序员可不是那么好干的,”荆紫菱见他进来,也没站起来,将身子靠在大班椅上,双手一伸,很惬意地伸个懒腰,“太忠哥,现在东西搞得差不多了,可以开始推广了,不过这个活儿在天南很难搞。”

    “找你来,就是介绍两个北京的朋友给你认识,”陈太忠自顾自地走到沙前坐下,上下打量着她,“这个推广……估计得花一笔好钱,咦?谁给你送花呢?”

    “电信局大客户的一个小伙子,”荆紫菱看看桌上摆着的鲜花,又侧头看看他,似笑非笑,“怎么,吃醋了?”

    “啧,小小年纪,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脸一沉,随即展颜一笑,“好吧,吃醋了……那个混蛋叫什么名字?”

    “他是来维系客户关系的,”荆紫菱笑得前仰后合的,“而且,像我这么年轻美貌,偏又聪明富有的女孩,那是他能打主意的吗?”

    “那是你没碰到狠的,”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心说田甜还是政法委书记的女儿呢,那赵杰还不是一样敢动歪脑筋?“像朱亦凯、郭明辉之类的,碰到的话,你也难对付。”

    “对我的智慧,你放心好了,”荆紫菱自夸一句,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的沙处,很自然地坐下来,笑吟吟地看着他,“那家伙就算有想法,也得忍着,我是电信局的二级大客户,十兆的宽带,他们怎么敢小看?”

    “电信局什么时候也会替客户考虑了?”陈太忠挠挠头,心里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不给你送花,你好像就不用宽带了似的。”

    “联通也能给我接宽带,”荆紫菱猫腰从茶几下摸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自己也摸一瓶出来,一边拧盖子一边唠叨,“而且,他们也怕我搬家退租,像那个兄弟公司,总部就搬到北京去了,素波这儿留守的部门,只用了一个1m的ddn。”

    兄弟公司?陈太忠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略略回忆一下就想起来了,那不就是骗子黄用来坑素波科委的网络公司吗?

    那件事里,骗子黄赚得盆满钵满,方休却是因此被判刑了,不过这家网络公司,也不无小赚,起码黄占城一开始投到兄弟公司里的诱饵,是货真价实的人民币。

    “兄弟公司搬到北京去了?”陈太忠觉得有点奇怪,那家公司的烧钱能力还是很强悍的,“他们哪里来的钱搬家?”

    “北京一家公司收购了他们,”荆紫菱信口解释,“主要是看上他们网站的资源了,条件不是很好,不过兄弟公司也没得选择了,天大信息跟他们抢活,素波科委还要跟他们打官司。”

    “那件事怎么能怪兄弟公司?”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算了,懒得说这个了……中午有空没有?”

    “你先说是什么事,”荆紫菱侧头看他一眼,“还有,我不去港湾啊,没事都敢拉火警警报,一点都不替顾客着想。”

    “好像我很喜欢看你的袜子似的,”陈太忠嗤之以鼻,不过,想起上次看到的米老鼠袜子,心里禁不住有些好笑,“哏儿”地笑出了声。

    荆紫菱似是看穿了他的念头一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