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父子兵(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父子兵

作者:陈风笑
    胜利设宴款待陈太忠,地方就定在了“交通宾馆”,建了三年的宾馆,交通厅的指定接待宾馆。

    宾馆一侧的三层半的裙楼是酒店,一二层对外营业,三层是只对厅里领导开放,至于四层那半层,就是只有厅级领导才能去了。

    高厅长本人在四楼有专用包间,不过这一次请客,他不是在专用包间里请的,陈太忠初时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直到酒席开始之后,不断有人进来敬酒,他才现了异样,“高厅,您这还真是……深得员工的爱戴啊。”

    “可不是你想的那样,”高胜利笑着摇摇头,有感于陈太忠的仗义出头,他也是有什么说什么,“我要是在专用包间里坐着,没人会去打扰,总有这样那样的领导喜欢清净。”

    “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不爽,老高啊,我也不喜欢别人打扰,你怎么把我安排在这儿呢?莫非是嫌我不是领导?

    就像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高胜利继续解释,“本来我想叫你去专用包间的,不过想着你们科委下一步能在厅里接各种活儿,就拉着你坐这儿了……反正云风说,你的酒量是千杯不醉。”

    敢情,这还是高厅长有意为之。

    将陈太忠请到专用包间,不是不可以,但是他偏偏不在专用包间里设宴,而是找个普通包间,厅里有人来喝酒的话,一看就明白了,这是高厅鼓励大家进来敬酒呢。

    当然,这放人进来敬酒,不管是高厅长为了体现出的亲民形象,还是因为客人来势汹汹,他要厅里干部群策群力灌翻对方,总之,高厅长往普通包间一坐,按规矩来说就是:自认身份差不多的都能进来敬酒哦。

    大多数人总是愿意抓住各种机会来接近领导地,所以,高厅长此举,看似对陈太忠不够尊重,其实骨子里是想把小陈引见给很多人。

    尊重不够?偌大地包间里。就是高胜利父子和陈太忠三个人。高家父子共同陪着一个人地情况。在交通宾馆真地是太少见了。

    凡是进来敬酒地。一见是这种架势。就算喝得再多地家伙。也不敢放肆。大多数人心里都明白。这是高厅向大家暗示呢:大家认住这个人啊。不管我在不在。你们不许招惹!

    这种事要换给夏言冰来做。断断不会是这样。夏局长十有**是往专用包间里一坐。把自己认为有可能有用地人挨个叫进来。“这是凤凰科委陈太忠。叫你进来认识一下。你俩干一个吧。”

    同样是强势厅局长。高胜利没强势到夏言冰那一步。只能这样暗示了。不过这就足够了。连这种暗示都看不懂地家伙。那是没什么前途地。

    响鼓不用重捶。聪明人一点就透。高厅长寥寥几句。陈太忠就听明白了。敢情老高是真心为自己好。于是笑着点点头。“那可是谢谢高厅厚爱了。哈。原来在专用包间里吃饭。也有不好地地方。”

    “关键是有人觉得。那么做才是尊重。却不考虑那么做。是脱离了群众。哈哈。”高云风笑着接口。他今天原本安排好其他地活动了。不过老爹要他来作陪。他也只能推了其他活动。

    做儿子的很清楚,老爹拉不下脸来单独陪这么个年轻人,而且父子俩在一起,更是方便从陈太忠嘴里掏点话出来,要不说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呢?

    果不其然,陈太忠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这父子俩,高云风是拿朋友之义将他的军,高胜利是处处表示出关爱之情,到最后,他实在有点憋不住了,“蒙书记也没说啥,就说‘你放心,高胜利不会有事’,然后,呵呵,就撵我走了。”

    “蒙书记真这么说地?”高厅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心里百感交集,蒙艺能这么说,他当然高兴了,可是……仅仅这么说,似乎又少了点什么。

    官场中,**永远是没有止境的,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是又不能不这么想,真的是太矛盾了——事实上他也知道,就算蒙书记要力挺自己,在眼下这种混沌的局面下,也不可能说出口。

    “我一个字都没改,”陈太忠笑着点头,“高厅,我个人觉得,蒙书记还是挺看好你的,反正他也不可能跟我说别的不是?”

    这句话高胜利当然信,他甚至都猜到了,自己就是蒙艺扶持地唯一对象,说不得端起酒来,“太忠,那可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说,蒙书记肯定不可能关注到我。”

    “阿嚏”!陈太忠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再加上嘴里三文鱼上强烈的芥末味儿,情不自禁地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连眼

    来了,还好他记得把头扭开了,随后泪眼汪汪地看厅,我吃生鱼片地时候,您别开这种玩笑成不成?”

    “哈哈,”高云风看得就是捧腹大笑,才待说什么,敲门声响起,又有人走进来了,“厅长,听说您这儿有客人,我过来敬个酒……呦,云风也在?”

    这次来的是公路局王副局长,这种正处待遇地干部,最是愿意在高厅长面前晃悠,不过,他跟陈太忠刚干了两杯,常务副厅长崔洪涛带着俩人又进来了。

    反正这通热闹,那是不用提了,妙就妙在,大家都挺清楚高老板摆酒的用意,灌陈太忠那是一点商量都没有,最少三杯,但是绝对不在包间里待多长时间,最长地也不过就是崔厅长,待了约莫十分钟——这不但是他跟高胜利走得近,也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倒是走的时候,大家都毫无例外地来一句,“咱们就算认识了,陈主任有空了,去我们处(局)坐坐啊。”

    所以,热闹归热闹,包间里的这三位倒也有时间说些体己话儿,甚至还有时间接打一些私人电话,就是这个时候,张爱国将报喜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

    “大网也搞定了?”陈太忠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挂了电话之后,心中颇有一点不解,陈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魄力了?

    他早就盯上电业局的大网了,但是这个想法只存在他脑中,最多不过是科委的几个人探讨了一下,却是还没想过到底要如何操作,才能逼得电业局就范。

    陈洁去凤凰的目的很明确,是为科委出头去了,不过,在陈太忠想来,陈省长能迫得电业局在内网上让步,就已经是了不得的结果了,电老虎那称号不是白叫的。

    他脑中最好的结果,就是陈洁将内网拿下,然后跟电业局和解的同时保持一点小:,有了这点小矛盾,他才好在下一步继续做文章——大网和农网那些。

    反正陈太忠是恨上电业局了,不折腾得对方欲仙欲死的话,绝对不肯罢休,他的身后,又有蒙艺在等着看热闹,不借此良机为自己为科委弄点好处的话,简直是天理不容嘛。

    可陈洁出手这么重,却是搞得他有点不会玩了,连大网都拿下了,电业局这次的让步实在太大了,他想再做什么的话,倒是有“欺人太甚”的嫌了。

    “生什么事了?”高云风见他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出声问了,“要不要帮忙啊?”

    陈太忠愣愣地看他半天,终于嘿然一笑,心里的疙瘩迎刃而解,欺人太甚就欺人太甚呗,哥们儿最擅长做的,就是欺人太甚,在官场混了这么些日子,情商长进是好事,心变软了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正经是哪怕在官场里,也没什么“欺人太甚”的说法,强势的人有权力更强势,至于说和光同尘——赵如山有那个资格跟我和光同尘吗?

    反正,是电业局先不讲理的,这都是他们自找的!想到这里,他冲高云风摇头笑一笑,“没啥,陈省长在凤凰主持科委的事情,跟电业局达成了一些约定。

    ”

    “电业局?”高胜利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夏言冰现在太抢眼了,由不得他不关心,“你们跟电业局达成什么约定了?”

    “没啥,就是我们有资格抽查他们的电力设备了,”陈太忠笑一笑,很开心的样子,“陈省长出手,还真是不简单。”

    “为什么不是你操作这件事呢?”高云风瞥他一眼,眼神有点怪怪的,“让陈洁插手?”

    “你不用试探我,我是专门找电业局的麻烦的,”陈太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父子俩的小算盘?说不得笑着解释一句,“不过陈省长觉得夏局长有点不听话,所以就亲自下去了。”

    高家父子交换一个眼神,最后还是高云风话了,“太忠,你把事情说得清楚一点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夏言冰现在是我老爸的对头。”

    不跟这俩说清楚,估计他们也安生不下来,陈太忠笑一笑,少不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一下,不过细节就没必要说那么清楚了。

    听他说完之后,好半天,高胜利才缓缓出声问,“太忠,这件事情,也是蒙书记的意思?”

    “电业局欺人太甚,我这人受不得气,”陈太忠不回答这个问题,可又像是已经回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