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三堂会审(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三堂会审

作者:陈风笑
    说,在陈洁面前,根本没有张爱国这种连级别都没话的余地,可是赵如山张嘴就告状,谁也不敢冒头辩解。

    其实这话该怎么辩,大家也都知道,然而,陈省长一路长途奔袭而来,骤然听到这话会如何反应,那是谁也保证不了的,于是就有一个短暂的停顿。

    还好张爱国嘴巴顺溜,一点磕绊都不带打的就接上了这话,在场的都是有身份的,只有他是白身一人,只需要对陈太忠负责,正是所谓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别说,陈洁还真是被赵如山说的话吓了一跳,她一听说科委的不让合闸,心里登时就是微微一怔:坏了,这次这么远赶来,别是出了什么洋相吧?

    可是张爱国这话,在第一时间就说了出来,陈省长的心里马上就踏实了下来,嗯,果然有内情。

    想到电业局屡次拉闸,直到现在还试图欺蒙自己,打堂堂的副省长的脸,陈洁越地恼怒了,“赵如山,你亲自先去合了闸……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个命令,赵如山愣了一下,知道这是陈省长怒了,也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不过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给潘金祥和张缉使个眼色,你俩可是记得帮我说话啊。

    张爱国见陈洁点了自己的名,乖觉地看文海一眼,却是没有答话,文主任心知其意,笑嘻嘻地接口,“这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张爱国,年轻不懂事,请陈省长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当着陈省长,他肯定不能说这是陈太忠地通讯员,这些歪门邪道地称呼,也就是下面变通的法子,哪敢在副省长面前瞎说?

    “不懂事的人,才敢说实话啊,”陈洁哼一声,脸色愈地阴沉了,当然,她这表情是做给谁看的不言自明。

    有了这话。张爱国地冒失就是被原谅了。不过。陈洁好歹也是副省长。再跟这普通职工纠缠下去。也实在有些**份。于是冲文海点点头。“你跟我说一说。电业局以前怎么拉科委地闸了?”

    说起这个来。那可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完地了。此事涉及到文海地昔年糗事。他是断断不肯让别人代劳地。于是也就只能由文主任来解说了。

    当然。就算是由他自己来解说。也无法否认科委屡屡被电业局拉闸地事实。他能做地。无非就是尽量减轻一点自己地责任而已。

    说话间。电通了。段卫华也赶过来了。一脸地惊讶。“陈省长您不是明天来地吗?我已经下了通牒。今天无论如何要通电。”

    这就纯粹是胡说八道了。不过。景静砾肯定要认这话。文海也不会无聊到去否认。可是陈洁心里清楚。我不来地话。十有**明天也未必通得了电。这些家伙明显就是打着等我来处理地主意——那个姓张地小家伙已经在无意中说明白了。这次科委是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电霸王地厉害。陈省长也是相当清楚地。眼下在她看来。凤凰市政府已经压不住市电业局了。否则也不会让科委地屡次三番地被拉闸。当然。她并不清楚。里面有多少人在有意纵容此事。

    事实上,陈洁也不愿意跟电业局打对台,凤凰市就是明显的例子,一个市的市政府都搞不定一个行局,她只是个副省长,省电业局地跳出来的话,那官司可就有得打了,更何况省电业局现在还是夏言冰任局长,这可是在北京都有强力人物撑腰地主儿。

    其实,就算省电业局的局长是个软蛋,陈洁都不好肆无忌惮地欺负,省局地背后那可是还有电力部呢,人家是有娘家的。

    电力部那正经是一等一地强势部门,不过今年开始就有一点弱势了,原因很简单,供大于求,全国大多数地区用户用电过指标的话,过的用电数还能得到一定程度的优惠。

    这种情况下,无数火电项目下马,电力部想叽歪,说是电力增长的低谷马上要结束,将迎来新的电力增长爆期,结果被新组建的改委一记响亮的耳光甩了过来:火电项目全部下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当然,谁也没有后眼,看不到几年后神州大面积的电荒,改委固然是缺乏了远见,可电力部上火电项目却也不全是为了展的需要,而改委这么强势介入,恰恰是为了针对电力部的小算盘。

    总之就是,大家都没有认真地对将来的用电前景做出分析,项目的上马和下马只是为了体现各自的责权,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大的笑话——不过,这些话就是题外话了。

    电力部现在是有点今不如昔了,但是手里掌握着电力调拨的权力,那也不是各路诸侯可以小看

    国范围内电量过剩,但总是有部分地区还是缺电的

    当然,下面这一点小打小闹,也不可能招来电力部的干涉,可是等陈省长听完两家之间的恩怨,心里也只能苦笑了。

    电业局欺人太甚那是一定的,省台来拍科委的中层干部大会,章东和段卫华与会,他们都敢不顾保电通知拉闸,这种情况,撤了赵如山都是正常的,就算搁在省里,也最少要冷冻一个副局长。

    不过这凤凰科委的反击,也是够凌厉的,居然要强行检测电力设备,而且一开始还找关系停了人家几天的水……唉,数遍天南,大概也就凤凰科委敢这么折腾了吧?

    听着听着,陈洁在双方的辩驳中,又听到了两个词,“大网”和“内网”,她对电力系统不了解,但是她这么多年的官场不是白混的,略一琢磨就明白了,敢情科委是冲着人家的自留地下手了。

    这又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陈省长不想考虑这是不是行业垄断带来的灰色地带,她在意的是,这次科委剑指的是电业局相关领导的钱包!

    得罪公家容易,得罪私人难啊,想那水利厅几百个处级干部入股建福公司,就敢断定夏言冰不敢下手,陈洁当然也知道,科委这一手,会让电业局的领导们怎样跳脚。

    众怒难犯,眼下有如此雄心的只是凤凰一地,但是其他地方也有样学样的话,她虽然是副省长,这个压力……倒也是要考虑一下的。

    不过,暴走状态的陈省长还是很有魄力的,她听完众人的报告之后,沉吟一下,心说这件事不能我一个人来操作,“先要确定的是,这件事情,影响是很坏的……”

    说到这里,她有意停顿一下,扫视一下小会议室的众人,“不过呢,我来凤凰不是搞一言堂的,这种事情,要跟凤凰的党政班子一起讨论一下,我建议把章书记也请过来,段市长你的意见呢?”

    “陈省长的建议很好,也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问题,”段卫华笑眯眯地点点头,心说章尧东你这家伙想上位,却是让我和陈洁冲在前面,不把你拉下水怎么能行?

    就算陈洁不这么建议,段市长也会主动提的,不过他比较沉得住气,所以这就算是陈省长的建议了,“我也觉得应该统一一下认识。”

    章尧东听说陈省长话,段卫华又举手赞成,心知这次是怎么都躲不过去了,也只能在凤凰宾馆安排一下,将陈省长一行人接过来,继续讨论此事。

    事实上,章书记真的很想出手敲打一下赵如山,他这个念头已经憋了很久了,只是时机太不合适,他不想成为夏言冰的靶子,眼下陈省长话,他正好顺势过来好好地出一口气。

    “关于科委要求的电力设备检测一事,章书记怎么看?”见大家就坐,陈洁轻轻一脚,将皮球传给了章尧东。

    章书记是强势,但不是傻大姐,控球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悍,他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轻咳一声,沉声话,“我觉得这个事情可以稍微往后放一放,眼下的关键是……”

    “由于电业局拖杳的工作作风,已经严重地影响了投资一点二亿的电动助力车厂投产的时间,这是在对凤凰市犯罪,给凤凰市的广大人民群众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好家伙,他不说话则已,一说话直接就是一顶“犯罪”的帽子扣了过去,当然,在这里这个词不是结论,大抵只算是个语气助词而已,有陈洁在,这个结论不该由他下——最起码不能这么武断地下。

    陈洁听到这话,心说章尧东这家伙也不简单啊,根本不说那些可能引众怒的事情,直接将目光钉在了电动助力车厂上,虽是小事,但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妙就妙在,想说助力车厂的事情,却是绕不过电业局的内网施工,而且助力车厂的投资也算一等一的惊人了,一点二亿的厂子真的少见,难得的还是科委下属的工厂,不是私人企业。

    至于说这个损失,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小一点那就是几万块钱的事情,说得严重一点,“错过了进入市场的良机”——这种责任谁承担得起?

    在陈太忠的刻意安排下,对电业局的攻势,已经出了他原本的设计,凤凰市党政班子加上分管省长一起上,力量空前强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