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拼了(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拼了

作者:陈风笑
    实上,做出“不许拉闸”决定的,并不是张爱国,忠的通讯员而已,陈太忠若是在,当然可以如此行事,不在的话,那就要看文海的意思了——摆不正身份,在官场里是件很要命的事情。

    陈太忠早就做出这个决定了,不过,他是有意考验自己的通讯员,通知了张爱国之后,又给李健打个电话,意思是要他帮着看一看,等电业局想合闸的时候,看小张有没有将自己的意思汇报给文海。

    谁想张爱国放了电话就找文主任去了,找到文海之后,将陈太忠的意思如此这般一说,文海沉吟一下,“陈主任说这件事要不要上会?”

    “我不知道,他没说,”张爱国摇一摇头,很是中规中矩地回答,“他只是告诉我说,不让电业局的合闸,我就向您汇报来了。”

    “那就不用上会了,”文海本来正犹豫呢,若说他对电业局没有怨气,那绝对是假的,可是硬顶着电业局不让合闸,那也是得罪人的事情。

    “等他们合闸的时候,小张你帮着拦住就行了,这件事我负责了,”好不容易陈太忠不在,文主任想起了很久没有做过的大主任的滋味,反正这件事是陈太忠认可的,那么他就独断专行一回了,也好让大家知道,陈太忠不在的时候,科委是姓文的!

    尤为好笑的是,本来科委没人在供电所看守,谁也没想到电业局会不声不响地就去合闸,赵如山怎么也要提个条件卖个人情什么的吧?

    张爱国知道消息赶去,还是因为文海得了谭啸的通知——谭局长可真是不想得罪陈太忠,谁想这么抢功一报告,得,科委正好做出反应。

    赵如山一听科委赖皮成这样,脑袋瓜登时又大了一号,想一想终于是一咬牙,“拼了!”

    拼了?正在赵局长身边坐着的两位副局长相互看一看,心说赵局这是真的上火了,估计是要亲自去合闸了,也是的,就信一帮小混混敢为难堂堂的电业局局长。

    “老潘。你亲自去!”赵如山重重一拍潘金祥地肩膀。“我就不信。一帮小混混敢为难堂堂地电业局常务副局长。”

    呃……潘金祥地脸部肌肉抽搐一下。“这个……局长。要不。咱们顺便跟科委地谈一谈这个检测地事情?”

    “那没什么可谈地。”赵如山绷着脸摇一摇头。“他们那是得寸进尺。咱们必须坚守底线。老潘。你放心。局里会尽最大努力支持你地。”

    真不是个玩意儿啊。潘金祥心里叹口气。黯然走出电业局。漫无目标地街上闲逛了十来分。觉得有点冷。心说这种天气掐了科委地电。换了是我也不肯干休啊。

    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心给大老板夏言冰打个电话吧。又不敢。夏局长地家长作风很浓。他能跨过各地市地局长直接指示科室——比如说刚才给值班室打电话。但却是见不得别人越级反应问题。

    再说了。要是夏局长也命令他去亲自合闸。那他可是寡妇死了儿子——彻底没指望了。难不成再把状告到电力部去?

    唉,还是给张新华打个电话吧,这可是潘局长一直没怎么用过地老关系了,听说张新华是陈太忠的老书记来的。

    张新华一接电话,感觉着很有点匪夷所思,“什么?这种天气,你们拉了科委的闸,这不是胡闹吗?咝……他们不让你们合闸?科委也是胡闹啊。”

    “老张,我难得张一次嘴,你就帮兄弟一次,成不成?”潘金祥苦苦哀求,“你是小陈的老书记,他认你啊。”

    “哎呀,这个……”张书记犹豫片刻,叹一口气,“那行,我试试吧,不过不敢保证啊,老潘,那小子现在太红火了,很难说买不买我地账,再说了,科委九个主任书记呢,他也只是一票不是?”

    “他那一票,比其他八票加起来还大,”潘金祥继续叹气,“老张,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

    张新华也是唉声叹气地挂了电话,摘下老花镜,走出办公室四下看看,现没什么人在一边,又走回来,将门反锁了,才拿起电话拨号,等接通之后低声一笑,“太忠,忙什么呢?”

    “是老书记啊,呵呵,好久没去看您了,我在素波呢,有什么事儿?”陈太忠的热情,隔着电话就传过来了,阴冷的天气里,让老书记心里暖洋洋的,感觉得比一旁的电暖气还熨帖。

    “也没别的事情,就是电业局的潘金祥是我老朋友了,”感觉到对方的热情,张新华当然就能将此事说一说。

    陈太忠听了张书记的话,一时就有点犹豫了,当然,他犹豫的不是

    答应老书记,他犹豫地是,有没有必要告诉老书记,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张新华等了一下,现对面应答,于是笑一笑,语气低沉,“呵呵,既然不成,那就算了,唉……”

    “老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啊,”陈太忠急得抓耳挠腮,他可不想让人将自己看做如李毅光之辈的“过河拆桥”者,而且他在开区街道办,确实也得了张新华不少指点。

    “没事没事,为难就算了,呵呵,”张新华的笑声在下一刻变得开朗了起来,“对了,太忠,听说你跟吴书记的秘书关系不错,哪天帮着引见一下?”

    “啧,老书记,你真吓死我了,不待这么玩人的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敢情,张新华是打着“一事不成又生一事”的幌子,自己若是念一点旧情的话,拒绝了第一件事,总是不能拒绝第二件了吧?

    “我是真想帮老潘的,”张新华才不肯承认自己用了手段,不过他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可是这么大地事情,我估计会让你为难,就夹带一点私事了,哈哈,总算太忠你还记得我这老家伙。”

    你就跟我装吧,陈太忠当然不会这么看问题,街道办的工作人员,普遍素质是比较低,但是张新华绝对是个例外,“老书记您也两年多没动了吧?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

    “先帮我引见一下小钟吧,”张新华听到这话,心里也是暖洋洋的,“你念旧情,我挺高兴的,不过,也不能总让你忙,有些工作我也能做一做,难度也能降低一点。”

    什么叫老成持重?这就叫老成持重,张书记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小陈你帮着活动上层,我也不闲着,中间地环节打通一点,这么一来,上面说话遇到的阻力也就小一点,事情就更容易办一点。

    这话,搁给一年前地陈太忠是绝对听不懂的,要不然也不会要地钱卡在省科委了,可是眼下他却是听得明白,“那成,我现在就给小钟打电话,最多半天之后,您就能联系她了……不好意思啊老书记,我真不在凤凰,要不就带着她去……”

    “我明白,你不用说了,”张新华很果断地打断了他的话,陈太忠地歉意他感觉得到,一个小副科,却是要他这副处去上门拜访,小陈肯定会觉得对不住老领导,不过,“这年头就是这样,太忠,你以为你的老?”

    两人就这么隔着电话,足足聊了十来分钟,然后陈太忠又拨通了钟韵秋的电话,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遍。

    钟韵秋听得真有点匪夷所思了,最近是有不少人在跟她套近乎,其中不乏岑广图这样的区委常委,不过,那都是大家通过正常途径交往,她心里很清楚。

    可是张新华走的,就是非正常渠道了,她是陈太忠的什么人?是他的地下情人!虽然有太多的人知道她的这一层身份,可是还真没什么人利用过这一层关系。

    而眼下,陈太忠的老领导,副处高配的开区街道办书记,居然要通过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来结交她这个小副科,这让年轻的小钟有点惊讶,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不过她也知道,陈太忠不可能将他跟吴言的关系曝光,那么,这么行事倒也不是不给张新华面子,“太忠,那是你的老领导,我该怎么接待?”

    “该怎么接待就怎么接待,你就当我不存在,不需要对他太尊敬,”陈太忠回答得煞是无情,“你现在是吴言的秘书,注意你的身份,咱们三个私底下怎么回事,跟正经事无关,你要维护好吴吧?”

    “知道了,”钟韵秋轻笑一声,她原本就是玲珑剔透的人儿,如何能听不出陈太忠维护吴言的意思?按说她该吃个小醋计较一番的,可她偏偏是吴言的秘书,连吃醋的资格都欠奉,“你的吴书记,神圣不可侵犯,咯咯……”

    一听到她的笑声,陈太忠就想到她那一笑必须捂嘴、绝美的笑容,心里登时微微一揪,跟在吴言身边,小钟连笑容都少了不少呢。

    不过,有所得必然有所失嘛,下一刻他就抛开了这份纠结,连张新华都求到你门上了,这也值了。

    想想钟韵秋说的“吴书记神圣不可侵犯”,他又想到了自己在曲阳说这话时的道貌岸然,一时有点想笑:这钟韵秋记性倒是好。

    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纠缠着,陈太忠早就把跟电业局的恩怨忘在了脑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