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算盘难拨(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算盘难拨

作者:陈风笑
    金祥当然不知道章尧东对科委和电业局的纠纷怎么看道段卫华的态度,对于硬顶了段市长的说合,赵如山在得意之余,也不忘记表示出适当的愤怒。

    所以,赵局长曾经在局里过牢骚,这恩怨众人皆知,“乔小树也就算了,连段市长都那么偏心,市直机关就是人,咱们垂管部门就是后娘养的?”

    潘局长也知道这个说法,少不得将这恩怨跟夏老板解释一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是市政府的压力,不过,要是再不解决,没准市委也会出面,章东对科委的支持力度也是很大的。”

    这个局面,有点混沌啊,夏言冰顿时沉吟了起来,章尧东是他的重点竞争对手之一,他当然详细了解过此人,知道凤凰市的党政班子虽然和谐,但主要原因还是段卫华比较隐忍,而章尧东虽然强势,行事却也较为有分寸。

    搞不懂,真的是搞不懂,夏局长也开始迷糊了,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迷糊的又不只是他一个人。

    这件事里,会不会有别的文章呢?他琢磨半天,还是决定小心为上,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了,紧要关头不能多事。

    这个决定,跟夏言冰往日的性格截然相反,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往在电业局这一亩三分地里,他怎么嚣张都无所谓,可是眼下要冲出系统走向社会了,那么各方面地影响就不得不顾忌了。

    不过,这电闸怎么合,那也是有说法的,夏局长没有直接给赵如山下命令,而是先联系了陈洁。

    陈洁跟章尧东不会搅在一起,这一点他绝对能确定,陈章本来就不是一个派系的,而陈洁又没可能搅入眼前这团乱局,没有利益纠葛,那连短暂的同盟都不可能有。

    反正,夏言冰也知道陈省长爱护短的性子,那女人没什么长见,不讲理起来也是挺让人头疼的,眼下这《天南日报》地报道就可为例证。

    既然陈省长地战火已经开始点燃了。夏局长考虑地就是怎么先让她熄了火。争取一切可以争取地力量嘛。要不然这力量倒向另一方。那可就是此消彼长地问题了——不管怎么说。眼下这报道力度。证明她还没有下决心往大玩。

    “请问是陈省长吧。我是电业局地小夏。夏言冰。”夏局长不怎么把陈洁放在心里。但是嘴上地恭敬还是十足地。“工作上有点困惑。想请您指示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空?”

    “哦。什么事情。电话里说不行吗?”陈洁也没想到夏言冰地反应这么快。平日里她和夏局长没什么接触。不过一个弱势省长和一个强势厅级干部。所谓地恭敬也都是表面上地。主动低调地上门汇报工作更是没有地事。

    按陈省长地性子。平日里遇到这种事情。不会把调子摆得很高地。可是现在凤凰科委已经成为她手里地一张大牌。她有必要维护、也必须维护好这个招牌。

    再加上夏言冰姿态极低。所以。虽然她这话问得稳当当地。但是几丝火气还是夹带了出来。官场中办事不进则退。你越软别人就越欺负你。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什么事?夏言冰强压着火气。“陈省长。今天地《天南日报》我看了。了解了一下情况。现我们工作中存在一些失误。想请您指示一下。”

    姓陈的,且先由着你得瑟,我忍了!夏局长这辈子不知道听过多少次领导指示了,当然分得清故作不知和带着怒意的故作不知之间地语气区别,一时间将牙齿紧紧地咬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欺负了我的电业局,还有理了?

    “哦,这个啊,我没什么可指示的,”陈洁回答得异常轻松,“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凤凰科委的电还停着呢……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纵然夏言冰明明知道,陈省长不过是有意拿腔捏调,可是一听她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他心里禁不住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那我命令他们合闸,”夏局长也痛快,说完这句就不再说了,陈洁顿了约莫半秒钟,听对方似乎没有进一步交谈的意思,一声不吭地挂了电话:夏言冰,我不是没有给你机会。

    陈洁,你给我等着!夏言冰听到听筒中传来的“嘟嘟”声,狠狠地一咬牙,拍一下叉簧,直接一个电话拨通了赵如山的系统内线,听到嘟嘟几声响没人接电话,这火气越地大了,又拨通了凤凰电业局值班室,“我是夏言冰,把凤凰科委的闸给我合上!”

    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夏局长长出一口气,端起杯子喝两口水之后,哑然失笑了:唉,多大点事情呢,我怎么就这

    气?

    说穿了,陈洁根本就是一个跟电业局不怎么搭界的省领导,而且他现在地处境,却又是不宜树敌,遗憾的是,刚才两人说话,虽然听起来是一个风轻云淡一个态度诚恳,但是骨子里却是剑拔弩张的较量,也就成了话赶话没好话了。

    他刚才说话,要是在“我命令他们合闸”之间加个“马上”,抑或者在其后加上一句什么别地,例如“要他们深刻反省错误”之类的,这才是比较愉快地谈话。

    当然,夏局长不认为自己人错的有多离谱,也不会要求什么深刻反省,他最多当面痛骂赵如山两句“猪脑子”而已,维护电力系统地利益,在什么时候都不算错误——赵如山只是选错了时机和对象而已。

    但是这样的话说出来,那就是给了陈洁极大地面子,以陈省长的性子,十有**也不会去调查他到底令人“深刻反省”了没有,人家虽然弱势,可堂堂的一个副省长,怎么也不可能无聊到那种程度。

    “还是一言堂习惯了,”夏言冰笑着摇摇头,开始检讨自己的错误,这一刻,他已经把对陈洁的怨怼抛在了脑后,为什么?因为没必要!

    凤凰电业局值班室接了这么个电话,可就坐蜡了,这声音和语气听起来,十有**就是夏局长本人了,可是这么合闸肯定不可能的,说不得马上拨通赵如山的手机汇报。

    赵局长正开办公会呢,一听这消息会也不开了,他不敢给夏言冰打电话,于是拨通了小沈秘书,“小沈,老板说要我们合凤凰科委的闸?”

    这就是局机关和一方诸侯的区别了,宣教部张部长不但在局党委,守着的还是一个清水衙门,就得规规矩矩管小沈叫“沈秘”,可是赵局长不在局机关,手下还有**的责权范围,就敢管他叫小沈——小沈还有朋友在这边接活呢。

    所以小沈对他的态度也不错,压低了声音答他,“是呀赵局,老板刚才都摔了电话了,你不看《天南日报》吗?”

    “那谢谢你了啊,”赵如山也不敢怠慢,挂了电话就找《天南日报》—在电业局里,省报不怎么被人看重,倒是有人琢磨《天南电业报》,垂管的部门跟普通部门还是不一样,事实上电业局基本上算是企业。

    不过,就算赵局长不怎么看省报,看报的技巧总是不缺的,翻到相关内容一琢磨,登时叹一口气,“合闸吧,这俩记者还真有胆子。”

    说是这么说,他心里也清楚,那俩记者未必就有那能量,十有**背后还有推手,不过这已经不是他要关心的事情了,他现在是很郁闷,非常非常地郁闷:闸是合上了,可是我这么多电力工程怎么办呢?

    应该给夏局长打个电话了,赵如山摸出了手机,夏老板不喜欢遇事没担当的,他做了错事,现在改正了,那就要向老板汇报一下,挨一顿骂倒是小事,关键是电力设备的检测,还得要夏局长拿个主意不是?

    谁想,他的措辞还没想好,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赵局,科委的人不让咱们合闸,他们说了,‘想拉就拉想合就合,你把我们科委当什么啦’?咱们该怎么办?”

    “什么?”赵如山一时听得大怒,“真是给脸不要了。”

    “是啊是啊,欺人太甚,”汇报的这位也是一肚子气,然而,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打电话的初衷,“赵局,您看?”

    “科委是谁带头的?”赵如山开始琢磨,是不是要再请秦小方出头了,“是陈太忠吗?”

    “是陈太忠的通讯员,一个姓张的,听说陈太忠在素波,”那边压低了声音,“局长,我觉得他们不太像是科委的人,倒像是小混混。”

    同一时刻,供电所旁,十七八个小混混围在那里,张爱国一脸冷笑地看着三个电业局的工作人员,“我不拦着你们合闸,我没那权力,谁敢合闸,小心家里不安生啊。”

    一个电业局的工作人员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奇怪了,科委什么时候也这么牛逼了?”

    张爱国冲他龇牙一乐,倒也不见如何生气,“兄弟,不是湖西分局的吧?”

    另一个小混混见状,也笑着凑趣来了一句,“兄弟,你从不看报纸的吧?”

    又有人有样学样,埋汰人嘛,谁不会?“兄弟,你从不看电视的吧?”

    “兄弟,你从不看《官仙》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