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十一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这个节骨眼上,纪检委的人找上门,意味着什么?

    一时间,高胜利觉得自己的脑瓜都不会转了,那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出局了——是的,这还是最好的结果,更坏的猜测,他都不敢想了。

    省纪检委登门,从来不可能有好事,就算只是对某些事进行调查,手里也必然地掌握了相当的证据,这证据或者不会将他打落尘埃,但是在眼下这种敏感时刻,足以拖住他的后腿,让他无暇去争夺那副省的位子。

    这种局面中的细微味道,高厅长比自己的儿子清楚得多,比如说前几天的匿名信,高胜利就没放到心上去——每逢重大事件,必然要遭遇到大量的匿名信,这算多大点事?

    换句话说就是,“不被举报的干部,不是好干部”,这话听起来有点偏颇,但却是实情,只有你挡了别人的路,才会被举报,具有挡路资格的干部,一般总是要有点能力的。

    当然,这话反过来说就不成立了,谁也不敢说“被举报的干部,全是好干部”。

    高胜利之所以跟儿子随便说起这件事,主要是那匿名信写得相当仔细和翔实,一看就是交通厅内部的人写的,所以他才有点生气:这是有内鬼啊。

    可是做儿子却是当真了,居然找到陈太忠要求说项,对此,高胜利有点不以为然,不过,儿子大了懂得为老爹操心了,这份孝心还是让他颇为欣慰的。

    等到昨天高云风把情况一说,高厅长心里更安生了,直说儿子干的不错呢,谁想今天省纪检委的就上门了?

    愣了足足有三分钟。高胜利才抬头看看自己地秘书。重重地叹一口气。“请他们进来吧。你还能拦着纪检委地?”

    等那两位一进来。高厅长一眼就认出了面前地二位。一个是省纪检委办公厅地秘书长杨海辉。另一个是纠风办主任徐晟。勉力笑着站起身来。“原来是杨总管和徐主任啊。今天什么风儿把您二位吹过来了?”

    按说。杨海辉也是正厅。又是在纪检委这种吓煞人地单位里。无论如何。高厅长是该走上前握握手地。但是。他地腿抖得实在太厉害了。迈不开步子不说。就算迈得开步子。他也不能出那洋相不是?

    “呵呵。我是陪徐晟来地。”杨海辉笑着摇摇头。高胜利不迎出来。可能性有很多。最大地可能性就是腿抖。这种事他见得多了。当然不会计较。要是高胜利腿不抖地话。没准他倒会认为有点没面子。

    “徐主任您这是?”听说今天来地主角是徐晟。高云风心里好歹轻松了一点。纠风办地人来。总是比监察室地要好地多。不过他地腿还在抖着呢。只能瞪秘书一眼。“上茶啊~

    按说。秘书早就该把茶端上来了。可是纪检委不打招呼就进高厅地门儿。这也是他做秘书以来见到地头一遭。以往不是没有纪检委地来过。除开做客地不说。就算查办下面地人。那也早有风吹草动地。

    完喽,高老板完喽,我是他的贴心人,完喽,我也要被上措施喽……他心里净是惦记这种事了,于是就忘了上茶了。

    看着秘书手忙脚乱魂不守舍地沏茶,徐晟心里好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他只是副秘书长兼纠风办主任,对这个气焰滔天的交通厅长还是有点忌惮的,“打扰高厅长了,这次来,是为了催一下您本年度地述廉报告。”

    “述廉报告?”高胜利实在是太惊讶了,下意识地复述了一遍,**你大爷的,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啊。

    天南省省直机关的述廉报告,一年一次,都是要交到省纪检委的纠风办去,这报告就是讲述自己平时是怎么公正清廉、怎么遏制行业不正之风来的,跟述职报告差不多。

    不过这东西就是个虚活儿,平日里每到年底地时候,省纪检委出通知,各个行局的省管干部上交报告就成了,从来没听说有人上门收地——最起码在天南没有。

    眼下省纪检委一下来了俩秘书长,却是为了一份儿述廉报告,高胜利心里不骂娘才怪,不过他还不敢直接问缘故,“这个报告,不是年底交的吗?”

    “这不是也快到年底了吗?”杨海辉看他一眼,笑着回答,“高厅长你先写了,总是比后写地好嘛,这也是蔡书记的意思,有了这个报告,有些不负责任地传言就不攻自破。”

    这话听起来是有点上位者的味道,但是,话不是这么听的,最起码高厅长是听明白了,杨海辉这是暗示自己,这可是我们的一番好意呢,你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一点,我们这儿压力不也就小一点吗?

    按常情讲,这个述廉报告真的是样子货,一点用都没有,不过这年头,东西管用不管用,还是在使用者的意图上,有人要拿这述廉报告抵挡传言的话,那就能抵挡得住传言。

    还是按常情讲,杨秘书长身为纪检干部,是不该将组织的意图告诉高胜利的,不过这东西也是有个分寸在里面,这一点,高厅长心里明明白白的。

    蔡莉要到点下了,会是什么样的人上位那还不一定呢,杨海辉的位子会不会被调整也不好说,这是有意卖人情给他,日后好相见,不管怎么说,他高某人也是那个副省位子的竞争者之一不是?

    当然,这件事的起者,未必就是杨秘书长了,只是人家亲自伴着徐)来了,而且还点出了省纪检委的意图,这就是诚意,是关心和爱护你高某人的诚意。

    **!高胜利气得差点骂出声来,你是想表现你的诚意,却是害得我差点把裤子尿了,提前打个电话会死人啊?

    杨海辉当然知道,高厅长会有点不爽,不过这却正是他追求的效果,我不这么来一下,你印象不深刻,随随便便地打个电话通知你交一下报告,那你岂不是会转眼就忘掉?而且有些暗示的话,电话里说也不是很好吧?

    总之,知道对方前来,不过是想催一下述廉报告,高厅长这心里登时就安生了下来,笑嘻嘻地陪着两人聊了几句之后,两人转身告辞。

    将两人送出门去之后

    利转身回来,这才现自己的背心早就湿透了,虽然空调强劲,可是这衬衣湿乎乎地粘在身上,也不是个滋味儿。

    “给我拿一套换洗衣服去,”他看一眼自己的秘书,随口吩咐一句,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半小时内,我什么人都不见,”他需要好好地琢磨一下。

    “十五分钟后,是通张高公路地碰头会,”秘书小心翼翼地提示一下。

    “先让洪涛参加好了,就说我在跟省领导汇报工作,等一等再去,”高胜利的手一挥,现在他的心里,哪里还有什么通张高?正经是尽快琢磨透这个味道才好。

    不知道想了多久,高厅长才隐约做出了判断,十有**,这是蒙艺蒙书记的意思,看来我家这小子,真的是给我活动回来个好机会啊。

    一直以来,对蔡莉走后留下的位置和空出来的副省,蒙艺从没有表过态,公开和私下场合,都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来过。

    当然,一开始大家都知道,蒙老板是默认了有人空降了,至于那个党群和纪检书记,也轮不到高胜利惦记。

    可是自打夏言冰开始活动,其他人也纷纷地活动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省里现有的班子也纷纷表示出了不同的倾向,但是蒙书记没有,半点倾向都没有。

    高胜利自己知道自己地事情,他算是偏蒙艺一系的人,但是远算不上心腹,差得太多了,虽然他对蒙书记的指示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蒙艺支持他是正常的,不支持他更是正常——因为他身后也有人呢,虽然已经是式微了。

    蔡莉为什么会关照自己,高厅长想不出任何一星半点的理由,所以说这件事的由头,应该不在省纪检委书记身上,而能指派动蔡莉地,整个天南也只有蒙艺了。

    也是说,陈太忠将我的事情告诉了蒙艺,蒙书记出于爱护的角度,指示蔡莉为我洗刷一下清白,没错,十有**就是这么回事了!

    想到这里,高胜利激动得差一点蹦起来,洗刷清白固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地是,蒙书记表态了,他要支持我!

    没错,就是支持我,这种关键时刻蒙书记肯站出来,那就是要支持了,这个暗示虽然隐晦,但是一个厅级领导若是领会不到——那你就混一辈子厅长算了!

    而且,他升副省要中组部审核,这述廉报告也是需要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高厅长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起来,然后,就越地觉得身后粘腻了,于是站起身,开始换身上的衣服。

    慢着,不能得意!一边换衣服,他一边小心地提醒自己,行百里者半九十,蒙艺的支持,不过是为他凭添了一块重重地砝码而已,这个位子一天没到手,就一天不算数。

    现在,我该做点什么呢?高胜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这个时刻,他又怎么能冷静下来?这么巨大的喜悦砸下来,他多少是有点晕乎了。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高厅光膀子

    努力地平衡了一下心情之后,高厅长认为,自己该向蒙书记表示点什么,人家蒙老板的橄榄枝都伸出来了,他要再不识趣,那橄榄枝“BIu”地一声缩回去怎么办?

    这么想着,高厅长连衣服也顾不得穿,坐到椅子上就开始拨蒙老板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正常,“你好,严秘书,我是交通厅高胜利,请问蒙书记现在有空吗?工作上有一点难题,我想请示一下。”

    严自励犹豫一下,才低声话,“高厅长,蒙书记正在开会,会议还有二十分钟结束,等二十分钟之后,你再打过来吧。”

    “好的,谢谢你了,严秘书,”挂了电话之后,高胜利又开始浮想联翩了,不过这次很奇怪,他居然有心思想到了严自励地态度,这严大秘是越来越低调了啊。

    看来蒙书记还真是要换秘书了?他开始胡思乱想,也不知道那书记家的那个小子能不能上去,那家伙真是好命啊,有小陈硬挺着,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处长了,怎么我家云风就没这么好地运气<MARQUEE onmouseover=this.stop() onmouseout=this.start() scrollAmount=1 direction=up width=1 height=1 delay="1"><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武动乾坤</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42/">"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42/">傲世九重天</A><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8/80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8/8036/">吞噬星空</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9/">神印王座</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15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159/">遮天</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13/">将夜</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52/">"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52/">凡人修仙传</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33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339/">杀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425/">"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425/">大周皇族</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6/">求魔</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9/91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9/9113/">修真世界</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2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23/">官家</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6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66/">全职高手</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3/39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3/3936/">锦衣夜行</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40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401/">超级强兵</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64/">"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64/">仙府之缘</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31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316/">造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44/">"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44/">楚汉争鼎</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3/">不朽丹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7/">"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7/">最强弃少</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5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59/">天才相师</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6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63/">圣王</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36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361/">无尽武装</A></marquee>呢?

    呃,慢着……小陈?我怎么就把这个大功臣忘记了呢?高胜利拍一下自己的头,哪怕我今天这些都猜错了,人家陈太忠帮着在蒙艺面前关说,那总是不争地事实,这个人情是不能不领的。

    他翻翻自己地本子,现上面还真有陈太忠的电话,少不得拨了一个过去,“太忠吧,我是……你忙什么呢?”

    他现自己实在不好介绍身份,说“我是高厅长”吧,有点居高临下的态度,不合适;可是说“我是高胜利”,这身段未免又放得有点低了;说“我是你高叔叔”——两人似乎还没那个交情。

    说得他只能含糊一下过去了事,那家伙的手机上,怎么也该存着我的电话的吧?

    “高厅啊,您好您好,咳咳,”陈太忠猛地咳嗽两声,“请问有什么指示吗?我……没在忙什么。”

    这家伙什么毛病啊?高胜利有点奇怪,咳嗽得这么狠,感冒了吗?

    陈太忠不是感冒了,是坐蜡了,昨天晚上他跟田甜又唱又跳,然后还掷骰子吹牛皮,玩得不亦乐乎。

    包间的档次挺高,空调也吹得挺强劲,跳舞是个体力活,掷骰子也容易让人兴奋,又喝了一点酒,玩着玩着,田甜就将身上地外套脱了。

    田甜的外套之外,还有风衣呢,所以里面就是紧身的长袖秋衣了,将她上身的美妙轮廓勾勒得一览无遗。

    这还不算完,她掷骰子掷得兴起,将秋衣的袖子也撸了起来,两只嫩藕一般手臂露了出来,包间的灯光虽然昏暗,但是那白生生地圆润还是刺眼得狠,陈太忠看得颇有一点眼晕。

    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酒这玩意儿也不是个好东西,不知不觉间,田甜的身子就靠到了他身上,在一次吹牛皮输了地时候,她笑着捶了陈太忠一拳,“你这家伙,也不知道让着我一点。”

    陈太忠抬手就将她的手捉住了,下一刻,两人眼对眼地望着,然后……不知道是谁主动,反正就抱在一

    了起来。

    陈某人已经是花丛老手了,口唇交接之际,两只手很自然地就在对方身上游走了起来,在素波,他只有雷蕾这么一个性伴侣,而这两天雷记者又去了凤凰,他憋得有点难受不是?

    今天雷蕾倒是回来了,但是出差几天,她还是要回去照看自己的孩子的,所以说,今天晚上他还是要一个人渡过。

    反正,他是将田甜秋衣地下摆自裤腰处拽了出来——田甜的腰带属于那种装饰品,松松垮垮地斜挂在腰间,一点操作难度都没有,

    然后……他当然就摸了,不但摸了对方光滑的背脊,更是连乳罩也解开,抚摸了那对不大的**,软绵绵的偏又弹力十足,这手感真的不错。

    当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就不可能再住手了——小太忠都要爆炸了呢,大手顺势直下,伸向地裤腰,解开了牛仔裤的纽扣。

    这下,田甜终于是不肯答应了,按住了他地手,挣扎着挪开她的嘴唇,“太忠……别……”

    精虫上脑地陈太忠哪里肯听她的?反正你跟我玩这么长时间,肯定也是有点心理准备了吧?于是大手顽强地伸了进去,穿过层层阻碍,挑开小小地棉质内裤,甚至碰到了胯间那毛茸茸的耻毛。

    “求求你,真的不要啊,”田甜拼命扭动着身子,眼泪都快出来了,“我还没准备好呢,真的……”

    “呵呵,”陈太忠冲她笑笑,才待说点什么甜言蜜语,猛地一愣,因为他的手碰到了点硬邦邦的塑料片,“这是……来那啥了?”

    反正,他是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只差真刀实枪地上马了,送田甜回去还挺晚的,这不是,田主播一大早堵住了他,要他去家里吃午饭呢,“我爸爸肯定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我昨天……喝多了,我不是有意的,”眼见对方来真地,陈太忠可是有点汗颜了,啧,我怎么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呢?

    当然,这也是他对田甜有点好印象,又有点贪图搞定的虚荣心,想着对方接吻挺老练的,估计也不是那啥了,谁想人家就认真了呢?

    正在尴尬时分,他接到了高厅长的电话,咳嗽两声倒也是正常了。

    可是,高胜利不知道不是?关切地问了两句之后,“太忠,昨天的事儿,云风都跟我说了,可是太谢谢你了,这么着吧,中午坐一坐?”

    “那好吧,中午坐一坐,”陈太忠擦一擦头上的汗,“其实我就随意说了说,高厅您也别太在意嘛。”

    挂了电话之后,他冲田甜苦笑着一摊手,“中午高胜利请我吃饭,没法去你家了,真的,田甜,我不是什么好人,昨天就是酒劲儿上头了。”

    “那昨天我要是没……没来那个呢?”田甜愤愤地看着他,“你又打算做什么?又打算怎么跟我交待?”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我错了还不行?”陈太忠叹一口气,“这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我差点把持不住?”

    “哼,”田甜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却还是不依不饶,“认个错就完了?”

    “我补偿,我补偿你还不行?”陈太忠手向口袋里一揣,再拿出来地时候,已经多了一个盒子,打开是一对亮晶晶的钻石耳钉,“这个成不成?”

    田甜可是惊呆了,好半天才抬头愕然地看着他,“你……你随身就携带这这种东西?随时准备讨好女孩子?”

    拜托,你比我大啊,还女孩子,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早跟你说了,我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的女人比你想像中的还要多,不过……我是真的不忍心伤害你,所以就提前说了。”

    田甜呆呆地愣了半天,才叹一口气,“雷蕾手上那块梅花表,是不是也是你送的?”

    “是我送地,不过那是感谢她对我的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坚不吐实,“我跟她可是没什么别的关系,你别想歪了,那是朋友之间正常地馈赠。”

    “那这个算是什么呢?”田甜向那对耳环努一努嘴,“也算是朋友的馈赠?”

    “这是我的歉意嘛,”陈太忠脸上还挂着笑,心里却是有点不耐烦了,“不是一回事。”

    “我也是你的朋友吧?除了歉意,我还要馈赠,”田甜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心里却是有若明镜一般:你跟雷蕾,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地。

    “那没问题,”陈太忠一听此事就此揭过,忙不迭地点头,“回头我也给你弄块表,行吧?”

    见他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田甜心里没地又升起一团怒火来:这么着急地撇清,我就连个雷蕾都不如吗?

    “我要梅花表,还是雷蕾那个款式的,”她笑嘻嘻地看着他,“没问题吧?”

    “成,”陈太忠点点头,心里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不过一时间他也没心思去琢磨了,“要去办事了,也不知道高胜利正忙什么呢……”

    高胜利正忙着高兴呢,给陈太忠打了电话之后,他又琢磨了一阵,直到他定的闹铃响起,忙不迭抓起电话,又拨通了蒙书记的号码。

    这次又是严自励接的电话,捂了一阵之后,严秘书地声音再次响起,“高厅长,蒙书记说了,有事先向范省长和杜省长汇报,以后有时间,再听你的汇报。”

    明白了,高厅长这次是真地明白了,蒙艺是在说,现在太敏感,你不要跟我搞这个那个的,你地输诚我收到了,真想感谢我,以后吧。

    如若不然,蒙艺断断不可能连他要汇报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口拒绝了。

    想一想刚才被纪检委吓得差一点尿了裤子,高厅长一时间感叹不已,人生吖,真是大起大落,太刺激了。

    “高厅长,半个小时到了,碰头会……”秘书敲门走进来,下一刻就呆在了那里,“您……您不冷吗?”

    敢情,高胜利一门心思琢磨事儿,现在还光着膀子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