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撮合(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撮合

作者:陈风笑
    所长的到来,却是又给陈太忠增加了一点意外之喜,地拍了胸脯,“那俩没抓住的贼,也包在我身上了。”

    事实上,临泉的小偷最近在素波闹得挺凶,身为警务人员,马所长哪怕没接手这个案子,也早听说了这种情况,而且他也知道黑土乡。

    不过,派出所里的杂事儿实在太多了,又没有强力人物下过什么硬性指标,他当然对这些贼没上过心,黑土乡那边情况复杂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这种活压根儿就是吃力不讨好的。

    陈太忠曾经是“五毒书记”,对政法委这一套也是比较熟,一听马所长这么说,笑着点点头,“那可是谢谢马所了,多少钱就够了,要不要派车?”

    看吧,这就是为什么说吃力不讨好了,异地抓捕,遇上黑土乡这种状况,不但要化装蹲守,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失主不肯出钱力挺的话,哪个派出所会为一点小小盗窃的案子,自己出钱出力?正事儿还忙不过来呢。

    可是换给一些不明真相的失主,觉得我被偷了,还得出车出钱,就难免要认为这不是吃拿卡要吗?警察捉贼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所以说,陈太忠这表现,是相当上道的,警察也不容易啊。

    “云风的朋友,说那么多就没意思了,”马所长看一眼高云风,犹豫一下,“再说了,陈省长交待的事情,谁敢不尽心?”

    他这异样,怎么可能瞒得过那帕里?那处长蛰伏了这许多年,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某无良仙人若是不开天眼,也未必就强得过他去,“马所长,有什么事儿你直说,你帮了太忠就是帮了我啦,职权范围内的事你能说,职权范围外的事儿,一样能说。

    ”

    马所长犹豫一下。才咽口唾沫缓缓言。“听说陈主任跟田……不知道能不能在合适地时候。那个……帮我引见一下?”

    他本来就是高云风地朋友。这种事高云风不瞒他倒也是正常地。这年头托人办事。总是筹码足一点才好。果不其然。这个幌子一打出来。马所长办起事来。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劲头十足。

    其实。马所长在临泉并没有什么势力。不过。韩忠能找到正林地张局长。身为系统内地马所长自然也找得到人办事。而且。他花费地费用要少得多——省会城市地派出所所长。这职务本身就是一个压价地砝码。天南有点头脸地。常来省会是很正常地。谁敢说自己一定遇不到什么意外?

    只是很遗憾。这费用不能缩减到零。一码归一码。越是系统内地。越是知道分寸和行情。

    反正。别地不说。只冲着能在私人场合结交到凤凰市政法委书记。马所长就愿意扔出那么点钱来。上进心谁没有?

    眼下素波警察局地局长孙正平是在卢刚出事后。由常务副递补上来地。身后有势力撑腰是肯定地。但是资历真地尚浅。比田立平差了不知道多少。

    “哎呀云风,你就胡说八道吧,”陈太忠又好气又好笑地手指高云风,他自然想得到,这厮是拿自己跟田甜的关系嚼舌头了。

    那帕里听得就在一边笑,他地媚眼抛给了瞎子,马所长居然不是找他办事的,换个场合他没准心里会小小的介意一下,不过现在他卖的是陈太忠的面子,自是不会在意,反倒是看着陈太忠吃瘪,觉得煞是好玩。

    “咦,真少见了啊,”高云风继续耍活宝,手一指那帕里,“老那,你不是铁脸皮来的,也会笑啊?”

    马所长的脸却是有点微微的白,心说这小高怎么回事啊?还好,下一刻陈太忠就转头对他解释,“我只是跟田书记地女儿有过些接触,别听云风胡说。”

    “原来是有过些‘接触’啊,”高云风笑嘻嘻地接口了,有意无意地将“接触”俩字咬得极重,那帕里听出了所指,哈哈地笑了起来,“那可是省台著名女主持田甜,太忠,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接触?”

    老那你今天活泼得有点过分啊,陈太忠撇撇嘴,有心辩解点什么吧,心里却是还有点美不滋滋,著名女主持呢,琢磨一下,也懒得理这俩混蛋了,抬手拨通了田甜的电话,“田甜,回家没有啊?”

    “没有,”田甜刚下了车,正要迈步进家,接到陈太忠的电话,犹豫一下还是这么回答了,“还在台里呢,怎么,有事吗?”

    “一起出来吃饭吧,”陈太忠出言相约,“我和云风几个在帝豪大酒店呢,怎么,有空没有?”

    “嗯……难得今天能多休息一会儿,”田甜轻咬着嘴唇,语气中有明显的迟,“一定要我去吗?”

    “来吧来吧,”陈太忠催促着,“实在不行,我一会儿送你回去总可以吧?”

    既然老马能帮自己捉那俩贼,他当然就想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哥们儿把田甜引见给你,至于你能不能顺着这条线儿搭上老田,那就不是我能负责地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事实上,他也不无一点小小的卖弄心思,美女主持就怎么了,我还不是张嘴就喊来了?

    “好吧,”田甜倒也没扭捏,刚才她不过是想看看他地诚意,听到对方力邀,她的声音也轻快了些许,“哪个包间?我没去你不许动筷子啊……”

    田主持是一路哼着歌过去地,路上还闯了俩红灯,不过这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任何问题,别说素波市的交警全归她老爹管,若不是心情大好,她才没兴趣闯红灯。

    只是,进了包间,弄明白陈太忠请她来地意图之后,田甜的好心情就去得七七八八了,当然,在酒桌上她不会表现出来,对马所长的殷勤,她也是淡淡地应对,不远不近恰到好处。

    陈太忠现了这个苗头,心说你不能这样啊,这不是不给哥们儿面子吗?少不得寻个机会,悄悄跟她嘀咕一句,“我说,上次你嫌我找段天涯不找你,现在我有事找你了,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想地是你找我,不是找我老爹,”田甜恨恨地瞪他一眼,不过她马上现,这话似乎有点语病——就

    病,话也有问题不是?于是脸上微微一红。

    “说啥呢说啥呢?”高云风眼尖,倒是看到了,笑嘻嘻地插话,“我说你二位,能不能等我们不在的时候再这样?欺负我们没女伴是不是?”

    “呸,”陈太忠笑着呸他一口,田甜倒是不做声,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对马所长的态度,明显地热情了些许。

    做为局内人,这微妙的变化,马所长马上就感觉到了,一时间不由得大为感慨,居然抽个空子,对陈太忠嘀咕了起来,“陈主任你厉害啊,像田甜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孩,真的难找,这也就是你,换个别人,那就意味着最少少奋斗十年啊。”

    少奋斗十年吗?这种村俗地话,陈太忠也好久没听过了,一时间他就想到了自己在街道办的那些日子,不过,那时大家yyy的对象是凤凰官场第一美女,吴言吴书记。

    眼下不但吴书记臣服在他地胯下,还有秘书钟韵秋在一边跟着双飞呢,想到这个,他一时感慨无限,眼界不同,境界也大不相同啊。

    马所长见他呆,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心说这位可是蒙老大的爱将,我这么说,岂不是有点小看人?田书记说死了也不过就是个副厅而已,“咳咳,随便说的,陈主任你别介意……”

    今天的酒宴气氛不错,一桌子人里,数高云风活泼了,除了招呼陈太忠挺热情,他对那帕里也相当客气,他老爹正是紧要时候,多一分助力就添一丝胜算——高公子毛病挺多,但是做这种事情是义不容辞的。

    陈太忠当然能明白他的担心,等到酒席散去的时候,扯住他说了两句,“你托我地那件事,我给你办好了啊。”

    “什么事?”高云风先是一愣,随即眼中冒出一道炽热来,“你说的是那个……信的事情?”见他点头,高公子越地认真起来,“跟那谁……秦科长说的?”

    “跟她老爹说的,”陈太忠笑着伸手,拍一拍他的肩头,“老板保证了不会有事,你都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大代价,不过,你别乱说啊,要不这朋友可就没的做了。”

    “啧,我是那么不知道轻重的人吗?”高云风笑着答他,下一刻伸手紧紧握住他地手,“咱们不是朋友,是一辈子的兄弟,你放心好了,大恩不言谢了。”

    “扯什么淡呢,以后少拿我开涮就完了,”陈太忠摇摇头,“搞得人家田甜都不自在了。”

    “虚伪,你真的太虚伪了,”高云风哈哈大笑而去,“打死我都不信,你没什么想法……”

    这个混蛋,看着他越走越远,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巴,一回头才现,田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背后。

    “这家伙走得这么快,也不知道请咱们玩一玩,”他笑着岔开了话题,不过他心里有数得很,这家伙一定是回家报告去了。

    “我请你们玩吧,”马所长从远处走过来,笑嘻嘻地接话了,“有个不错的kTVV,也挺安静地,不过,我今天晚上出任务,怕是陪不了你们多久。”

    都混到所长这个地步了,若是真出任务那一定是大事,他根本就不可能有闲暇来吃这顿晚饭,不过显然,他只是想借此稳固一下跟田甜的关系而已,真地呆得久了,那岂不成了明晃晃的灯泡?

    这点分寸,马所长还是清楚地。

    你们今天都是怎么了,一个劲儿地撮合我俩?陈太忠侧头看看田甜,现她还是淡淡的那副样子,略略犹豫一下,笑着点点头,“什么地方,那么好玩?”

    其实也不算什么好地方,无非是一条小巷地尽头,有那么几家kTVV,不过说清净是一点问题没有,档次也很上得去,跟牛冬生干女儿开的“一品香”相差无几。

    包间的面积很大,很空旷,马所长拽来老板,也不给他介绍,“这是我的两个好朋友,也是贵客,有什么好东西往上拿,都算我的哦。”

    你欠我好多账都没付呢!老板心里有点不痛快,不过,这种话只能他悄悄跟马所长说,是的,他不是特别怕老马,可是在人前,尤其是“贵客”前那是没法说的。

    他笑着点点头,看一眼那俩男女,才要说什么,瞳孔猛地缩了一下,那不是省电视台的女主播田甜吗?

    又看一眼高大魁梧的陈太忠,老板越地不敢吱声,只能频频点头了:这年轻人不但气度不凡,还能把上省台著名的女主播,简单得了才怪。

    马所长是真有不做电灯泡的觉悟,跟两人客套几句,喝了一瓶啤酒,站起身唱了一《沙家斗》之后,转身离开了。

    见他离开,田甜就放得开了,抬手掠一掠自己的头,主动拿起酒来,一指桌上的骰筒,“咱俩吹牛皮吧,你会不会?”

    又是吹牛啊?陈太忠想起了自己跟蒙勤勤那次了,琢磨着还是算了,这玩意儿喝酒真的是有点不好控制,犹豫一下,“咱俩唱歌吧?要不,跳舞也行。”

    “你会跳什么舞?”田甜抬起头,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这里暂且按下不表,高云风兴冲冲回到家里,老爹却是还没回来,一直等到十点半,高厅长才慢吞吞地推开了家门。

    高云风却是不管那么多,急着报起功来,“爸,陈太忠说了,那个匿名信,没什么要紧的……”

    “哦?”高厅长正低头换拖鞋呢,闻言身子就是一僵,随即快地换好鞋,走到儿子跟前坐下,“他怎么说的?”

    逼着自己的儿子仔细重复了两遍之后,高厅长这头叹口气,“这小陈跟蒙书记的关系还真铁了,唉,总算是个好消息吧。”

    然而,天下事不如意者十之**,第二天一上班,高厅长正在埋头处理文件,秘书走了进来,“高厅长,外面有省纪检委的两位同志找您。”

    “啪嗒”一声,高胜利手上的钢笔掉在了桌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