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零七-八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零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陈洁是接了段卫华的电话之后,才打电话给陈太忠的,而眼下,雷蕾和胡主任正在她的办公室里呆着呢。

    雷蕾和胡主任的凤凰之行收获了什么,那简直是毋庸置的,大市长段卫华已经安排了景静砾说电业局的小话,分管市长乔小树也打定主意要把电业局的事情好好说道说道了。

    至于科委的人会怎么评价电业局,那还用问吗?这两天有弱冷空气南下,大家冻得都是吸溜吸溜的,科委已经订购了大功率柴油电机,现在设备正在路上。

    胆上生毛的电动助力车厂的生产厂长李天锋更是毫不留情地指出,由于电业局人为地设置障碍,严重影响了助力车厂的施工进度。

    原本,赵如山已经安排潘金祥尽快完成电力增容的施工了,可是由于跟科委越来越说不到一块儿去,赵局长又勒令停止施工,甚至要求相关工作票即时回收,省得有人迫于陈太忠的淫威,阳奉阴违偷偷地施工——理论上讲,没了电力工作票,安全就得不到保障。

    反正都已经掐起来了,谁也不要给谁留面子了,赵如山横行凤凰这么多年,怎么能容忍一个小小的科委骑在“电老虎”的脖子上?

    陈太忠的通讯员张爱国更是能吹,面对省报的两位记者,他义愤填膺地讲了陈主任是如何如何地忍辱负重,如何如何地再三相让,怎奈那电业局强势异常,一点大局都不顾,于是陈主任痛定思痛,认为科委有必要从产品质量地角度上监督一下电业局

    —这其实也是科委的好意,电业局失去了当地政府的监督,没准什么时候就办出糊涂事,有可能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构成威胁,大家也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情不是?

    反正,话总是在人说的,张爱国也知道自己说得离谱,不过记者也是人,不是机器,自然也有自己地情绪,能煽动起来是再好不过的了——哪怕是俩小孩打架,总也要将责任多推到对方身上一些的吧?

    当然。别地资料。胡主任和雷蕾也收集了一些。比如说那个见义勇为地小姜地家庭情况、成长经历什么地。可是她俩听到地最多地。还是对电业局地抱怨。

    文海主任更是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们已经开过会了。统一了认识。哪怕受到再多地委屈。我们也要坚持自己地初衷。“前途是光明地。道路是曲折地。我们不会被眼前地困难吓倒。没有一点破釜沉舟地勇气、敢于开创地决心。凤凰科委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咱们得采访一下电业局了。”胡主任做出了决定。“小雷。咱们是记者。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报道要做到公正、公平。

    ”

    雷蕾在胡主任手下干了多年。自然知道自家领导地习惯。欣然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两人一路赶到电业局。

    门卫一听来地是《天南日报》地记者。热情之余也不乏警觉。“把你地记者证拿给我看一看……哦。雷蕾?这个名字我好像见过。请问您找赵局长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情,我们来凤凰,是采访凤凰科委来的,”雷蕾是笑着回答地,不过这回答,却是夹带了相当多的私货,“你们断了凤凰科委地电,听说是赵局长主张的,就过来问一问是什么原因造成地。”

    胡主任在一边冷眼旁观,并不出声,每个人都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她虽然是建议来凤凰电业局采访,可也不是坏事的意思,是地,她只是想把程序走到,带给大家、带给报社领导一个公平公正的印象。

    甚至,她都非常清楚,小雷对陈太忠抱有相当的好感,这并不仅仅因为,陈太忠是雷蕾的采访资源,换了是她自己,只冲着小陈能为了替自己解围,就当街痛殴破落户管志军,她也愿意替小陈担一点干系。

    记者也是人,这话一点都没错,所以,对雷蕾这种诱导性极强的回答,胡主任选择了默不作声——若是雷蕾不肯这么做,她反倒是要纳闷了。

    果不其然,门卫一听这话就呆住了,好半天才仓皇地回答,“好像赵局长出去了,你等一下,我联系找人一下他啊。”

    接下来的结果,那也很好猜了,知道外面的俩记者是找碴来的,赵如山的反应可想而知,没错,省报是很牛,但是若是来意不善,搁在赵局长这种实力派眼里,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中视一套《今日焦点》栏目的记者下去还被人打过呢。

    “赵局长说他不在,”门卫直接挡驾,说完这话,似是觉得有点语病,又解释一下,“嗯,他这两天一直在工地上忙。”

    “哪个工地?”胡主任当然要这么问一声。

    “我也不知道,”门卫的回答也中规中矩,当然,些许的愤懑也是遮掩不住的,“你们不要听科委那帮人胡说,明明是他们找茬儿,还敢赖到我们电业局?”

    “哦?他们找你们什么茬儿了?”雷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们……”门卫张嘴就待话,只是想到传说中陈太忠的可怕,这舌头就未免有点僵直,好半天才哼一声,“算了,我只是一个看门的,你们也别为难我,行了,领导不在,你们先回吧。”

    “那总有领导在的吧?”胡主任一听就觉得有点意思了,她不知道采访过多少人了,自是知道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一方群情激奋而另一方领导不在,就多半意味着猫腻,

    其他领导当然也不在,直到最后,才出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之类地人物,开口就是说科委欺人太甚,“国家哪一条政策法规说了,地方科委有检查地方电业局设备的权利?欺人太甚!”

    “可是科委的人说,国家也没有政策法规规定,电路施工不由电业局负责,就不许挂电网的吧?”雷蕾的嘴皮子,还是相当地快地,“而且增容审批,听说你们也有意卡着?”

    “审批不得要一个过程吗?”那位脸一绷,厉声话了,“这个同志,你既然是带有

    来采访的,我就不打算跟你多说了,电力是关系民计家战略性物资,是接受垂直管理的,你这省报记者的屁股,坐到什么位置去了?”

    “我一直坐在中间,我坐在公正的位置上!”雷蕾有点暴走的架势了,她虽说吃过闭门羹,但是在下面地市采访,还很少遇到这么硬的刺头,没错,她这次屁股坐得有点歪,但人家科委也是有足够的理由的,情理之中照拂一二,又怎么能说是错了?而对方地话,还不是一样强词夺理?什么叫“审批要个过程”——过程拖沓到大家都不能容忍的地步吗?

    这位更是痛快,见状转身就走了,“我不跟你们废话,反正我们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电业局遵守的是各项国家法律法规所规定地条款,而不是什么地方机构拍脑门的想法。”

    于是,采访不得不中断。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凤凰电业局当然不是任人揉搓地软柿子,胡主任和雷蕾还在路上,就接到了报社某个副总编的电话,“你们采访凤凰科委就采访吧,牵扯什么电业局?这是谁的主意?”

    胡主任一时有点语结,倒是雷蕾在一边听到了,马上回答,“胡主任,这是陈省长示意抓的典型,而且现在科委的电还断着呢。”

    她这原本是想着先蒙混过关,反正以陈太忠的能量,找个人来暗示这个副总编一下总不是什么难事,总不能眼下让自家地领导难做不是?

    胡主任下意识地就将这话回答了过去,副总编一听是陈洁的意思,口风立马转变,“哦,原来是有省领导安排,这种事情有点敏感,要是能有领导批示就更好了。”

    “竞争无处不在啊!”挂了电话之后,胡主任感触颇深地叹一口气,“各方都有各方地手段,想办点事还真的是不容易……”

    说到这里,她猛地想到了什么,侧头看一下雷蕾,“蕾,你说这个陈省长……到时候会不会帮咱们说话?”

    雷蕾想了一下,拨通陈太忠地手机,要到了陈洁的联系方式,不过她没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当着自家领导,她是要避嫌地,而且做记者的也习惯了乱闯,并不需要别人帮忙打招呼。

    不过这次闯的是省长的门儿,该注意的需要注意一下而已。

    陈洁接到雷蕾的电话之后,也是微微地惊讶了一下,不过听说这次省报的记者下去,收集了一些小姜的材料,于是沉吟一下,“那你下午一上班的时候过来吧。

    ”

    雷蕾没想到省长的门儿这么好进,放下电话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呵呵,胡主任,下午咱们一起去吧,没想到陈省长这么平易近人。”

    “那是你手里有她想要的东西,”胡主任微微一笑,和蔼地看着自己的下属,说出了一句让陈太忠咬牙切齿的话,“那个小陈,好像气运挺旺人的……”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上报吧

    陈洁专门腾出时间接待了雷蕾和胡主任,细细地看了小姜的材料之后,又问起了两人这趟凤凰之行的见闻和感触,当然就听到了电业局的反应。

    事实上,这么大的事情,陈省长在昨天晚些时候就收到了这个消息,不过她想坐看陈太忠会怎么处理,自己暂且先不表态,可是眼下两位记者又反应这个情况,她想不闻不问都不可能了。

    于是,当着两人的面,她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得知他尚在素波,就要他马上来自己办公室。

    陈太忠一来,听到事情展到这一步了,说不得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看陈洁,“陈省长,胡主任说得不错,我们确实受到了打击报复,也不知道这件事,电业局夏局长知道不知道?”

    “他不可能知道,”陈洁摇摇头,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凤凰地电业局和科委互掐,电业局是没理的一方。

    这倒不是说陈省长护短护到不辨是非的程度,实在是,抛开助力车厂的因果不提,科委就算向电业局难了,那针对的也是内网地电力工程,而不是大网的电力工程——内网的电力工程是由各个用户来选择的,是用户自己的事情,人家用户凭什么一定要用你电业局的施工队?

    你能强行派出施工队,科委就不能强行检测了?无非是一件小小的扯皮的事情而已——你们私人的工程队赚那么多,分一点给科委就不行?

    只是电业局的强势,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赵如山很蛮不讲理地就做出了决定,拉科委地闸,这可就是大事了——当然,雷蕾和胡主任都不会无聊到说电业局早期曾经遭遇停水什么的,她们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科委的人不会说,而电业局地人又不见她们。

    所以,科委的人受了委屈,情况就能反应到陈洁这儿来,但是赵如山这么做,却是未必有胆子反应给夏言冰,他自己也知道不是很占理。

    更重要地是,陈洁也知道夏言冰现在在琢磨什么,陈太忠身后有蒙艺,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夏言冰绝对不可能放任自己下面的人去跟小陈对掐,除非是他对那个副省长的位子死心了。

    “那……我去跟夏局长反应一下?”陈太忠皱着眉头,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这么一来,哥们儿可是扯了陈洁的大旗去地,夏言冰啊夏言冰,不愁你不上套。

    你的级别可是不够!陈洁瞥他一眼,不过她倒是挺欣赏小陈这种遇事不退缩地行为,下一刻,她陷入了沉思中。

    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是挺棘手的,不出头肯定是不行,凤凰科委也算是她地地盘,又是正生鲜红火,她怎么能坐视别人欺负而不管?

    可是,出头太狠了也不行,夏言冰的背景,陈洁也略知一二,她跟黄老也有联系,但是她自认自己同黄老地关系,比夏言冰差很多——我这么出头收拾赵如山,名不正言不顺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老夏会怎么看我?

    尤为重要的是,她通过京里的关系,隐隐听说,这次夏言冰上位的可能性很大,差不多

    定了要空降下来的那位,这个时候的夏言冰绝对是谁敢拦在他前面,怕是都要遭受激烈程度难以想像的对撼。

    “这件事,怕是还要落在小胡你的身上,”陈洁考虑半天,还是选择了一条比较稳健的路子,她冲着胡主任笑一笑,“还有这个……小雷,你们把自己的见闻如实写上去就行了。”

    啊?胡主任听得脸就是一白,这可不是个好差事,犹豫一下,还是果断地话了,“陈省长,我有个建议,您看行不行……”

    敢情,她是想在报道中,隐晦地提一下就够了,比如说“成长中的凤凰科委,有若火中涅的凤凰一般,在组织的关怀下快成长,通过不断追求、提升自我的执着精神……”这话之后,就要感谢一下各单位的支持了。

    当然,胡主任不可能去感谢电业局,所以接下来的话,就应该是这样,“……经过记者实地考察,现凤凰科委在同当地各行局委办之间的配合,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说电业局、招商办……”

    点招商办的话,那是正话反说,大家一了解,科委副主任陈太忠还是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呢,不过,《天南日报》的记者认为,关系还可以进一步上升——人家不满足于现状不行吗?

    所以,招商办的名那是随便点,可是点电业局,那就是十足地上眼药了,整天抱着《天南日报》琢磨的人绝对不少,相信这消息能第一时间传到夏言冰耳中。

    陈洁要的就是这个建议,她估计这两位也不敢把见闻直接写上去,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等着对方适当退缩而已,同时又当着陈太忠,显出了自己护短的决心,这也是领导的艺术不是?

    而胡主任提出地方案,正合她的心意,分寸感把握得极好,不愧是省报出来的笔杆子,既点出了人,又不是那么直接。

    所以,陈省长略略沉吟一下,就点了点头,“小胡这个建议,很有大局感,不错,非常不错。”

    搁在平时,对这种正常的反应,她也不会这么不吝溢美之词的,副省是要有个副省地气度,但是眼下,陈太忠在场不是?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侧头看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小陈,你要多学一学胡主任这种厚重的行事风格,脾气不能太火爆了,你还年轻嘛,要是当时胡主任在你的位子上,肯定也不会弄到眼下这种程度。”

    这话听起来是批评,但是浓浓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陈太忠很诚恳地点点头,一丝不芶地回答,“谢谢陈省长的批评和关心。”

    批评在关心之前,意味着他意识到自己错了,这个态度是可取的。

    不过,胡主任可是不能满足于陈洁随意的夸奖,就算那么写,她也是要承担风险的,说不得又怯生生地提出了要求,“陈省长,完稿之后,能不能请您批评指正一下?”

    陈洁犹豫一下,干脆地点点头,这点担当她若是还没有,那这个副省长也是越做越回去了,我的科委是受了委屈的,“你不说我也要看呢,嗯,到时候我签字,你地稿子是不是会好过一点?”

    “是啊,”胡主任笑着点点头,心里的石头终于彻底地放下,如此一来,不但稿子绝对过,副主编也不能说什么,“要是没您的批示,我这么写,稿子真的未必好过。”

    “主要还是要宣传一下见义勇为地小姜,”陈洁随便挥挥手,免得这个小胡自作主张又做错什么。

    “我们有凤凰科委的工作点评栏目呢,”胡主任笑着答她,这个栏目不但临时,还是不定期地,有相关领导的指示或者相关人等的感想什么的就写一点,没有就写,就是配合宣传凤凰科委的意思,也证明大家都意识到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话的重要性,“明天都可以,要不我现在出去给您打出来一份先?”

    “是啊,还是快一点地好,我们科委,现在工作都陷入停顿了,晚上也冷不着,”陈太忠在一边苦着脸,一副受了气的小媳妇地模样。

    “你呀,是自作自受,”陈洁笑着指一指他,侧头看一下胡主任,“行,那你快去办吧,我还有个会,你写好了,在这儿等我就行了。”

    “我再去看一看小姜,”陈太忠见状,也站起了身子,此时不表现何时表现?“陈省长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陈洁随意地摆一摆手,示意他出去,陈某人还没走出楼呢,脸上就挂起了笑容,哈,上报纸了,夏言冰这次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哥们儿再呆两天吧,于是,他就改变了主意,看看明天地报纸出来之后,老夏有什么反应,也好决定下一步行止。

    小姜的伤已经不碍事了,外伤主要是防破伤风,危险期已经过去,倒是那脑震荡地症状比较严重,还得静卧休息一段时间。

    陈太忠答应了陈洁,那肯定也要来病房探视一下的,杨帆已经闻讯赶来,三人正在床边絮絮叨叨闲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高云风。

    “太忠,我在那处这儿呢,晚上一起坐一坐吧?还可以叫上下关派出所的所长。”

    得,又是人情啊,陈太忠叹口气,应允了,其实叫那下关派出所所长,也未免太抬举此人了,但是小姜的事情人家处理得干脆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他又怎么能拿架子?

    事实上,下关的马所长也非常摆得正自己的位子,他早早地就在包间门口等上了,等陈太忠三人出现,笑着迎了过来,“陈主任、那处,哈,早听云风说起你们了,今天可算有幸见到了。”

    陈太忠的厉害自不必说,只说那帕里省委综合处处长的身份,也当得起他在外面等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