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往事黑幕(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往事黑幕

作者:陈风笑
    韩天这里得到的消息,让陈太忠心里煞是不爽,一个省长的关注,居然奈何不了几个村子的毛贼,怪不得这年头一说做领导,都要讲实权,这个“实”字,真是道尽了官场中的风流。

    然后,他就开始后悔了,刚才在蒙艺家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起这件事来呢?要是一并提出来,估计老蒙也不会拒绝吧?

    当然,这只是他随便感慨一下而已,这么小的事情来麻烦蒙老板,那就有点过于欺负人了,刚才都差点跟蒙艺呛起来了,这事说不说也罢。

    不过,他算是把黑土乡三个字牢牢地记住了,小偷村是吧,走着瞧吧,哪天哥们儿心情不爽了,就去你们那儿转一转,倒是不信这个邪了。

    这个夜晚,郁闷的不止是陈太忠一人,跟吴振鑫的郁闷比起来,他的郁闷根本不值得一提。

    陈太忠拒绝帮忙!这个消息传到吴振鑫耳中的时候,吴总终于明白,这一刀,自己终于是躲不过去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他该找的关系全都找了,可是,似乎所有人都看到他脑门上刻了“晦气”俩字儿一般,以往百试百灵的关系,现在都袖手旁观了。

    那就认栽服输吧,吴总也是光棍出身,想着一亿的产业能卖到一亿五,这也不算亏了,只不过是有点憋气而已嘛,想当年咱在外面打拼的时候,受地气还少了?

    想到这儿,吴振鑫也顾不得是晚上十点多了,抬手就拨通了苗毅勇留的电话,“苗总,您地建议,我考虑好了,咱们什么时候,把这个协议签了吧?”

    “呵呵,那太好了,”苗毅勇在那边轻笑了起来,话筒里隐约还传来女子的娇笑声,“不过有个细节,可能要改动一下,我的合作伙伴刚才说了,一亿五有点高了,他的意思是一亿三是比较理想的价位,不好意思啊吴总。”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吴振鑫好悬没被气炸了肺,“苗总,你真的觉得,我离了贵公司,东西就卖不出去了?”

    “你可以试着卖一卖嘛,”苗毅勇的声音还是笑嘻嘻的,旋即话音转冷,“不过,我那伙伴脾气不是很好,你这儿再出什么事儿,可能价钱还会降哦。”

    苗毅勇地爷爷曾是京城的一个实权副厅长,虽说早就离休了,但是还挺宠惯这个孙子,所以这家伙身上也是有点跋扈的味道。

    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奉命行事了,许纯良说了,韦明河和你收购振鑫,想让我帮忙可以,但是要把振鑫欺负得惨一点。

    当然,大家都知道纯良性子和气,人家这么说百分之百是家里大人地意思,苗毅勇既然奉命嚣张,当然就要嚣张出个模样来——先砍两千万再说。

    “欺人不可太甚,”吴振鑫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话的,“苗总,您金枝玉叶的,身子骨娇贵,没必要跟我这粗人认真吧?”

    “看来你还是没尝过专政的铁拳啊,这话我不想听第二遍了,呵呵,”苗毅勇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威胁他,“三年前你是粗人,现在可不算是了哦。”

    说完这话,他不管不顾地压了电话,这边吴振鑫一个人握着电话呆。

    人家的话说得很明白了,以前你没钱,现在就算便宜点卖了加油站,还是能留点身家,你舍得玩命吗?

    其实这层意思倒无关紧要,苗毅勇更深一层的意思是说,你在这三年里做了什么事儿,不止你一个人清楚,想要我掀开盖子吗?

    跑路吧,只能跑路了,吴振鑫只能做出这种选择了,对方手里握着他致命的把柄,如若不然,他倒还真的能把加油站卖给中石油、中石化甚至是其他的公司,但是眼前卖是不敢卖,卖给苗毅勇地话,他又咽不下这口气。

    总算他各处的账面上还零零碎碎地趴着千把万的现金,银行里还有四五百万的个人存款,将这些钱全部提出来,拔脚走人好了,至于结果嘛,那爱谁是谁吧。

    谁想,第二天他才到银行的营业点办理转款,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口音,“吴老板,这可有点不上路了,就算你跑得了,也得小心客死异乡啊。”

    吴振鑫只觉得头皮都在麻,这帮家伙的能量也太大了一点吧?他从来没有过像眼下这样孤单无力的感觉,以前总觉得黑社会凶险了,谁知道官场中人做事,比黑社会还不讲理。

    心灰意冷之下,他只能再次跟苗毅勇沟通,看看一亿四能不能卖掉,谁想苗毅勇那边冷哼一声,“你都想跑路了,我那伙计正琢磨着该再给你降多少呢。”

    “我认栽了,一亿三,”吴振鑫果真光棍得紧,立马拿定了主意,“什么时候签合同?”

    “你倒是提醒我了,账面上的钱不许动,”得,苗毅勇来劲儿了,“一千一百多万,这也算我地资产啊。”

    “欺人太甚!”吴振鑫抬手就摔了电话,转身向银行外面走去,再减上一千多万,他就是赤贫了——我就靠那银行存款活了,惹不起,老子转身就走,这个集团不要了。

    谁想到刚走出银行大门,迎面就走过来四个汉子夹住了他,嘴里还热情地招呼呢,“老吴,可算抓住你了,该还钱了吧?”

    “我不认识你们,”吴振鑫拼命地挣扎,他身边的会计想说什么来地,不过被那几个汉子随手推开,“不关你的事儿啊……”

    “报警,报警!”吴振鑫没命地喊着,那些汉子笑着将他往一辆面包车里塞,有人怪声怪气地话,“就怕你没胆子报警呢。”

    听到这话,吴老板地冷汗登时就下来了,也是啊,一旦报警那可就真的大条了,于是当机立断,“小高,不用报警了,两天之内我回不来你再报警。”

    事已至此,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吴振鑫乖乖地签订城下之盟,总算还好,苗毅勇也不是那种把人往死里逼地主儿,最后连账面上的资金,是一亿三千五百万成交的。

    协议签订之后,吴老板心知此事就要揭过了,才问起苗毅勇,“要是我不答应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答应也不会有什么后果,”苗毅勇笑嘻嘻地答他,“不过,有些地方的路,是窄了两米的,听说只枪毙了一个?”

    果然如此!吴振鑫心里也没什么不服气的了,人家确实弄明白原委了,翻盘那是不要指望了,倒是希望给钱不要那么不痛快吧,“这件事牵扯的还有省领导呢。”

    “你放心吧,钱少不了你的,”苗毅勇知道这话该怎么听,心说要是没省领导,我不这么折腾你呢,“拿了钱最好出去玩一玩啊,老吴。”

    你求我留,我都不留下!吴振鑫心里就明白了,这帮人都不把蔡莉放在眼里,他哪儿还敢继续呆在天南?

    这件往事,还是素凤一级路上的文章了,当时那段大名鼎鼎的“窄两米”,就是蔡莉介绍来的施工队施工的,里面文章大了去啦。

    一条路平白无辜地窄两米,就算设计单位出了问题,施工单位也不可能一点都觉察不到——那是修路不是盖鸡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工的。

    而那时凤凰市的书记是党项荣,财政是掌握在宁建中的手里。

    吴振鑫的堂哥跟宁建中是在澳门认识的,宁局长好赌,不过赌得倒是不大,每次都不带钱去,直接由他堂哥信用担保,然后根据输赢从地下钱庄洗钱。

    一来二去,吴振鑫跟宁建中也就惯熟了,那个被枪毙的工程师,就是吴振鑫故意犯事混进看守所,亲自给做的工作,告诉他认罪的话最多死缓,十年内保出人来。

    有这么一层关系,振鑫集团才能在起步的时候得到宁建中的大力支持,不过,宁局长的支持也非是无因,一个原因是这个加油站里他能得到好处,另一个原因却是,小吴的身家能起来的话,那也就成了穿鞋的主儿,自然不会狗急跳墙行那“赤脚”的勾当。

    像这种轰动的事情,章尧东段卫华之流就算没有参与,岂能没有耳闻?当时参与的主要三个人就是宁建中、党项荣和蔡莉。

    党项荣现在在省总工会,算是二线了,蔡莉在这事里到底介入了多深,大家也都不知道,所以眼下这个结果,就是最好的了。

    一周后,吴老板和家人去海南游玩,传来了凤凰市财政局局长宁建中被调至凤凰市气象局任局长(正处级),气象局是二级局,不过人家后面有个括号,倒也没降了级别。

    听到这个消息,虽然海南的气温接近了三十度,吴振鑫却是浑身冰凉,甚至连骨头里都沁出了森森寒意,好家伙,宁建中就被这么直接拿下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镜头转回来看陈太忠,陈某人在素波又呆了一天,只觉得事情处理得差不多,该回转了,却又收到了陈洁的电话。

    这次,陈省长没有通过关正实和她的秘书,而是直接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小陈,来我办公室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