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零四-五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零四-五章

作者:陈风笑
    陈洁引见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给陈太忠,当然也是有缘故的,李主任想让陈太忠去地北省做个报告,主题就是在新的历史时期,怎样更好地挥科委的作用。

    省科委不能直接对市科委,但是邀请模范人物前来做交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说陈太忠要借给陈省长的三千万,那就是小事一桩了,当着关正实的面,陈洁很随意地挥一挥手,“你直接跟省科委沟通吧,关主任还是很欣赏你的。

    ”

    做为领导,她要的就是这么个尊重,而且并不忌惮指出两人的关系——个领导都有不同的工作风格,陈洁就喜欢这么做,带点家长作风的同时,还要强调上下级关系,顺便又将人情卖了出去。

    当然,钱到了省科委她也可以示意如何处置,不过那就不是陈太忠要操心的事情了:你借得走还得回来就行了,我管那么多做什么?

    所以晚上的宴会,就是五个人,陈洁和她的秘书,以及李主任、关主任和陈太忠,酒桌上说着说着,陈省长想起一桩事情,“小陈,我听说最近你想把电业局的设备检测抓过来?”

    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陈太忠放下筷子,琢磨一下才做出了回答,“我觉得科委的职能还是有点少,像电力系统这种单位,因为其垄断的地位,缺乏有效的监管,所以就想尝试一下。”

    “电力口地事情,你也敢插手?”关正实讶然失声,“太忠,咱做事要一步一步地来,不能想着一口气吃个胖子,这需要一个过程。”

    “要什么过程?”陈洁白他一眼。其实小关地话。正是她想说地。可是。这是属于她地台词。既然被人抢了。她就要表现出些不一样出来。“据我了解。是电业局先找科委地事。而且小陈说得没错。电业局确实缺少必要地监管。”

    事实上。关正实早就从凤凰科委其他人那里得了消息。他也算死陈洁地反应了。要是没人说话。陈省长一定会表现出她良好地大局感。示意陈太忠以大局为重——虽然她心里肯定也不会舒服了。

    可是。要是有人觉得。科委天生就该让着电业局。陈省长绝对不会答应。电业局是牛。但是你敢欺负我地科委。那可是不行!

    眼下陈洁地反应。正在关正实地算计之内。他“赧然”地点点头。酒桌上众目睽睽地。又不敢使眼色。只能趁人不注意地时候。悄悄地踩了陈太忠一脚:太忠。我这可是在帮你呢。

    谁想。他这一脚踩得稍微歪了一点点。除了陈太忠之外。他还碰到了一只脚。不过脚地主人秘书小谢不动声色。只是在五六分钟之后。才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

    关正实心里就是一声长叹。心说自己还是不够稳重啊。抽个时间看陈太忠一眼就足矣了。结果一心想着暗示。却是不小心被人拿了把柄。你看。就连小谢这种娇滴滴地小姑娘。也知道沉住气。隔好一阵才看自己一眼。

    当然,小谢秘书这么做,大抵还是出自女人天生的谨慎,她又是陈洁的秘书,怎么敢随便张扬?而且她要暗示的对象,又是关主任这种久在官场的老人,而不是陈太忠这样的年轻新贵,再谨慎也不怕对方现不了意会不到。

    不过,关主任懊悔一阵之后,细细想想,觉得这也未必是什么要紧事,既然小谢这么谨慎,没准还是什么好事——秘书迟早都是要放单飞的,不是吗?

    让人好笑地是,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在一边帮腔,“这个电业局被人叫电老虎,确实是有点强势,地方上适当加以约束,我觉得这是应该的。”

    所以这个饭局,陈太忠吃得还是相当开心的,电业局的事情能把陈洁牵扯进来,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此一来,凤凰科委就能将自身是“部里树立的典型”的身份,最大程度地挥出来,他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凤凰电业局扛得住—如此一来,战火应当可以引到省局了吧?

    晚餐结束之后,大家就是各走各的了,陈洁是女省长,肯定不会拉着大家找地方嗨皮去,倒是不忘叮咛两句,“小陈,你要多关心一下小姜地病情。”

    这就是女性领导本身的细腻了,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也拍一拍陈太忠的肩膀,“小陈主任,尽快抽时间出来,我们地北省可是望眼欲穿的哦。”

    关正实则是淡淡地看着大家,不过小谢心里明白关主任估计有点紧张,说得又看他一眼,还是没什么表情。

    不过,有这一眼就够了,关正实心里马上就踏实了下来,错非必要,这种情况下小谢不可能再看自己了,再看地意思就是暗指你不用操心——若真想向陈洁说小话,眼下的这一眼就不无挑衅地意思,那样的结果是狠狠地得罪关主任。

    等大家各自离去,关主任心说昨天不能坐一坐,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总是可以了吧?谁想陈太忠不好意思地挠一挠头,“还要去文峰路一趟,约好地。”

    省委大院就在文峰路,关正实当然知道这个,错愕一头,笑着推他一把,“早就知道你这家伙忙,没想到你能忙成这个样子。”

    陈太忠进了十四号院的时候,难得地蒙艺和尚彩霞在客厅里坐着,两人也怎么说话,蒙书记在喝茶看报,尚彩霞却是在看电视《还珠格格》。

    见到陈太忠进来,蒙书记这次再没有搞什么“学习时间”,点点头,径直站起身向书房走去,“小陈你跟我过来。”

    听陈太忠说起最近地事情,蒙老板见他一时有说不完地架势,居然喊了一声,“勤勤,小陈来了,你也不帮着泡杯茶?”

    这可就是难得的礼遇了,在省委书记家,享用书记千金亲手泡的茶,估计一般的正厅干部也不敢这么指望——蒙老板的保姆给你泡茶就算很给面子了。

    听陈太忠絮絮叨叨地说完这些事,蒙艺点点头,“很好,为农民减负,是该常抓不懈,但是只把目光停留在减负上也不好,还要努力提高农民地收入,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那省里再给点星火计划

    ,”陈太忠听着就笑了。

    “你那儿钱那么多,还找我要?”蒙艺看他一眼,“钱多得都拿到省投资公司了。”

    “那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嘛,没有多余的,”对他,陈太忠可是没有一般人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当然就要辩解一下,“引资和拨款不一样,星火计划现在只有七十万的资金,这还是别的口儿上借出来地。”

    蒙艺又沉吟不语,事实上,他已经准备好给凤凰拨一点款子了,道理在那里摆着,陈太忠要为农民减负,可是毕竟是跟电业局呛起来了,难免让有些人觉得,是得了他的授意剑指电业局,万一传到黄老耳朵里,也是麻烦。

    那么,再给凤凰科委拨一点星火计划的钱,那就说明陈某人是真的为农民着想,别人就算想歪嘴,总是要顾忌点现实不是?

    但是,他打算给钱了,却是不想让陈太忠拿得太过轻松,毕竟这小子跟黄老家关系也好,人又年轻性子没定下来,让他觉得这是辛辛苦苦争取来的才好。

    “好了,先不说这个,你怎么想起来要检测电力局的设备了?”蒙艺岔开了话题,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点猜测,这小子或者是从自己女儿口中得知了什么,才做出如此的举动的,但是他需要证实。

    “他们欺负人嘛,欺负到科委头上,那不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不就是不给您面子?”陈太忠回答得异常干脆,“所以,我打算好好收拾他一下,最好能引出来夏言冰。”

    “你倒是会说啊,”蒙艺被说得哭笑不得,他可是很久没听说什么不给谁面子之类村俗的话了,一时间他居然又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告诉你,夏言冰跟黄老关系很好,是你惹不起地。”

    “我跟黄汉祥也不错啊,”陈太忠摇摇头,“而且,我听蒙勤勤说了,老夏跟您有过不愉快,那就好好地恶心他一下。”

    听到这话,蒙艺的心算彻底地放下了,敢情这小子还是很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的,“老夏也是你叫的?哼,算了,懒得理你……记着啊,这是你个人的行为,没有我的授意。”

    我这可算是帮你呢,你居然想撇清?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恼火了,有心说那我就跟电业局和解吧,可是羞刀难入鞘,就算为他自己的面子,这件事也得办下去了。

    “那就跟您无关好了,”他冷冷地回答一句,“不过,还有点事情,想麻烦蒙书记一下。”

    小子你脾气挺大啊,居然敢给我甩脸子?蒙艺看得就想笑,这一刻,他是真的明白,小陈确实是想帮自己办事的,自己的回答,怕是伤了小家伙地心了。

    也知道这家伙从哪儿得出的结论,知道我现在很想收拾夏言冰?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差点呛了

    当然,蒙艺的好奇心再强,也不想惯出陈太忠甩脸子的毛病,不过他的涵养十足,所以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而是淡淡地问一句,“什么事?”

    “凤凰科委地展,得到交通厅的大力支持,”陈太忠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一板一眼地解释,“现在有人可能想中伤高厅长,请您方便地时候,帮着说一说吧。”

    一个副处对一个正部提这样的要求,实在是有点太过了,别地不说,只说被说情的那位,都是正厅等着升副省地,他这话真的是大不敬。

    可是,大不敬就怎么了?哥们儿好心帮你,你不领情,得,我也不要你领情了,事情我还照帮你做,提个过分点的要求,不算什么地吧?

    蒙艺的眼中闪过一丝狐,又陷入了沉默中,好半天才话,“我记得……你跟高胜利家有过点什么不愉快吧?”

    “他儿子改了,我们现在关系不错,”陈太忠很直接地回答,坦荡荡地看着对方。

    “哦,”蒙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淡淡地话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他自己持身端正,谁中伤得了他?你要相信组织。”

    相信组织?陈太忠听得好悬没乐出声来,我当初相信组织相信得差点被双规了,你跟我扯这个,有意思吗?

    不过说起这个,他就想到当初蒙老板虽然出手晚了一点,可终究是出手了,而朱秉松更是被打落尘埃,现在虽然还是常委,却是个无足轻重的统战部长。

    这个人情也要领啊,他有点不想计较今天晚上的谈话了,反正蒙艺的话只是一种撇清手段,隐隐地透出了对高胜利地保护之意。

    “那我没别的事了,”这就是他想告辞了,在省委书记面前说走就走,他这份洒脱让蒙勤勤看得有点眼直。

    “不想要星火计划的钱了?”蒙艺冲他微微一笑,蒙勤勤越地眼直了,老爹的笑容很少见的,她还从没见过,他会对一个顶撞他的人笑。

    其实,蒙书记已经反应过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渠道,陈太忠猜出了他想动夏言冰地念头,而且毫无顾忌地就冲了过去,也没有打他蒙艺的旗号,现在想想,小陈没有因为黄家的缘故就放过姓夏的,立场是很坚决的,那他也不用考虑给星火计划的钱的方式了。

    正经是小陈都不想要了,想站起身走人了呢,想到这个,蒙艺心里有点自责,我好像对这个小家伙提防太多了。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陈太忠非常大度地跟高胜利的儿子化解了前,眼下更是敢在自己跟前替高胜利求情,估计小家伙转换起阵营来,也是毫不含糊——虽然他看不出小陈有任何转换阵营的理由。

    用得好了能省不少心,用得不好破坏力惊人,这是蒙艺早早地就为陈太忠定下的调子,眼下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了。

    “要,省里给就要,”陈太忠淡淡地笑一笑,心说你也知道伤我了?唉,你们这些省级领导啊……

    他这儿正腹诽呢,蒙艺冲他竖起三个指头来,“告诉你三件事,第一件,星火计划地钱,去向你们凤凰市要,先要两百万吧;第二件,高胜利那儿不会出什么事儿;第三件,跟电业局提要求,要有理有据有节……”

    这就是蒙老大直接交心

    嫌我不痛快?行,我给你个痛快的,你操心的不就情吗?我都给你交待清楚。

    高胜利原本就是他看好的人,怎么会容许别人乱搞?电业局那边他这么一表态,那也是说“我不方便出头”,只要你小子折腾得不是太过分,那就随便你。

    陈太忠听到这个,终于开心地笑起来了,不过他还是有点搞不明白,“星火计划的钱,我去跟凤凰市的要?”

    “哼,”蒙艺看他一眼,不管不顾地从一边拿起一份内参翻了起来,也再理他,那意思挺明显:你小子把我逼到这份儿了,送客!

    “你去要不就完了?”蒙勤勤心说见过死脑筋的,没见过死脑筋的,省委书记让你去要钱,你还怕要不到?

    “可是……”陈太忠还想说什么,蒙勤勤已经拽他起来往门外推了,“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陈太忠和她老爹都快掐起来了,她当然要替自己老爹抱不平,当然,这也是保护小陈的意思,快走吧你。

    “可是……”站在十四号院的门口,陈某人欲哭无泪,可是我已经把凤凰地财政局长得罪了,你让我从哪儿要钱呢?就算章东想给,估计也好顺利拿到。

    这得罪人太多,果然不是什么好事情啊,他正心里检讨呢,猛地手机响了,却是韩天打来的电话,“陈主任,忙什么呢?这个,有点事情想跟您商量一下……”

    韩天打这个电话来,却是旧话重提,还是吴振鑫的事情,现在吴振鑫许地越多了,他琢磨着这次我帮了陈太忠一把,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点商量的余地?

    陈太忠一听是这件事情,有心火吧,这火气还不知道该怎么出,说不得叹一口气,“我说老五啊,这件事不是你玩得起地,我都不敢多沾手。”

    “那行,一起过来喝点酒吧?”韩天本来就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性子,耳听此事严重,也去了那份心思,“我和我哥在一块儿呢。”

    这个人情,陈太忠就不能不卖了,说不得一路赶到锦江大酒店,房间里不但有韩忠韩天,还有一个男人,据韩忠介绍,此人是正林警察局某个分局地局长,只是现在穿地是便衣。

    张局长原本是韩老五准备地后手,不过陈太忠既然一口气毫不含糊地拒绝了,那留着也没什么用了,倒不如痛痛快快地说出来。

    在陈村长的配合下,韩天地人在小陈村连着扫荡两天,共抓获小偷二十一人,昨天还是送到下关派出所,今天却是东城分局直接接管了这个案子。

    这些都无关紧要,紧要的是,打伤小姜的三个人,只有一个落网,剩下俩早就跑得不知道去向了,所以东城分局有意扩大战果,到正林去抓人。

    然而,大家一打听才知道,这些小偷都来自临泉县黑土乡,那里有几个村子,简直可以叫做贼村了,足足有两三百号地贼,还有更多的村民跃跃欲试想加入这个行列。

    对这种村子,警察们也是异常头疼的,虽然那些小偷都混迹在几个大城市,只有犯事儿的才回村,可是别的不说,乡里什么时候都有那么二三十号贼在那里窝着。

    那些贼能在外地挣来钱,在乡里自然就比较跋扈,又有人心甘情愿地跟班——甚至还有当地警察做保护伞,那个乡的派出所所长都不敢得罪这些贼。

    这样的贼窝,真的是令人头疼,你说警方的动作小一点?根本不敢进村,要是动作大一点,那些贼鼻子也灵着呢,登时四散逃开,大行动就劳而无功了。

    张局长就遇到过这种事情,他有朋友的车被盗了,车主自己查到,这车是被开到了临泉县——事实上,这些贼真地嚣张,偷来的车就敢大摇大摆地开着。

    张局长马上联系临泉分局的局长,对方倒是好说话,“你们来人吧,我这边配合你。”

    配合的方式,就是临泉分局派了一个警员出来,失主和那警员开着一辆面包车四处乱转,等找到那辆车的时候,一路跟踪到了某个饭店。

    那警员也是便衣,在饭店门口假作无意地张望一下,掉头就走,来到面包车上告诉失主,“里面七八个人呢,派出所副所长跟他们在同一桌上,没办法动手。”

    失主的脸登时就白了,犹豫一下,刚要开车,有个出来在路边撒尿的家伙看到了他,拎着裤子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他几眼,皱着眉头问了,“咱俩是不是见过?”

    这贼就是偷他车的人之一,踩了几天点,见失主眼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失主猜到了这因果,含糊应对两声之后,开车就跑。

    跑了没多久,后面烟尘滚滚地就追上来了,还好,就在即将追到的时候,失主终于赶到了警察分局,那些贼倒是没敢明目张胆地追进来。

    敢情,那副所长也瞄到了那个警员,迷糊一下之后就想起来了,这还是那警员事后才知晓地,不过,那边知道失主有点来历也不想多事,通过中间人收了两万块之后,将开得破破烂烂的桑塔纳还了回去。

    “那块儿啊,就乱透了,”张局长说到这里,叹一口气,“陈主任,不是我说,你们想抓那俩,还是在别的地方抓吧,去临泉县那是劳民伤财,绝对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事实上,韩老五已经跟张局长商量好了,十万块,由张局长派人跟踪抓捕那俩,不过也是得偷偷的,可是陈太忠既然不肯放过振鑫,韩天也就不想多花这冤枉钱了。

    “这是陈省长指定地案子啊,”陈太忠有点惊讶。

    “是陈洁指定的,又不是夏大力指定地,省警察厅督办还差不多,”韩忠笑着插话了,事实上那张局长是他的朋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