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六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六章

作者:陈风笑
    张国俊一听说陈太忠来了,登时大喜,“哈哈,还说今年以前你没心思办了呢,行啊,晚上来锦江坐坐,我喊上浩波。”

    要喊王浩波吗?陈太忠一时有点为难,现在王书记跟许绍辉走得太近了,当然,他比较能确定,要是让老王在老许和自己间来个二选一的话,自己就未必输了,但是……修理夏言冰是出自蒙艺的授意,该不该让他知道呢?

    算了,蒙老大没授意之前,哥们儿就打算这么搞了呢,陈太忠很快就找准了心态,不过,他沉默的时间略略地长了一点,张国俊已经在那边催了,“小陈?太忠?”

    “换个地方吧,”陈太忠笑一笑,信手拈来一个借口,“最近有点事,得躲着点韩老板,哈哈,被他撞到就麻烦了。

    ”

    “哦?”张厅长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小韩有什么事儿难为你了?要不要我帮你说一说?”

    “不用了,他也是不得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太忠干笑两声,“谢谢张厅的关怀了,过两天事情过去就没事了。”

    “什么涨停跌停的,太忠,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啊,”张国俊哈哈大笑着,“看得起老哥的话,以后叫个张哥就成了,那你选个地方吧。”

    陈太忠琢磨一下,“有个大草原火锅店挺不错的,不知道张厅,嗯,张哥你爱不爱吃辣的?”

    一听说是火锅。张国俊心里就有点那啥。这年头谈正经事儿有去火锅店地吗?那种地方档次太低啊。不过。想一想这也是陈太忠跟他不见外。所以他还是欣欣然应允了。“成啊。房间你订了啊。那地方电话是多少。我都不知道。”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陈太忠找出郭玉兰地电话打了过去。三言两语就预定好了包间。郭书记笑着告诉他。这大草原现在依旧火爆得很。要是没这个电话他直接过去。十有**是找不到包间地。“我哥那儿有保留地包间呢。你去了报我地名字就行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好像这个大草原。还是荆紫菱告诉我地呢。挂了电话之后。他有一丝丝地分心。不过下一刻。荆紫菱地电话就打到了他地手机上。“太忠哥。不够意思啊。我关叔叔都请不动你。非要我请你?”

    啧啧。陈太忠咂咂嘴。看看一边正襟危坐地关主任。苦笑一声。“真地有事儿呢。咱们都不是外人。就不讲那个了。我这也是上命不由人……要不这样。你跟我去吧?”

    张国俊通知了王浩波之后。放下电话。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又拿起电话。拨通了韩忠地手机。“小韩。你现在跟陈太忠怎么回事?”

    “太忠啊。”韩忠错愕一下。接着又笑一声。“没啥事儿啊……哦。对了。估计是那啥振鑫地事儿。北京有人要收购振鑫呢。那边不答应。央着我找太忠说说情。”

    小破事儿啊,张国俊也没想起来这个振鑫是什么玩意儿,不过既然不是官场上的事情,而且还是韩忠都插得上手的,那就不是什么要紧事情。

    只是,饶是如此,张厅长的谨慎,也可见一斑了,当然,若不是韩忠跟他相当熟惯,这个话他也不会这么贸然相问,以后还要消耗他一点脑细胞。

    接了荆紫菱之后,陈太忠将吕鹏介绍一下,天才美少女应承两句,就揪着他问起了碧涛地事情,“那边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你就让电业局停工呢?”

    这生活还真是一张网啊,听到这问题,陈某人感触无限,当然,感触归感触,问题还是要回答地,“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当天晚上的酒,大家也喝得挺开心,遗憾的是,虽然陈太忠很郑重地介绍了吕鹏是建福公司的总经理,可张厅长和王书记压根就不把此人放在心上,态度虽然不算傲慢,但绝对算不上亲热,大家都知道到底谁才是该尊重的人。

    倒是荆紫菱,由于美貌异常又是荆以远地孙女,张国俊时不时地逗她两句,一点架子也没有,可见男人好美色是天生的,明知这是小陈地码头,老张也愿意多聊几句养养眼——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交际之道?

    直到陈太忠说出吕鹏是吕强的弟弟,而吕强又是在蒙老板面前说得上话地人,张国俊和王浩波才认真了几分。

    不过,这也是陈太忠的无奈之举,他原本不想这么卖弄来地,只是对方这二位死活不认吕鹏,那就可想而知,将来吕总在工作上能够得到的配合不会很多,是的,老张和老王都很认他陈某人,可是他又怎么可能把心思全放在那个公司上?

    既然他打算放手,那么必须要将吕鹏捧起来,可是同时还要考虑张厅长和王书记的颜面,这事儿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难,只得如此暗示了。

    总算那二位也不傻,领悟过来了这层意思,于是酒桌上大家就少了些闲话,而是专心地讨论起小水电的问题了。

    “回头你去办公室,找李主任办个代理协议吧,”张国俊吩咐吕鹏,“这个电网呢,未必要卖,我们可以租给你,收上来的电费,我们可以抽取百分之五十左右做租金和管理费,剩下的就是建福公司的营业收入了。”

    陈太忠听得一时有点汗颜,好家伙,几天不见,张厅长这是玩出了更狠的一招啊,如此一来这个建福公司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了,一点风险都没有。

    其实,张国俊这个建议,也是防着一手,将电网贱价卖出去,若是有人歪嘴,说什么国有资产流失的,他也不太好应对,毕竟这种操作方式是全国独一份儿,真有人想借此搞事,他就要难免被动一下——哪怕是陈太忠身后的背景很强大。

    像眼下这样变通一下,那就会少去很多麻烦,这算盘活国有资产,还能减轻建福公司的投资压力,降低投资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等这样操作上三五个月甚至一两年之后,该跳出来的牛鬼蛇神也都跳出来了,那

    可以看情况做文章了不是?没准还能卖得越地低一

    “摸着石头过河?”陈太忠略略一回味,就明白了其中地味道,不禁笑着伸出大拇指来,“呵呵,还是张厅……张哥的水平高啊,小陈我甘拜下风。”

    摸着石头过河吗?吕鹏在一旁听得心里就有点感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打着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大旗啊。

    当然,这也仅仅是感叹,做为打算伸手得利者,他不过是良心现而已,下一刻他就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反正这个小水电经营得并不好,想必其中的猫腻也不少,咱不过是抢了别人的利益——尤为重要地是,建福公司真的打算为农民“减负”地。

    好像我也挺无耻的,吕鹏猛地现了这一点。

    最无耻的显然不是他,陈太忠犹豫一下又言了,“不过我说张哥,这收百分之五十有点多吧?咱全国第一家做这个的,你得从政策上倾斜啊,我觉得收个百分之十就差不多了。”

    “哎呀太忠,”王浩波听得扑哧一声就乐了,心说你小子也太黑了吧?“你不觉得这有点太少吗?数据上……它不好看啊。”

    “算了,”张国俊知道,小王这是将自己的军呢,于是不得不开口了,“我就是那么一说,至于具体交多少,”他侧头看一眼吕鹏,“就由吕总和办公室地小李协商吧。”

    大家都要入股那个公司的,公家地收入少了,个人的收入自然就多了,这笔账白痴都会算,眼下张厅长将交给吕鹏和办公室主任操作去了,倒也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侧之意。

    吕鹏当然也明白这道理,不过他有得选择吗?反正此事有大义在手,又有众多重量级人物的推动,基本上是不存在什么风险的。

    大家正说得热闹,郭玉兰推门进来了,她想着能跟小陈坐在这里吃饭的,估计也不会是什么特别高级的领导——毕竟火锅店只算是大众食府不是?

    于是,情景就又热闹了些许,陈太忠笑着将她介绍给在座地诸位,天南省的体改委不算强势,不过郭书记好歹也是副厅级地干部,也不辱没在座的身份。

    倒是郭玉兰挺有眉眼,敬了在座地人一杯之后,又扯着荆紫菱说了几句,大概就是说怎么一直不见她过来之类的,大家这才明白,敢情这小女孩跟郭书记还是忘年交呢。

    总之,一顿饭下来各有所得,尤其是荆紫菱领悟得更多,就在陈太忠将她送到家门口地时候,她悄声地问了,“太忠哥,碧涛那边你让电业局的停工,是不是跟你要搞的这个小水电有关?”

    天才美少女的名头真的不是盖的,这关联想像能力,远远出旁人。

    陈太忠犹豫一下,侧头看看一边的吕鹏,“老吕,你开着车去招待所住吧,我再跟她聊一阵,晚上不用等我了。”

    他不想瞒着荆紫菱,当然,他也不想去什么招待所住,哪怕是招待大校的房间,哥们儿在紫竹苑有别墅呢。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期限十天

    荆紫菱听陈太忠说了原委之后,犹豫一下话了,“既然蒙艺可能有意对付夏言冰,为什么不直接收集他的贪污受贿的证据,而要让你这么搞呢?”

    谁知道呢?陈太忠刚要这么答她,猛地脑中灵光一闪,“现在夏言冰蹦的这么欢,要是真的正式查他,别人肯定会想,这是有人故意陷害的吧?搁在平时也就算了,眼下这么做,刁难的痕迹太明显,不但太容易得罪人了,也容易弄巧成拙,而且,这手段有点低下,不合老蒙的身份吧?”

    蒙艺和黄老不合的因果,陈太忠并没有告诉她,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一点,如非必要,还是不要到处嚷嚷了吧?

    可是荆紫菱又岂是那么好糊弄的?她略一琢磨,就反应了过来,“敢情,蒙艺不想让这个电业局长当副省长啊?那我的碧涛,能不能找找凤凰电业局的麻烦呢?这也算配合你工作了。”

    不要了吧?陈太忠刚想拒绝,却见天才美少女眼中冒着兴奋地光芒,略略犹豫一下,才话了,“你打算怎么找电业局的麻烦?”

    “他们施工本来就不是很规范嘛,”别说,荆紫菱脑子里还真装着点东西,而且虽然不在凤凰,但是对碧涛的现状也很清楚,“虽然地埋出口、直瓶绕线都很规范,可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毛病很多,经常有大量的不规范施工。”

    这倒也是惯例了,电业局的这些施工队在人能看得到地地方,做得确实相当不错,相关的设施一点都不缺,施工工艺也没问题,那是在向用户现实:你看,我们这正规地就是正规的,虽然收费高一点,但是绝对比那些野鸡班子的施工队强太多了。

    相对多收取出来的费用,这点小小的设备钱和人工费实在不值得一提,用来彰显正牌地施工队很划算。

    但是在那些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说~井、地沟,那就没必要那么认真了,谁会钻到下面看呢?荆紫菱也是听说,一期工程地时候,那些施工队干的活,邢建中又特意找了电工去返工。

    “这个嘛……”陈太忠犹豫一下,摇摇头,“算了,你们的生产也离不开电业局的支持,我对付他们就行了,你还是不用出面了。”

    “我当然不出面,但是可以让别人帮我出面啊,”荆紫菱笑吟吟地看着他,“比如说朱月华啦,唐亦萱啦什么的……”

    招商办业务二科朱月华的老公在碧涛任会计,而唐亦萱又跟她交好,所以她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阵苦笑,看她跃跃欲试地样子,也知道劝说无用,好半天头,“那这样好了,你真想搞的话,那就小心一点,别让人猜出是你或者邢建中授意地,官场里有些人吃了你的亏,恨不得记大半辈子。”

    说到这里,他就下意识地想到了老那书记和李毅光地恩怨,那可不就是典型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陈太忠脑中隐隐闪过一丝灵感,可是再去用心捕捉地时候,却已不见了踪迹。

    他正苦苦琢磨呢,只听得荆紫菱讶然问,“不至于吧?他们做得不好,碧涛反应一下情况,他们就能记恨大半辈子?心眼这么小的人,怎么当官啊?”

    “记你半辈子是必须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懂了吧?告诉你,你敢挑衅电业局的权威,那就是刺儿头,不收拾你收拾谁,而且还要一路收拾下去,杀鸡给猴看,省得别人再生出异心来。”

    他这话确实是实情,但是也不免带了几分恐吓之意,谁想荆紫菱脑瓜不是一般地聪明,马上就品出了味道,笑着答他,“对别人,他们也许是这样,对碧涛,怕是他们还没那个胆子吧?”

    “唉,不跟你说了,”陈太忠转身就走,心说这小丫头不好蒙呢,不过她这么不管不顾地掺乎进来,好是不好呢?

    这件事,似乎有失控的危险啊……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却是自来水公司的老总刘彬打过来的,“是科委陈主任吧?我是刘彬啊,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秦小方应允了赵如山之后,本待直接联系一下刘彬的,想一想这么做还不妥,少不得先打个电话给市政府秘书长景静砾,自来水公司是市里的企业,虽然也接受水利局的部分管理,但是打招呼还是找市里妥一点。

    做为段卫华手下的大将,景静砾哪里会搭理秦书记?嗯嗯啊啊地应付了几句挂了电话,又跟段市长请示一下,于是一个电话打给刘彬,“刘经理,电业局的供水管道……你们必须尽快修复啊,人家把状都告到我这儿了,你知道不知道搞得我很被动?”

    “这个……”刘彬有点傻眼,他可是从没想到景静~会这么声色俱厉地呵斥自己,刚要开口辩解,谁想景秘书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不要这个那个的,我不听你的解释,我看的是结果,必须尽快修复,十天之内……必须搞好。”

    “十……十天?”刘彬听得登时傻眼,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是自来水供水啊,别说停十天,就是停五天,怕是电业局的人也打上门来了。

    “嗯,十天,”景秘书长地语气有一点点缓和,换了一种语重心长的口气来说,“我知道同志们工作很辛苦,但是十天之内必须接通,这是个态度问题,哪怕是短暂接通一阵……起码证明你们努力了嘛,不要让我太为难啊。”

    刘彬就算脑瓜再不够用,也听出景静砾是什么意思了,只要第十天能接通,我根本不管你前九天,然后你第十一天再断,我也不会说你。

    跟着陈太忠办事,果然痛快啊,虽然是被景静~训了一顿,可刘总心里这份熨帖,简直不用说了,不过,他心里还是存了点疑虑:难道说景秘书长也看着赵如山不顺眼?

    这可是他想歪了,拿主意的根本就不是景静~,依着景秘书长的本意,这个电话都不用打的,等秦小方再问起来——呀,政府工作太多,我忘记了,啧啧,瞧我这脑子。

    可是段卫华一听这件事,琢磨一下,就吩咐景静砾暗示一下刘彬,能拖多久算多久,“这个赵如山也太不成样子了,小陈这么做,没准是接受了什么信号。

    ”

    其实他的吩咐跟信号什么地无关,陈太忠现在是他自己的人了,有什么行动他当然要出面维护。

    而且,更重要地一点是,此事若是搞大,没准就引出夏言冰来了,若是夏局长跟陈太忠真的对掐起来,还怕蒙艺不肯出头吗?

    蒙艺一出头,夏言冰那边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章尧东绝对不是善~,这样借力力的好机会又怎么可能忽视了?

    一旦章书记能上位,这凤凰市难免又要是一番景象了,这种情况,段卫华怎么可能算不出来?所以他的想法就是——停水吧,停得越久越好。

    甚至他隐隐有一种猜测,陈太忠这么没命地折腾,是不是得了蒙艺什么授意呢?

    总之一句话,就算他没什么期望,就算陈太忠也不是他地人,只冲着这电话是秦小方打来的,段卫华也不会让他轻松得意——你当年不是还想架空我地吗?

    刘彬得了这样的授意,肯定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电业局的宿舍里,这日子就难熬了,吃的水还好说,辛苦一点拎着水桶回来就成了,可是下水是个大问题啊。

    所以,电业局的宿舍区越来越臭了,尤其是局长楼所在的宿舍区,离电业局比较远,不像离得近地那个宿舍区,还能去局本部解决生理需求。

    赵如山托了许多人来关说,却也不得要领,实在没办法了,又找到了秦小方,“秦书记,自来水还是不给我们供水啊。”

    秦小方一听,心说该走的场面我走到了,刘彬你有点太不给我面子了,说得一个电话直接找到了刘彬,“小刘,你这管道还有几天才能检修好啊?电业局那边可是都打算打机井了。”

    刘彬一听,就有点坐蜡了,秦书记地厉害,他是相当清楚的,可是他总不能说这是景静砾要我这么干地——如此行事的话,他只会同时得罪两方。

    这种情况下,听一听陈太忠地意见就很有必要了,他本想要周国栋代自己转述,只不过周主任念在老刘支持自己支持得义无反顾的份儿上,直接把陈太忠的电话报了出来,“……就这个号码,你打给他就行了,就说是我让你找他的,毕竟,你掌握了第一手材料不是?”

    这是老周替我引见陈太忠呢,刘彬当然知道这话的意思,“国栋,咱弟兄俩,那就啥话都不说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