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敢情这三位争夺副省长的人选,跟哥们儿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啊。

    甚至,第四位可能的人选,素波市市长赵喜才,跟他也有些说不清的瓜葛,不过,人家虽然同他不对付,却也没可能跟他沾边——都是蒙艺的人,不需要他帮忙,他也不合适去害人。

    当然,就算赵喜才不是蒙老板的人,陈太忠也不会去专门动此人,他已经卷入三个准副省长的大战中,还有一个许绍辉虎视眈眈地盯着蔡莉的位子,这局面已经刺激到不能再刺激了,他哪里可能再去招惹什么人?

    周一例会开毕,由于有陈太忠的提议,腾建华轻松地获得了一些资金,文海答应从科委大厦筹建处拨三十万过来,邱朝晖应承了十万,梁志刚手笔也不小,拨了三十万过来——这个财政年度快到了,他手里只说火炬计划就还有三百多万没花出去,大方一点也无妨,反正有这么个支援,来年星火计划的拨款到位,腾建华也不能不投桃报李不是?

    这就是所谓的良性循环,穷折腾穷折腾,越穷越折腾,眼下科委四处来钱,自然就不一样了,腾建华虽然现在穷得叮当乱响,可来年手上的钱也是可期的,谁又会捂着自己的口袋一毛不拔?招惹这么一支潜力股?

    倒是孙小金谨慎地提出,现在跟电业局的关系有点那啥,咱们是不是要适当考虑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结果还没等陈太忠言,戏曼丽主任先开口了,“我支持陈主任的意见,这也是为科委开拓新的财源。”

    邱朝晖马上跟进,他不但跟陈太忠关系好,跟戏主任也是旧识,所以这建议提得略略更过了一点,“这个项目,我觉得完全可行,要是没人负责,戏主任可以负责。”

    文海想的却是别的,戏曼丽一旦伸手,估计就将“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纳入怀中了——这个检测也肯定要归到这个办公室负责的。

    “跟电业局地关系,还是协调为主的好,”他地话刚说了一半,就现大家看着他的眼神都是怪怪地,于是轻咳一声,“电力设备的检测,是必须的,不过没必要纳入检测办,一样一样地检测,也有故意刁难人的嫌,毕竟电力系统是有自己的审核机构的。”

    “文主任的意思,是让电业局定期缴纳一定地费用,咱们抽查就行了?”屈义山脑瓜挺好,一下就品出了这个建议味道。

    “没错,”文海笑着点点头,心里这个感激,那就不用提了,小屈是个好同志啊。

    邱朝晖哪里看不出文海的那点小心思?有心点破吧,想着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太剑拔弩张的话,未免有点不够和谐。

    一时间,现场就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大家都知道,看陈太忠不依不饶的架势,估计是不会满足这样中性的、和稀泥地建议。

    可是,文海的建议却是操作性最强的,这就相当于每年或者每季度,科委跟电业局勒索一笔钱过来,抽查无非也就是走走场面,错非不得已,科委不会下太大的力道去检测。

    没办法,电业局的强势已经是深入人心了,而且短期内看不出有任何的改变,陈太忠在的话,吃定电业局没问题,但是陈太忠不在了呢?到那时候,科委的其他人,没准就要面临电业局的强力反弹了。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猜得出来,陈主任不会在科委呆很长时间,可能一两年,最迟不可能过三年,党校文凭到手,陈主任必定是要高升地。

    所以,就算邱朝晖很不情愿文海牢牢地把握着检测办,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建议对大家都有好处。

    戏曼丽是女人,按说反应是该慢一点,可是这件事里涉及了她的利益和权力,她自然也想到了文主任这么说地缘故,不过,由于邱主任已经提了她的名,她也不方便说什么。

    听得大家都没说话,埋头记录地李健终于抬起头来,扫一眼各位领导,咳嗽一声,“我说一下我的看法,文主任地建议很好,但是现在,应该先对电业局做出严格要求,等他们愿意配合了,咱们再适当地放松要求也不迟。”

    这是对这个和稀泥的建议再次地和稀泥,不过,陈太忠倒是觉得法子不错,他现在要敲打电业局只是出于义愤和自己有某些目的,并不代表以后也会抓着不放——他还没那么无聊呢。

    既然你们不想多要,嫌钱咬手,那我也懒得固执己见了,哥们儿不搞一言堂,说不得他看看戏曼丽,“戏主任你看这个建议怎么样?”

    戏主任一听,心知陈太忠大概已经打算把这个项目交给自己了,那她的目的就达到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说不得点点头,“我认为……这个折中的法子很不错。

    ”

    文海见陈太忠问戏曼丽了,就担心这个检测办要交出去,于是笑着点点头,“那这个项目就由戏主任盯着好了,大家都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你的,就像大家支持腾主任负责的星火计划一样。”

    腾建华脑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他心里正感激别人的支持呢,听到这话忙不迭点头,“文主任说得没错,戏主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梁志刚见状,也谨慎地表态了,反正这次是陈太忠要搞电业局,大家跟着陈主任的脚步走,那绝对不会错,于是,议题通过……

    反正,科委现在都有了传统了,只要有陈太忠在场,例会必定是和谐无比,不过很遗憾,开完会之后,陈主任就又要走了,还是去素波,因为英国的最后一笔投资到账日期已经明确,他必须去素波处理一下相关事宜了。

    事实上,他本来是不想走得这么干脆的,毕竟电业局这档子事儿还没处理完,玩黑的他倒是不怕什么,可是场面上的事情也得走到不是?

    眼下科委领导层对此事达成了一致的认识,大家又都表示不会坐视,那么现在离开倒也没什么可惦记的了,想到这个

    不住侧头看一眼孙小金——这家伙在会上一开始置是个什么用意呢?

    仿佛是一直在等他这一眼一般,他侧头的时候,孙小金正盯着他,见他看自己,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线,那是很隐秘地笑意。

    唉,这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陈太忠心里就断定了几分,孙书记看似是提出置,估计也是想帮自己将此事尽快过了会,如此一来,就不是他自己地主张而是整个科委班子的意图了。

    就是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卖力地帮我?他可是不知道,孙书记因为轻慢了胜利机器厂地副厂长宿兴华,一直担心陈主任记恨在心呢——得不说,陈太忠现在被很多人钦佩,但同时也被妖魔化得很厉害。

    搁下这份纠结,陈太忠再次上路了,不过这次他还带了建福公司的总经理吕鹏——素波的事情,可是不止一件半件。

    省科委副主任关正实已经得了消息,也没在办公室等着,而是早早地来到素凤一级路的路口等着,见陈太忠的林肯车驶来,忙不迭伸手相召。

    眼下已经是深秋了,天还挺阴沉,空气也相当潮湿,阴冷阴冷的,陈太忠见这么一个副厅站在路边等自己,心里也禁不住有点感慨:所谓年纪、学识甚至级别,在官场中都不是具有决定意义的,最关键地,还是要看你自己的实力啊。

    关主任已经给陈太忠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却是着实有点神奇,居然是省军区干休所的招待所——他妻子的侄儿在干休所负责后勤的。

    这个招待所是由几排平房组成,中间有回廊,只看整体格局就知道是那种很老的建筑,不过房屋看起来就很结实。

    “军队禁止经商了,所以八一宾馆也划出去了,”关正实笑着解释,八一宾馆就是省军区地招待宾馆,软件和硬件都是数得着的,“不过,这个招待所也很不错,刚装修了的……最重要的是,这里很安全。”

    打开房间一看,里面还真的装得不错,赶得上普通的四星级宾馆了,关主任为陈太忠准备的是一个套间,至于吕鹏,那只能克服困难住个标间了,没办法,陈太忠住的那种套间只有两套,专门招待大校以上级别的。

    关正实的侄儿看起来三十多了,也是个两毛二,简单介绍完之后,随手递给他一个塑料卡,“这是通行证,五天地,近期不会有领导来,不过……姑父,这儿老干部多,你们最好少带闲人进来。”

    陈太忠看得暗暗点头,部队果然还是有点部队的样子,不管社会上地风气如何变幻,在军队里总是有点东西需要注意的。

    “知道了,你忙去吧,”关正实地脸微微有点红,事实上,他选择这个地方主要是因为安全,这“安全”两字何解,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不过,被自己爱人的侄儿说破,难免还是让他有点尴尬,文化人地事情,很多都是做得说不得的。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关正实的期待

    问明了吕鹏的身份之后,关正实就少了一分忌讳,坐在房间里聊起了省科委最近的动向。

    董祥麟现在已经解除了双规,现在就是被监视居住,下一步估计也要慢慢地放开,不过大家都知道,此人大势已去,据传,他在里面很是咬了一些东西出来,这次能出来还是靠着陈洁出头。

    陈省长是送他进去的,现在又保他出来,说穿了还是她太好面子,素波科委的方休已经判刑了,要是省科委董祥麟也彻底倒下,她脸上还真的挂不住,再说了,董主任以前对她还算恭敬,这次虽然错得很离谱,但是把人双开甚至判刑的话,陈洁的心里还真的有点不忍。

    当然,经过这一番折腾,董祥麟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侥幸心理了,这次飞来的横祸,将他的家财折腾得七七八八了,而且可以想像,在不久的将来他还得不住地花钱,到现在他倒是拼命地想办提前病退了,然而,这已经是一种奢望了,党纪国法可不是儿戏,撑过这一轮再说退不退吧。

    董祥麟腾出的位子,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现在是个够份量地就知道,科委下一步要大热了,于是对这个位子垂涎的人越地多了。

    按照陈洁地本意,是想将林业厅的党组书记李无锋调过来地,不过,搁在以前的科委还可以想一想,眼下却是不方便动了,盯着的人太多了,而李无锋已经五十六岁了,不但是跨了系统的调动,而且李书记的年纪也有点偏大了,这样的调动,很容易让别人歪嘴。

    所以,陈省长的意思就是从科委内部提拔一个人起来,她是个不怎么强势地领导,但是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看得很死,科委要红火了,她当然不能容忍别人来摘桃子。

    董祥麟在家呆着,眼下省科委的工作,是陈洁亲自代为主持的,科委几个副主任最近在陈省长面前走动得很勤,但是她迟迟不肯吐露口风。

    以一个副省长的身份,亲自主持一个厅级单位的日常工作,传出去也有点好笑,不过她没办法指定人主持工作,通常来说,主持工作的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地可能性会被扶正——她跟这些副主任没有走得特别近的。

    而且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最近全国各省的科委,有意来天南取经的相当不少,这个节骨眼上,董祥麟掉了链子,陈洁可是不想再出事了,自己主持一下,能将利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关正实已经得了陈洁的授意:你要是把凤凰那三千万顺利地拿过来,事情办好了,我也可以考虑给你加加担子。

    这就是陈省长对关主任的抬举了,说起来还是他不但当时输诚得比较早,更是急陈省长所急,变着法儿地弄了点钱来表忠心,这种用实际行动来说话的态度,真的很得陈洁的赞许。

    事实上,关正实心里很清楚,陈洁之所以这么表态,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陈太忠跟自己地私交不错

    不但是凤凰科委的奇迹创造者、实际掌舵者,身后第一人在撑腰。

    陈洁容不得别人向自己地地盘伸手,但是以科委眼下的行情,外人要强行插手,她能不能护得住也是个问题,要是能得到蒙老板地支持,那肯定就不一样了——当然,蒙老板要是想插手,她也是毫无抗拒之力的。

    蒙艺不插手地话,有陈太忠的支持,关正实相信自己能琢磨一下那个正职的位子的,若是蒙艺插手,自己也是陈洁手里一个不错的棋子。

    是的,他很听话,跟蒙书记也搭得上边,那外来的正职若是不好好配合的话,陈省长在科委的各项分管工作上,也是能给自己加一加担子,想必蒙艺也不能为此说什么——如此一来,陈洁还是能将科委的大部分职能抓在她自己手里。

    说穿了,谁也不希望手里的权力外流不是?科委这个馅饼来得太大也太突然,但是陈省长维护的决心也是很大的,要不然估计轮不到关正实瞎琢磨。

    “然后让你主持工作?”陈太忠很愕然地看着他,“你好像是第三副主任吧?”

    “关键是只有我跟你关系好啊,”关正实笑嘻嘻地回答,一点也没觉得脸红,这倒不是他脸皮厚,实在是陈太忠的能量太大了,很容易就让人忘记了此人仅仅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前面那俩,都是跟董主任关系好。”

    这也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想当年陈太忠大闹省科委的时候,就是关主任的态度还比较中正客观,只是当时是一边倒的局面,他也不好跳出来公然挺陈,同所有人作对。

    而眼下陈洁所想的,不外是两件事,一个是护住她的地盘,另一个则是维系好跟凤凰科委尤其是跟陈太忠的关系,就算不考虑蒙艺的因素,跟凤凰科委搞好关系也是非常有必要的——那是部里竖立的典型啊。

    “这么想来,我觉得这个科委主任,简直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关老板,到时候记得请客哦。”

    “哪里,八字儿没一撇呢,”关正实笑嘻嘻地连连摇手,犹豫一下又将陈太忠一军,“要是太忠你跟蒙老板提一下,那就差不多了。”

    “你觉得我有那份量吗?”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人家老蒙能听我这么一个小卒子的话?而且,你就没考虑,陈洁又会怎么想你?”

    “那倒是,”关正实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相当地不以为然,只要你肯帮着说话,蒙老板又不是不会做事地人,只要认可陈洁的人选就行了嘛……这么操作,陈省长心里又怎么会不满?

    不过,向蒙老板提名,和要求蒙老板怎么配合,这难度显然大不一样,关主任也没觉得,自己跟陈太忠熟惯到这一步了,心中虽有不甘,不过也实在无法张口了。

    “等个一天两天,跟我一起去见见陈省长吧?”他扯开了话题,“明天我一大早就去约她,这个人情,你直接送给她比较好一点。”

    “唉,咱俩办了就完了嘛,”陈太忠很随意地答一句,“我来素波还有别地事儿呢,回头有空了再去拜会她吧。”

    “哎,别啊,”关正实一口就拦住了,想一想自己这番心思迟早被人看破,也不藏着掖着了,“你去见陈省长,那是她跟你协商成功的,功劳是记在她身上地,做领导的,可是都喜欢讲究个名分……至于我,那不过是比较受陈省长信赖而已,这件事不是我促成的,你明白不?”

    啧,敢情还有这么个说道啊,陈太忠终于是笑着点点头,一时间又对关正实增加了不少好感,人家肯掏心窝子这么说话,那也是不见外了,而且,隐隐还有指点自己的意思。

    “她不怕钱还不上了?”事实上,他还有问。

    “安部长跟她说了点什么,”关正实笑嘻嘻地答她,陈洁以前不想沾手,确实是有怕钱还不上的缘故,陈某人又是出名的能折腾,“反正现在她不怕了,还指示我,将来部里和省里的钱到了,要优先考虑偿还你地钱。

    ”

    哦,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他刚才的惑不过是没想到而已,事实上,他并不缺乏举一反三的能力,很显然,陈洁那么跟关正实说话,已经是在暗示要将借到这笔钱的功劳揽到她自己身上了,关正实不过是领悟了领导的意图而已。

    然而,他还是看轻了陈洁的用心,陈省长的目地并不仅仅是揽功,她还要借此向大家表示,她跟凤凰科委相当熟稔,根本不是别人说的她分管的省科委一直在打压凤凰——说句实话,一想到这个,她就想再把董祥麟送进省纪检委:你个混蛋给我带来多大的被动啊。

    “好吧,”想到这里,陈太忠笑着回答,“反正我是听领导的安排,关主任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你少贫两句不行吗?”关正实见他这么说,心里受用,却是不敢真的接这个话头,忙不迭婉拒一下,“行了,不说这个了,快到点钟了,一起吃饭吧?”

    “改天吧,我来还有点其他事要办,”陈太忠一听就有点头疼,心说我还要跟水利厅的人谈事情呢,大家不要再大杂烩坐到一起说事了吧?那样也太被动了。

    “别介啊,”关正实不满意了,“我说太忠,我都跟荆涛联系好了,还有,小紫菱也要来呢,这都快到时间了。”

    荆紫菱吗?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怦然心动,不过转念一想,这个节骨眼上,还是正事要紧,儿女情长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吧。

    “要不这样,我先打个电话,看他们能抽出时间不?”他叹口气,“要是他们那边有时间,关主任,咱们这边还真得推一推了……反正也是外人不是?”

    小紫菱的面子都不顶用了?关正实也只能报之以苦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