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九十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九十章

作者:陈风笑
    小董最近一直忙着那个“域名注册”的活儿,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份干饷,做多做少不过是态度问题,抢注固然很爽,可是抢注的大多数域名,在相当时间内估计是没什么回报的。

    所以,多做一点总是不错的,反正每个人心里多少都有一点阴暗,这活虽然枯燥,但是想想别人将来捶胸顿足的景象,倒也好玩。

    其实,就算小董不忙这个,他也有太多的事情去做,至于说强电施工这种事,他怎么可能知道?跟他擅长的“脏活”根本不搭界的。

    不过,小董的关系网可真不是吹的,就在陈太忠找到他半天之后,他就拿到了一些资料,“陈哥,这可是我想尽办法收集的,不光是从外面打听的,还动了不少兄弟跑工地。”

    “小董你办事,我是放心的,”陈太忠笑嘻嘻地接过资料,顺手摸出一包烟,“行了,犒劳你的,这点资料可是不够,再接再厉。”

    “还能要您的东西?”小董伸去推,谁想伸到半路上,眼睛就直了,“呦,这是……大熊猫?”

    “我出手还能差的?”陈太忠将烟拍到他手上,笑着转身而去,小董现在混的就是面子,这包大熊猫足够那厮显摆了。

    不过,这动作够潇洒了,他心里却是郁闷着呢,又少了一包,“好你个赵如山,哥们儿也让你看看我地出手!”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相于“出手”了,凤凰市电业局三个宿舍区停水了,一开始,电业局的人并没有在意,可是等到大家现,分属不同地段的宿舍区同时停水,就算傻子也知道,这里面有文章。

    行政科地第一时间打电话到自来水公司问询。结果得到地答复是“管道维修”。至于说什么时候能修好。“这可就不一定了。麻烦你跟我们领导打听吧。

    ”

    这就是摆明了。人要卡脖子了。电业局地人整天卡别人脖子。哪里不知道这个?于是电话又打到自来水公司某个副总那里。“我们电业局招惹你们自来水了吗?”

    “这我可不知道。”这位副总早得了消息。登时一推六二五。“检修命令是我们刘老板下地。有本事找他去。别跟我说……”

    行政科地小年轻沉不住气了。查清楚刘彬地电话之后。想也不想就拨了过去。“刘总吗?你好。我是电业局。想问一下今天自来水公司地检修……”

    “你等一下。”刘彬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地话。“请问你是电业局哪位啊?我地电话你是怎么知道地?”

    呀哈?自来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牛了?打电话的这位登时就是一愣,虽然“水老虎电霸王”这称呼存在很久了,但是社会展到现在,有能力有资金打井的单位到处都是,所以电霸王依旧是霸王,可是水老虎最多也不过就是个豹子或者野狗之类的了——没有了垄断,自然就不存在相应地地位。

    所以,这位虽然是行政科的小猫一只,也敢打电话给刘彬,谁想刘总很不客气地反问,他才愕然地反应过来,自己是没资格给刘总打电话的,“我是行政科的小郭……”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那边冷一哼,随即电话中就响起了忙音,刘彬很痛快地挂掉了电话,连理由都懒得说,真的是恢复了几分老虎的霸气。

    小郭愣了半天,才拨通了自己主管领导的电话,由于心里有了怨气,少不添油加醋形容一下自来水公司是如何地欺人太甚。

    行政科科长一听,心里却是明白了几分,人家刘彬不叫真就算了,真要认真的话,自己这个行政科长也搁不到人家眼里,所以犹豫一下,还是汇报了副局长潘金祥,他不想重蹈小科员的覆辙。

    潘局长听了也迷糊着呢,心说这倒是奇怪了,刘彬此人他还是见过几次地,印象中并不是一个很难说话的人,不过,自己的副科长打电话给对方,还是兴师问罪的这种,那是有点级别不对。

    若是我打给你,你总不能再觉得级别不对了吧?潘金祥自认自己是常务副局长,足够对得起那自来水公司总经理了,少不得问了刘彬的电话号码之后,拨了过去。

    “老刘吗?我电业局潘金祥啊,”这口气一听,那就是相当有身份的人在自谦。

    刘彬当然知道这电业局的二号人物,说不得笑嘻嘻地应一声,“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潘局啊,呵呵,咱们有段日没见了啊。”

    “那是,改天有空一起坐坐,”潘金祥笑得有点阴阳怪气,在他看来,自己这个电话打得有点纡尊降贵,当然也就不肯说明具体是哪天需要坐一坐,“对了刘总,我们的宿舍同时断水了,那怎么回事啊?”

    你这是处理问题的态度吗?刘彬听得就有点不爽,按说你该摆酒出来,咱们在席上慢慢谈,现在隔着电话就要说清楚,有点小看人吧?

    就算你今天没空,改个时间也无所谓的嘛,居然用个“改天”俩字儿,这诚意未免太不足了。

    心里有了疙瘩,刘彬就不肯正面答复他了,“原来你问这件事啊,我欠了科委陈主任一点人情……唉,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就招惹人家了?”

    有疙瘩归有疙瘩,他却是不自己担任何一点责任,自来水公司确实是今如昔了,这是不争地事实,傻瓜才肯去硬顶电业局呢。

    事实上,刘彬本不想接这个活,怎奈周国栋跟他关系太铁了,又拍胸脯保证,若是电业局敢找他麻烦,抵挡不住地时候,随时可以找陈太忠火力支持。

    那么,卖那个人王半个人情也是不错的,再说了,自来水公司也沉寂得太久了,适当地威总是不错的。

    “陈太忠?”潘金祥一时就想不明白了,他可是没想到助力车厂那档子事儿上,道理很简单,这些事情电业局的相关部门操作得都很熟练了,下面人汇报地时候,他也就一听而过,怎么可能注意那么多?

    “刘总,你看这样成不成……”潘局长犹豫一下,拿定了主意,“您能不能约一下陈主任,咱三个一起坐一坐,尽快

    情处理了?”

    **你大爷,刘彬气得差一点脏话出口,跟陈太忠就是随时都可以坐一坐,对我就是“改天”,看人下菜也不能太过分吧?

    不过,陈太忠的强势,刘彬也知道得一清二楚,最初地气愤过后,他倒也能理解,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于是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我可不敢去约他,那家伙太不讲道理了,潘局长您还是从根源上处理好吧,到时候我再帮你说说,这样总可以吧?”

    说完这话,他想一想,又有点不甘心,“要不,你找个市领导压一压我,我这边马上给你恢复供水,成不成?”

    潘金祥挂了电话之后,闷闷不乐地琢磨一下,还是想不起到底是哪里惹了陈太忠,不过对于刘彬说的找市领导地建议,他是绝对不会采纳的。

    找市领导那基上就是找死呢,姓刘地这个建议摆明是想坑他,到时候陈太忠一查,哦,是你潘金祥找的市领导,行了小子,我跟你耗上了。

    知道是陈太忠授意停水,潘局长早早就打定主意了,就算电业局局本部停水,他都不会去自来水公司的碴儿,大不了跟赵局长汇报一下,谁想去找死谁去好了。

    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陈太忠,这事儿总说道一下的,至不济也要表明一下态度,把自己摘出去。

    谁想,电话打之后,陈太忠一听是电业局的潘局长,回答得语气相当地冷淡,“坐一坐?没时间,先这样吧,我有事忙着呢……”

    听着电话中传来:“嘟”声,潘局长不怒反喜,成了,我这是表示出善意了,陈太忠不能针对我了吧?至于别人,我管他们是死是活?

    这一夜,电局的几个宿舍区里怨声不断……

    第二天一上班,金祥到了办公室之后,马上安排人查找最近跟科委有关的项目,结果不多时他就找到了原因,大概……是因为电动助力车厂的增容?

    没过多久,赵局长的电话就打到了他桌上,却也是因为宿舍区停水的事情,潘金祥苦笑一声,只能把原委如此这般地一说。

    “那就尽快把那个厂子的手续办了,”赵局长一听是陈太忠这家伙,心说上次因为停电的事情,章尧东都冒火了,这次也别说啥了,赶紧处理吧。

    谁想,联系到助力车厂孔总经理的时候,老孔的回答有点阴阳怪气,“这个费用,我们现在有点紧张,嗯……能不能你们先垫资干着,等工程完了,我们一次性支付了?”

    这个责任有点大,而且要求也太那啥了,不多时,潘金祥就收到了这个答复,心里登时苦笑一声,敢情,还真是因为这个厂子啊?

    这么一来,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垫资干活不是不行,但没有市领导地话,那就只能去请示一把手了。

    潘局长走到赵如山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敲门,就听到赵局长在里面怒吼,“这个陈太忠,到底想干什么?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规则的产生

    凤凰粮贸大厦是粮食局正在兴建的大楼,这个大楼是集办公、餐、住宿与娱乐为一体综合性大楼,目前正在布线阶段。

    负责楼内强电布线的,就是电业局若干支施工队中的一支,粮食局有钱,不在乎这一点半点,而电业局这边也知道粮食局的人是体制内说得上话的,所以双方的配合倒还算愉快。

    这个施工队的头儿,就是赵如山的本家亲戚,一般而言,局里对类似地活儿,都有一定之规的,以免大家相互恶性竞争,导致影响市场行情——像这种肥美的差事,那就是归了赵局长的人来干。

    谁想今天赵老板还没起床,就被自己工人的电话吵醒了,“赵总,麻烦您来一趟吧,科委地人不让咱们施工了。”

    科委什么时候也管起电业局来了?赵老板心里奇怪啊,忙不迭穿上衣服匆匆赶去,粮食局给的钱多,但是工期要求也挺严格,他不能不认真。

    来到施工现场一看,现两个小年轻正在呵斥自己地人,要他们提供电缆、电源箱、开关柜等一系列设备的样品,“你们说句痛快话,给不给提供样品?”

    这边正苦苦哀求说老板没来呢,有人眼尖看到了赵老板,忙不迭挥手,“赵总赵总,在这儿呢,儿呢。”

    赵总身后是赵如山,腰板倒也算扎实,不过混了商场地和混了官场地确实不能比,纵然心里有气,走上前不卑不亢地问了,“怎么回事啊,你们哪个单位地?”

    “科委的,”一个黑瘦的年轻人答话了,他是金程,也就是梁志刚以前的秘书,为人相当机敏,他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有人举报,说你们线路施工中,用的材料可能是假冒地,我们来查一查。”

    “就算我们用的是假材料,轮得到你们科委出头吗?”赵老板一听,登时就火了,这种事是归工商部门或者质监部门管的,退一步讲,哪怕是媒体也行,人家想曝光一些事嘛,可是……这关科委鸟事?

    “轮得到轮不到科委出头,你说了不算,”金程不屑地看他一眼,“我就一句话,你们痛快点,拿出样品,马上停工,要不然后果自负。”

    喝,小子你牛逼大了嘛,赵老板心里不屑地哼一声,不过这事儿来得有点蹊跷,他打算再多问出点东西来,所以倒也没有暴跳如雷,“兄弟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知道不知道我们施工队是电业局的?”

    “我管你们是哪儿的呢?”金程眼一~,“你是赵老板吧?不怕告诉你,我们陈主任说了,先停工,等待我们科委对设备设施进行检验,检结果没得出来之前,不许开工。”

    “这是哪门子规矩啊?”赵老板一听就毛了,禁不住大叫一声,“我干的活,跟你们科委根本不搭界的嘛。

    ”

    “陈主任说了,规矩都是人定的,”金程笑嘻嘻地看着他,倒也不生气,“以前没有这规矩,但是现在有了。”

    “乱弹琴,”赵老板信手一挥,不再看他,而是面对自己的工程人员,“不要理他们,接着干,科委没这职能。”

    “有胆你就

    ,”金程一点都不在,脸上依旧笑嘻嘻的,“:是打到了,出什么事儿你也别怪我了。”

    赵老板当然不是意气用事之辈,听了这话,肯定不敢马上接着干,不过心中地火气,实在是无法遏制了,“这位兄弟,你到底想说什么,麻烦你说得清楚一点。”

    “没什么,以后电业局的设备设施检验的活儿,科委包了,”金程冷笑一声,不管不顾地转身向外走,“不服气的话,你就开工试试嘛。”

    “开工,”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赵老板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挑衅了,转头对着自己的工人吩咐,“我倒是不信了,这还是不是**的天下了。”

    他这话是没错的,但是很遗憾,在对电动助力车厂的一次又一次地盘剥中,电业局的人也没考虑是不是**的天下,他们看到的,只是手上的权力能带来地收益。

    他的话音未落,前一道影子闪过,大家仔细一看,却是粮食局地副局长、粮贸大厦的筹建处李主任,“老赵你先歇着,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命呢,你知道陈太忠是什么人吗?”

    赵老板还真不知道陈太,略略一问之后,登时就冒出一头地冷汗,“这这这、这还是**的干部吗?李局你这……”

    “有本事你当他地面儿说去,”李局长一听这话,登时吓得脸色刷白,紧张地四下看看,才低声斥责对方。

    粮食系统地道陈太忠在官场上的厉害,蒙艺视察“太忠库”那次,就是来参加粮食系统的大会的时候,顺便去的。

    “老赵,也别怪我对你不气,工必须停,工期还不能延期,”李局长脸一绷,“你们跟科委的事情,自己解决去……劝你一句,千万别逞强。”

    “不至于这吧?”赵老板也有点恼了,一直以来,李局长对他还是比较客气的,虽然做为出钱的甲方,偶尔是要绷一绷脸,但是也比较忌惮他身后的赵如山,对他的态度比对其他施工队地态度强不少。

    “反正话我已经到了,听不听在你,”李局长转身扬长而去,他可不想再跟这家伙说下去了,万一让陈太忠误会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同样的场景,还在不同的场合中上演。

    不多时赵如山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大怒——姓陈的你这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赵局长对陈太忠也相当地忌惮,但是电力系统是垂管单位,不归凤凰市管,在他认为占了理的时候,当然不介意狠狠地告陈太忠一状。

    于是,他一面命令潘金祥完善电动助力车厂的手续,收不到钱也要开工,另一面却是气哼哼地找到了段卫华告状。

    “这个陈太忠,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他凭什么能有执法权?”赵如山坐在段市长地办公室里,义愤填膺,“凤凰市还是在**的领导之下吗?他这是土匪、是黑社会作风,我强烈要求市里对他做出惩处,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

    哼,你怎么不去找秦小方告状,你俩不是关系好吗?段卫华心里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哦,这件事的起因你清楚吗?”

    “无非就是那个电动助力车厂……”赵如山不认为电业局在这上面做得有什么不妥,反正,就算有不妥,也远远达不到陈太忠这种跋扈的地步,说不得就将因果说了一遍。

    到最后,他方才做出了总结,“……就算有什么沟通不畅的,不能好好说吗?纯粹是土匪,还要自来水公司停我们的水……”

    “这个,我的意见,还是你们好好沟通一下,干工作,不能带着情绪嘛,”段卫华不动声色地和稀泥,“你要是真的认为他这么做是违纪了,可以向秦书记反应嘛。”

    这话就是说了,你平常不知道登我的门儿,现在可好了,有问题知道找我了?对不起,爷不伺候你。

    秦小方?赵如山听得心里就是一阵苦笑,他在来之前就给秦书记打电话了,谁想秦书记一听事情涉及到科委,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你招惹陈太忠了吧?老赵我不是说你,你招惹谁不行呢?自来水公司地事儿,我能帮你说说,也未必管用,其他的事情……好跟他沟通一下吧。”

    秦小方倒是不怕应承下来自来水公司的事儿,他和陈太忠之间,有个唐亦萱做缓冲,陈某人就算再操蛋,唐姐的面子也是不能不卖的,但是秦书记也无意涉足太深,官场里行事讲个度,适可而止才是最好的,过分强求难免就是自取其辱了。

    不过这赵如山也真是大能,最后居然找到了警察局副局长刘东凯,刘局长有亲戚在省里靠着接电力局的工程挣钱,在凤凰这一块儿也赚了不少,实在不能见死不救——要不然下面的工程好不好干,那就真的难说了。

    于是,刘东凯硬着头皮找到了陈太忠,中午时分两人坐在仙客来的包间聊天,蔡德富在一边作陪,蔡老板跟刘局长关系不错,这也算是个帮忙关说地意思——凤凰市真的不大。

    “太忠,你这么做不合规矩啊,”刘东凯倒是有啥说啥,“科委的职能里,就没有强行检查电力系统设备这一项,传出去的话,很容易被人诟病啊,对你的前途也不好。”

    “规矩是人立地嘛,以前没有,现在有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有规矩说,增容费和设备费都要让我们出,而且厂内线路不让电力局的干,就不许挂网……这个规矩有吗?”

    “唉,你就别叫这个真了,”刘东凯叹一口气,“这已经成了行业规矩了,我可以帮你跟他们协商,科委例外,行不行?”

    “行业规矩,也总是由人来开始执行地不是?”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他,“从今天开始,这就是我们科委的行业规矩了!”

    关于这一点,他想得很明白,你拿潜规则来对付我?成啊,哥们儿现在强势,也给你定个潜规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