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建福公司”的取名,是取了“减负”的谐音,又有为农民建立福利的意思,这是杨华的建议,任娇觉得不错,就拿来用了,反正这年头做事,扯些大旗做幌子总是不错的,有需要的话也便于宣传。

    杨华和吕鹏还真是两个不错的人选,吕鹏跟哥哥做生意有些年头了,这个公司的注册就是他一手包办的,不但度快花钱省,甚至连很多细节都想到了。

    比如说,陈太忠有意将注册资金做成五千万——毕竟是跟水利厅合作,钱少也容易让人歪嘴不是?不过吕总坚决不同意,说这么大的注册资金,太容易招来工商税务之类的关注了,“五十万就够了,账面上有钱就成,这年头只要你有关系,注册资金算多大点儿事啊?”

    陈太忠觉得这钱有点太少了,心说这点钱怕是还顶不上水利厅处级以上干部十分之一的入股呢,谁想吕鹏振振有词,“真的需要增资的话,再增资好了,现在又何必搞那么大盘子?”

    于是,做为折中结果,建福公司不过才一百万的注册资产,而且吕鹏将公司经营项目设得乱七八糟什么都有,除了那些需要专营的有色金属、木材和粮食等项目没有外,根本就是大杂烩。

    很难想象,副食品批和山设备经销,会成为同一个公司的经营项目,但是“建福”做到了,用总经理的话来说,就是要乱,别人才会一开始不会放在心上。

    杨华也不是单的人物,他憋了十天,弄出一个《开展农村工作重点注意事项及应对方案》来,不愧是国企工作过地人,只看文章标题,就有着浓浓的官样文章味道。

    不过杨村长这篇文章,也是相当简单的,将在农村展农电可能遭遇到地问题,想了个**不离十,比如说村霸,比如说招惹到的既得利益者,农民欠费,甚至……他想到了怎样应对偷割电缆卖钱的家伙。

    连吕鹏都相当地赞这篇厚达十来页a4纸地方案书,“老天,杨总这是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搁给一个根本不熟悉农村工作的城里小孩儿,拿着这个,也能把工作干好啊。”

    “我可不会有‘教会徒弟饿死傅’那种狭隘地心胸。”杨华洋洋得意地回答。当然。这话没准正表示了他在乎此事。谁得清楚呢?毕竟这年头惯于剽窃地实在太多了。连视面子为生命地文人都不忌此恶行。又遑论他人?

    还好。他接下来地解释。证明他确实不意此事。不过那却是别有缘故地。“没有经过实践检验。懂得再多也没用。‘知易行难’是很正常地。从古到今描写官场地地人也不少。你以为他们都能用到实践中吗?”

    “只有真正地痛过。才能领会其中到这里。杨副总经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苦笑了起来。“反正我认为。没人能随随便便地成功。”

    甚至。在杨华地建议下。建福公司办公场地都不是那么奢华。只有一个会客厅装修了一下。整个公司就是楼下两间门面房。楼上一间办公室。一间财务室。一间会客室。十足地小公司模样。布局跟科委在凤凰大学门口那个点儿差不多。

    吕鹏对他这个建议也是大赞赏。“咱就是要悄悄地搞。打枪地不要。要是能低调个十年二十年地才好。”

    这两位一腔心血全花在公司上了。只有法人代:没啥事。整天搬个椅子坐在门口晒太阳。顺便就兼了门房地差事。

    陈太忠到公司现场转转,吕鹏和杨华就迎了上来,“陈主任,咱们这准备也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开始动手啊?”

    “过两天吧,”陈太忠沉吟一下,笑着摇摇头,“我还有点别的考虑,时机成熟了就带老吕去趟素波,人都招齐了吗?”

    “齐了,”吕鹏笑着点点头,这个公司其实要不了多少人,除了办公室和财务一块,其他地就是工程部门,两个电工,四五个混混兼职,剩下的就全是临时找来的农民工,那是要多不正式有多不正式。

    “那些农民工怎么安置的?”陈太忠有点不放心,几个骨干那都好说,会计是凤凰水利局局长何鸿举的堂妹,出纳是红山区委书记王小虎连襟的弟媳,两个电工也都是一个月收入上千的高工资,不过将来干活的,大多还是那些农民工。

    “后面给他们找了个小院住下了,这是我跟老杨商量好的,”吕鹏笑着回答,对这些农民工管吃管住,日工资三十,没活干的时候没钱。

    对于来城里打工的这些人的心理,杨华是很清楚的,日工资三十绝对不算低,而且人家离了家就为家里省出了一份口粮,平时管吃管住就足矣了,这样还能最大程度地降低公司运营成本。

    “尽快让他们上手吧,”陈太忠琢磨一下,笑着点点头,“就算电网没活,我可以去电信局要一点活嘛,正好也能补贴一点公司的收入。”

    在他看来,强电和弱电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既然有了这么个公司,那就是要多接活,“回头我跟电动助力车厂的老李说一说,看看厂区的建设有没有电力口的工程。”

    助力车厂现在是两条腿走路,一边在加快厂区建设,一边却是加大产品开力度,李天锋忙得脚不沾地,不过听说比自己还忙的陈主任来了,李厂长还是跑过来汇报工作。

    陈太忠随便地嗯嗯两声,“这个孔总经理哪儿去了?”

    人事处的孔处长才是电动助车厂的一把手,不过李天锋是市里点名的生产厂长,又得到了陈太忠地大力支持,手上还有电动助力车的设计资料,在厂里基本上也能做了八成的主。

    “孔总忙着搞基建呢,”李厂长回答他,“再有几天样车就出来了,努努力地话,十二月底一期工程就能投产了,月产量是五千到六千辆,不过……”

    “嗯?”陈

    头看他一眼,“不过什么?”

    “不过我不想用凤凰电机厂的电机,”李无锋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你答应过我的,陈主任,我听说你家是电机厂地?”

    “好就用,不好就用嘛,”陈太忠白他一眼,心说这家伙真是个死脑筋,“凤凰电机也是曾经的名牌,又是咱们市里的企业,该支持地时候就要支持,市里支持我们兼并凤凰自行车厂的时候,也不见你反对,要学会从全盘考虑啊……李厂长!”

    眼见对方的眼色变得刷白,他又随意地笑笑,“不过,他们的不好就不用,你也不用考虑我地面子……大不了多测试几次,也能帮着凤凰电机厂提高产品品质。”

    “多测试几次倒是没问题,”李天锋心里也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人家电机厂出来的产品若是合格,他真是出于成见不想用的话,别说陈太忠了,怕是连市里也不会答应,“反正我就认您的老爹了,听说他承包了一个车间?”

    这家伙倒也不一窍不通,陈太忠心里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你悄声做事就行了嘛,怎么能把话这么说出来呢?境界还是不够啊,这个话题不能接着谈了——当然,这是无声的默许,相信老李不会笨得连这个也听不出来吧?

    “产品研上,一定要舍得入,”他说起了别地,换给别人他是断不肯这么说的,可是对李天锋这死脑筋,却是没必要防范那么多,“技术人员地待遇也要跟上。

    ”

    李厂长正忙迭地点头,陈太忠却是又想起了此人的儿子,他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份图纸,李家父子反目成仇,“你儿子跟你地关系改善了一点没有?”

    这就是用人的技巧了,你将自己属地事情记得清楚,对方心里肯定会有被重视的感觉,就比较容易掌控——这还是吴言教他的,是的,吴书记是个强势的人,但并不是一个不会关心人的人,事实上,她性格中并不缺少女性应有的细腻。

    “好多了,”李天锋笑着,现在的助力车厂虽然正在筹建中,但是连自行车厂的员工都听说了,这次科委对助力车厂的投资将要过一个亿……一个亿啊,那是怎样大的手笔?

    而且,虽然科委的孔处长虽是总经理兼筹建处处长,不过李天锋在厂里基本上也是说一不二,虽然大家都知道,李厂长被明确不许干涉销售,可眼下正是筹建期间,是花钱的时候,所以他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陈主任,”李天锋欲言又止,犹豫半才:话,“我想让我儿子……也进厂。”

    切,你也不是一尘不染的嘛,陈太忠心里哼一声,不过这个也不是不能考虑,于是点点头,“走正常程序吧,同等情况下照顾,明白吗?”

    “这个我清楚,”李天锋激动地点点头,他是受不了别人戳脊梁骨的,眼下得到了陈主任的默许,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你们想歪嘴,去找陈主任嘛。

    “对了,那个厂里的电力工,有人干没有?”陈太忠终于点出正题,“有人介绍个施工队,把厂里的线路建设一下。”

    “这个是孔总负责~,”李天锋笑着答他,“不过听说电业局的要来干……”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规则挑战

    工程要由~业局的来干?

    陈太忠一听就恼火了,哥们儿还想找你们麻烦呢,你们居然敢欺上门来?于是,他一个电话就将孔处长拎了过来,“老孔,这厂里的电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力局要增容呢,”孔处长却是理解成别的了,苦笑着解释,“以前的自行车厂是五万的用电量,现在要加到三十万,线路和设备都要更新,到现在还没批下来。”

    “还没批下来?”陈太忠一听就更火了,“老孔不是我找你麻烦,你这沟通和协调能力,都到哪儿去了?”

    “这不怪我啊,”孔总经理一听就着急了,“电力局提的要求,我都答应了,还上了会,就这样,他们还是没批下来,陈主任,要不,你帮着想想办法?”

    电力局提的要求,其实已经很过分了,不但要助力车厂交增容费,还要厂里出设备和线路的更换费用,以及相应地人工费,而且,这些费用都是电力局报价多少就是多少,根本不跟你讨价还价。

    你要说你能买到便宜的设备和电缆?成啊,你去买,不过厂家和供应商,那得是我们电业局指定的,至于说为什么——那不是对别地厂家不放心吗?

    反正,电力系统所选用的厂家,是有一定数量限制的,基本上每个省都对本省地入网产品进行了筛选,没被选进去的产品,那基本上就丢掉了这个省的市场。

    通过部里检验地产品和厂家很多,但是你要得不到某个省的入网许可证,那也是白搭,正是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种电力设备入网证的控制,基本上是掌握在省一级电业局地手中,当然,并不排除有些大能的厂家,能在全国的电力系统中四处开花,也有那强势的地级市电业局局长,自己能做得了自己地盘的主。

    所以,眼下电业局对助力车厂做的,基本上就是垄断行为,虽然助力车厂有自行采购权,但是不到指定地商家采购指定的品牌和规格地话,不会被认可。

    至于说价格,那更不用多说了,都是指定的了,你认为人家会为你这一点小小地买卖,得罪整个天南的电力系统吗?

    只说这些也还罢了,电力系统工过程中,人工定得也非常地高,你说自己找队伍施工?抱歉了,电网是属于国家地资源,就算你敢拍胸脯打包票,人家说一个不合适,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些猫腻,孔处长都清楚,科委的主要领导们也都清楚,所以虽然大家都心有不甘,可是在会上还是很痛快地通过了这个议题,电老虎真的很厉害,花钱买个平安,能不碰就不碰了。

    可是,就是

    情况下,增容还是迟迟批不下来,电业局方面的回电不够用,所以你们助力车厂的申请……我们还是要研究一下的嘛。

    显然,就是个吃拿卡要的意思,这是我们责权范围所在,更有人私下里嘀咕,“科委这么有钱,又不差这么一点半点的。”

    事实上,孔处长反应的这件事,跟陈主任要了解的事情,根本不搭界,一个是厂外电网建设,一个厂内线路铺设。

    不过,陈太忠是忍无可忍了,“好了,老~,你别跟我废那么多话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一句,这事儿是谭啸整出来的,还是赵如山的意思?”

    谭啸是电业局湖西分局的局长,赵如山是凤凰电业局的局长,增容费交了,再交设备和线路的钱,算上二次收费了,钱还收得那么高,现在还要吃拿卡要,他绝对要找出正主来。

    “是……是潘金祥要么搞的,”孔处长苦笑,“他是市电业局第一副局长,咱电动助力车厂一旦三期工程上完,只厂区就最少三十万的电,哪儿是谭啸能做主的?”

    “行,这件事我记住了,”陈太笑着点点头,只是脸上的笑容,让人有点不寒而栗,潘金祥他是见过的,就是那次停电事件后,潘局长和谭局长并肩去过“仙客来”酒店,找他和乔市长关说。

    这人也真是,老实一点就算了,哥们儿也不想去找你的麻烦,偏偏要记吃不记打,再次乱伸手,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放一下,陈太琢磨一下,接着问第二件事情,“老孔,这个厂内的强电线路施工,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电业局指定的工队,”孔处长叹口气,又郁闷地皱皱眉头,“人家说咱们自己扯的线路不一定规范,万一挂上负载,怕影响大网。”

    这也就是说,助力车厂新增的电量想挂上电网,那厂内的线路施工和改造也要由电业局~工单位来完成,否则地话,就算电业局答应了,其间也少不了大量的扯皮和公关。

    “真是欺人太甚,”陈太忠脸上的笑意越:地浓厚了,厂内那点线路还用得着供电局施工?“是个人就敢乱伸手了?”

    “这个倒是多花不了多少钱,”孔处长笑着解释,敢情这电业局地施工队也不止一家,都是各个头头脑脑自己搞的,挂靠在供电局名下,虽然在大范围内也算是垄断,但是各个施工队之间还有相应的竞争,所以相较外面地施工队,价钱并没有高得太多,也就是五成左右。

    甚至,某些熟悉内情的用还能跟施工队讨价还价,说说“你要是不给我降一点,我就换个施工队”之类的话。

    “反正这都是规矩了,”孔处长生恐陈忠不满,解释得相当详细,“就像酒店消防那一套,还不是得买指定产品,由指定地施工队装修?”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陈主任你要想挑战规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陈太忠再也没有“等一等再计较”的心思了,登就是一声冷哼,“他们想干由他们吧,不过要垫资,等结账地时候,一分钱不许给,想要钱的话,让他们找我来吧。”

    孔处长登时大惊失色,好半天才喃喃地问了,“陈主任,你是说外网还是内网?”

    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外网的设备费,他们还没有收?”他只当电业局收了设备费之后,在相关的手续上刁难助力车厂,却是没想到,人家连外网的费用都还没有收。

    “收了钱他们就得干活了啊,”李天锋在一边冷哼,显然也是对电老虎相当地不满意,“咱这交钱的还得看人家地眼色行事,真是够窝囊的。”

    “够窝囊?”陈太忠心里地火气再也压不住了,转身就走,“行了,这些钱一分都不许给他们,老孔,你敢给的话我拿你开刀,我倒要看看赵如山到底有多牛逼……”

    陈某人最擅长地是什么?就是捣乱了,将车开出去之后停在路边,他开始琢磨,怎么才能出得了心头这口恶气。

    当然,最干脆的,无过于直接打上门去,但是很遗憾,这一次他地理由不是很充分,虽然电业局有欺人之嫌,但总是有规则在那里摆着,就算是潜规则,可那规则毕竟是存在了不止一天,他也不能完全忽视。

    另一个法子,就是破坏某些大型电力设备的中枢,让电业局乱作一团,只是,想想这些东西被破坏了,还是要花钱修复,不但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说,还增添了某些人贪污受贿的机会,他当然也不愿意。

    那么他能做的,就是同样用潜规则回敬对方了,你们刁难我?哼,那我也刁难你们好了,先找自来水公司的刘彬给他们断水好了。

    陈太忠不认识刘彬,不过这是体改委主任周国栋早就答应好他的,周主任跟刘老大关系好,眼下体改委是监管科委“火炬计划”和“创新基金”的单位之一,这个人情是该回报的时候了。

    给周国栋打通了电话,周主任一听就应承了下来,而且异常干脆,“行了,我去找刘彬,不信他不给我这个面子……我还一直琢磨,欠你这份人情,该什么时候还上呢,哈哈。”

    欠谁的人情,也最好不要欠陈太人情,这是周国栋心里的真实想法,那家伙太能搞事了,万一有个大事临头,陈太忠央着出手,帮了的话就不定惹了什么大人物了,可是不帮的话……陈太忠会怎么想?

    像眼下跟电业局对掐,其实已经过了周国栋当初的许诺了,不过还好,陈太忠的活动能力也远远过了那个时候,这个人情送出去,周主任不会很亏。

    陈太忠的手段,并不止于此,挂了电话之后,又找到了小董,“知道现在哪些单位在搞强电施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