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但闻人语声(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但闻人语声

作者:陈风笑
    到陈太忠这么说话,杨倩倩心里也挺高兴,她也隐他输诚的意思,不过为了干爹着想,她还是出言帮腔了,“太忠,以后你做事,可是不能对不起我干爹的信任啊。”

    “那肯定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卫华市长在春节的时候就说了,咱们是自己人,我绝对分得清里外。

    ”

    “那你这次还躲着不回来?”杨倩倩叫上真了。

    “这次的架势太吓人了,”陈太忠振振有词地回答,“我在北京就被人拎着耳朵警告了,都知道宁建中肯定要被调整了,我还敢答应你?我是想着,拖上几天之后,以卫华市长的目光如炬,肯定能看出里面的问题。”

    这家伙说话,还是不尽不实啊,段卫华听得心里叹口气,要是换了其他的人,比如说景静砾、刘敏或者张开封敢这么说的话,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不能一心一意地对我,我要你们何用?

    但是对陈太忠,他就不能有如此要求了,小陈不但不是他的嫡系人马,而且身后还有蒙艺这尊大神,能像眼下一般表现出投靠之意,已经是不错了。

    有了这么个认识做底,他当然也能理解对方的行为了,不同的人要不同对待:小陈这么做,虽然对我有点不太厚道,但确实是老成持重的选择。

    而且段市长并不能否认,正是因为小陈的异常反应,再加上拖延了一段时间,他才得以重新调整认知,很明智地没有卷入这件事里。

    事实上,有一个猜测,隐隐地在他心里造成了很大的阴影,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就是了——陈太忠若是真心投靠了章尧东,这次就是一个极好的阴我段卫华的机会。

    章尧东、许绍辉、蔡莉都想让宁建中被调整,再加上那京城里莫名其妙的势力,段市长这点能耐还真的不够看地,一旦卷进去的话,能全身而退就实属不易了,粉身碎骨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而且陈太忠的背后,可是还站着天南第一人呢,那个遭遇了劣质油地女孩小丁,背后又是杜毅,我段某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得了几根钉呢?

    总之,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那都是前尘旧事了,干女儿的咄咄逼人,为他这干爹也争了点面子回来,所以,段卫华不打算在旧事上做文章,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太忠,你跟我说句实话,章尧东这次会不会动?”

    这就是问章尧东升副省有没有戏了,章书记实在太强势了,压得段市长气儿都喘不过来,章书记若是能升副省走了,段卫华努努力成为市委书记,他原本就是搞政治工作的出身,手下又有陈太忠这种一等一的凶人,统治凤凰指日可待。

    “可能性不大,”陈太忠摇摇头,在这一点上,他的认识却是又比旁人强一点,祖宝玉那就是个活生生地例子,蒙艺的最终目地就是掌控天南,绝对不会允许什么有威胁性的势力或者组合上台,威胁到他的施政。

    而关于章尧东和秦连成未来地位的问题,他早就跟吴言探讨过了,他甚至断言,蒙艺不可能容忍许绍辉一系的人马就此坐大,“卫华市长,我很不敬地问您一句,您若是蒙艺,能坐看章书记升任副省吗?”

    “啪,”段卫华两手重重地拍了一下,站起了身子,转身向外走去,“太忠,有你这句话,今天我就是没白来了,不错,我要是蒙老板,也会让他上去……”

    他没说的话还有很多,想法也很多,但是陈太忠这一句话,彻底地打消了他所有的念头,蒙艺不会放章尧东上去,这是一个基本常识,然而,太多的人斤斤计较地算来算去,却是忘了或者忽视了省一号对大局的控制**。

    似此情况下,太多太多地阴谋阳谋和尔虞我诈都失去了作用,他们根本没有站在蒙艺的角度去考虑,蒙老大不能接受这种格局——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所有的斤斤计较,在这种理由面前,都可笑到不值得一提,段市长这算是幡然醒悟了,不过还好,他醒悟得不是很晚。

    杨倩倩看得就是一愣,忙不迭地放下手里把玩的餐巾纸,拎了包包追了出去,显然,她并不知道段卫华为什么“愤而离席”,临走的时候,还递了一个异常困惑的眼神给陈太忠。

    这有什么好惑的呢?陈太忠看得就想笑,段卫华是失望到不能再失望了,才转身离开,想来他也暗暗地算计很久了,希望这次章尧东能操作成功,他就能成功地再上一个台阶。

    这才是段市长吃这一顿饭的最根本原因吧?

    这种心态的剧烈失衡,很

    致一些情绪的失控——想那段卫华肯定也琢磨了一操作才能升任为市委书记,现在却是被人把源头都堵住了,而堵源头地还是他这蒙艺的心腹,可信度极高。(*、*)

    似此情况,段市长黯然离去就再正常不过了,总算还好,他离去之时没有什么太强烈地失态,还没忘记谢谢他的提醒,也算是不错地风度了。

    “敢情,哥们儿真是扫兴的高手啊,”陈太忠愣了半天,才自嘲地一笑,不过还好,今天跟段卫华把话说明白了,而且又长了点见识,倒也不算白来。

    站起身结账走人之后,陈太忠一边开着标致车,一边细细地回味着席间地对话,对他来说,今天的收获真的不小,甚至他隐隐地感觉到,段卫华能对自己如此不见外地进行指点,怕是跟自己打死都不肯多说有关。

    换个人,换个场面,做下级的若是敢这么铁嘴钢牙地不吐实,估计早就激得做领导的大雷霆了吧?

    而他居然能收获段市长的指点,可见“水无常形,兵无常势”,官场中也例外。

    不过,下一刻陈太忠就想到了杨倩倩对郭明辉的点评,原来她在偷偷地关心自己,一时间,年轻的副主任纠结无比:这个关系……该怎么处理啊?

    且先放一放吧,他苦笑着摇一摇头,眼下更为重要的是,他该到哪个地方过夜才是真的,好久没回来了,一堆女人在等着啊。

    按说,丁小宁已经知道他回来了,他该先去阳光小区的,不过今天的收获实在有点多,是不是该跟白书记好好商量一下呢?

    既然想到了,他就打个电话给丁小宁,解释了两句之后,瞅瞅四周没人,一挥手将标致车收起,捏个法诀,整个人就不见了去向。

    遗憾的是,吴书记家居然有人,除了吴言和钟韵秋,还有赵学文和姜世杰,陈太忠吓了一大跳:还好哥们儿没忘了隐身,要不就得杀人灭口了。

    除了自己非常信任的女人,陈太忠从不肯在别人面前显露异样,而姜世杰已经见过他藏钱有术了,再知道多一点那就太不妙了。

    还好,姜乡长和赵主任是来感谢吴书记的,看得出来,吴言的核心里已经接纳了姜世杰,要不然也不可能八点多还在她家里呆着。

    没聊了多长时间,两人起身告辞,钟韵秋起身相送,赵学文这老字号吴系人马倒也罢了,姜世杰却是冲着她点头哈腰赔着笑脸,也不知道是看在白书记秘书的身份上,还是因为此女是陈某人在官场中唯一一个露面的女人。

    陈太忠有心现身出来,猛地一想,哥们儿还没见过这俩女人私下是怎么相处的,心里这恶趣味一旦涌出,也不现身了,就这么隐身看着。

    果不其然,偷窥无罪yyy有理,吴书记伸个懒腰,“唉,时间不早了,我去洗澡,等下叫你的时候,你进来给我搓一下背。”

    好啊,陈太忠登时就期待了起来,嗯,搓背诶,被搓的得**着,搓的人……也不能穿多少不是?要不然衣服可就弄湿了呢。

    “好的,”钟韵秋答应得挺干脆,还殷勤地出点子,“吴书记,您那边的房子,也该装个浴霸,要不像现在天儿冷了,洗澡挺凉的。”

    “我不怕冷,”吴言随口答她一句,接着身子又是一直,侧头看她一眼,“这个房子你只管住着,我倒要看看谁敢撵人……你不是想跟我住到那边去吧?”

    钟韵秋被她说中了心事,禁不住脸一红,低下头来,“我……我反正一个人,住哪儿都无所谓,正好能帮您做个饭、搓搓背什么的。”

    老话说得好,“若要会,跟师傅睡”,想要做好秘书,跟领导睡在一起显然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只是想做饭搓背吗?”吴言淡淡地笑一笑,“没有别的原因了?”

    “还有,”钟韵秋愣了好一阵,才要咬嘴唇,低声话了,“也省得他两头跑了。”

    别的什么都好说,可是涉及到陈太忠,她是半点都不肯让步的,这一点早就验证过了。

    “两头跑……你倒是想得美,”吴言不屑地哼一声,“他今天已经回来了,下午章书记还见他了,搞得我的工作报告都推迟了,可是你见他来了吗?你和我,都不是他心里的第一号。”

    “这话我怎么就这么不爱听呢?”蓦地,空气中一个男声响起,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白书记,要不要我帮你搓背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