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各有文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各有文章

作者:陈风笑
    至于宁建中那儿,你什么口风也不要露

    最终,章书记还是图穷匕见了,“你知道我是支持你的就够了,对老同志,该尊重的时候是要尊重,但是原则问题上,不能让步。//”

    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陈太忠心里暗暗叹口气,无非是让哥们儿给你打个掩护嘛,不过,这也是他提前从韦明河那儿得到了消息,要是换个别人贸贸然一头撞进来的话,见了尧东书记现在的表现,还不得感动得热泪盈眶?

    事实上,章东真的早就算死他了,眼下振鑫的,就是许纯良的一帮子人,我这儿表示支持,也不过就是让你做得肆无忌惮一点,怎么,你还不满意?

    “我很尊重宁局长,”陈太忠终于话了,脸上有斟酌、犹豫不定之类的表情,“是不是我找个机会,跟他坐一坐比较好?”

    “你不用怀疑我持你的力度,”章尧东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你这家伙收拾人,哪里有半途而废的时候?这是什么意思,想撂挑子?

    下一刻,他的眉头又舒展来,“跟他没必要解释什么,怕这怕那的,工作还做不做了?错过这次,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

    这机会本来是你硬塞给我的!陈太忠心里敞亮着呢,不过,他总得做出个模样来不是?说不得只能点点头,诚惶诚恐地,“那可太感谢东书记的支持了,回去我就上会讨论。”

    “说是你自己的主意,得到我的支就行了,”章尧东手一挥,示意这家伙走人,“我不想让别地同志误会,明白不?”

    眼看着陈太忠离开,书记皱着眉头琢磨半天,总觉得哪儿有什不对,仔细想想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今天的反应有问题啊。

    陈某人一向是不遗余力地动科委地展。今天对可能增加地职能。居然不是很感兴趣——这是吃错药了?

    正是由于陈太忠地反常。而我着急推事。所以解释得有点费劲!章尧东得出了结论。不过。他并不担心小陈不按着自己地路子走。以其性格。科委增加职能。难道他会坐视?

    陈太忠当然不会这么想。按说他确实是该高。可是知道了章尧东要动宁建中了。却还假惺惺地推出自己来扛。一副“我是为了科委好”地模样。这让他心里真地有点郁闷。

    事实上。他是不喜欢这种做为棋子地感觉。不知道自己是棋子也就算了。明明知道却是还得听人摆布。这就比较让人纠结了。哥们儿要做下棋地啊。你这也太不尊重我了吧?

    总算还好。能给科委多增加一点职能。可见。洞悉也未必是好事。明明是该欢天喜地地事情。现在就成了“总算还好”了。

    章尧东让他动。韦明河却是说动不动都无所谓。该怎么做。陈太忠基本上已经拿定主意了。于是漫步在人行道上。给丁小宁打个电话。“小宁。我回来了。有个事情。要跟你交待一下……”

    给丁小宁打完电话之后,陈太忠又拨电话给杨倩倩,“倩倩,是我,回来了,晚上一起坐一坐,把那件事跟我说一下?”

    杨倩倩搁了电话之后,联系一下段卫华,她干爹已经知道陈太忠回来了,毕竟市委那儿堵了一辆出租车,吵吵了好一阵了,知道的人都说陈太忠真能折腾,两个小时就能从素波开到凤凰来。

    “还是章东面子大啊,一个电话就招呼他回来了,”段卫华哼一声,沉默一下才继续话,“让他去海上明月甲三号房吧,就说我也去,告诉他别声张。”

    事实上,段市长这醋吃得有点莫名其妙,他自己又没给陈太忠打过电话,杨倩倩地力道肯定是不如章尧东的。

    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也明白了,段卫华这是想避开章尧东的耳目,不过,他自己原本也有此意,毕竟才接触了章书记就又接触段市长的话,很容易被书记大人误会。

    看着时间还早,他琢磨一下,也不用先去科委了,正经是去一趟招商办吧,结果一进业务二科,却现门口又多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儿出来。

    女孩儿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的,梳个马尾巴,见他进来站起身,甜甜地一笑,“先生,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地吗?”

    得,这连前台都有了,陈太忠想开个玩笑来的,不过再想一想,觉得实在不合适,于是绷着脸摇一下头,“我找一下老谢,你新来地?”

    谢向南却是从小套间里探头出来了,一见是他,“太忠?你回来啦?”

    “啊,是陈主任,”女孩儿脸上登时泛起一丝红晕,扔下手里的笔就一路小

    水机边,“我给您倒水。”

    陈太忠也没理会她,径直走进小套间,“老谢……呃,有客人啊?”

    “家人,”谢向南笑嘻嘻地介绍一下,“这是我哥谢向东,哥,这是我地同事兼老板,陈太忠。”

    谢向东一身戎装,肩扛两毛二,板笔直,一看就是带兵的,站起身,笑着冲他伸出手,“老二在你这儿,多亏你关照了。”

    三人随意聊了两句,谢向南猛地一拍脑门,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钥匙,“太忠,我买了辆时代人,那个标致我不用了,还你了。”

    正好哥们儿嫌林肯车招摇呢,陈太忠笑嘻嘻伸手过来,也没推脱,歪头看看谢向东,“谢中校来这儿有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

    “没什么,路过看看,”谢向东着摇头,谢向男却是在那里愣,还是一副木呆呆地样子。

    就在这个时,谢科长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嗯嗯两句,放下电话抬头去看陈太忠,“太忠,秦老板让你过去一趟。”

    秦连成是得了那女孩的通知,才道陈太忠回来的,赶紧将他招呼过来,寒暄两句之后,说起了正题,“对了太忠,你跟宁建中是怎么回事?怎么他卡着咱们的经费不给放下来呢?”

    招商办是有钱,不过钱却都是来自财政拨款,财政局那边卡,招商办这帮习惯了大手大脚的人就觉得吃紧了。

    “你不知道?”陈太忠听得颇为怪,秦头儿不但是许绍辉的人,也跟许纯良关系不错,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呢?

    “不知道呀,我挺奇怪的,这家伙以前从这样嘛,”秦连成的计委也是相当牛逼的单位,资金动向都是对市委市政府负责的,眼里基本是没有宁建中,不过宁局长真要给他小鞋,也是挺恶心的。

    “你问纯良就知道了,”陈太忠着答他,心里却是叹一口气,好家伙,许绍辉和章东这次的动作还真隐蔽,连秦连成都瞒着。

    秦连成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话意思就挺~;白了,里面有文章,文章还不小,连小陈都不方便说,既然许纯良或者许绍辉不主动告他,那知道太多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用问了。

    不过既是如此,那宁建中十有**是要倒霉了,秦主任下一刻就做出了判断。

    能从一个人短短的一句话里推算出这么多信息,这不仅仅是为秦连成够敏感,也是因为官场里相通的关节实在太多了,想隐瞒点事情真的不容易。

    “那算,不理他了,他再折腾,我找章书记告状去,”秦主任马上就做出了决定,“对了太忠,那个‘引入费’你该操操心了吧?你总不能只顾着你的科委吧?”

    陈太忠没去科委之前,就提出了“引入费”的说法,就是招商引资到某地,某地得出些许的费用,只是这尚未形成条文,他就兼了科委的差事,于是这件事就放下了。

    秦连成也很想把这个引入费落到实处,不过他不想自己出头,只说回头抓个机会来说了,这次宁建中这么一搞,他正好借机提出来。

    “我可以共同署名,”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他知道这是秦主任拿自己当枪用呢,搁在以前他还真就敢不管不顾地干,可是眼下却是知道轻重了,官场太能催熟人了,而且他现在的身份也不同了,“呵呵,我只是副职,这事儿还得秦头儿您掌舵。”

    “少跟我扯啊,这件事交给你负责了,”秦连成不吃他这一套,狠狠地瞪他一眼,“你小子越来越滑头了,学会推三阻四了?”

    陈太忠无奈地耸耸肩膀,“唉,这个……能不能让谢向南去办?”

    “小谢?”秦连成苦笑一声,犹豫一下,终是压低声音话了,“小谢要走了……去曲阳做副区长,你别跟别人说啊。”

    啧,陈太忠听得一时有些愣,好半天才叹口气,语气中略带一点艰涩,“唉,都是肚里做文章的啊。

    ”

    “好像你肚里没文章似的,”秦主任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刚才你说话还吞吞吐吐的呢,“这件事真的交给你办了……对了,你说你们二科谁比较合适接任副科长主持工作?”

    “那肯定是小了,”陈太忠话才出口,赶紧捂嘴,“我就是个建议啊,那个,做不得数的。”

    “这个面子我给你了,”秦主任瞥他一眼,“不过,引入费的事儿,你得给我办好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