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世易时移(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世易时移

作者:陈风笑
    艺的话,让陈太忠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去看安国&;gt;解,只冲安部长在凤凰对他的态度,想来蒙老板也是专门招呼过了。//

    甚至,就算没招呼过也不要紧,只要是蒙艺让他去,那么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然而,为什么要我去看黄汉祥呢?

    陈太忠已经从蒙勤勤的嘴里,得出了部分的真相,当然就不会那么简单地看问题了,可是,眼下困惑他的是,去看黄汉祥的话,他该说点什么,才能遂了蒙老板的心思呢?

    “多说两句你会死啊?”陈某人冲着挂机的手机怒吼了一声,他真的有点受不了这省级领导的办事方式,索性心一横,你不说,不说是吧?那哥们儿去找黄汉祥,帮着范如霜要电解铝的立项好了。

    这主意拿定,他的心思就放开了,只是,他心里的郁闷那也是可以想像得到的,所以再回到席上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看。

    韦明河虽然喝了不少,但还是第一时间就现了这个现象,不过他只当对方是又了解了点吴振鑫的事情,心里纠结呢,“好了太忠,来北京了就要吃好玩好,天南的事儿你放一边儿吧,这次啊,老韦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什么地方?”陈太忠有点好奇。

    “去了就知道了,”韦明河眯着眼睛冲着他乐,笑容也是男人之间才会有的那种暧昧,“全是外国妞,一水儿的正点,素质也高,能跟你背英文原版的《李尔王》……知道李尔王谁写的吗?那是莎士比亚!”

    看着他亢奋地挥舞着双手,陈太忠不禁有点想笑,这家伙真的喝了不少,不过,韦明河这么说,倒是越地让他警惕起来,京城这地方,看着死水一潭,但是沉寂的背后,不但是大部分政治风暴的源地,也是一个让人很容易堕落的泥淖啊。

    看来,荆俊伟让自己买房子,还真是出于好心了,陈太忠一边琢磨,一边笑着摇摇头,“算了,你也不看看我才从哪儿回来,你洋妞再多,赶得上巴黎和伦敦的多?”

    说着说着。他就上瘾了。“不跟你吹牛啊明河。我在那边。招待我地都是模特啦演员啦什么地。知道凯特斯莱特吗?哥们儿是嫌那些人皮肤不好。要不照样那啥了她。”

    “《泰坦尼克号》地那个?”一个跟班讶然话了。显然是对影视界比较了解那种。“她不是好莱坞地吗?”

    此人眼中满是明显地不可置信。这也难怪。九七年《泰坦尼克号》风靡全球。眼下是九八年。起码也是余热未消。

    “她是英国人。”陈太忠淡淡地回一句。也没什么表情。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当然也没兴趣跟其认真。不过语气里地不屑。那是人人都听得出来地——小子。不懂不丢人。不懂装懂还敢置疑。就别怪我扫你面子了啊。

    响鼓不用重捶。在座地都是精明人。就算喝了不少。也不过就是自控能力差一点。脑瓜没准比平时转得还快呢。他话里地奚落之意。别人听了一个真又真。不过。谁也不能计较不是?

    “哈。那回头我去欧洲了。你得帮我张罗张罗。”韦明河一听就高兴了。“模特倒不稀罕。《泰坦尼克号》地那个罗丝……嗯。不错。有点意思。

    ”

    呀呀,吹得有点过了,陈太忠心里懊悔,脸上倒是不见动静,“嗯,这个好说,不过要看情况,英国人特死板,我尽力吧……”

    “可是我说地那地方,还有韩国人日本人啦什么的,”韦明河也没在意,人家陈太忠在英国玩得好是大家都知道的,他也没想着一定能得到相同的待遇。

    “真不去了,今天才回来,得好好地歇两天,”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越地警惕了起来,京城这地方真是太容易勾人堕落了。

    见他推辞得这么坚决,韦明河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不过这倒也是人之常情,飞了十来个小时,给谁也要身心疲惫了。

    第二天陈太忠退掉了客房,先去科技部报到,这次综合处的张峰处长就客气多了,两人笑眯眯地聊了一阵,张处长有事要出去,还专门找了一个小嫂子来陪陈太忠闲聊,“太忠,安部长今天有事,我已经汇报上去了,上午不行的话,中午我请你吃饭。”

    上午安部长还真没空,于是中午张处长请客,不过这次除了那个小嫂子和一个副处长,他还拉来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陶主任,陶主任在凤凰跟陈太忠就接触过,再次见面,倒也没怎么拿架子。

    不过说没架子,也是不可能的,陶老板看着笑眯眯挺平易近人,可是酒桌上随便说两句,大家都是噤若寒蝉的样子。

    倒是张处长还

    然,可见他跟陶主任地关系,真的不是吹的,最忙的姓郭的副处,不但忙着招呼两位领导和陈太忠,对那个小嫂子都相当地客气,简直跟个服务员没啥区别。

    那小嫂子当然也要表现出适度的谦让,还要抢着倒酒,结果被郭处长以“雷得服死它”的名义拒绝了,反正大家眼里都不揉沙子,谁到底是怎么回事,酒桌上的表现很重要——要不说部委里的人,表面上的功夫,都是一等一地强呢?

    对于陈太忠的不辞而别,陶主任还是表现出了适度地不满,“小陈,你要走也该说一声的嘛,还好大家都不是外人,都能理解。”

    陈太忠只能苦笑着了,陶主任这话看似批评,其实是不计较的意思,不过他却是得解释,这也是应有的尊重,“别提了,素波那边调用我,我也不想去,可是市里很看重……”

    陶主任笑着点点头,这个因果他早就知道了,可是听听小陈的英国之行也挺有意思地,酒桌上可不就是个闲聊吗?

    直到小陈说完了说完了,他才笑着点点头,“敢情还有这么一出啊,你的腿伤没好,就着急着出国,这个态度是可喜地,不过……说句实话,这些事情你就不用跟安部长说了。

    ”

    这话倒不是命令,正经是好意,陈太忠也听得出来,人家是说,你去找安国,就是道歉去了,要是唧唧歪歪地再解释什么,这诚意就未免有点不足了。

    总之,同样的话用不同地语气说出来,再配合上不同的表情、动作,甚至能表达出相反地意思来。

    下午一上班,陈太忠才到了综合处,就得到了消息,“安部长说了,下午也没空,不过晚上可以一起坐坐。”

    说这话的时候,张峰是满脸的羡慕,不加掩饰地就表示出来了,那可是堂堂的科技部副部长啊,居然要跟你这个小副处坐一坐,那得多大面子?

    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随即笑着连连摇头,“这,这……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啊。”

    “少来了你,”张峰含笑摇头,心说你小子能忽悠得安部长下去,还说什么受宠若惊?经过这次考察,他也隐约听说,小陈不但玩得转凤凰的市委市政府,似乎还跟天南的一号关系匪浅,所以张处长眼下的亲热,那是实实在在的,“要不要我帮你安排饭局?”

    你安排饭局?陈太忠又是一愣,还没等他说话,张峰就笑着摇头了,“开玩笑呢,你跟部长坐,我怎么合适在场?”

    行了,别说了,你眼里那点失望,我看到了,年轻的副主任一琢磨,笑着话了,“可是我也不知道安部长的口味啊,要是我委托你帮着安排一下,你看行不行?”

    “啧,太忠你这么信任我,那我就试试吧,”张峰笑着点点头,眼中的神情再变,就含了一些比较真诚的东西了,一边说一边拿起电话,“我先请示一下陶主任,太忠你不介意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陈太忠再怎么去介意?人家张处长在自己的办公室,给自家老板打电话,还要请示他这个副处,他合适去介意吗?

    不多时,消息传了回来,安国同意了陶主任的建议,晚上小坐,就是四个人,不要再加人了,安国原本就强势,加俩自己部里的人算什么?

    陈太忠看着没意思,心说这离晚饭还早呢,站起身来告辞,这一次,张处长送他到门口,临走之际还非常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兄弟,我们混部里的,一般不怎么明确表态,就是玩个心照不宣,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这样的暗示,陈太忠当然还是能理解的,说不得也手上用力回握一下,不过他的力道似乎没掌握好,疼得张峰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处长本来没想着说啥,可是抬眼一看,小陈挂着一脸的坏笑,气得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你就撒坏吧,下次乔小树再来,我绝对不拦他。”

    “不小心来的嘛,”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转身走向跟荆俊伟借来的普桑车,“晚上见啊,张处。”

    有这时间,他当然是要去看望一下黄汉祥,不过,就在开车驶往黄汉祥家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微微的感慨,就冲着上一次来张峰的态度,这次我要是没让他安排饭局的话,他还会这么热情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