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风渐起(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风渐起

作者:陈风笑
    实上,陈太忠一转身,现的并不是过往,而是熟人京的航班上,他居然遇到了张州的石材商人钱文辉。//

    这还没完没了啦?陈太忠一时就想生气了,谁想钱文辉比他还吃惊,“啊,陈主任你怎么跑法国来啦?”

    “招商引资呗,”陈太忠不想跟他多解释,脸上有点淡淡的冷漠,当然,他并不怕姓钱的看到自己跟三个美女在一起,国安是不管这种事的—除非有证据表明,那三个女人的身份有问题。

    可是钱文辉倒是不依不饶起来,没过了多久,他就同空姐商量着调换到了陈太忠旁边坐下,“正好,这路这么长,倒是有聊天的了,我没打扰你吧?”

    啧,陈太忠觉得有点麻烦,心说哥们儿不找你的事儿,你倒是找起我来了,于是淡淡地笑着点头,“也算是他乡遇故知。”

    搁给不了解钱文辉真实身份的人来看,这是一个小商人想巴结一个主管部门的领导,所以陈领导这不冷不热的反应,正是彰显了官场新贵的矜持,谁又知道,他是真的心里不满呢?

    然而,钱文辉也不知道自己身份泄露了,他当然不会计较对方的冷淡,倒是真的像一个小商人一般,笑着解释了起来,“国内市场现在不好做,我来法国考察一下。

    ”

    这纯粹就是扯淡了,法国的大理石还出口呢,不过陈太忠更是外行,倒也没在意,皱着眉头点点头,“哦,有收获吗?”

    接下来的谈话,也是没什么营养了,不过陈太忠既然知道其身份了,终于从谈话中敏感地现,对方已经彻底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

    比如说。钱老板毫不掩饰地表示出了对法国人地不满。说地还就是埃布尔操心地事儿。“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知道弥补关系。又放不下架子。法国人就是欠收拾。”

    彻底同国安撇清。这倒是件好事。陈太忠心里微微舒坦了一点。而且。对于钱文辉地装人像人装鬼像鬼地素质。也有些感叹:不愧是做大事地。这心态还真地是好。根本不在意别人地态度。

    事实上。他这也是高看了钱文辉了。若是撇开其国安身份地话。钱老板在陈主任面前还真没什么得瑟地本钱。而钱文辉也深明这个道理。

    不过。钱老板地大能。也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地。觉得两人聊得熟了。他居然很自然地问了一句。“我听人说。好像陈主任你是去协调英国那边地事情去了?”

    这话都能问出来。陈太忠心里就越地放心了。很随意地摇摇头。“这个事情。就不能跟你说了。毕竟有个政府形象地问题。”

    “将来我在欧洲这边有什么需求。没准还要麻烦陈主任呢。”钱文辉笑着接口。“现在先挂个号。成不成?”

    陈太忠爱理不理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明白,这么一来,国安想通过自己做点什么,就有了冠冕堂皇的渠道了,不过……想不想帮忙,那就要看哥们儿的心情了。

    才下飞机,他就接到了电话,是杨倩倩打来的,“太忠,最近你和素波的一个公司,叫什么振鑫地,弄了点误会?”

    陈太忠一时大奇,当时我跟许纯良聊天的时候,你也隔着不远嘛,这是真没听见还是假没听见?“你……你怎么这么说啊?”

    “干爹让我问你的,”杨倩倩的话听起来挺自然,不过陈太忠还是听出了一些名堂,“要是能行的话,能不能帮着说一说,让那些人不要揪着不放了?”

    “等我回去再说吧,我还不知道你说什么呢,”陈太忠二话不说就压了电话,显然,杨倩倩说话不是很方便,他还墨迹什么?

    不过,他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缘由,大概是苗毅勇和韦明河出手了,段卫华有心帮着说和一下,放吴振鑫一马。

    想到这个可能,他心里有点微微地凉,这个阵营还真的不好选,一边是许纯良和帮自己出过头的许省长,还有跟自己略有交情的韦明河,另一边是段市长和杨倩倩,尤其是段卫华想帮的是宁建中,他对这厮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当然,要是换个人来选,那答案就很简单了,压大小肯定捡大地压不是?可是陈太忠虽然操蛋,却还做不出来这种事。

    “官场里的这点事,还真是纠结啊,”他情不自禁地叹口气,就想起了自己老爹曾经说过的,文革的时候,因为同一家人选择了不同派系,导致妻离子散家庭崩溃的惨剧都不少。

    可是,有个问题啊,为什么出来求情地是段卫华,而不是章尧东呢?他想不通,按说,宁建中跟章书

    更近一点才是——难道说,是因为想动吴振鑫的是许子?

    总算还好,他可以确定一点,段卫华只让杨倩倩传话,那这事情就算还有回转的余地,从目前看来,段市长倒也不算力挺宁局长。

    当然,再怎么猜也没啥意思,陈太忠拿出手机略一思索,拨通了韦明河地电话,“明河,最近忙啥呢?我才从欧洲回来,有什么消息吗?”

    他找韦主任,当然也是不想直接撞上许纯良,虽然那是自家兄弟,但是这件事里掺杂的因素实在有点多,既然可能让纯良被动,那还是先问问别人吧——反正韦明河还欠他一个人情不是?

    “哈,回来了?回来了我就去接你,你是在北京下地飞机吧?”韦明河笑着答他,“有什么事儿咱们见面说。”

    也知道韦主任本来在哪儿,半小时就来到了机场,一辆奥迪一辆奔驰吉普车,韦明河拉着陈太忠上了奥迪,直接就吩咐了,“房间我给你订好了,住一晚上再走吧?”

    “你先别跟我说这个,”陈太忠见车上只有司机,倒也不以为然,直接点出主题,“我说振鑫那边你们怎么搞的?别人又找上我来了。”

    “也没啥啊,”韦明河看着他就笑,过了一阵才咳嗽一声,“那可是小苗的主意,不过就是拿了那天凤凰电视台的新闻来做文章……”

    凤凰电视台的新闻报道,被苗毅勇拿来利用了,尤其是节目中那个“振鑫”的徽标,所以,针对劣质油的市场,素波电视台做了追踪的新闻报道——省广电局可就归许省长分管的。

    接下来肯定就是对振鑫的明察暗访了,又弄到了大量的一手资料,眼看风雨欲来,吴振鑫就坐不住了,他知道有人盯上自己了。

    这个时候,苗毅勇就主动找到吴总了,这种事许纯良不会干,韦明河也不合适出头——万一让对方觉得自己**裸地欺人,豁出来拼个头破血流,那就没啥意思了,千金之子本来就坐不垂堂。

    明白人都是一点就透的,吴振鑫一听苗毅勇想收购振鑫,这心里登时就敝亮了,正是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搁给一般人看,只能看出来电视台最近比较关注加油站的油质问题,也算是维护消费者权益而已,被曝光的也不止振鑫一家,不过振鑫是引了事件的开头而已。

    但是吴总就是吃这碗饭的,岂能不知道这个?他当然知道最近的加油站被炒得比较热,眼下人家都找上门了,肯定是有人是想抢自己的产业了。

    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吧?吴振鑫都很久没被人欺负过了,更何况是这种程度的欺人?若不是听到苗毅勇一口的京腔,怕是他登时就要暴走了。

    饶是如此,吴总的回答也是冷冰冰的,“我目前没有卖的想法,要卖也会卖给二道贩子,中石油和中石化的门儿,我还是认识的。”

    “哦,那挺遗憾的,希望您多考虑一下,”苗毅勇笑一笑,很是无所谓的样子,“要不天南二台、甚至一台再报道的话,您这暂时就得关门了吧?”

    然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重的话,是他离开时站在门口说的,“你卖给哪儿都无所谓,不过,听说三年前你还什么都不是,我没记错吧,吴总?”

    吴振鑫的脸登时就白了,不过那时苗毅勇已经走出房门了,他只能下意识地抓起杯子,恶狠狠地砸到地上。

    这事情要大条了,他已经很明白了,对方就是要摆明车马收拾自己了,可是……到底是谁要收拾他,他还真搞不清楚。

    能说动省电视台播报,那就不是一般的人了,而且那么一搞,他这振鑫想低调都难了,天南二台虽然不是上星的频道,可终究也是省台,尤其是有个栏目叫做“今日焦点”,跟中视的“焦点评述”一样,都是拿各种问题来说话的,虽然大问题都是一台来主张的,但是二台的这个栏目也是很厉害,影响很大的。

    而且人家居然能说动一台,那就更不含糊了,吴振鑫琢磨一下,心说这是不是陈太忠想阴我呢?他跟分管省长许绍辉关系可是不错。

    可是再琢磨下去,他又觉得不像,然后他就越想越可怕了,因为背后的人已经呼之欲出了——京城的势力,许绍辉的人?

    想到自己起家的钱的来路,吴振鑫禁不住打个冷战:不行,要尽快自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