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雷得服死他(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雷得服死他

作者:陈风笑
    啪”地一声响,肥胖的女人一脚滑倒,跌在一汪浅浅。/.

    “哈哈,”陈太忠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地肆无忌惮,身边的葛瑞丝拉他一把,示意他快走,倒是贝拉气冲冲地哼了一声,随后轻笑一声,低声问了,“陈,又是你干的吧?”

    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的小雨,第二天才说天放晴了,结果等到十点多又开始下雨了,陈太忠和两女荒唐一夜之后,答应领她们来“sh”。

    但是当他携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在街道上招摇的时候,才知道伯明翰人到底是多么的粗鲁,总有些不怀好意甚至厌恶的目光扫向他,丝毫地加掩饰。

    不过这也难怪了,英国的美女本来没多少,葛瑞丝和贝拉的相貌身材都是千里挑一的级别,又是难得的青春年少,眼见有“黄皮猴子”居然能携带了两个这样的女人,大家平衡得了才叫个怪。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最让陈太忠接受不了的是,义愤填膺的人中,居然是膀大腰圆水桶肚的中老年妇女居多——你们再生气,哥们儿也看不上你们啊。

    其实,闹市和公园还是有一些不同的,那萨顿公园方圆有九平方公里之大,地广人稀,自然就是冒失的人比较多,而闹市区则不同了,在这里做点什么,都极易引起警察的关注。

    而那些义愤填膺的人,不管再怎么看着陈太忠不顺眼,多少总是能确定,这个黄种人一定属于那种“有点办法”的人,所以自然不肯多事。

    倒是那些大妈级别的女人,肆无忌惮地张扬着她们的不满,更有甚者,居然走到贝拉的面前,傲然地问,“你不觉得跟在这个矮小的日本人旁边,是丢了英国人的脸吗?”

    陈太忠一时听得大怒,你不过才一米七不到,就敢说哥们儿矮了?再说了,我长得很像日本人吗?

    可是正像这些女人们想地那样。他怒归怒。一时还真没什么好地法子去计较。而且人家英国人之间有什么沟通。他也无法插嘴不是?

    但是这口气他又咽不下去。说不得就要暗暗使上一些手段。就像这个女人。气势汹汹地呵斥了贝拉之后。才一迈腿。脚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一块西瓜皮出来。女人正是气血翻涌之际。根本没留心脚下。一脚踩上去。就是“嗵”地一声大响。地皮也为之一振。

    “这吨位。啧。有点像地震。”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携着二女扬长而去。“贝拉你也别生气。怪不得她那么嫉妒你呢……”

    他地声音是如此地响亮。女人在地上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她疼得眼冒金星。一时也无法爬起来追人。

    拉倒是无所谓。她笑着摇摇头。“我也不想跟她一般计较。不过她要是敢动手。我会揍她。反正等她死了地时候。会收她‘肥尸税’地。”

    毕竟是小女孩。说到后面。她地话就有点刻薄了。不过这“肥尸税”倒也是伯明翰地一大特色。工党议员为了争夺挖坟工人地支持。规定死者使用棺材宽度为23英寸(58米)。过1英寸得付税7。便弄出这条奇特地税种来。

    “可是你也是女士,凭什么让她优先呢?”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嘴里轻声嘀咕一句,“1adyFirst?不错,‘雷得服死他’……雷死我了。”

    两女一开始并没有注意这点蹊跷,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些对她们不怀好意的目光的主人,接二连三地出事,有人是被倒塌模特砸到,有人是无缘无故地摔跤,更有甚者,嘴里嘀咕一句之后,笔直地就冲着玻璃橱窗走了过去,然后就是“碰……哗啦啦……啊~”

    “你会巫术?”贝拉心里一时大奇,侧头问了,不过还好,她的声音很轻,可见小妮子虽然没什么心机,但起码的理智还是有地。

    “那是她们倒霉而已,”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巫术?这种自然的力量你也信?”

    “或许是催眠吧,”葛瑞丝轻声接口了,看向他的眼中,又多了一丝崇拜,“你在保护我们,当然,你可以否认。”

    “啊?”陈太忠一脸愕然,心里却是嘀咕一下,这个借口倒是比较科学的,说不得脸一沉,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不许再说了,知道得太多了,对你们不好……”

    三个人就这么优哉游哉地逛着,不过,在十点半左右,陈太忠接到了来自凤凰的电话,打电话的是魏长江,“小陈,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晚上东书记要跟省领导汇报。”

    分管这种事的是许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八点,章尧东大概是要跟许省长共?陈太忠脑瓜一转,就琢磨出了味道。

    难道许绍辉也是我来英国地推手之一吗?想到这个,他心里还真有点纠结了,不过转念一想,章尧东也没催着我来英国,看来许省长的意思也差不多了。

    毕竟这是人家分管的一块儿嘛,没啥反应的话,事情真的闹大了也不好看,难得地,陈某人居然会站在别人地立场考虑了。

    反正许绍辉并没有直接跟我打招呼,说明人家心里也有点忌惮,想明白这个,他心里越地舒坦了,要不然许省长让他儿子打个招呼,哥们儿还不是得赶过来?

    当然,这些盘算是用了他一点时间的,不过魏长江地性子倒好,静等着他回答,然后他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听到陈太忠在代工和劳务输出上都取得了进展,而且还有可能邀请外国人去凤凰考察,魏秘书长也挺高兴,然而,最重要地,“太忠,关于那个莫克姆湾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件事情不好插手啊,”陈太忠叹一口气,“不过,经过我地公关,已经有人答应,剩下的八个人不会出现在媒体上了。”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尼克议员出面了,”魏长江的回答,让陈某人相当地恼火,“昨天尼克打电话给素波了……那个议员真的很顾全大局。”

    “这是我劝说动的,”陈太忠本不想说,可是,平白地让素波收受了好处,他绝对不答应,所以一时也顾不得这么做有卖弄之嫌了,“人家尼克凭什么认素波?”

    魏长江当然能想到这个因果,要不然陈太忠没去的时候,怎么没人跟素波联系?小陈一到英国,尼克的电话就过来了?

    只是,他也有点接受不了陈太忠这说话方式,少不得就要好心地提醒他一句,“太忠,你要顾全大局,这种牢骚不要乱,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看不出里面的名堂?”

    当然,魏秘书长说到最后,语气就有点严厉了,只是陈太忠也明白,人家秘书长是真的为自己好——最起码是没什么恶意。

    我认识的市领导里,魏长江大概是最一丝不芶的,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心里也有一点感慨,“公生明,廉生威”这话,用来形容此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要不然哥们儿也不会屡次被训得跟孙子一样,却是生不起什么气来。

    当然,下一刻他就想到这一肚子闷气的泄目标,马上拿出手机拨通尼克,“尼克,你挺厉害的嘛,居然向素波卖好?”

    “既然能让更多的人领情,我为什么不做?”尼克却是回答得理直气壮,“而且这么做能让我有更多的借口干涉这件事,难道不是吗?”

    “再说了,”尼克压低了声音,“你也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是你插手了吧?”

    陈太忠被他弄得哭笑不得,闷闷地挂了电话,想着刚才魏大管家要自己在英国多呆两天,这心里就越地纠结了,明明是素波的事儿,非要拉扯个我。还好,哥们儿身边还有人陪着,回头看看葛瑞丝和贝拉,他心里多少平衡了一点,不过,须弥戒里的英镑,只剩下十多万了,也不知道够不够用?

    事实上,就算对尼克来说,陈太忠这念头也算是奢侈的烦恼——不买什么大件的话,十来万英足够他在英国非常奢侈地生活一两个月了……

    魏长江挂了陈太忠的电话,接着就拨通了章尧东的手机,把自己了解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到最后兀自不忘感慨一句,“……小陈的公关能力,真的很强啊,这才出去几天?”

    “嗯,”章尧东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之后,眉头才皱一皱,唉,这个陈太忠,真是用也棘手不用也棘手,偌大一个凤凰市,怎么就找不出一个比他能干的人呢?

    下一刻,包间的门响,许绍辉微笑着走了进来,才一进门,他的秘书又将门紧紧地闭住了,偌大的包间内,就两个人。

    “东你的鼻子很灵啊,”许省长随意地说了一句,很洒脱地坐到了章东旁边的沙上,“听到什么风声了?”

    “那还是要看蔡书记想法了,”章尧东笑一声,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我最大的心愿,就是配合您更好地开展工作。”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许绍辉摇摇头,沉吟一下才话,“你先低调一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