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丈母娘们(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丈母娘们

作者:陈风笑
    过来的六个男人里,四个黑人一个白人,还有一个是血儿,陈太忠纳闷地四下看看:我这是招你们还是惹你们了?

    六个家伙年纪都不大,其中那混血儿看起来更是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一个个奇装异服,头上的型也是稀奇古怪的,那白人甚至剃了一个鸡冠头,还染成了红色,一看就是一群不良少年。//

    眨眼间,六个家伙围住了陈太忠三人,其中一个瘦高的黑人少年摸出了一把折叠刀,“啪”地一声打开,抵住了陈太忠的腹部,嬉皮笑脸地打着招呼,“嗨,哥们儿,玩得很开心嘛……商量个事情,借俩钱花花,你不会不给吧?”

    那混血小子却更是干脆,伸手就直接抢陈太忠的包,动作极为灵活娴熟,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一帮人,两膀一张才待力,却现葛瑞丝和贝拉一人一只胳膊,紧紧地抱着他的双臂,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混血儿抢了包身子敏捷地一退,转身正要开溜,谁想另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一点的粗壮黑人冷笑一声,从怀里摸了一把手枪出来,指向陈太忠,“把口袋里的钱夹……还有你手上的戒指,取下来。”

    “我不喜欢……”陈太忠脸上泛起了灿烂的微笑,才待再说什么,谁想葛瑞丝紧紧一箍他的膀子,伸手就去摘他手上的须弥戒,“陈……都给他们吧,你要冷静。”

    我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地灿烂,不过下一刻,他想到一个可能:葛瑞丝居然敢主动动我的须弥戒,莫不是……莫不是这拦路抢劫,是尼克安排的?

    他想抬手封了这俩女人的六识,怎奈四下一看,现不远处还有游客匆匆逃离,心说成,我先任由你们得瑟好了。

    谁想贝拉不干了,大声嚷嚷了起来,“这是独眼尼克的客人,你们搞清楚了。”

    “哦,小妞儿,你吓死我了,尼克的客人?”手持匕的瘦高个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摸一下贝拉的脸蛋,眼中冒出一丝淫邪地光芒,“好了,我想这个猴子不能满足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抬手去拽贝拉。贝拉紧紧地抱着陈太忠地膀子不肯松手。谁想那厮又一抬右手。锋利地刀刃就贴住了她地脸蛋。狞笑着话了。“小妞儿。这刀很快地哦。”

    见她吓得猛地一松手。瘦高个儿得意地拽着她向一个长凳后走去。显然这厮打算上演一场野战了。

    见贝拉被拖得踉踉跄跄地。葛瑞丝抱着陈太忠地双臂越地紧了。陈太忠咳嗽一声。笑嘻嘻地话了。“放开那个女孩。我车里还有点现金。现在去拿。好吗?”

    “你。过来。”白人小男孩一指葛瑞丝。伸手就去解自己地皮带。面带淫笑。显然这厮是想现场就解决了。

    冷防。持枪汉子顺手给他脑袋上来了一记。又将手枪塞给他。手里却是拿着那碧绿地须弥戒一抛一抛地。“好了。你和科林去跟这个小子取钱。这个妞儿是我地。”

    “我这人特讨厌强*奸犯。”陈太忠不想再等了。膀子一抖。就从葛瑞丝地怀里抽出了胳膊。下一刻身子一晃。抬腿就将那白人小子踹得打着转飞了出去。手枪也登时跌落在地。

    粗壮汉子见状,身子一纵,冲着陈太忠就是一拳轰出,那手脚奇快的混血小子则是扑向了地上的手枪。

    只是,他们的动作再快,怎么可能快得过陈太忠?陈太忠身子一动,重重一脚击在那混血小子地头部,那厮的身子尚在空中,就看到自家老大被黄种人一拳轰了出去。

    老大也不是他地对手!这是他脑中最后一个想法,下一刻,他就晕了过去。

    顺手又解决掉两个家伙之后,那走到长凳旁的瘦高汉子才讶然回望,眼见陈太忠傲然站在那里,自己的五个兄弟全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一时大骇,想也不想就是左手一搂贝拉,右手一抬就将小刀贴在了她的脖颈处,“你,别过来……要不,要不我就杀了她。”

    “你倒霉定了,”陈太忠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地灿烂了起来,“没人能动了我的女人还没事地……你还敢拿小刀顶她?放手,混蛋!”

    他大喝一声,身子迅疾无比地向前窜去,那高瘦汉子吃这么一声吼,登时就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手上下意识地一紧,却是现手臂已经不听使唤了。

    陈太忠出手如电,一把就捉住了对方地手腕,然后猛地用力,直接捏碎了此人的腕关节,就在那厮大声呼痛地时候,他的右手一伸,已经轻轻地将贝拉揽了过来。

    然而,就是这么一下,贝拉地脖子处已经被划出了一个细

    口,虽然极浅,但是还是疼得她惊叫一声。

    这也没办法,陈太忠对外国女人多少还是有点那啥,所以这次出手就没有使用仙力——他觉得略略有点不值,所以只是束声成气,震晕了对方而已。

    但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纰漏,居然让贝拉受伤了,下一刻,他现她的脖子上隐约有血珠渗出,一时禁不住大怒,“混蛋,真是要找死啊?”

    葛瑞丝已经将那掉在地上的手枪捡了起来,听到他的怒吼,才匆匆跑过来,趴在贝拉的脖子处仔细看了半天,才笑着摇摇头,“还好,只是破了一点皮……”

    陈太忠摸出手机,直接给尼克打了过去,“我说尼克,你这是什么狗屁主意,让我来萨顿公园?现在好了……我被人打劫了,然后我该怎么做?”

    “你被人打劫了?”尼克听得好悬没把手里的烟斗掉到地上,问了几句搞明白情况之后,才干笑一声,“好了,你呆在那里好了,我马上让人过去。”

    陈太忠放下手机之后,才现周围有游客迅接近了过来,看到地上疼得死去活来的瘦高个儿,他一时又是大怒,抬腿就向那厮的裆下踢了一脚,“混蛋,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这下可好,那厮吃了这一脚,尖叫一声,身子在地上没命地挣动一下,居然就那么晕了过去。

    这个晕倒了,那么就剩下那个粗壮的家伙了,陈太忠走过去,先将自己的东西一一拿回来,然后笑眯眯地看着粗壮汉子,“除了我的女人不能让别人动,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了,你犯了两条戒律……我很佩服你的胆量。”

    “我……我是曼特纳的人,”这位吓得面色惨白,马上就搬出了一尊大佛来救命,怎奈,别说陈太忠已经废掉了曼特纳,就算没废,他眼里也会有这号人物。

    “哦,你吓死我了,”陈太忠学着对方刚才的口气,却是笑眯眯地抬起脚来,狠狠地一脚踢在对方的头部,那厮登时就晕了过去。

    这时,三人身边已经围了不少人,大家见这黄种男人如此能打,纷纷用惊异的眼光打量着他,却不防陈某人眼皮一翻,眉头一皱,“看什么看,没见过中国功夫吗?”

    他心里对这些人有着本能的反感,真是的,刚才就没一个人敢凑过来,现在倒好,见哥们儿打趴下一地人,你们倒来看热闹了?

    侧头一看,陈太忠现贝拉正在抹眼泪,葛瑞丝站在一边低声安慰,他竖起耳朵一听才知道,敢情这小丫头觉得脖子上有了伤口,一段时间内不能上T台了。

    “能有几个钱啊?”想到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导致了这个意外,他心里觉得挺烦,入耳这哭声就越地烦躁了,不满意地哼一声,“行了,差多少我补了,别哭了行不行?”

    “我不是怨你,”贝拉越地委屈起来,可是眼见他神色不善,终于止住了哭声,眼泪却是还在不住地掉落。

    这纯粹还是个孩子嘛,陈太忠一时觉得有点无语,就在这个时候,警察们来了,还好,来的人明显是得了尼克招呼的,随便问了几句之后,就将人押上警车呼啸而去。

    看着人群散去,陈太忠一时有点纳闷,侧头看看二女,“你们俩不用跟着去?”

    “我们要跟着去了,就是正常手续了,”葛瑞丝知道得不少,她笑一声,望向他的眼里柔情无限,“他们会受到惩罚的,但不是因为抢劫未遂。”

    这就是尼克的本事了吧?陈太忠点点头,青少年犯罪确实是件令人头疼的事,而且人家抢劫未遂,真要计较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倒不如找些别的理由好好地收拾一番这种家伙。

    “这几个家伙,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陈太忠想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差一点当着自己的面儿被那啥了,这脸上就挂不住,刚才是人多他不好下手太狠,“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得跟尼克说一声。”

    “你很有男人味,真的,”葛瑞丝看向他的眼神越地温柔了,身子再次贴了过来,低声问了,“我现在,算是‘你的女人’吗?”

    “做那个要额外收费的,”贝拉愣头愣脑地接了一句,才猛地一捂嘴,“好吧,陈先生,我不跟你收费。”

    “我这人有洁癖,”陈太忠哼一声,嘴上兀自逞强,不过心里却是嘀咕开了,人家说乡镇干部是“站在山上往下望村村都有丈母娘”,哥们儿这总不能“国国都有丈母娘”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