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再见尼克(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再见尼克

作者:陈风笑
    太忠并不想这么早走,莫克姆湾那档子事儿还没搞一去,岂不是白白地给素波打下手吗?

    不过,博睿传来的消息,让他有点坐不住了,而且安国和陈洁来视察的动静也实在太大,一般人根本都难凑到跟前去。

    陈太忠倒是能凑到跟前去,不过,他一旦冒头,却是又太抢镜头了,安国和陈洁没事就跟他聊两句,最后还是景静砾悄悄地提醒他,“你就不能往后站一站?小心别人不满意啊。”

    算了,哥们儿还是走人吧,陈太忠终于拿定了主意,至于说为素波打下手的事儿,他也不在乎,到了英国之后,该怎么办还是看我的心情了,莫不成你还能直接命令我?

    所以,就在他露面后的第二天,就主动找到了外办——公务护照并不能保存在个人手里,要上级部门来保管的,不过还好,外办这边已经帮他把签证的事儿联系好了。

    魏长江一听说陈太忠要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少不得就要打个电话问一声,“太忠,这科技部安部长还在呢,你就要走了?”

    “想着在英国受苦的天南同胞,我呆不住啊,”陈某人的觉悟很高,回答的语气也相当地煽情,“我的腿伤不太碍事了,小心一点的话,不会影响咱政府形象的。”

    你影响了我的胃口了!魏秘书长挂断电话之后,琢磨一下,走进了章东的办公室,如此这般地汇报了一下,不过,他并不知道生在博睿那儿的事情,就算有心歪嘴,那也是无从下口——莫非这个车祸真的是偶然,不是陈太忠的自残?

    可章尧东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阴谋阳谋的他见地多了,从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算事情,所以,经这么一折腾,他倒是越地能确定陈太忠的自残性质了。

    面对魏长江迷惑地目光。他冷哼一声。“见过安国了。所以就能走人了。长江。你真地别被这家伙迷惑了。小陈这小子。滑着呢。”

    魏长江也比较相信他地判断。要不然也不会他大了章尧东差不多十岁才是副厅。而章书记已经是正厅冲副省了。不过这种场合下。他还是多少要解释一下。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弱智。“不过他能在这个关键时候离开。也算是大局感比较强了。”

    已经露过面了。对陈太忠来说。这就是垃圾时间了!章尧东很不以为然地哼一声。“这家伙也能有大局感?我看悬!”

    事实上。他心里还有一个最接近事实地猜测:别是英国出了什么事儿。这家伙着急赶过去吧?不过。这个猜测他还真说不出口。就算魏长江是他地嫡系人马。但是这个猜测实在太不负责任了。

    “不管怎么说。他这个态度。还是值得称赞地。”章书记笑一声。又叹一口气摇摇头。“唉。上次地事情。素波伤他伤得太重啊……”

    陈太忠飞到北京后。也没有着急离开。买了机票之后。又去天津转悠了一圈。北方地十月已经有点寒意了。所以他很“意外”地着凉了。不得不将机票延期几天。

    事实上,这只是他地小把戏,人躺在病床上,真身已经到了某个工厂里,隐着身端着dV在各个车间就是一通乱拍,按说二百多瓦的小电机,砍线用不了多长时间,有半个小时足够了,不过既然来一趟,为什么不多拍一拍?

    这一拍,就用去了他整整一天的工夫,不但拍到了不少景象,更是连人家资料柜里的东西也翻了出来,随手复制了好多,直接扔进了自己的须弥戒里。

    要说商业间谍嘛,那是没人比哥们儿更成功了,陈太忠有点微微地自得,等回了病房就更高兴了,居然没人打扰他地假身。

    在出来之前,他是关了手机的,在本地他又不认识什么人,眼下既然是没人骚扰,看来国安果然是放弃对我地关注了啊,他这么认为。

    有了这点耽搁,等陈太忠抵达英国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十月下旬,尼克倒是挺有礼貌的,听说他要来,早早地跑到机场去等他。

    不过,陈太忠却是没什么好脸色给他,见到尼克高兴地冲自己打招呼,冷着脸悻悻地一哼,“我说尼克,你知道不知道,我很忙的?”

    尼克是跟那个叫做布莱克的记一起来的,议员还没说什么呢,布莱克倒是不干了,“陈,我们很有礼貌地接你来了,你就是用这样地无礼来回报吗?”

    嘿,接一下飞机很了不起啊?陈太忠恼了,尤其是他还知道,布莱克是相当仇华的家伙,禁不住冷冷一哼,“你们去中国,我也去接飞机了,你不觉得这是最基本地礼仪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你能这么快赶来,我很开心,”尼克可是不敢任由这俩家伙吵架,“我在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酒席,为阁下接风。”

    布莱克不满意地哼一声,他实在有点不明白,以前跟自己一样仇华的尼克,怎么会在短短地时间大变样了,不过,他敢招惹陈太忠,却是不敢招惹尼克,在伯明翰,尼克想让一个人失踪的话,最少有一百种方式。

    “你哼什么哼?”陈太忠冲他一瞪眼,不依不饶了起来,在国内地官场,他混的很低调——最起码是他觉得“低调”,可是在英国再这么委屈自己,实在太没必要了。

    “尼克,”布莱克不干了,侧头看着议员,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我都不打算计较了,可是这家伙倒是来劲儿了,你得给我做主。

    “你闭嘴,”尼克皱着眉头毫不犹豫地呵斥他一句,才转头冲陈太忠耸耸肩膀,笑吟吟地话了,“我知道这次你很不开心,不过……可以到我的家里再说吗?”

    “好吧,希望你的解释能让我满意,”陈太忠点点头,大喇喇地回答,“你若是不能给我一个说法,那么很抱歉,我想,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布莱克吃尼克这么一句,倒是不敢再说什么了,可是这个中国人说话的语气,还是让他有些吃惊,因为他隐隐地听出了一丝威胁之意,而尼克,居然没在意。

    还好,尼克为迎接陈太忠,还真的做了点工作,在他的别墅里,还有一位客人在等着,却是一个不到一米七的小个子,“陈,这是美国的海因先生,我想,他会有兴趣对你的家乡做点投资的。”

    “是吗?”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伸手去同对方握握手,心说你小子别拿这种事儿来糊弄我,咱们是一码归一码的,“很高兴认识你,海因先生。”

    “我以前同亚蒙哈默先生有过合作,”海因笑嘻嘻地向他解释,“我也是犹太人,对中国很有好感……”

    “慢着,请等一下,”陈太忠咳嗽一声,很有礼貌地竖起手来,“这个亚蒙默,是谁呢?好吧我承认……这个名字很耳熟。”

    他能耳熟才怪,不过就是不想让人觉得他很蒙昧、很无知就是了。

    “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董事长啊,”海因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好像听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异样,“在西方,他被称作‘红色资本家’。”

    哈默是什么颜色,关哥们儿什么事儿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哦,哈默先生,现在还好吧?”

    “他已经……”海因咳嗽一声,觉得这个话题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能无知到阁下这种程度,那也是很难得的,说不得他只能扫扫盲了,“哈默先生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嗯,他在中国投资过煤矿,跟小*平先生关系很好。”

    “啧,是他啊,”陈太忠点点头,这次他可真明白了,在他印象里,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哈默,不过这也是他小时候听人说的。

    哈默所投资的山西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矿,一度是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项目,不过,说这事儿的人对这个哈默颇有微词,认为无偿开采三十年有点那啥,反正……哈默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慈善。

    至于那个煤矿现在怎么样了,陈太忠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是由此他产生了一个认识,犹太人是最会见缝插针的,不要相信他们的政治信仰。

    现在这种认识被人重新提起,他对海因的兴趣也是很大了,不冷不热地应付着,心里却是在盘算:尼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有苦衷?

    还好,尼克确实是有他自己的难处的,吃过饭饮过茶之后,他拽了陈太忠去他的书房说事儿,一进门就很坦白地告诉他,“陈,钱不是问题,但是我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你短期内不会来英国……我说得没错吧?”

    钱不是问题?那就好办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你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要求我过来的嘛,何必这么鬼鬼樂樂的?”

    “你觉得我真有那么愚蠢吗?”尼克也笑着摇头,“你很忙,这个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

    事实上,这不过是套话而已,他早就打算好了,要是陈太忠能来,那么就此说,陈太忠若是不能来,那些钱挪用也就挪用了——这就是典型的英国人的思维方式了,陈太忠是很可怕,但是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行不行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