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视察(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视察

作者:陈风笑
    冬生并不怕科委占了他的大厦,事实上,章东给时候也说了,这无非就是走个过场,让领导视察的时候,多一个看点而已。

    是的,凤凰科委这半年多来动作很大,可是要说面子工程,还真没什么面子工程,科委这帮人都是实实在在做事的。

    但是让牛局长郁闷的是:陈省长和安部长的行程安排里,并没有视察办公大厦这个环节,是的,这只是一个备用方案。

    仅仅因为一个备用的环节,就要锯掉价值八十多万的牌子和射灯,就算牛局长财大气粗,也禁不住要肉疼一下——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按说,若是能小心施工的话,等事情过后,这拆下来的东西也未始就不能重新装回去,就算损毁一部分,大半还是能用的。

    让牛局长第二不满之处就在这里了,你征用就征用吧,早一点说会死吗?事到临头才通知,而我们还得尽量抹去牌子曾经存在的痕迹,比如说相关的支架都要拆除,墙上的眼孔还要抹平——否则,不小心被领导看到的话,那不是弄虚作假吗?

    这种赶工的情况,锯下来的东西,十有**是要报废掉了,这怎么能不让牛冬生心里愤愤不平?

    所以,他就向王伟新抱怨,由于牛局长认清了形势,两人现在关系尚可,“伟新市长,市里通知得实在太晚了,凭空给我这儿增加了不少损耗。”

    “你知足吧,”王市长哼一声,根本不希的理他,“市里要真的把这楼给了科委,就轮到你哭了——当然,陈太忠大概会适当地补偿你一点的。”

    王伟新将“适当”两个字咬得极重,牛局长一听,冷汗登时就从脊背上冒了出来,这楼前前后后已经花了交通局小三千万了,要是被科委用个千八百万的买走了,那可是哭皇天都没泪了。

    按说。王伟新说地这种可能性很小。交通局和科委都归市里管。职能不能同那是先天地。谁也不是后娘养地。要这么强取豪夺真地说不过去。交通局上上下下一千多号人也不会答应。

    可是科委里增加了陈太忠这么个变数。那就实在不好说了。陈某人真想要了这栋楼。还真不是什么难事。你牛冬生不答应?成。那换于满江来当局长好了。

    当然。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小。牛局长跟陈主任地关系更是相当地不错……但是。人家科委赖在你交通大厦办公。可能是十来二十年地那种。仿刘备借荆州例。牛局长也不能说什么吧?

    “算了。希望科技部地人不会来这里视察。”想通这一点。牛局长居然改主意了。“我这边拆了牌子。不过是个有备无患地意思。呵呵……”

    似乎是听到了他地心声一般。陈洁和安国还真地没来这交通大厦。这次安部长来。目地是务实。对这些虚地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他甚至有心思去自行车厂看一看那几辆样车。也没功夫去交通大厦转悠。

    陈省长心里更明白。那暂借给科委地楼。十有**就是忽悠人应付考察。她当然就没兴趣了。被人蒙蔽并不是什么光彩地事儿。传出去更是难听。如非必要就不用去了。

    科委拿得出手的东西很多,说实业,不仅有精细氧化铝厂、电动助力车厂这种在建的,还有碧涛化工这种已经投产的,尤其是煤焦油深加工这个项目,在实用方面,绝对是填补了国内空白。

    安部长和陶主任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很大,同时也高度赞扬了清渠乡地支持,这么个小山包直接划给了碧涛化工,配套设施又齐备。

    更难得的是,邢建中将厂子规划得很好,看上去整齐干净,给人耳目一新地感觉。

    “搞得很不错啊,这才是对回国人才最大的支持,”安国情不自禁地赞赏,侧头看看跟着自己的邢建中,“小邢,你从科委借了多少钱?几年能还清?”

    邢建中登时汗颜了,不过,他肯定不能说这钱是别人投资的,说不得含含糊糊地应对,“嗯,利润还行,两年回本不成问题,只是我还想扩大再投资,还有……”

    “还有什么?”安国听得很仔细。

    “还有就是沥青的处理技术还待加强,粘稠度不够,现在不能用于铺路,”邢建中直接将话题扯到技术上了,“这一块的成本压力也很大,还有待技术攻关。”

    “哦,那继续努力,”安部长点点头,也不知道是否听出来了对方在回避科委地投资,反正是没再问下去,在部里混的主儿,一般都是比较敏感地,“你也别气馁……搞到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

    接着就是剪

    电动助力车厂的剪彩、科委大厦地剪彩、科委房地产彩,一系列地活动都展开了,一时间,连着三天,天南省电视台都在不停地播报凤凰科委的新闻,倒是忙坏了送录像带的人。

    陈太忠是在第二天才出现的,还好,段天涯倒是没有吝啬自己的带子,有意无意总是要给陈主任几个镜头——当然,至于台里会怎么剪接,那就不是他的事儿了,不过,想来新闻中心的唐主任会处理得很好吧?

    陈洁对陈太忠很上心,听说他前一阵车祸,还再三叮嘱,小陈你一定要注意好身体,你还年轻之类的云云。

    出人意料的是——其实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安部长对陈主任也挺客气,比对文海客气多了,重重地表扬了他几句,搞得陶主任听得都有点胆战心惊,后来主动找陈太忠解释,“陈主任,你去北京的时候我正在忙一个会,本来说会完了见见你呢,结果小张说你已经走了。

    ”

    “呵呵,我就是报个到,看还需要点什么准备工作,这也是凤凰科委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陈太忠笑着回答,心里却是有点感叹,我在北京足足被晾了一个多星期,你们也只当是顺理成章的,现在见老安对我热情,你就知道解释了。

    跟红顶白人情冷暖,真的是莫过于此了。

    安国这次来,却也不是空手来的,他给凤凰科委还带了一笔钱来,当然,这并不是他有做散财童子的觉悟,实在是凤凰科委有些事情,让他有点看不过眼。

    “给你们科委拨上五百万吧,外地的兄弟单位来取经,你们居然要收费,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安部长说起这个,就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个……太难听了,这钱就专门用在招待上好了,不过,要花在刀刃上啊。”

    文海听得大喜,有钱花谁不高兴?反正,对省级科委不收费那是早在“改会”和例会通过了的,至于说其他非省会的地市级科委——让他们食宿自理总可以的吧?

    “我们这也是没办法,”文主任心中高兴,脸上却是很配合地“赧然”了一下,“自主筹集的‘创新基金’,投资商要求的回报,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很大啊。”

    这就是自曝其短了,不过也都是早就有了默契的,安部长一听,倒也知道所指,笑着点点头,“这也是你们先走一步,摸索出来的经验和教训,不过,部里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创新基金的目的是扶持中小型高科技企业的展,不能太功利化了……”

    说着说着,他的兴趣就来了,“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来不得半点含糊和急功近利,更有不求回报的可能性,**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没有失败,怎么可能有成功?”

    在基层这么说话,安部长显然有吹风之意,大家也都习惯了,尤其是《科学日报》的两名记者,认真地拿着小本子记着。

    可是凤凰科委的这几位主任听得就愣住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照安部长这么说,“创新基金”的性质就变了啊。

    最后,还是文海捡个空档,壮着胆子问了,“安部长,照您这么说,创新基金就是不该求回报的,是吧?”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也是部里的意思,”安国点点头,眉头也皱了起来,“你们凤凰的情况有些特殊,小陈本身还是招商办的副职,别的科委没你们这么优厚的条件,而且,要是都像你们这么操作创新基金,那索性叫风险投资好了,大家都挑肥拣瘦的,只培养高成长性的企业……这还叫扶持吗?”

    “这个基金的本意,应该是扶上马再送一程!”安部长的言,掷地有声。

    不求回报的创新基金,那岂不是跟火炬计划的专项资金一样了?几个主任的眼登时就亮了,这可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儿啊,大家花钱都不用有什么负担了。

    “那我们现在这个创新基金?”文主任笑嘻嘻地问了。

    “你们这个名称要改,”安部长笑着摇摇头,居然有心情开玩笑了,“要是你们不想要专项款项的话,那不改也行……咦,小陈哪儿去了?”

    “他去英国了,”乔小树咳嗽一声,“帮着省里协调一些事情。”

    “哈,这么厉害啊?”安国听得就是一呆,“伤还没好就走,这么负责的干部,怪不得凤凰科委搞得这么好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