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礼节(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礼节

作者:陈风笑
    芸冰不太会来事儿。虽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循规蹈矩是很遗憾。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陈太忠身上从来都缺少可以用“循规蹈矩”来形容的东西——无论是脾气实力还是际遇。

    所以。虽然她在这事上做很正常。可是到了|太忠这里。还是很“正常”地阴差阳错出了意外潘卓然不但误会了他俩的关系。甚至连陈某人对他自己态度都误会了。

    这一刻。潘主任受的压力。真的是不小。但是他还不敢作。

    倒是麦总微微一笑。走过来接口了。“陈主任。久仰了。我姓麦。跟财政厅李御杰厅长很熟。”一边说他一边略带矜持地伸出了手——只伸出了一只手。

    “李御杰?”陈太忠抬眼看看他。没理会他的手。而是皱起了眉头。犹豫一下摇摇头。“这个人我不认识*。”

    他这就是反问呢: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是想卖弄什么吗?

    “哦?”麦总眉毛一。显然也是吃了一惊。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展颜一笑。“上次你这儿曲阳有笔款子。就是我跟李厅长打的招呼啊。”

    太忠一咂嘴。站起了身子。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脸上也泛起了笑容。呵|。原来是麦总帮的忙啊。那倒是要谢谢了。”

    上次钟韵秋要的钱。是许纯良帮着活动的。陈太忠也只知道钱到了。倒是没有再多问。眼下帮忙的主儿到了。于情于理他总的表示点什么出来。

    当然。在他看来。站起身握个手。这就算适当的表示了。是的这件事里他领地是许纯良的情。跟眼这位也没什么关系。礼节到了也就行了。

    “没啥。不客气。”麦总见对方终于是放下了傲慢。肥胖的脸上的笑容也变真挚了些许抓着他的手使劲儿摇一摇。“潘主任跟小范关系确实不错。大家以前不认识。现在就算认识了啊。”

    呃……陈太忠心里这个纠结就没办法说了。心我早就说明白了啊。就要那潘主任关照一|地嘛你么说岂不越描越黑?

    不行。我澄清一|。他咳嗽一斜睥一眼身边的杨倩倩。。“咳咳这个。其实我小范……就是普通朋友。”

    这话说的还真是别扭。不过他也没别的选择。为了照顾杨倩倩的感受他必须撇清。可。既然都帮了范芸冰了。那也不能撒手不管。说什么“就是同学的姐姐。才认识的”之类的话。唉。瞧瞧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没错没错。就是普通朋友”麦总笑眯眯地点,头。不过眼中那一缕谐谑之色却是论如何都抹不去还好。下一他总算扯起了别的事儿。

    “听小许说过几次|主任了。一直想见一见呢。他可是满嘴的好话。从来不见小许这么夸人的。”

    。还是解释。强大家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地事儿。不知者不罪!陈太忠听明白了。有心说点什么吧。人家这解释挺晦涩还不好计较。心里不禁暗暗嘀咕一句: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算了。不提了。真|烦呢。他笑一声。配合着扯开了话题。“麦老板也不早说认识小许。害的我刚才失礼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麦总笑着摇摇头。直到这一刻才放开了他的手。心里却是暗暗嘀咕:我还以为许纯良跟你提过了呢。

    他刚才是想化解矛盾。又不想看陈太忠的脸色。所以很直接地先点出了李御杰。谁想人家根本不领情。倒是弄了一个不大不小地尴尬出来。

    等陈太忠做出了那种反应。他才过味来。敢情许纯良帮忙之后。根本就没跟陈太忠解释。于是。那缕若有若无地矜持也不见了去向。

    看来许纯良真的重视这个陈主任啊。麦总在|一刻就反应过来了。送人情都送的这么不声不响的——显然。跟眼前这位搞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

    陈太忠却是不想跟他多聊了。心说哥们儿好不容易出来参加个社交活动。你就不要这么扰了吧?“对了。你跟纯良一起来的?”

    “没有。”麦总笑着摇摇头。“他有他的事儿。我也有我的事儿。好不容易放松两天。大各忙各的……他来凤凰了吗?”

    你也知道“好不容易放松”?陈太忠心里不满意地哼一声。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哦。刚才他给我打电话了现在就在碧园呢。”

    麦总也是挑通眉眼的主儿。见其笑容转淡。心知这次见面也就该到此为止了。说不的找俩杯子。他和潘

    ||跟陈太忠碰一杯后腿走人了。

    直到走出包间。潘然才低声了。“麦总。你们说地小许是谁啊?”

    经过最后那次干杯。潘主任已经确定了两件事:一个是陈太忠真的不打算跟自己计较了。另一个却是……范芸冰真的跟姓陈不清不楚。

    反正。都是过去的儿了。以后他多照看范芸冰,也就是了。再说了。老麦卖过陈主任一个面子。打小范主意的也是老麦。跟我没啥关系的嘛。

    不过。麦总的能量之大还是出乎潘卓然的意料之外。李御杰啊。堂堂的省财政厅地常务副厅长。做为财税系统的潘主任太清楚这人地能量了。而李厅长。居然也要卖老麦的面子。

    这还不算。他在话里听出了一个人。那就是那个“小许”。小许更是了不的的人。能让使唤动麦总求人。还能让陈太忠一直挂在嘴边。他当然|的出来。陈主任能找到李御杰的麦总不是很尊重。但是却挺卖那小许的帐。

    是的。察言观色。那是潘卓然的强项。从蛛丝马迹中他就分析出了这么多。是以有此一问

    “呵呵。那是许省长的儿子。”麦总的意洋洋地跟他卖弄。“我跟小许。那也是通过许省长认识的……别跟别人说啊。我这人特烦别人求我。”

    “那肯定啦。”潘主任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越地震撼了省委常委许绍辉?老天。怎么全是这种大块头儿的主儿?

    其实。麦总这话也有点夸张。他认识许绍辉。这话不假。不过许省长跟他的交情也就那么回事。上次许纯良帮钟韵秋要钱。其实走的是他老爹秘书的路子。许省的大秘了解路子挺多。知道麦总跟李御杰交好。如此这般地操作一下。

    做为回报许纯良回到素波。还程去看了李厅长一次。李厅长虽然挺牛但是对小许学还是很客气的。到了后来。许纯良还引见了一下他跟自己的老爹见面。这就相当于李厅长跟许省长有了私交的渠道。

    这种私交的渠道。也是比较重要的。尤其是省委常委和财政厅常务副这样的级别。许省长固然不好公然拉帮结派。李御杰做事也要考虑影响——要知道。从某个角度上讲。财政厅的常务副比大厅长还要值的交往。

    常务副比大厅长还'的交往?这话初听有些滑稽。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八二年中组部文:省委组织部的一把手只能干一届。

    组织人事权和财权做为省委和省政府的第一部门。影响实在是太厉害了。虽然对财政厅长能连任两届的规定是在oo年才布的。但不少省份早就有了心不宣的规矩:组织部例。财政厅长干一届就差不多了。

    倒是由于常务副不一把手。组织部和财政厅里。连任十来年常务副的例子也很常见。

    当然。具体到下面县市。这个规矩就不怎么受人重视了——毕竟是不便公开的规矩。但省里这一块。大家还都是比较注意的。

    所以。许纯良在这件事里。初开是求人的。到后来由于他做事谨慎又有章法。居然|成了自家老和李御杰的私交情。不的不说。这这就算是意外的收获了。可见做事讲究点真的是坏事。

    当然。这些事就没必要让麦总知道了。许绍辉不会说。李御杰也不会说。虽然麦总后来还在喝酒的时候听李厅长说了。但是人家俩撇开他交往。他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不行。我的去找找小许。”麦总想到这里。觉的最好还是跟许纯良见个面比较好。若是他不知道小许来了凤凰。那也就算了。眼下听陈太忠说了。不去见见还真的不合适了——放假期间。家都在外地却不见面。万一那姓陈的跟小许说起来。岂不是容易造成误解?

    人在社会。真的不好混*。万一缺了礼数。指不定哪天就要出什么样的漏子。麦总算是混的不错的了。却也不能不在这上面用心。

    最少也要打个招呼才成。小许见不见面。那就由他了。想到这里。回到包间后麦总拨通许纯良的手。

    许纯良倒是挺奇怪。听麦利中说起陈太忠。这才恍然大悟。挺快地表示了。“麦总要是方便。现在过来找我吧。”

    挂了电话之后。许良身边的北京口音问了。“不用跟这个家伙说加油站的事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