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古怪味道(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古怪味道

作者:陈风笑
    开了加油站之后,张建林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今天的]T宝先算计了他一道,后面又是陈太忠不给面子,张所长的心情好得起来才怪呢。

    愣了好久之后,他无意中看一眼后视镜,才现张梅在默默地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一栋栋建筑物,目光虽然清亮,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张,你好像跟陈主任挺惯的啊,”张所长笑了一声,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你是他介绍来的,今天他也挺给你面子的。”

    “嗯?哦,不是那样,”张梅猛地清醒过来,摇了摇头,“我只见过陈主任三次,今天……今天他很给我面子吗?”

    看她迷迷瞪瞪的样子,张建林也就懒得再套话了,而是很随意地笑着点点头,“我的面子他都不给呢,你一出来,他就答应不要赔偿了。”

    张梅虽然不是很熟悉官场这一套,但女性本身特有的细腻还是让她做出了中规中矩的回答,“这个赔偿不重要吧?陈主任本来也没说要封他的门儿,都是那个老板胡说的。”

    这个倒也是,张建林登时被这个回答引开了思路,他何尝不知道,陈太忠根本不会把那几个钱放在眼里?至于说封门——陈某人真想封了加油站的话,叫一帮混混来捣乱就足够了。

    “这个检测结果出来以后,还会生什么事,倒真的令人期待啊……”

    检测结果在当天晚上就出来了,别的不说,只说为奔驰车加油的那台机器,辛值刚刚达到八十五,也就是说才算是八十五号的汽油,而且铅和硫的含量严重标。

    不但如此,这台机子里面还有肉眼可辨的黑色小颗粒,跟张志宏同来的人比较能确定了:这台机器出的油,应该是掺杂了大量的低标号汽油——而且很可能是土炼油。

    这个结果,张成宝当然不肯接受,但是这些都被张爱国拍进了dV中,同时,十七又招呼来几个小混混在加油站门口乱晃,真的是用文的不行,用武的也不行。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张爱国知道必须收网了。于是通过叔叔地关系又找来凤凰电视台地人现场拍摄。并且答应将dV中地部分内容贝给电视台。以充实相应地资料。

    这下。宁建中坐不住了。主动打了电话给张智慧。“张总。我没招惹你吧?你在振鑫加油站那儿。是搞什么呢?”

    宁局长也是大能之辈。听说电视台来人。随便在台里打问一声。就知道这是凤凰宾馆地张智慧出头了。心里这通埋怨自不必说。打电话地口气也是咄咄逼人:姓张地你给我拿个解释出来!

    他地难缠也由此可见。你陈太忠厉害?成。你厉害我不去招惹你。但是你总是要找各个职能机构办事吧?我去踢那些部门地屁股。不信你就一手遮天了呢。

    论起来。你科委地职能不过那么一点半点地。我财政局才是基本上通吃各行局和机关地!

    不过。张智慧也不是个善碴。虽然早将因果弄得明白了。却愣是要装傻。“老宁你这啥意思啊。那振鑫跟你有关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个加油站的老板,是我干儿子,”宁建中是真的有点恼了,“你这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你别说,我还真不知道,”张智慧马上开口撇清,随即叹一口气,“唉,不过你现在说,有点晚了啊,我侄儿现在跟着陈太忠干呢,小陈责令他必须处理好这件事,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侄儿?”宁局长登时傻眼,好半天才问一句,“他进了科委了?”

    原本,他是想说“跟着陈太忠有啥意思”,不过转念想想,要说跟着陈太忠还没前途的话,凤凰市也没几个人值得跟了。

    当然,他可以压一压张智慧,但是真把老张逼急了,那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啊,手眼通天的人物呢。

    结果,他还没想着狠逼呢,张智慧倒已经不干了,听到他的问话,张总干笑一声,“是啊,他进科委了,不过他只是我侄儿,不是‘儿子’,既然老宁你都这么说了……要不要我现在让他辞职?”

    你为了干儿子能找我的麻烦,我这嫡亲的侄子不要了,怎么样,算不算给你面子?

    “啧,老张你这是啥话呢?”宁建中咳嗽一声,心说这家伙本来就又奸又滑,现在得了理,更是不饶人了,“我这不是也是不知道吗?”

    “哦,那就是大家都不知道了,哈哈,不知不怪嘛,”张智慧哈哈一笑,随即又叹口气,“唉,既然都这样了,小辈儿的事情,就由他们折腾去吧,无非就是个加油站,多大点事儿啊。”

    我不知道是真的,你不知道那可就是未必了

    中心里很清楚,而且,那个加油站不大也值个两4好,怎么能就这么说丢就丢?

    你张智慧这两年手里搂了不少,不过这样的加油站也建不起三个吧?他叹一口气,“既然这样,老张你帮我探个话吧,陈太忠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成不成?”

    这件事,有古怪啊,挂了电话之后,张智慧开始琢磨了,要说心思玲珑,凤凰市官场里真没几个人比得过他了——要知道,官场中从来不缺乏聪明人,但是毫无疑问,张总在聪明人里都是拔尖的。

    若不是他性格里带了几分不羁,偶尔还会冲动两下,张智慧怕是还可能再往上走走,是的,他是聪明人,但是性格制约了他的展空间,后来又因为党项荣极力打击蒙通的人,才磋跎至今。

    他对宁建中了解得也相当地清楚,知道那家伙一般对这种事不会太过认真,而且,明明就是张成宝不给陈太忠面子在先,如果没有几分古怪在里面,宁局长吃撑着了这么认真?

    丫大可以坐看陈太忠收拾张成宝,等到小陈折腾到不成样子的时候,再出面化解一下,事情也就揭过了,那个加油出上一二十万的血,就够了,老宁混了官场这么久,怎么可能连这点坐等的耐心都没有?

    他有点吃惊宁建中的反应,陈太忠也有点吃惊,因为在当天晚上,铁手居然出马找到了他,“陈哥,那个振鑫加油站,能不能给我个面子,不用弄得太狠?”

    “怪不得张成宝那小子那么张扬呢,敢情是有你撑腰啊?”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恼火了,不过,铁手的态度比较恭敬,他倒也不好马上就翻脸。

    “别的不说了,我说铁手,你知道不知道他当时狂到什么地步?说句难听话,我要少点能耐的话,他连我都放不过……一个卖假油的,牛逼成这样?”

    “我认他是个鸟毛,”铁手苦笑一声,“是素波韩老五打电话联系我,说是他明天就赶过来,请陈哥无论如何给他个面子,见上一见……说的也是振鑫的事儿。”

    铁手和韩天差点火拼之后,两人关系倒是融洽了不少,铁手这番来,也是想着帮韩天关说两句,倒是没别的意思。

    “还有韩老五?”陈太忠的眉头皱了起来,韩天帮他收拾过管志军,将雷蕾从困境里解救了出来,这个人情他还是记得的——虽然人家韩天卖的是谢向南的面子,但雷蕾终究是他的性伴侣来的,陈某人对自己的女人,从来都是呵护有加。

    “这个张成宝倒是能耐啊,”他叹一口气,说实话,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找过来,“啧,我还欠过韩老五一个人情呢……铁手,知道为啥他能请动韩天吗?”

    “哼,凭他也能请动老五?”铁手不屑地哼一声,“是振鑫的老板吴振鑫找的韩天,听韩天说,吴振鑫跟韩忠有点不对眼,要不就找韩忠来说了,老五也知道韩老大跟你关系好,不过,吴振鑫跟韩忠也没啥仇……反正他兄弟俩是各交各的。”

    “吴振鑫?”陈太忠听得脑袋又大了几分,终于觉出这件事里的古怪了,按说,振鑫集团能让张成宝挂靠上去就很给面子了,而张成宝那加油站的所作所为,实在有点给振鑫抹黑。

    这种背景下,他又是抓了张成宝的现行,吴振鑫居然还会冒头出来解救,真的是让人想不通,“姓吴的想提点什么要求呢?”

    “他说了,您怎么收拾张成宝,他绝对不管,不过,希望您别迁怒到振鑫集团身上,”铁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那只是挂靠了他的集团,不是他们集团的行为。”

    这是当然啦,哥们儿又不是疯狗,陈太忠听到是这个要求,禁不住笑着点点头,“我不至于这么恐怖吧?呃……不好办啊!”

    下一刻,他又愣在了那里,就算他不想牵扯到振鑫,但是又怎么可能一点不提呢?而一旦提起这个名字,总是有人会联想到什么,甚至不排除有人搭着这趟车对振鑫伸手。

    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吧?“呵呵,我也是多虑了,其实吴振鑫能弄起这么大的摊子,肯定有他自己的能耐嘛,我不追究不代表别人不追究,但是这点小场面都应付不过去的话,他就回家抱孩子去吧。”

    就在这时候,张智慧来了电话,“太忠,振鑫的事儿你放手吧,里面味道非常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