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自打陈太忠冒头之后。章尧东一直在为他的工作岗位而头疼。

    这个小陈。实在是太能冒尖了。搁在招商办。短短一阵工夫就搞定了大单。还弄了一串友好城市回来。搞的他不提拔都不行。

    事实上。章书记并不怕提拔陈太忠。尤其是陈太忠跟蒙艺搭上线之后。他更不怕提拔此人了。不过横在他面前的事实是:他没办法将此人提太高。

    没错。这家伙的成绩是有了。但是资历不行啊。不但年轻。而且连文凭都没有。只是一个高中生。纵然是这样的条件。一年多时间里已经两次越级提拔。蹦到副处了。

    任是什么样的领导。到这种人都要难免郁闷。提无可提啦。《组织法》摆在那里。不是人看的。是要大家去遵守的。

    而且。陈太忠的风不是一般的强劲。当时为了压一压他。也为了考察其心性。章书记才把他直接扔到了科委那个冷衙门——人无害虎心。虎可未必就没有伤人意。小陈上有蒙艺罩着。我要再把他扔进个热门行局。那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少年人心性容易不稳。章尧东现在想起来。也会对自己说:我那是帮着磨练他呢。是的。把他扔进科是好意。

    不管怎么说吧。陈太忠这半年在科委。也没有怨天尤人的说不公什么的而是充分利用源积极拓展业务。对市里的|动也能毫无保留的配合——就算是不满也会很直|的反映到他这里。

    小陈对我还是很尊重的!章尧东已经的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最起码这家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很有些青年干部朝气蓬勃的锐气和进取心。

    至于说在同一时刻。陈太忠也很听段卫华的话。章尧东也没觉的这就有多么不好。从理智讲他见不段陈二人走的太近。但是从感情上讲的话。章书记认为陈太忠人品不错——人家段卫华提拔了你。你要做个白眼狼。我就算不不重用你。也不会彻底信任你。

    反正段卫华是个弱势的市长。又有点狡猾狡猾的味道。章书觉自己这个搭档已经很不错了。做人嘛。须留三分余的方好——换个朱秉松或者彭辉那样的市长来。谁愿意啊?

    辉是天南另一个农业大户正林市的市长。彭市长农民出身。去昔阳的大寨和和顺的西沟学习过的。深的陈永贵和李顺达赞赏。真的是年轻的老资格了。

    这些就扯远了之。将陈太忠放到科委之后。尧东就没想着这厮一两年内能起来。一个边缘的单位。又是大学生扎堆的的方小陈你就给我安心锻炼几年。时机成熟的时候。咱们再说别的吧。

    谁想这陈太忠在那个日益被边缘化的科委。居然也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呢?而且好死不死的是。小陈这一些章法。却是又隐隐的合了科技部下一步的大动作。即将被部里竖典型了。

    什么叫鸿运当头?这就叫鸿运当*章尧东不不再次感慨一下陈太忠的好运当。他也不的不认小陈做真的下辛苦。换个别人同样按这个流程走。绝对达不到现在这种爆棚的人气。

    可是。人气是有了。这官却是升无可升了。章尧东真的是太为难了。哪怕换个资历年和学历都适合的干部。到了眼下也没法升了。短短一年多。科员成了处了啊!

    而且。随着下个月科技部的考察。凤凰科委不可能再偏安于天南的一隅。必定会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中高度亮相。受到公众的审视和考评。到时候万一说这儿有一个二十岁的高中生正处干部。没准有人要34的中央委员38岁的中央副主席王洪文跟其相比了。

    然而。考察过后。凤凰科委的经验向外一推广。这个陈太忠能不能再升。该不该再升。就是他章尧东也无法做主的了。

    当然。陈太忠的职位。章书记还是有资格考虑一下的。眼下看来。将其留在科委也未始不可。陈某人一向都是在自家的里刨食儿。等闲不会干扰到其他部行局委的工作。

    不过这个准备。却也是应该有的。今天陈太忠很粗暴的摆平了一桩可能引大问题的群体**件。这让章尧东想到了他很久以来已经忽视了的一个现实。

    小陈不但搞经济拿手。应对这种棘手的事情。更是有魄力。也有一些这个……这个群众基。而计生工'真的合适他来干。是的。眼下计生工作的担子很重的。而一团和气的干部。是搞不好这个工作的!

    反正。计生委那里粹就是个的罪人的部门。搞的好是应该的。搞不好就要被k的满头包。小陈上手。计会搞不错。但是……那也只是“应该的”。如此一来。自然不会有“升无可升”的尴尬了。

    这么将思路一拓展。书记又现几个类似的位置。合适陈太忠去任职。比如说信访办之类的。这显然是个不错的点子。

    不过。这也就是个案而已。反现在是动不的陈太忠的。科委那一摊还没搞顺呢。马上又要有科技部的来考察。这会儿动的话。没准蒙老板都要看不过眼直接话了。

    总算。陈太忠这未的出路。我是有个思路了。章尧东如释重负的同时。又觉的有点那啥。为了计生工作而牺牲掉一个搞经济的好手。划来不来呢?

    可惜啊可惜。计生委的主任。实在是不能兼任招商办的副主任……

    晚上的饭局其很简单。小小的事情牵扯了这么多人进来。谁也不愿意见到。不过这年头。计划生育工作是个考核的硬指标。倒是也没人敢掉以轻心。

    陈太忠和吴言刘东凯古昕广图等是一桌。简单的坐了坐大约就是四十来分钟的样子。倒是没资格坐上来的姜世杰在桌子边就转悠了有二十分钟。

    吴言似是没注意。就由着他转来转去的。陈太忠一开始没现。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这份异样:白书记一直没有就姜乡长在这件事

    任表态啊。

    他有心关说一下吧却是又担心插手横山事务的嫌疑。这名声传出去的话并不好听。而|。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引起别人对自己和吴言关系的无端猜测。

    甚至。他连看吴言的次数都很少。多时候是在跟别人随口聊着。注意力也全放在了其他身上。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现奇事一桩:广图一直在用眼|的余光看着吴书记。

    这是个什么意思啊'他有点搞不懂书记一直白书记的人来的。莫非他还能打起她的主意不成?

    不知过了多久。谜底终于揭晓。吴言不经意的冲广图使个眼色。书记几乎在瞬间就了小姜。|了。今天的事儿也怪不的你。你这站了半天了。坐下好好的吃点吧。”

    他这反应度实在太快。太过明显了。别说陈太忠就连别人也反应了过来吴书记是要敲打姜乡长一|。不过又不合适做的太过所以晾此人一阵之后。就让书记来和一|稀泥。

    这件事姜世杰实在难以推脱的责任。可是处理过重的话。又难免让搞基层工作的同志心。所以。书记也只能如此处理一下——反正。话的是书记。万一还有什么手尾。她再站出来也不晚。

    由此可见。白书记真的是玩转了横山了。搁给别的同级单位。政法委书记哪里可能在区委书记在场的时|。就重大事情如此先做出表态?

    偏偏人家广图还做。由于桌有外单位的人在场。接个眼神马上说话。那就是**的暗示了。不是我眼里领导。是领导让我这么做的。

    这种微妙的感觉。凭笔是难以描述的。不过身在其中的人。只要不是太的。马上就领会到了。就连陈忠都第一时间应过来了。

    不过这让他感觉有,微微的不爽。就心里决定。晚上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吴书记一下:姜世杰好歹也是我的人。我又赶来帮你善后。你这么做岂不是不给我面子?

    怎奈。姜世杰接下来的举动。让他有了放弃这个念头的打算:姜乡长不听书记的招呼。表情很沉痛的向走到吴言身边。“吴书记。我辜负了您的信任。请您批评我吧。”

    这就是姜乡长说了。书记的话我是听到了。不过正好借这个话头。再向吴书记表示一下忠心。我可是只听你吴言的啊。

    当然。他这么做。是不是有将事情性质彻底敲定的心思。那实在是很难——不过看起来的确有这样的意思。毕竟在横山。吴言说了才算。

    其实这个举动也无可厚非。官场里最好不要认错拍板的人。否则没准会给自己带来点后果。起码陈太忠品味出了姜某人的诚意——老姜既然死认白书记了。哥们儿还多的什么事儿?

    倒是广图因为这。脸上变的有点淡漠了:姜世杰你这么做。不是给我上眼药吗?还好我刚才反应快。也不至于因为你这话被吴老板和别人误会。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霸道的加油

    吴言对姜世杰的反。有点微微的不满。

    姜世杰眼里有她。是好事儿。不过。广图已经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你再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啊。想当着大家将我的军?让我亲口说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一件事情站在不同角度。总能读出不同的味道来。而做领导的。通常都极为反感属下的宫。尤其是当着外人的这种时候。

    总算是姜世杰在表忠心。而这家又跟陈太忠好。吴言想计较也无从谈起只能面表情的回答他一句。“这件事情书记会你商量善后问题的。”

    这就是她在保留意见的同时。又给了忠心耿耿的广图一个小面子。同样还是当着外人的这种。由此可见。官场里。小事上也能体现出大学问。

    陈太忠居然把这一系列反应和味道都读懂了一时间真的就放帮姜世杰说话的念头了。心说这驭下之道。我还的好好的跟吴言学一学呢。

    不过这姜世杰也真够傻的。有你这么办事的吗?搁给我的话。听了广图的话之后。马上身走人回寻个时机。再悄悄的向吴书记表忠心——哥们儿这方案。该是最棒的吧?

    呃……好像也不妥。陈太忠还没来的及沾沾自喜。马上就又反应过来一个问题:私下找吴书记的话。万一在临置楼撞到哥们儿怎么办?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这个不妥。其实主要是因为吴言是少见的女干部。还很年轻漂亮的这种一时间他又有点感慨。怪不的别人都说。顶头上司是女人的话。真的是更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女人天生心眼就小。遇上个更年期的女干部那麻烦就更大了——可是。陈省长好像……也挺好说话的?

    姜世杰这么做。倒是最正确的了?陈太忠胡思乱想半天。冷不丁听到手机有短信响起。就此打住了。

    短信是钟韵秋过的。她坐在隔壁的桌子上。倒是正合适观察他的动向偷鸡起来也便居然就在么多人的时候。了一个短信给他今天晚上。吴|记让我穿黑丝了。”

    不带这么撩拨人的啊。陈太忠登时就坐卧不安了。小钟自打做了吴书记的秘书之后。在那啥的时候就局促了不少。让他感觉少了很多的乐趣。一见这短信。他就有点血脉贲张。

    “谁的电话?”古昕仗着跟他熟。眼睛就往过瞄。陈太忠咳嗽一声。揣起了电话。“给家里搞装的。问纱帘用白的还是用黑的好。”

    “你就胡扯吧。哪儿有黑色的纱帘啊?”古昕一听就乐了。不过大家都没怎么在意。倒是书记。面上虽然没有表情。筷子的手倒是微微抖了一下。

    当众调戏白书记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陈太忠心里暗笑。真的很刺激哦。

    今天按理说是该去蒙晓艳家胡来的。不过人家小钟同学都这样邀请了。他也只能打个电话推说自己有事。悄悄的溜进了临置楼。

    不过。让他目结的是。不止是钟韵秋。居然连白书记也穿上了黑色丝在等他。真是意外的惊喜……

    凌晨。临置楼里的声浪语终于告一段落。陈太忠搂着吴言在大床上懒洋洋的躺着。钟韵却是借着清洁的理由躲了出去。

    “去素波有什么收获吗?”吴言现在也放纵多了。两条腿夹着他的一条腿。任那光秃秃的耻丘在他腿的外侧滑动着。弄的汁液淋漓。上边那条着了黑色丝袜的美还不住的在他腿上蹭动着。

    “你穿什么丝袜啊?”陈太忠直接岔开了话题。抬手去捏她的小鼻子。轻笑一声。“你的皮肤这么光滑。比小钟可是强呢。”

    “我以为你喜欢呢。”吴言撇撇嘴。的回答他。“还是黑色。我以前从来没穿过。觉的很诡异的感觉。”

    “我倒也喜欢。”陈太忠嘎嘎的大笑两声。“你这也是该黑的的方不黑不该黑的的方乱。哈哈。”身为白虎。腿着黑丝。这种异象。确实是等闲难的一遇。真的是太刺激了。

    “那我以后还是不穿了。”吴言被他说的脸一红。她端庄惯了。确实有点不习惯穿这种风格的丝袜。“快说说素波的事儿……”

    她听完陈太忠的陈述。尤其是听说。蒙艺居然不怎么卖黄老面子的时候。禁不住点点头。“原来果然是这样啊。”

    显然。她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正像蒙勤勤说的那样。高层里水火不容的现象并不是别多。有分寸的相互妥协才是主流。“这个你也不用太担心。不过……搞农网的公司。最好不要让你的家人亲戚什么的直接出面做人要三分余的。”

    想到自己手上公司已经是如此之多。陈太忠一时有点苦恼叹一口气。“我都不知道该找谁了……我说你别弄了。腿上全湿了。”

    “我又想了。”吴言低声回他一句。身子一翻就骑到了他身上。抓着那已经昂扬的家伙熟练的向自的腿间塞去。轻轻的起落两次之后。就疯狂的晃动了起。看来这黑色丝袜真的有助兴的功效。

    “呃。”门口传来一声轻呼。陈太忠侧头一看现钟韵秋吃惊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估计是没想到吴书记还会这样……

    第二天是九月三十号了。大家忙张罗国庆长假。到下午基本上没什么工作了。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接到了刘望男的电话。“太忠。现在有空没有?”

    刘大堂跟人在加油站掐起来了。

    这还要从昨天说起。肯车和奔驰车一路奔回凤凰之后。丁小宁的车没油了油表已经打到了备用档上。不知道走到什么的方就会熄火。仓促之间找了一家加油站。随便加了点油。

    这点油加的实在有点不合适。明显不是93标号丁小宁一上手就感觉不对。不过想着的不多。也就懒计较了。

    谁想今天早晨起来。死活是打不着火了。她着急看自己的酒店装修。开了刘望男的美洲豹走了。却是把修车的事儿丢给了刘大堂。

    刘大堂打个电话要合力汽修的将车拖走自己又睡个懒觉来。她到了合力的时候才知道就因为那劣质油的缘故。汽修的师傅已经将车修好。油也掉了。端着给她看。“看看多少渣。我刘老板。这种油你也敢加?”

    这下。刘望男不干。丁小宁在素波帮了自己。她怎么能不为自己的妹子出头?说不拉修车的师傅。气势汹汹的找到了那个叫“振”的加油站。

    振鑫加油站的人肯定不肯承认自的油不好。刘望男拽出了合力汽修的人做证。本来两边还比较克制。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跑长途的车队开进加油站准备加油。

    这车队一共四辆车。头车听到刘望男在跟加油的小姑娘理论油的质量。都没熄了。直接又开走了。这一下。加油站的人不干了。两三千的买就这么飞了啊。

    于是。两个男人气势汹汹的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头稍高的男人话了。“是不是找儿啊?我这儿就是这油。你爱加不加。开辆奔驰了不起吗?”

    合力汽修的这位师傅是玩手艺的。倒不是混混。一这话。转头看看刘望男。“刘老板。要不你给马总打个电话?”

    “合力汽修的马疯子?”高个子看到了他身上的制服。不屑的哼一声。“成。我在这儿等。你把他喊过来吧。记的啊……张成宝的振鑫加油站。”

    刘望男跟马疯子不特别的熟。觉的自己喊人过来有点不上路。少不先打个电话给丁小宁。小宁那是疯子的老板。她出面要更好一些。

    结果丁小宁一听自昨天是在振鑫加油站加的油。登时就咦了一声。“奇怪。清湖边儿上也有振鑫?”

    敢情。这振鑫是连锁的加油站。老板是素波的某个大老板。全省大约有二十多家分站。跟凤凰市交通局的运管办还有关系。一部分长途客车还是在几个振鑫加油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丁小宁知道刘望男跟人吵起来了。马上打电话联系马疯子。谁想马疯不在天南。跑到外的找汽车配件厂家去了。

    说不的。丁小宁就给舅舅郑在富打个电话。郑主任虽然是客运办的。不过手上也有些资源和能力。一听说有人欺负小宁呢。拍马就赶了过来。

    郑主任来势汹汹。一到场就将自己的名头摆了出来。“我是客运办的郑在富。别的话我不了。你们这个振鑫想不想开了?”

    “不过就是个客运办。”那位又是很不屑的哼了一声。抬手拨个电话。“请问是于局吧?我是张成宝啊。你们交通局客运办有个姓郑的吗?”

    于满江。是交通局的常务副局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