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七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七章

作者:陈风笑
    \官仙第一千二百二十六-七章

    一千二百二十六章领导关心

    跟蒙艺谈了一席话之后。陈太忠很悲哀地现:自己和蒙老大。根本就不是处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他所纠结和郁闷的事情。根本就放不到蒙艺眼里。两人境界相差是如此之大。真是没什么共同语言可以说的。

    可是为什么。以前我就没这种感觉呢?陈太忠一边琢磨。一边悻悻地走出了十四号。蒙老板要午休了。他一个小小的副处。能在省委书记家里混顿饭已经不错了。莫不成还混着睡上一觉?

    坐在林肯车里想了半天。陈太忠才隐约地的出了一个结论。以前跟蒙艺谈话。多是我在说蒙艺在听。人家做的基本上都是顺水推舟或者点评的事情。

    而今天蒙书记表了不少属于他自己的观点或者是想法。如此一来。哥们儿的思维跟不上趟儿。那也是情有可原的。这应该……算是好事儿吧?

    陈太忠自认。这应该是好事。道理在那儿明摆着呢:领导肯对你谈一些见识和看法了。那自然是信的过你。

    他却是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蒙艺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女儿。“陈太忠要搞的那个小水电的电网。你帮着催一催。能上就让他尽快地上。”

    一个省委书记能惦记上一个小小的副处。真的是很少见的事。但若是陈太忠这样古怪的副处。倒也是不足为奇了。

    陈太忠的车还没出了省委大院儿。就接到了田甜的电话。“吃完了?陪哪个领导啊。连手机都不带开的?”

    “陪蒙老大呢。我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陈太忠低声地答她一句。顺便又叹口气。柔声话。“这样。晚上我请你吃饭。这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田甜一听是这因果。倒觉的也正常了。犹豫一下又问了。“昨天你想找哪两个人的麻烦来的?”

    “还没查出来呢。”陈太忠听说人家还惦记着这事儿。心里也有点感慨。不过这问题倒是正合他的心意。还有四个人没扇胡芳芳的耳光呢。昨天看在李正先的面子上就算了。既然田甜又问了。他倒是不介意回头再找找那些人的麻烦。

    由此可见。陈某人的小肚鸡肠和睚眦必报的性格。真是没改变了多少。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说是这么说。专门再去找那几个人也不可能。啥时候碰上啥时候算吧。

    这是晚上也不能回去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挂了电话。不回就不回吧。反正要说做事儿。素波这里也少不了。

    最起码。“一卡通”的系统已经开始在素波安装了。凤凰科委的人现在就住在公交总公司旁边的“阳关宾馆”里。这是公交公司的宾馆。现在对外承包了。刚装修好。房价也不低。

    陈太忠赶过去的时候。正赶上杨帆带着几个人在调试一台刷卡终端。“这车也太破了点吧。这么结实缓冲做的这么好的刷卡器。居然就颠的不能用了?”

    这也是陈某人在科委里定下的调调儿。“设备出了问题。该修的修。该查的查。但是对外的口径。是一定要把责任推到公交公司身上。咱科委的东西。那是国内领先的!”

    这就是**裸的欺人了。不过不这么做。岂不是浪费了跟交通厅的关系?公交公司是很牛了。比科委牛的多。但是只要陈主任在科委。一个人就顶了整个公交公司了——还富裕呢。

    一边站着俩公交公司的员工也没吭声。许是听多了这话了吧?倒是陈太忠看到两人眼中隐隐有些许的愤懑。犹豫一下招招手。“杨帆。你过来一下。”

    几个人闻讯一抬头。惊喜地喊一声。“陈主任。”

    “嗯嗯。你们忙。我就是顺路来看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看看你们的工作进展。怎么样。吃住有什么不习惯的没有?”

    这就是领导的派头了。大家觉的陈主任能关心下属。少不的凑过来七嘴八舌两句。倒是杨帆还在盯着那拆开的刷卡器呆——书呆子就是书呆子。

    “嘿。挺不错。”陈太忠看着有点意思。索性打开林肯的后备箱。摸了一个大号的dV出来。对着杨帆就是一通拍。“你们也去干活。嗯。我帮你们拍一拍。”

    拍了没几分钟。就有人凑过来了。“陈主任。您也过去看看吧。这dV……是是按住这儿就能拍了?”

    敢情。这位是惦记着把陈主任也拍进去。领导照顾大家。大家也的对领-表示出尊重不是?

    于是。陈某人“深入第一线。共同探讨”的dV就这么被制造出来了。的还有模有样的。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蹲了一阵之后。陈太忠走到那两位公交公司的人旁边。“怎么样。设备用的还习惯吧?有什么意见。可以向你们公司反应。大家一起探讨。共同完善这套系统。为素波人民出行带去最大的便利。”

    “还行吧。”一个年纪轻点的点点头。另一个却是出了异声。“这东西返修率太高了。每辆车平均十天就的修一回。挺影响出车率的。”

    “啧。这是个问题。你们的车实在太破了。”陈太忠皱着眉头。郑重其地点点头。顺便侧侧脸。方便身边的dV继续拍摄。“嗯。应该多向侯总反应一下。”

    这位还想说什么。却被身边的年轻人一拽。那年轻人笑嘻嘻地跟着点头。“确实。车况都很糟糕。都是该淘汰的车了。不过公司里财务状况不是很好……”

    “嗯。这个是客观原因。”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提防上了。你小子不成指望我帮你们公交公司要拨款?麻烦你醒醒啊。“不过呢。大家都该充分地挥主观能动性。关键还是看能不能爱车如命。视公司为家。”

    说完这个。他手冲着dV一扬。“行了。不用拍了。”接着又将杨帆拽了起来。走到一边小声嘀咕。

    别人看着。那叫个羡慕啊。这个杨工真的好命。居然这么的陈主任看重。不过很遗憾。陈太忠拽杨帆。可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会不会是元器件采购上出问题了?”陈太忠低声问。“别怕。有我做主。你有啥说啥好了。”

    “应该是不会吧?”杨帆琢磨一下。摇摇头。“有两批型号不匹配的174175经换了。倒是有些进口元器件。对使用环境要求太苛刻。我觉。没准换上国产的会更好一点。”

    哦。那就行。陈太忠最担心的。就是有些人因为贪婪而进回来残次品。他也不想想。以他的名声。又那么看重这些环节。谁有胆子公然进口残次品?悄悄地收点回扣都是要壮着胆子呢。

    “你们继续努力哈。”他笑着点点头。冷不丁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门口那个“合家欢”三号店。怎么不开了?”

    “开不下去了。倒了。”有人很漠然地回答。“纪检委的现在正跟周总谈话呢。扛的过扛不过这一遭。也不好说。反正报纸上还没登……大概是没定性吧。”

    合家欢起家虽然小。却也是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服务公司。眼下出问题。纪检委介入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毕竟。起家的那帮人都已经身家几十万了。又给银行造成了巨额损失。不被调查是不可能的。

    几个月前。周兴旺当选天南省十佳青年时意气风的样子。又出现在陈太忠的脑中。想到这个。就算是看此人极不顺眼。他也禁不住升起了些许兔死狐悲的伤感。摇头苦笑一声。

    自古官场如战场。真的是没什么仁慈可言。任你占尽一时风流。一招不慎。就足以跌进万丈深渊。被雨打风吹去了。

    受这个情绪的感染。他一时也没了什么说话的兴趣。从车里取出十坛“曲阳黄”给大家留下之后。默默地开车离去。

    林肯车消失的不见了踪迹之后。才有人惊讶地叫一声。“呀。坏了。忘了问陈主任咱们国庆长假能不能休息。”

    公交公司嫌返修率高的那位闻言冷哼一声。“哼。这可是陈主任。不是邱主任。就算他再回来。你敢问吗?”

    敢情。刚才他被同伴拉的不情不愿的。只是。想到这个就是科委人口中大能无限的陈太忠。他有什么火。也只能在心里憋着。不敢言语。

    “有啥不敢问的?”杨帆白他一眼。“陈主任才不会计较小事儿呢。人家心里装的都是大事儿……”

    接下来。陈太忠肯定是去办大事儿去了。他一路开到水利厅。找到了张国俊。“张厅。领导对咱们这个农电网挺支持的。不过说是没必要走什么慈善基金。直接在凤凰注册个公司就行。”

    “凤凰注册公司?”张国俊讶异地重复了一遍。随即笑着点点头。“那敢情好啊。咱们什么时候开动?”

    “具体情况。我还的落实一下。”陈太忠犹豫一下。心说这个细节问题。还是要好好地琢磨一下。当然。他并不知道。蒙勤勤马上要找他说这件事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大势分析

    接下来的时间。陈太忠正说要去找刘望男三人。看看到哪儿逛街呢。电话就响了起来。蒙勤勤在电话里恨恨地嘀咕。“我说。你这家伙也太过分了吧。去我家混饭都不跟我说一声?告诉你啊。晚上你请客。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我当你回家吃饭的嘛。”陈太忠咳嗽一声。心里却是有点恼怒。你老娘让我跟你保持距离的。关我什么事儿啊?“谁知道你就在外面吃了?”

    “不跟你说了。还有点事找你呢。晚上接我去锦园。不见不散啊。”蒙勤勤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

    “这不成啊。”陈太忠又将电话回拨了过去。开什么玩笑。晚上约好田甜了。总不能再放人家鸽子了不是?

    怎奈。蒙勤勤是死活不接他的电话了。这让他实在有点郁闷难耐。想一想之后。说不的又拨通了田甜的电话。“小田。真不好意思啊。这个。晚上。晚上……”

    “唉。”田甜叹一口气。“晚上又不行了。是吧?”

    “没有。我没说不行啊。”陈太忠听她说的郁闷。脑瓜一转就矢口否认。“这样吧。那个。我说是吃晚饭不行。我伺候完领导之后。请你去酒吧总可以的吧?”

    蒙勤勤带来的消息。让陈太忠有点纳闷。“这个水电的农网。按理说是会跟电业局有冲突的啊。蒙书记怎么会催的这么着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他想给夏言冰一点颜色看看吧。你别说出*。”蒙勤勤叹口气。“我爸认识夏言冰好多年了。”

    蒙艺以前是煤炭部的。八八年的时候。煤炭部曾经被并入了能源部。虽然后来在九三年再次拆分出来。但是他跟电力系统的人是打过交道的。

    “夏言冰?”陈太忠挠挠头。他知道夏言冰是省电业局局长。可是一个小屁电业局局长。莫非敢跟省委书记扛膀子不成?“直接撸了他不就完了?”

    “夏言冰是老黄的关系啊。”蒙勤勤叹口气撇撇嘴。她嘴里的“老黄”。肯定就是黄老了。由她的语气可以的知。她老爸对黄老并不是感冒。

    但是不感冒不也的受着?黄老来凤凰。蒙书记还的陪着。世间事就是这个样子。他要接待的不够殷勤。对老前辈不够尊重。那的有无数人歪嘴。

    听到这个。陈太忠明白了。蒙艺跟黄老不是一路的。最多也不过是两人都算是凤凰的。多少要有点香火情。就这么回事了。

    那这个夏言冰。蒙艺还真动不的了。打人不能打脸不是?再说了。天南是黄老的大本营。蒙艺折腾的太过也不合适。

    “怪不的这个夏言冰敢琢磨副省长呢。敢情是这么回事啊?”陈太忠点点头。他琢磨出来点儿味道来。

    “他?美死他了。”蒙勤勤不屑地哼一声。“只要我爸还在这个位子上。他做梦都不要想。仗着有黄老板说情。牛皮哄哄的。我爸说了。给他那个位子。他也当不好副省长。他根本就没那能力。”

    这消息倒是真够刺激的。任是陈太忠胆大包天。听到这一系列的内幕。也禁不住暗暗

    '蒙黄居然不合啊。哥们儿居然就懵懵懂懂了这么长的

    想到自己跟黄家和蒙家的关系都还不错。陈某人登时就有点汗颜了。果然。不懂的就是不懂啊。不是那个***的。就根本无法的知这种辛密。层次不够。

    好半天。他都没有说话。原因无它。他在消化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呢。等了好半天之后。蒙勤勤才冷冷地话了。“我把这些都告诉你了。怎么选择。那就是你的事儿了。”

    这话就有点决绝的味道了。这个水电的农网。你想搞就搞。不想搞我也不勉强你。陈太忠若是拒绝的话。她蒙勤勤担的起这个责任。若是答应了。那当然就更好了。

    而且。这话是她主动告诉他的。到时候就算蒙艺生气。也不能全怪到他头上——消息是你女儿告我的。我被吓到了。不行吗?

    由此可见。蒙勤勤的话虽然冷。但是毫无疑问。她对他。真的是很够朋友。也是非常地信任了。

    “还用的着怎么选择吗?”陈太忠瞪她一眼。“我就最烦你这么说话。好像我真的怕谁似的……麻烦你搞清楚。这是我想出来的点子。而且能为农民减负。这就足够了。我管他夏言冰高兴不高兴呢?”

    这是他的心里话。陈某人本来就是这么想的。蒙艺肯支持已经不错了。蒙勤勤的话交待的也痛快。人家仗义。他怎么能不仗义?

    反正他心里也没真的怕过谁。黄老……黄老我那是尊重他而已。

    “你这家伙的胆子。真的很大。”蒙勤勤笑嘻嘻地冲他一伸大拇指。“不过你放心好了。黄老板也不会跟你计较的。夏言冰是天南人。你还是凤凰人呢。我刚才不解释。就是看你有没有这胆子。”

    “我说秦科。你别搞的这么复杂成不成啊?”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跟我用这种手腕。有意思吗?我觉的你不是这种人吧?”

    “我……我帮晓艳姐把把关嘛。看她未来的老公心性怎么样。”蒙勤勤笑一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是比哭好不到那儿去。“反正你就放心好了。夏言冰不可能把你怎么样。

    ”

    “我真是懒的理你。”陈太忠瞪她一眼。才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来。“你这说的……不对吧?我可是听黄汉祥说过。他老爹不喜欢插手天南的事啊。”

    “没错。这是规矩。”蒙勤勤重重地点点头。看起来。她对这里面的门道也很清楚。只是往日没有在陈太忠面前表现出来就是了。

    “可是。就算他不想。他想躲开避讳。能那么容易做到吗?”她现在侃侃而谈的样子。真的有点吴言或者唐亦萱的风范了。陈太忠看的不禁暗暗摇头。原来真的是这样啊。混这个***的。真的是没有一个简单的!

    “黄老板的老家是凤凰的。还有同学啦亲戚啦什么的。一拨接着一拨找过去。你认为他有能力全部拒绝了吗?尤其是人老了。更容易念旧。还好……跟他有直接关系的。也没一两个活着的了。”

    “确实。真的都挺不容易的。”陈太忠点点头。他真的能理解这话。以他自己操蛋的性子。还推不掉很多人情。所以他很能理解黄老的感受。“换给我也要明确表示不管老家的事儿。要不就忙死了。”

    “你明白就好。”蒙勤勤白他一眼。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叹口气。“多的就不跟你说了。我就跟你说一句吧。现在天南的省级干部里。只要是本土派。或多或少都能跟黄老板扯上关系。”

    “或多或少?这个或多我知道……或少是怎么回事啊?”陈太忠很认真地请教了。难的有人给他上一堂扫盲课。还不虚心地请教一下?

    “我爸就是或少了。郑飞也在黄老手下干过。你知道吧?”蒙勤勤捂嘴轻笑。她说的郑飞就是蒙通的老上级。建国后天南省第二任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其大儿媳简泊云现在还住在素波。“这些派系其实乱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要外人看起来。没准认为我爸还是黄老的人呢。”

    “其实你爸不是。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觉的。自己有点明白这里面的奥秘了。

    “明白人都知道他不是。要不然他也来不了素波。”蒙勤勤还待说什么。现陈太忠眼睛一亮。似乎要追问什么。赶紧就摇头。“这是我爸说的。具体该怎么解释。你不要问我。”

    “这些我还用的着问你吗?”陈太忠笑一声。这一刻他明白了。是真的明白了。黄老作为硕果仅存的几大元老之一。不可能不被现在的班子忌惮。

    而黄老就算再小心和避讳。这天南也是他的传统势力范围。似此情况。省委和省政府一把手。绝对不能派上黄系人马。要不然。中央对地方的管理就有失控的危险。

    而蒙艺能被派过来。肯定是有人知道。此人不属于黄系。最少是黄系不可能随便调动的了的。同时他又是半个天南人。跟黄老扯的上关系。能比较中庸地缓和一下对立情绪。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了。

    地方割据的嫌疑。还真的很可怕啊。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出了感叹。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事实上存在的。对国人的传统思维来说。乡情真的是割舍不掉也无法忽视的纽带。

    要说天南本土派的势力。现在依旧很强大的。省级领导。大约除了杜毅蒙艺和许绍辉之外。也只有沙鹏程和省政法委书记窦明辉。勉强不算是在天南出生的。

    倒是朱秉松不是靠着黄老混的。这个他也知道——要不然朱市长也不会那么强势而没人计较了。但是老朱身上。也能找到黄老的影子。就像蒙艺身上能找到郑飞的影子一样。

    “确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啊。”想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有些许的感慨。政治这东西。真的不好玩。

    (双倍月票期间。疯狂召唤。有月票就有爆。真的。)(未完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