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五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五章

作者:陈风笑
    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直到回到家里,高云风也没琢磨出来陈太忠和那帕里说的是谁,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某个副厅以上的人要动了,而那帕里现在正瞄着那个位子呢。

    这可不怪他想不出来,副厅外放,可能性太多了,团省委、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范围再扩大一点还有省纪检、省高检、省高法……这里面的副厅人选太多太多了。

    不过,他跟那帕里关系一直就是那种淡淡的,所以对那处的高升,他也颇有一点耿耿于怀,这家伙怎么就命这么好呢?要是我混官场,也未必就输给他吧?

    第二天一早,高云风又被老娘拽起来吃早点,这是带惩罚性质的,只要他前一天鬼混得晚了,第二天必然会遭致这样的结果——“你不是精力充沛吗?那就早点起吧。”

    今天倒好,他老爹高胜利也在家吃早饭,见了自己儿子睡眼惺忪,一时有点恼火,“我说,你别整天陪那些狐朋狗友的,干点正经事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我干的不是正经事?”高云风不满意地看自己老爹一眼,“昨天和纯良、太忠一起玩的,还有李正先和那帕里呢。

    ”

    “小那搭上李正先了?”高胜利听得就是一愣,旋即点点头,“挺厉害的,那是他主管领导呢……我看这小子将来能有点出息。”

    “切,他能有什么出息,还不是搭上陈太忠了?”高云风不服气地回一句,坐下来拿起勺子,搅拌着面前那碗豆腐花,“才升处长就想副厅,一脑门子往上爬的心思。”

    “那是人家有眼光,”高胜利咬一口油饼,含含糊糊地教训自己的儿子,“人家是搭上陈太忠,你呢?你是打上陈太忠了……呃,副厅?什么副厅?”

    “我昨天听他和陈太忠悄悄地叨叨。”高云风也知道守口如瓶地重要性。不过这东西瞒谁还能瞒自家老爹?于是一五一十地将经过讲一遍。最后兀自不忘悻悻地点评一下。“……不告诉我也就算了。还说要我保密……当我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未必是副厅。两年那条红线可不是那么好过地。”高胜利听明白了。笑着摇摇头。“团省委和省纪检这些地方。外放一般都要升半格。要不很没面子。可能本职就是个正处……”

    不过。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诶呀。陈太忠地消息……得。我知道了。十有**说地是严自励。”

    “严自励?”高云风听得手一抖。直接将勺子里地豆腐花倒在了睡衣上。“你是说蒙艺地秘书?”

    “嗯。”高胜利点点头。他也听说过蒙艺对严自励不满地传言。不过这传言实在是太隐晦了。跟专家对股市地点评一样。听不听都无所谓——没准还是误导呢。

    但是。可以肯定地是。现在大家都在说。严大秘对人地态度热情了一点。对这种风吹草动敏感地明眼人实在是太多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严自励开始为他自己地外放铺路了。

    陈太忠跟蒙家的关系,那是不用怀疑的,而且严自励眼下虽然是办公室副主任,是副厅,但是他初任蒙艺的贴身秘书时,也不过就是正处,正合适那帕里惦记。

    “怪不得他们这么鬼鬼樂樂呢,”高云风点点头,他真的明白了,天南的老大要换秘书了,这么惊天动地的消息,怪不得人家要如此地小心,还要画蛇添足地让自己保密呢。

    “不过,蒙艺有自己的秘书班子啊,”他对这个常识还是了解的,“不是说省委常委都有自己的班子吗?那帕里现在可什么都不是。”

    “有自己班子的,可不止是常委,”高胜利看一眼自己的儿子,纠正他的认知错误,“没错,小那什么都不是,但是他是陈太忠的朋友啊……官场里这种意外因素还少了?”

    “可是……”高云风还待说什么,却被他老爹的话堵了回去,“没有什么可是的,以后你对人家小那客气一点,那怎么说也是那老书记的儿子呢。”

    “我已经挺客气了,”做儿子的不服气地翻翻眼皮,又站起身来,“得,这睡衣也不能穿了,我换衣服去。”

    他换衣服去了,高胜利吃完了早饭,站起身来也要走了,只是,走到楼下之后,又转身上楼,“老婆子,把前两天别人送的那个大麦茶拿给我点。”

    老婆子犹豫一下,“不知道塞哪儿了,你又不喝,着急着要吗?”

    “当然着急了,老那就是西藏转业回来的,”高厅长瞪自己的老婆一眼,“赶紧去找啊,我去看看老书记嘛……”

    高胜利到了老那家的时候,那书记刚晨练回来,手里的宝剑还没挂起来呢,见是他来了,禁不住“咦”了一声,“高厅长今天……这么闲啊?”

    “嗐,事儿多呢,不过前两天家里来了客人,带来点韩国的大麦茶,”高胜利笑嘻嘻地答他,顺手晃一晃手里精美的包装盒,“想着老书记你是西藏回来的,没准喜欢,就给你拿过来了。”

    咦,这倒是奇怪了,这家伙今天抽那阵风儿了?那书记家里冷清好几年了,眼见这高胜利巴巴地一大早上门送礼,心里这个纳闷,那就不用说了。

    “那可是谢谢高厅了,”老那是直脾气,不过这两年闲了,也就琢磨一点弯弯绕,倒是正合适用在高胜利身上,“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

    高胜利犹豫一下,笑着摇摇头,“真有事儿呢,等个一天半天,我再过来喝茶,成不成?”

    “那行啊,”那书记送高胜利到门口,关了门之后一琢磨:明白了,这是高胜利惦记上我儿子了。

    道理在那儿摆着呢,这不年不节的,高胜利一大早送过礼物来,那已经是很罕见的事儿了,要是高厅长找老那有事,估摸着就顺便喝两杯茶,把事说了——不会是要紧事的,那书记退得挺彻底,真是没什么能耐了。

    但是高厅长不喝茶,还说走就走,这就说明人家不但是真的挺忙,而且估计跟他老那也没什么话。

    可是,高胜利真的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送这么点儿小玩意儿吗?那是不可能的,搁在那书记退了的那一年半年内,还会送点东西来,人也偶尔来一趟——那是为了搞定厅里的一些人和事情,但是眼下,过年的时候能在团拜的时候来看看,就算给天大面子啦。

    可事实是,今天他来了,还说过两天来喝茶,那人家找的就不是他老那,是小那了,那书记也听儿子说过了,正惦记着蒙书记秘书的位子呢。

    对这个可能,老那也挺激动,儿子出息了嘛,真要能取代了严自励那位子,蒙书记干完这一届,帕里只要不犯错误,外放的时候,最少最少还不得是个实权副厅?正厅也未必就不能想一想。

    只是,对于这个儿子,老那也没啥可教的了,官场中的东西,那帕里基本上都明白了,欠缺的就是眼力、功力、火候和涵养了。

    那书记也非常清楚,官场里的东西要说多,那是真多,但是要说少也真是少,关键是看个人的悟性和行动的能力,你啥都懂,关键时候沉不住气、拉不下面皮或者狠不下心肠,那就啥也别说了。

    反正基本上,做到正处再往上走,那不但是要看机缘,更是要看自身的能力性格之类的,该知道的都早知道了,耳提面命也没什么太大必要了,也就是遇到具体的事情,老那书记倒还能帮着分析一下挥一下余热。

    扯远了,反正老那跟儿子一样,挺高兴也挺惴惴不安的,当然,这种大事他不可能出去卖弄去,倒是没命地提醒儿子,“千万不要跟陈太忠以外的任何人说”。

    可是,眼下他有一种感觉,高胜利是知道了,心中禁不住有点愤愤——这年头的人,怎么话就那么多呢?不传小道消息会死吗?

    高胜利进了办公室之后,招呼一下自己的秘书,“去跟那些老干部们问一问,老那书记现在喜欢些什么……别说是我要问的。”

    “那书记?”秘书讶异地重复了一遍,顿了一下,现领导没啥反应,终于点点头,“好的,我马上去问问。”

    高胜利也不确定,那书记的儿子会不会成为蒙艺的秘书,不过这种事情,那是有杀错没放过的,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会忽视。

    那书记从交通厅退了之后,可是心凉了很多,那帕里又是个比较孝顺的儿子,对交通厅能有了好印象才怪,蒙艺的秘书歪嘴,那劲儿可是太大了。

    虽然高厅长以前没怎么得罪老那,却是也怕他将火气撒到自己头上,咸鱼一旦翻身,那怨念还真不好说呢,好在双方也有点渊源,现在修补关系,肯定来得及的。

    不多时,秘书就打探回了消息,“那书记也没啥爱好,就是爱听个评书,喜欢吃甜食,现在常去打羽毛球,不过……倒是有人说,那书记可能对李毅光有点寒心。”

    李毅光——高管局的常务副?高胜利坐在那里开始琢磨……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陈太忠荒唐了一夜之后,也起得不是很早,昨天两个卧室来回跑,也真够他辛苦的,除了凤凰来的那三位,雷蕾也来了,不过床实在太小了,放不下五个人,所以只能雷蕾和丁小宁睡一间,刘望男和李凯琳睡一间。

    “啧,得买张大床了,”某人悻悻地嘀咕一句,叫来外卖之后,又去推睡得极香的那几个女人,“吃早饭了吃早饭了。”

    丁小宁开车送了雷蕾之后,回来正好看见陈太忠劝那二位,“要不订做一张大点的床吧,反正交给你了。”

    “真不行啊,膀子酸死了,”刘望男苦笑,昨天大仇得报,她非常兴奋,玩保龄球玩得也极开心,结果由于平时少做这方面的运动,一觉醒来,后果很严重。

    “我也膀子疼,”丁小宁随声附和,“刚才送雷蕾姐的时候,手都快没力气挂挡了,要不交给雷蕾来办好了,就歇一天吧。”

    “随便你们吧,”陈太忠抬头看看时间,“算了,八点半了,我还约了祖市长呢,要走了啊。”

    祖宝玉对陈太忠的来访是很客气的,还专门推了一个会,不过,听了陈太忠的困惑之后,犹豫一下叹口气,又笑了,“太忠,你的钱我可是不敢借,借了是要还的……说实话,到时候万一出个纰漏,那麻烦可是大了。”

    所谓的朝不保夕的担忧,就是眼下祖市长最真实的写照了,“我这儿基本全是吃财政的,窟窿到处都是,你还要利息,换个人我就答应了,但是……我不能坑你啊,再说,谁知道赵喜才会不会卡我呢?”

    其实你可以挪用别人的款子来补我的钱和利息嘛,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的,不过想想这位的处境实在有点那啥,就别逼着人家为难了,“那行,等祖市长你把局面稳定下来了,资金上有什么缺口再找我也成。”

    祖宝玉听了这话,点头笑笑,“其实你的事儿,挺简单的嘛,让统计局改一下数字不就完了?费这么大劲儿做什么啊?”

    “这个……我觉得不好,”陈太忠打个磕绊,心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一招呢?不过他的担心也是很有理由的,“市里对这个钱盯得特别紧,我这弄虚作假岂不是很目无领导?”

    “呵呵,你要我怎么说你呢?”祖市长笑着摇摇头,“有这么个对联,你听说过没有?‘上联是: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级级加码马到成功;下联是:下层蒙上层一层蒙一层层层掺水水到渠成。’呵呵,只要你敢做,他们就敢无视。”

    嗯,这话好像……也很有道理啊,陈太忠犹豫一下,终是笑着点点头,“不知道横批是什么……回去我贴自家墙上。”

    “不过你这么小心,也是没大错,”祖宝玉又摇摇头,端起茶杯来抿一口,他也是被省纪委折腾过的主儿,自然也明白小心谨慎的必要性,“最好能跟你的老板好好沟通一下。

    ”

    “这次来,就是想找蒙老大问一问呢,”陈太忠倒也没瞒着他,“祖市长你这儿有啥事情没有?

    话……我也帮你问问,不过不敢保证。”

    “那可是谢谢你了,”祖宝玉笑一笑,随即垂下眼皮,仔细想了想,终是笑着摇摇头,“算了,就是努力工作,不让蒙书记失望而已,科委下一步会有大动作,可能我这儿也能宽松一点吧。”

    哦,陈太忠点点头,没说什么,祖市长这话倒是实在,丫反正近期也没有什么上进的想法了,要说还想什么,那就是钱了,不过钱这东西……谁不缺啊?就是句废话而已。

    他并没有注意到,祖市长在说这话的时候垂下眼皮,是因为眼中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异样掠过。

    就在这时,田甜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却是一副懊恼不已的语气,“我说陈主任,昨天你给我打电话,还有谁在场来的?”

    “呀呀,我倒是把这件事忘了,还说要一早就告诉你呢,”陈太忠敲一下脑门,“啧啧,看这记性吧,你听我说啊……”

    田甜听他说完,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我都没法说你了,我哥已经去美国三个月了,那个李正先可是知道的。”

    呃,陈太忠登时无语,这也太邪行了吧?混了官场还能不能有点**了?想到这个禁不住叹口气,“唉……早知道还不如实话实说呢。”

    “你以为呢?”田甜听得也是叹口气,犹豫一下又说话了,“我妈说了,你要是……要是来家里坐坐,也随便你。”

    咝……陈太忠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想说点什么吧,又觉得无话可说,干笑了两声,“哈哈,这个,咱们是朋友,道歉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哈……”

    “中午一起坐坐吧,我就原谅你了,”田甜笑一声,声音听起来却是有气无力的,“反正赵杰也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了……意思一下吧。”

    “好吧,”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他信口胡说给人家带去了点烦恼,那肯定是要认账的,而且说句实话,能跟一个美女主播玩玩假凤虚凰……他其实也不是很反对,陈某人的虚荣心比高云风一点都不差。

    不过很遗憾,就在十一点半的时候,他拨通了田甜的电话,“那啥,田甜,不好意思哈,中午约了人了,真的不好意思,陪领导呢。”

    “我都……”田甜想说我都跟我爹说好了,不过电话那边却是压了线,气得她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这家伙怎么这样啊,要通知也早点嘛,这不是玩人吗?”

    这也是她误会了,陈太忠不可能通知得她早了,因为蒙书记实在太忙了,也是才刚刚通知他,要他去家里吃饭。

    没错,严自励打电话给他了,说是蒙书记今天中午难得地清闲一下,所以要他赶紧赶过去,陈太忠甚至听出,严大秘的语气中,有着几分艳羡。

    省委书记,请你在家吃饭,那得多大的荣幸啊?

    陈太忠在须弥戒里翻腾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合适的礼物来,索性心一横,就是拿出了两坛“曲阳黄”,两只生鲜包装的芦花鸡出来——咱就这样了,便饭嘛。

    尚彩霞挺欢迎他来的,见了他手里的东西还叹口气,“我说你上门就行了,还带这么多东西,没啥意思。”

    蒙艺回来得极早,大约十二点二十就进门了,见了陈太忠也不客气,点点头就坐桌边,拿起筷子大吃起来,不过还好,他对陈太忠带来的“曲阳黄”不反感,倒了半杯边吃边喝,这东西没啥度数。

    陈太忠想在吃饭时说话来,尚彩霞瞪他一眼,“吃饭就吃饭,哪儿有那么多说的?有什么话吃完再说,你吃得香点就行了。”

    敢情,她是惦记着陈太忠吃饭香,才要蒙艺请他过来,大家跟着也能多吃两口。

    蒙艺吃饭也很快,十五分钟就结束了,陈太忠见状,两口扒完饭,就跟着他下了楼,在院子里转悠开了。

    “说吧,什么事儿?”蒙书记背着手在院子里踱步,也不看他。

    陈太忠说不得又重复一遍,说完之后问了,“这个慈善基金,能搞不能搞?”

    不出他所料,蒙艺又沉吟了半天——这是考虑利害关系呢吧?大约一分钟之后才哼一声,“没必要,你听说哪个国家干部……非民主党派的国家干部,把心思用在搞慈善上了?”

    “我是找人代出面啊,”陈太忠觉得有点冤枉,你听明白我说什么了吗?是丁小宁出头来的嘛。

    “那还不是一样?”蒙艺不满意地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又话了,“小陈我再问你一次,想不想来素波?”

    “再给我一年时间吧,”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还是摇摇头,“这么走了,我有点不甘心啊,现在科委行情看好,已经是很热闹了,真的不让人放心。”

    “这个世界,缺了谁都无所谓的,”蒙艺针锋相对地回他一句,显然是对他屡次推脱极为不满,不过他最终还是叹口气,“不过你说的这个展小水电的电网,我觉得很能搞一搞,这件事……你找人在凤凰注册个公司来搞吧。”

    “这没问题,不过……在凤凰搞,这两千万英镑,该怎么处理啊?”陈太忠一时有点挠头,“放那儿的话,可就算是投资了,而且,公款私用,麻烦挺大的。”

    “这点小事,也算事儿?”蒙书记很不满意地瞪他一眼,“你把钱直接转到省投资公司吧,过了年提出来就完了……利息给得起你。”

    一省的书记,说话做事果然气魄非凡,陈太忠犹豫一下,又问了,“不会到时候给不了钱吧?”

    他是真有点不敢相信政府的东西了。

    “给不了你钱,你找我来,你知道个什么?”蒙艺是真生气了,声音也微微提高了些许,“省投资公司账面上,任何时候都有不小于五个亿的资金,两千万英镑……哼,很多吗?”

    (今天又是三更,连续二十八天的爆了,眼下双倍月票,风笑恳请大家鼎力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