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十二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十二章

作者:陈风笑
    胡芳芳你要去敬酒?

    李正先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刚才虽然不说,却是早就注意到了,陈太忠那桌很有几个漂亮女孩,是的,那个年轻的副主任在这一方面,显然定力不是很够。

    而胡芳芳,确实很懂得伺候男人!这是大家公认的。

    陈太忠可不知道外面居然生了如此地变故,也没想到李正先堂堂的一个副秘书长,先是孤身出门敬酒,随后又将那神秘的客人领过来了。

    这时他正缠着许纯良问呢,“纯良,最近旅游局和广电局有什么好做的项目没有?”

    旅游局和广电局都是许绍辉分管的,钱借给谁不是个借?实在不行,索性就算直接投资都可以,反正多打听一点总不是坏事,年轻的副主任眼下有点迷茫。

    那帕里却是已经知道,这位不吭不哈的年轻人,居然是许绍辉的公子,心说今天晚上还真热闹呢,回头要不要告诉李秘书长一声呢?

    正琢磨呢,门就开了,那处长反应很快,登时站了起来,笑嘻嘻地点头,“领导回来了?呃……这位是?”

    听到他说话,大家齐齐一扭头,陈太忠的眼力不知道比别人强出多少去,一眼就认出了胡芳芳,几乎在一瞬间,他的脸上笑意大增。

    他侧头一看,果不其然,刘望男原本喝得脸有点红了,这一刻却是如冰雪一般地洁白,甚至连一丝血色都没有,由于没有表情,那充满了古典美的刀削斧凿、棱角分明的脸庞,越地显得像雕像了。

    这可是她不共戴天地仇敌。害得她两手空空到最后不得不远走他乡避难。几年来来藏在心里耿耿于怀无时或忘。刘望男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小宁。帮你望男姐对付这个女人。她就是胡芳芳。动手都行。出了什么事儿。我担着。”丁小宁地脑中。忽然出现了这么一段信息。就像在她心中响起一个声音一般。当然。她非常清楚。这就是太忠哥说地。

    她看一看陈太忠。却现他非但没在看自己。而且脸上笑靥如花。这笑容是如此地熟悉。勾起了她某些回忆——太忠哥这是要下狠手了啊。

    事实上。丁小宁跟刘望男是不打不相识。最初那股劲儿过后。两人早就如胶似漆情同姐妹了。所以对于胡芳芳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这是害了望男姐半辈子地女人。

    与此同时。刘望男也收到了陈太忠传来地信息。“我说。对这种人渣。你不用这么表情丰富吧?记着。有我呢。”

    李正先哪里知道。自己领过来地是一个魔女?见陈太忠笑得开心。他心里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小陈果然是见不得女人。

    不过,你见不得女人是你的事儿,我也不会下作到给你拉皮条去,李秘书长还是比较有原则的,于是轻咳一声,“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天南制药……”

    “刘望男?”胡芳芳的反应比较慢,不过这倒也正常,她一进屋子,见到的就是一桌人,仓促之下怎么可能一一看得清楚?不过,刘望男也是她心里耿耿于怀的一根刺,扫了一眼之后,登时就选出了最扎眼的人物,这一刻,她根本无法遏制自己的惊讶,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

    “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一直叫我刘姐来的吧?”有了陈太忠的提示,刘望男心里登时就是一暖,再说现在她接触的人也不一样了,眼见大仇在前,脸白了一下,却是又在瞬间变得通红了起来,冷笑着看着她。

    只有陈太忠才感觉到,刘大堂虽然看起来还算克制,但是她的情绪相当地不稳定,心跳快了许多,气血翻涌得厉害,不由得从桌下悄悄地伸出手去,打了一道仙灵之气帮她稳定情绪。

    “确实该叫你刘姐,你现在老多了,”胡芳芳笑着点点头,她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是些什么人,不过,能跟李正先坐在一起吃饭的,想来也不会很简单。

    按说,她既然在以前就能算计了刘望男,现在又博了一个“交际花”的名头回来,应该是心机更加敏锐,城府也更深沉,比较能控制情绪才对,不过世间事真的很奇怪,刘望男似乎是她的天生克星一般,她一见到刘望男,就无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也忍不住要卖弄一下自己的优越。

    总算还好,她顾忌着身边的李秘书长,倒也没有太出什么恶言,“通玉那地方水土好,可就是条件太差,呵呵,刘姐你过得很苦吧?”

    “谢谢,不牢惦记,”刘望男的情绪渐平,说话就变得有点阴森森的了,“你不是一直在关心刘姐吗,苦不苦你当然知道了。”

    两人唇枪舌剑地战成这样,别人要再听不出来这是冤家对头,那也就不用在官场混了,李正先刚要开口说什么,丁小宁冷哼一声话了,“胡芳芳是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冷着脸站起了身子,手向外一指,“你现在滚出去,我还可以放你一马,我望男姐没有你这么人面兽心的姐妹。”

    得,她这话一说,连李秘书长都不好意思插嘴了,他知道这女孩儿杜省长比较待见的,更何况,刚才聊天时,他又知道了丁小宁是凤凰家的近支——怪不得她小小年纪这么有钱呢。

    这胡芳芳是跟着他进来的,按说,丁小宁这么做,真的是一点也不给他这个省委副秘书长的面子,不过,人家可是杜省长的红人,又是女人,李正先也不合适叫真不是?

    这也就是陈太忠撺掇她出头的意思了——对上不讲道理的小女孩,大家都不会很认真的,尤其是这小女孩看起来背景还挺强大,女人们之间的事情,关咱们大老爷们儿什么事儿呢?

    当然,最制约李正先出头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事是胡芳芳挑起来的,她先不管不顾地喊了句“刘望男”出来,这不但是**裸的挑衅,同时也是无视了他李某人的面子。

    是你先冲我的客人大呼小叫的,既然你不把我当回事,那你自己招惹的自己善后吧。

    胡芳芳却是会错了意思,眼见“李叔”都不肯出面劝止,就只当对方不过尔尔,闻听这话,登时嫣然一笑,“呵呵,这么年轻的妹子,怎么说话这么霸道呢?”

    说这话的时候,她是面对着丁小宁,不过她的眼睛,却是一直在瞟着刘望男,总之,这优越感,还是**裸地摆在了脸上。

    “我没有你霸道,拆散望男姐的家庭,还断人财路,”一边说着,丁小宁伸手就从桌上拎起了一个酒瓶,一时间,将她以前那种女混混的劲头,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一边恶狠狠地向胡芳芳逼去,一边头也不回地招呼,“凯琳,跟我上啊,她欺负咱望男姐呢

    一屋子男人登时鸦雀无声,李凯琳这丫头犹豫一下,一猫腰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椅子,她的身材虽然跟丁小宁相仿,论个子还略略低一些,但是在村里好歹也干过几年力气活,胳膊上还真有两分力气。

    看着纤细的李凯琳端个硕大的椅子冲过去,大家还真觉得这景象有点怪异,刘望男见状也要站起身,却听到丁小宁喊了一声,“望男姐,你呆着看就行了,看我们两个妹妹给你出气。

    ”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古惑仔》的台词,一桌人相互看看,面上神情各异,心说今天倒是开了眼界了。

    李正先也傻眼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不迭伸手去拦丁小宁,“小丁,小丁,讲一下形象嘛,好端端的女孩家的,有话慢慢说……小那,快把那个拦住。”

    那帕里犹豫一下,还是站起了身,他不想得罪陈太忠,可是自家领导的话也不能不听啊,于是从座位上抢出身子,双手一伸,冲李凯琳笑一下,“小李,给大哥一个面子,放下东西好好说话,成不成?”

    这也是他有心,刚才陈太忠介绍李凯琳的时候,只是很简单地说了四个字“这是小李”,李秘这是宋兵乙之类的角色——或者未来会很牛但是眼下没地位的那种,所以就没记住,但是那帕里却是将小李俩字儿喊出来了。

    李凯琳犹豫一下,侧头去看丁小宁,她原本就是一个小心谨慎的性子,眼前这个县长能喊出她的姓来——她只当处级干部就等于县长了,那也是很给她脸的事儿,就只能看看小宁姐怎么说。

    胡芳芳先是一愣,接着就轻笑一声,这几年的烂生活,让她见识到了太多的人和事,别人家的正室打上门,她都敢跟人家对打,丁小宁这架势,怎么可能吓得住她?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这桌人,身份什么的暂且不说,只说年龄,却是一个赛一个的年轻,想来地位也高不到什么地方去,不过,可能有些家伙家里有点背景,大概就是这样了。

    你们有背景我就怕了?我老公可是天南制药厂的副厂长,还有,郭明辉虽然不在素波了,可是他那帮哥们儿不是还在吗?

    而且,满桌子的男人,似乎也没什么人有出头的**,刘望男在这帮人里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胡芳芳想明白这些,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她很不屑地笑一笑,“刘望男,看来这么多年,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就是会打打杀杀的,再骗骗漂亮的小女孩,可怜,真的很可怜。”

    陈太忠见状,却是不能容忍了,他咳嗽一声,手一指门外,冲着胡芳芳笑嘻嘻地话了,“滚!”

    “你说什么?”胡芳芳脸色一沉,事到如此地步,再无转的余地,她侧头看一下李秘书长,“李叔……”

    “都说让你滚了,废话还这么多,”高云风一开始不知道陈太忠的态度,那也就算了,心里正在琢磨,这女人有这么狠吗?不但拆散人家家庭,还断人财路?

    眼见陈太忠要暴走了,他登时就站起了身子。

    胡芳芳见两个男人要动手了,也不敢再说啥了,转身就跑,虽然是穿着高跟鞋,跑得倒是不慢,几年的酒色生活,居然没掏空了她的身子,倒也是异数了。

    看见此人出去了,丁小宁拎着酒瓶回来,还不忘冲李正先笑一笑,“对不住啊,李秘书长,她欺负我望男姐欺负得惨了,我一直没工夫去找她算帐呢。”

    “没啥,”李正先沉着脸,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心里虽然有点不快,却也无法作,女人家的事情,真的是麻烦,反正丁小宁这话,就算给他面子了,他现在要考虑的,倒是不要让这帮人因为那个骚女人记恨上自己。

    高云风肯为陈太忠的女人出头,这倒是让他挺惊讶的,心说这陈太忠也不知道是怎么交朋友的,居然把高胜利的儿子吃得死死的。

    果不其然,他正琢磨呢,陈太忠笑嘻嘻地问了,“原来李秘书长跟胡芳芳挺熟啊?”

    这话里肯定是有话的,不过李正先心里也明白,这个家伙说话的目的,应当不止于此,影射他跟胡芳芳有暧昧关系,那倒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陈某人应该是以进为退。

    按说,当着他的面儿就要打人,这是相当不给秘书长面子的,但是这么一说的话,就隐隐有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了,李正先只能让一让,解释一下,然后……大家相安无事,他也就再没办法计较那么多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为那**出头!李秘书长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心里苦笑一声,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答了一句,“我不过是跟她公公熟悉一点,那以前是通德的副书记。”

    这就是秘书长的肚量和做派了,他不会把喜怒写在脸上的,不过同时,他倒是很期待看看陈太忠如何接招:我跟她没什么别的关系,而且,我这架子是不会放下来,别看我重视你陈太忠,着急了我也不会对你太客气,指望我低声下气跟你解释?别做梦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没关系啊,那就好,”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端起了酒杯,浑然不以为意地笑笑,“这女人做事也太嚣张了,居然不等您把话说完就插嘴,嗯,这样不好。”

    啧,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李正先心里点点头,看样子就是这样了,小陈也挺计较我的感受,先进后退,见我应付得当,这也算是婉转地解释和道歉呢——是胡芳芳先不给您面子的,我这可不是有意的啊。

    这家伙年纪轻轻就站到这么高的位子,做事还真是有一套啊,李秘书长禁不住暗暗感慨:说话很得当,行为也不算嚣张。

    当然,换个副处跟他这么说话,李正先绝对不干,妈的,道歉你给我道歉到明处,这么遮遮掩掩算怎么回事,知道不知道我大你三级?

    可是这要求对上陈太忠,那就有点过分了,此人深得蒙艺的赏识,尤其又是如此地年轻,知道暗暗道歉,那就是有心人了,将来的仕途生涯也不会吃太大的亏,走得很顺倒是正常了——是的,他不能再计较了。

    想到这里,李正先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无奈地摇摇头,“唉,我也不知道老凌怎么搞的,招了这么个儿媳妇,算了,不说这个了,喝酒……”

    他刚端起酒杯,就听得门口一声大响,大家转头一看,却是胡芳芳带着三男两女冲进来了,“李叔,麻烦您让让,私人恩怨,回头我登门向您道歉。”

    “你还有完没完了?”李正先眼睛一瞪,有点怒了。

    今天这事儿,他挺欣

    忠的处理方式,但是要说心里没有一点小小的芥蒂,可能的,他好歹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被一个小年轻涮了面子,怎么可能没点想法?

    谁想这胡芳芳做事更过分,直接带了人来踹门,真是……算球,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我站一边看总行了吧?

    于是,李秘书长站起身,走到沙边上坐下,那帕里正犹豫自己该怎么做呢,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李正先,“那处,保护好领导……你不会是担心我吧?”

    那帕里冲他挤挤眼,转身站到了李正先前面,意思很明白:别说我不想帮忙,我是知道你不会吃亏才这么做的啊。

    不过,那处长心里也挺佩服陈太忠这帮人的,见了六个人冲进来,居然个顶个地沉得住气,除了刚才抱椅子的小姑娘脸色微微有点白,居然都那么大大咧咧地坐在哪里。

    “警察,”一个男人先站出来了,他是受了胡芳芳邀请来的,知道这个包间里的人不会很简单,眼下在座各人的反应,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不过还好,他既然敢来,那就总有自己的一套说法,说不得掏出工作证亮一下,“我们现在在查两桩人命案,请大家配合……请问谁是刘望男?”

    这就是人家做事的手段了,胡芳芳一说跟刘望男是大仇人,而华府花园的案子至今没破,那么,说这刘望男有嫌疑,需要排查一下,却也是正常的——警方做事,总是要本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工作态度嘛。

    “我就是,”刘望男淡淡地回答,虽是没站起身来,不过倒也不见如何生气,最初的惊讶过后,现在双方已经对上眼拼上了,她倒是无所谓了,警察她见得多了,尤其在幻梦城里,不但古是老板,王宏伟、刘东凯也偶尔来坐坐呢。

    像这种负责办案的小警察,她当然不会看在眼里。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这位的话还没说完,高云风哼一声,“小葛,你啥时候这么牛逼了?我的朋友也有嫌疑?”

    那小葛却是另一个警察,年纪要大一点,看起来有点领导的味道,他原本远远地站着看呢,听到这话,侧头看一眼高云风,“呀哈,是云风啊……怎么,你认识这个刘望男?”

    “认识,”高云风懒洋洋地点点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却是不看那个小葛,“我在凤凰就认识她,她一直在凤凰呢,这是第一次来素波,当然……你不信我的话,那也无所谓。”

    “啧,看你说的,”小葛笑着摇摇头,他知道高云风的来路,更知道这家伙在警察局里熟人无数,真的惹急了人家,能给自己找出无数双小鞋来穿,

    “这么着吧,”另一个小伙一见这种情况,也心生退意了,他不认识高云风,但是绝对认识人家这副做派,这是牛逼到天上的那种,“老葛你把人登记一下就行了,这个云风……他可以做证的嘛。”

    “你是市委办的吧?”许纯良冷了半天,突地冒出一句来,别说大家,就是李英瑞都吓了一跳,“怎么你也管起破案了?”

    市委办的这位登时就抽了一口凉气,侧头看一眼许纯良,皱皱眉头仔细想一想,猛地一咂嘴,“啧,原来是管理局的许处长啊,呵呵,看着眼熟,一下没认出来,对不住啊……好了,兄弟们,走了走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带头向外面走去,认出来许纯良之后,他真的是恨不得没进来过,许处长虽然低调,一般也不在机关事务管理局出现,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这是许省长的儿子。

    搁给任何一个有点上进心的官员,常去的某单位里有个省长的儿子,会不知道吗?不过是人家许处长对人一向不冷不热,他搭不上这条线儿就是了。

    其他人一看,登时就傻眼了,这么年轻的处长啊?那这人身后的背景,还用问吗?

    “哎,你给我站住,”陈太忠不干了,晃晃悠悠站起身子来,走到门口将门一关,笑嘻嘻地看着这几位,“给个解释,为什么踹门?”

    他一站起来,丁小宁也站起来了,手按着酒瓶子,冷冷地看着胡芳芳,李凯琳一看,犹豫一下也站起身转出座位来,两只小手也是有样学样,按上了那只大大的座椅的靠背。

    一时间,包间内剑拔弩张,只有李正先和那帕里站在一边,冷眼相看。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胡芳芳带来的人,登时就呆在了那里。

    小葛吓得都快尿裤子了,那个高云风就绝对让他头疼,后面出来的这个许处长,显然也是绝对可以媲美高云风的存在,市委的那个牛逼哄哄的小杨都被吓成这样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犹豫一下,他侧头看看高云风,咽口唾沫艰难地话了,“云风,都是误会了,你看,我们也不知道你在这儿啊。”

    他不是没想过这帮人会有来头,但是打死他,他也想不到人家的来头会这么大,难道说,是素波有办法的人都在这儿了吗?

    “高云风要是不在呢?”陈太忠身子挡着门,懒洋洋地话了,脸上似笑非笑,“你们就打算公器私用公报私仇了,是吧?”

    “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市委办的小杨低声嘀咕一句,这话说得比较诚恳,不过显然,他的客气是冲着许处长去的,对于面前这个狐假虎威的家伙,他可是没什么恭敬的心思,“我们知道错了,也都要走了,您就别多事了,成不成?”

    “我要踹了你家门儿,道个歉就能走了?”陈太忠笑嘻嘻地抬手一指他,又收回手来,将自己的手指捏得“咔吧咔吧”乱响,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模样,这动作配上他的身材,倒也是显得气势汹汹。

    “既然许处认识你,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不过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打得你妈都认不出你?”

    “算了,太忠,放他走吧,”许纯良叹口气,“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没啥意思……其他人我不管。”

    “放他走了,然后让他再把伍海滨搬过来?”陈太忠冷笑一声,“这不是成了小孩打架了吗?叫了哥哥不顶事,再叫老爹来?”

    “那随便你吧,”许纯良无奈地耸耸肩膀,求情的话说到,他当然就不肯多说了,将来碰上也有了交待了嘛。

    那小杨却是吓得脸色刷白,得,这位连许绍辉儿子的话都不听,估计……估计也是相当难缠的主儿啊。

    李正先却是看得有点眼直,他倒不是觉得陈太忠粗暴,而是他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这个许处长似乎很有来头啊。

    不但高云风对他挺尊重,那个市委办的小伙子也吓得差点尿了

    而且,这家伙居然还敢向盛怒的陈太忠求情,这肯定\|

    想到这个,李秘书长冲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帕里招招手,那处长一见,赶紧地猫腰下来,耳中传来了领导低低的问话,“那个许处长,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那处摇摇头,低声回答,“要不,等一阵儿我问问太忠吧。”

    你叫他太忠?李正先点点头,顺便一伸手,将他也扯得坐了下来,“坐着看吧,我就不信谁敢过来,讲开理了呢……”

    他这话说得有点早,因为下一刻,陈太忠就开始不讲理了,他笑着冲闯进来的几位指一指,“你们几个踹了门……想离开也好说,一人给胡芳芳一个耳光,要狠狠的,怎么样,我很好说话吧?”

    这倒确实不是什么问题,扇人一个耳光就能离开,但是这要求实在是太侮辱人了,不止侮辱胡芳芳,更是侮辱其他的五个人,人家可是一起来的,自相残杀以求得脱身——真的太过分了。

    人活一世活个什么?不就是活个舒心活个面子吗?

    “大哥,我赔钱道歉行吧?”那小葛终是做警察的,有几番担待,斜瞥高云风一眼,又咳嗽一声,“适可而止就行了,太过分就没意思了。”

    “我呸,不要过分?”陈太忠冷哼一声,脸上却是兀自带着笑容,伸手戳一戳对方的胸脯,“我问你一句啊,要是你遇到的不是我们,你对刘望男会不会适可而止?嗯?”

    “你不能,哪怕是李秘书长都在,你还打算公器私用,你就是这么做警察的?”他自问自答,顺便不忘记瞥李正先一眼,“给个痛快话吧,你打算不打算动手。”

    这家伙真狠,这种时候还不忘记挑拨离间,李秘书长心里哼一声,倒也没在意,事实上,陈太忠眼下的嚣张,才是让他更不快的。

    不过,不快能怎么样呢?胡芳芳做事实在也太差了,所以说,人家这是私人恩怨,两边他都认识,还多什么的事儿?嗯……年轻人嘛,有点火气不也正常?

    “云风……”小葛没办法了,转头看高云风,他知道,高云风做事还是比较仗义的。

    怎奈,高云风听到这话,只是面无表情地耸耸肩膀,我靠,你混的都是一帮什么人渣啊,知道我在了,还要登记大家的名字,什么玩意儿嘛。

    陈太忠却是没看高云风,摸出手机来,一边查找姓名,一边冲小葛伸手出来,“看来得扒了你这身警皮再说话了,我可不想袭警……警官证拿出来我看看。”

    小葛怎么敢拿出来警官证?说不得只能苦着脸看着高云风,“云风……”

    “扇个耳光就能走人了,你还让我怎么帮你说话?”高云风火了,瞪他一眼,“你面前那位,我惹不起,明白了不?”

    “不表明身份的话,那我可不算袭警啊,”陈太忠瞪他一眼,随后威胁一句之后,拨通了手机,“喂,是我啊,能不能帮我双开俩警察?”

    “双开?什么级别的?”田甜听得有点纳闷,语气也不是很高兴,“我说太忠,你不给我打电话也就算了,一打电话就是求人的事儿,咱俩还是不是朋友啊?”

    “啧,我这不是忙得顾不上吗?”陈太忠咂咂嘴,又打量一眼小葛,“啥级别的我不知道,估计最多也是一级警督,我倒是有他们野蛮执法的证据……省委李正先秘书长也在场。”

    “小葛,你真要找死啊?”高云风终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熟人吃瘪,厉喝一声,他可是知道陈太忠认识田甜,而且听这话,十有**也是打给她的电话。

    小葛被这话喊得愣了一愣,随后又转头看看胡芳芳,叹口气,“对不住了啊,小胡……”

    话音未落,他上前就是一个大耳光,既脆且响,随即转身掩面而走,他怕了,真的怕了,高云风都惹不起的主儿,拿着电话正商量要双开自己呢。

    事实上,他是三级警司,双开什么的,倒是未必吓得住他,不过,他也非常清楚,就算那大个儿年轻人是在虚张声势,但是惹火高云风的后果就足够可怕了,小高绝对会折腾得他欲仙欲死——被配到永泰的边远乡镇就够了,更何况,这个比高云风还狠的主儿在等着?

    胡芳芳却是被这一耳光打得愣在了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就向饭桌扑去,“刘望男,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凭你也配?”丁小宁见了陈太忠的做派,也放下了手里的酒瓶——不需要将此人打得很惨,侮辱够了就行了,说不得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胡芳芳被这一脚踹得踉跄两步,李凯琳同时也端起了椅子,下一刻觉得不妥,又将椅子放下,跟丁小宁一起冲上去,对着胡芳芳就是一阵撕扭。

    女人打架确实好看,尤其是三个美女,丁小宁和李凯琳手上都有把子力气,不多时就将胡芳芳按倒在地,三个美女的衣冠也变得不整了起来。

    胡芳芳这边剩下的四个人哪里敢上前帮忙?只能眼见着厂长夫人被人打了。

    陈太忠倒好,趁乱拿着电话跟田甜聊起天来了,聊了两句之后,眼见有个女子想要上前拽开李凯琳,说不得抬腿就是一脚,“滚远点!”

    “行了太忠,”李正先实在看不下去了,心说你给我这秘书长留点面子吧,打人也不用这么狠吧,还要人家相互扇耳光?“差不多就算了。”

    “呵呵,”陈太忠笑一声,挂断了电话,“您的话我总是要听的,行,看您面子,今天就这样了……要不然我不是跟他们一样,目无领导了吗?”

    小子你狠,李正先心里暗骂一句,这也算给我面子,真是……敢说话啊。

    胡芳芳却是不肯干休,躺在地上胡乱地骂着,大抵说刘望男**、无耻、不要脸什么的,不过,没人关心这话的真假,女人骂人不都是这样?

    所以,丁小宁不肯放手,死死地按着她,抬头看一眼刘望男,“望男姐……你来扇她几个耳光。”

    “算了,放了她吧,”刘望男冷哼一声之后,脸上升起了暖洋洋的笑容,“真是陈主任那句话了,凭她……也配让我去扇耳光?”

    她这笑容不但开心,也带了几分雍容和高贵在里面,眼中的不屑更是一览无遗,一时间,甚至胡芳芳的朋友都觉得,小胡招惹此人,真的是殊为不智。

    下一刻,一帮子男男女女转头就奔了出去,陈太忠苦笑着摇头走了回来,看着满地的狼籍叹一口气,“这是何苦呢?唉……非要自找苦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