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零六-零七章(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零六-零七章

作者:陈风笑
    一千二百零六章弄拧了

    推荐老牌仙侠写手。某远古巨巨的马甲新》。三魂七魄。合成十方之念。横扫八方**。宇宙洪荒。成就真正大道!书号:'_

    算了。出的部分。不如找祖宝玉再借出去点。反正就是这么个处理手段嘛。

    陈太忠终于拿定了主意。抬头看着关正实点点头。“就这个校园网吧。我觉的其他两个项目。意思不大。关主任你看呢?”'

    三个项目里。校园网的资金缺口最大。两亿一千万。关正实一听这话。却是会错了意。敢情小陈犹豫半天。是想怎么样尽最大力帮忙呢。倒也是啊。这么多的钱给谁也要犹豫一下。更何况这钱虽然到帐是迟早的。但是时间早晚就不好说了。

    “换个项目也无所谓。”有了这个认识。关主任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暗暗打定了主意。我肯定不会向陈洁许那么多。“太忠你怎么方便怎么来吧。”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人家已经做出了决定。否则的话。他的哭死。他是想着花钱呢。关主任却是在想着给他省钱。没办法。昨天他的原话是:“三个亿以内。你随便做主了。反正是破一次例了。一百万和三个亿。我都是张一次嘴。”

    没错。三个亿——以内!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笑嘻嘻点点头。心说只剩下九千万了。嗯。祖宝玉那儿要是消化不了。我还能借给水利厅的张国俊一点。“不过。可是要算利息的啊。关主任。”

    那好吧。我跟陈洁再许的少一点。关正实笑着点点头。反正是关系到陈省长的事情。大不了最后这利息从省科委将来的资金里拆借一下。“应该的嘛。太忠你要对投资商负责。这个道理。走遍天下都说的过去。”

    “那就好。钱在十一月初到帐。现在创新基金里的钱不能动。”陈太忠心说这事儿倒是顺利。反正。关正实不但落实项目落实的挺快。而且今天还能按时赶来。不是直接找陈洁去报喜。看来这人行事。还是中规中矩的。

    既然是中规中矩的。他当然就没有必要敲定。校园网那个项目里。是将剩下的两亿一千万全算进去了。老手办事。值的人放心。再说人家关主1好歹也是一副厅。他要是刻意叮嘱。反倒是好像觉的人家办事能力不行。没准让人家心里存个疙瘩——这是他帮人。又不是在惹人呢。'

    所以。这误会产生的相当自然。

    下午荆紫菱一定要去找唐亦萱玩。关正实也早听说了蒙艺这个寡居的嫂子。少不的就撺掇着荆涛一起去上门拜望一下。

    陈太忠不想跟着去。他实在想不出。在唐亦萱和荆紫菱都在场的时候。他该对谁更亲热一点。或者该跟谁距离远一点。怎奈。荆紫菱不答应。“我还要跟唐姐一起看碧涛去呢。你的陪我去。”

    “是啊是啊。”关正实和荆涛在一边连着附和。只用荆紫菱做引子的话。这俩大男人去看一个孀居的寡妇。似乎理由还不是很充分。加上陈太忠。那就好多了。

    陈太忠被逼无奈。也只的答应。不过显然。只安排小吉跟着支光明一行_就有点尊重不够了。而这奔驰车是丁小宁的。他也不可能留下让小吉——小宁见不的别人动她的东西。小吉的富康神龙自用是没问题。接待客人就有点上不了场面。

    来说去。都是个面子问题。可是这问题。却又都是忽略不的的。陈太忠犹豫一下。悄悄地给小董拨一个电话。“小董。去找小宁拿上我的林肯。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你把车开到凤凰宾馆来。下午替我招呼几个客人。”

    开林肯车来那很好理解。这玩意儿接待客人算是比较隆重了。至于让小董出面。那就是另一层意思了——更好地保障支光明一行人的安全。

    真有突事件。小吉在官场上还有一点面子。但是说起警察系统和黑道。他比小董差的多了——“脏活小董”那不是白叫的。所以陈太忠这番安排。倒也是用了点心思的。

    “我这心思。整天就用在迎来送往上了。”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一抬头。却现关正实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他。“你这是安排接待任务呢?”

    “是啊。我都要忙死了。这种事儿。真的很烦人啊。”陈太忠郁闷地点点头。“这还亏的支总是自己人。不会怎么太在意。”

    “当你不忙了。就是被人无视了。”关主任笑着摇摇头。眼中却是有点说不出的东西一闪而过。“不用说退休了。只说被边缘化被人无视的味道。你都想像不出有多么的难受。”

    可是。这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啊。陈太忠扯一下嘴角。心里暗自嘀咕。

    谁想。关正实就像看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同样扯一下嘴角。柔声话了。“太忠。事情虽然小。都是大学问。你一辈子能遇到几件大事呢?以后考验你的。都是这种小事。”

    这也是关主任把他当作自家人了。生恐他生出什么不耐烦的心思。才这么说话的。倒也真是不见外。

    唐亦萱见到荆紫菱来了。却也是兴奋异常。两人叽叽喳喳地聊了半天。竟然就把身边的三个男人撂在了一边——里面少了谢阿菩。因为允许谁去三十九号。那是陈太忠做主的事情。

    谢同学你不是喜欢古玩喜欢历史吗?躺在宾馆里看闲书吧。最近有一本历史书《6海巨宦》挺红的。入住凤凰宾馆的每人赠送一本。你慢慢看吧。

    两个女人叽叽喳喳地聊了好一阵。陈太忠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对了紫菱。那个偷资料的家伙。可能现在就躲在张州……”

    听他说完之后。荆紫菱愣了半天。才摇摇头。看看唐亦萱。“唐姐。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呢?”

    “等这个工厂开工以后再说吧。”唐亦萱愣的一愣之后。笑着摇摇头。“小陈说了。这工厂还没盖起来呢。谁又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要不。找这个钱文辉问一问?”陈太忠是唯恐天下不乱。反正这里面的微

    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若是不说。谁又能知道里面夹带'样的内容?

    “先找邢工商量一下吧。”荆紫菱没同意陈太忠的观点。反倒是支持唐亦萱的建议。“反正那边三五个月内不会有太大进展。”

    走出三十九号。荆涛和关正实一辆车。荆紫菱和唐亦萱倒是同时上了陈太忠的奔驰。一上后座。唐亦萱就奇怪地嘀咕一声。“怎么又是两部'?”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唐姐。我那部''送你了。现在有需求嘛_就买两部。你不是又看着好吧?”

    “我觉的这两部比我那一部要好。”唐亦萱笑吟吟地答他。不过。今天的她又是一身的运动衣。倒是没了那天惊心动魄的魅力。起码不会让陈太忠产生时不时扭头看看的冲动。

    “可能要好一点吧。”他随口回答。从后视镜里瞟一眼唐亦萱。却现她的嘴角微微上翘。这个笑意不但隐晦。而且隐隐有几分苦涩的意思。

    陈太忠眼珠一转。就反应过来她是怎么想的了。很显然。亦萱在吃醋啊_她是如此地冰雪聪明。想想两人的童山之行。肯定就猜的出。自己买这俩'。为的是记录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过对她来说。那可就不能算“美好”了。

    “那回头换一下吧。”他随意地笑笑。“小''我拿着还方便点。一大一小搭配。争取把科委这段变化都记下来。这都是宝贵的素材……”

    话不用说的太透彻。唐亦萱已经明白了。是荆紫菱在场——这丫头也是个鬼精灵。所以太忠这是婉转地表示。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啊。

    “嗯。”她默默地点点头。看上去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这心里却是舒坦多了。虽然她努力地想将两人的关系定位在“朋友”上。却是死活不想听到和想到他跟别的女人的事情。女人的心思。男人总是弄不太明白……

    总之。陈太忠很介意她的感受。所以她就不想去想那么多了。倒是她身边的荆紫菱嘀咕了一句。“只记录科委的变迁吗?我看未必吧?”'

    奇怪的是。这两位都没接她的话。下一刻。陈太忠咳嗽一声。“好了。碧涛到了。”

    邢建中对荆紫菱带来的消息。真的是恼怒异常。转头看一下陈太忠。“陈主任。你这个消息。确实吗?”

    “你觉的呢?”陈太忠看他一眼。无奈地咂咂嘴巴。“邢总。如果我没错的话。偷资料的那家伙。就是你的老乡来的吧?”

    邢建中登时无语了。他的副总确实是他从张州**来的。也正是因为有同乡这个因素。他才对此人如此看重。谁想千防万防。这家贼难防啊。

    “早知道的话。当初把厂子设在张州就好了。”他沉默良久。才苦笑一声。“家乡人这么对我。倒是真的让我寒心啊。”

    他这话是有因果的。若是将厂子设在张州的话。张州市委市政府。也会高度地关注他这个项目。估计不会容忍山寨版的厂子出现吧?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人性

    “我就听不的你这话。”陈太忠对邢建中的抱怨。反应相当地激烈。自己没看紧东西。就不要怨别人。设在张州就好了?

    “设在张州。也的有人肯给你投资不是?”他眼睛一瞪。不屑地冷哼一声。“说句不客气的。他们敢用偷来的资料。就敢在你厂子建好之后夺了你的产业。你信不信?你以为天底下的投资商。都像荆总这么有素质吗?”

    他这话显然是有点偏激的。不过却也不无道理。反正这世界上没什么后悔药可吃。他随意假设。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再说了。那家伙在这儿偷你的资料。回了张州就不敢了?”

    “我要打几个电话了解一下。”邢建中铁青着脸站起了身。愣的一愣之后。对满屋子的客人歉意地笑一笑。却是非常勉强的那种笑容。“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他好像比紫菱还沉不住气。”关正实见他离开。笑着摇摇头。又看一眼荆涛。“老荆。这也是好事。没啥心机的人。总是很好处。”

    聊了没两句。邢建中就回来了。叹口气。看向荆紫菱。“紫菱。南村确实起了一个厂子。而且。现在没人知道这个厂子是搞什么的……”

    这话就说的明白了。一般一个厂子动工。总有人会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工厂——只要不是地下工厂。工商税务土地和规划什么的相关部门就不用说了。银行也不用说。只说南卞村的村民和村委会。绝对会知道那里是做什么的。

    而眼下没人知道这工厂的性质。那就是明摆着的了:这个工厂确实太蹊跷了。十有**就是陈太忠说的那么回事了。

    屋里一片沉寂。

    “这个消息。你怎么知道的?”荆紫菱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这个问题。大家都想到了。不过合适这么直接问的。也就只有她了。'

    “一个业务伙伴告诉我的。”陈太忠扬扬眉毛。事实上。他很想挑'着荆紫菱去张州折腾一下。“当时我也不确定。还专门打车去现场看了一下……要不。你跟着唐姐再去了解一下?”

    是的。他非常钱文辉碰一碰荆紫菱。若是能再碰一碰唐亦萱。那就更好了。国安局和省委书记。哪个会更厉害一点呢?真的很让人期待'''。

    “还是等这个厂子的作用明确一点吧。”荆紫菱看看邢建中。“邢总。I好歹也是张州人。对张州的了解还不如陈主任?”

    我一直在上学。然后就出国了啊。邢建中觉的有点冤枉。不过这话他还没法说。只能咳嗽一声。“不过我倒是觉出来了。最近张州方向来的煤焦油。是少了一点。”

    “唐姐……”荆紫菱回头看看唐亦萱。噘起了小嘴。眼中也满是委屈。潜台词很明显:你要给我做主啊。

    “这事儿交给陈主任好了。”唐亦萱笑着摇摇头。心说陈太忠若是愿意。把那厂子整个搬到凤凰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最起码搬那储油罐是没什么问题。

    陈太忠的脸登时就皱做一团了:搁在俩月前

    没问题啊。可是现在国安盯的我这么死。我再动手…人家记少吗?

    “回头再说吧。只要落实了。总要给你们个交待的。”他咳嗽一声。“好了。邢总。说点别的吧。比如说这两个月的营销情况……”'

    晚上。陈太忠悄悄溜进吴言家的时候。吴书记正趴在梳妆台上看文件。身边的床上坐着钟韵秋。正端着一个小本。眼巴巴地看着自家的领导。

    “都十点了。还工作啊?”陈太忠笑一声。施施然走过来坐下。伸手想揽着钟韵秋。却不防他一缩身子。看一眼吴言。那意思很明显:老大。麻烦你先招呼领导吧。

    “唉。”吴言撂下笔。闭上眼后又伸手在脸上**半天。最后伸个懒腰。才叹一口。“马上国庆了啊。事情太多。都要安排呢。”

    这倒是。你现在一肩挑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大权独揽嘛。这也是你自找的……对了。找你请教个事儿。你看看合适不合适。”

    “就在这儿说吧。”吴言看出了陈太忠想约自己到客厅里谈。不过。她深明驭下之道。这几天钟韵秋表现的很乖觉。很有眼色。那她就觉有必要在打压的同时。给这个女孩一点甜头:我终是不把你当外人的。

    不介意的话。陈太忠也不介意。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儿。说不就将自己设计关正实和陈洁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你觉的。我这么处理这三个亿。怎么样?”

    “啧。”吴言听完。登时就是一'牙花子。沉默一下又叹口气。用一种很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我该怎么说你呢?太忠。这件事你做差了。小聪明不是这么玩的!”

    陈太忠的心刷地就沉了下来。疑惑地看着她。却是一言不:我错在哪里了呢?

    “照你的说法。招商办尧东了这件事。是吧?你觉的这个秘密守的住吗?”吴言哭笑不的地看着他。“你不要担心没有传话的人。这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坏事的小人……陈洁知道了真相以后。又会怎么看你?”

    “我没跟科委的人说。”陈太忠没在科委说这事。却是不想坏了大家的情绪。想着没准我能找出个变通的法子。眼下说起来。他不禁有点自。“我知道科委的人嘴不严。而且。招商办里。也只有秦连成一个人知道。”

    “那也不保险。这种事情又没有多严重。没必要玩这种小聪明!”吴言先定下了基调。才出声缓缓道出自己的看法。

    “不管怎么说。你是借钱给陈洁了。你把钱借给了她。而不是借给了别人。这就是人情。实话告诉她。又能怎么样呢?他俩一样要领你的人情……可是眼下你这么做。就有点不合适了。”

    可是那样的人情就不如现在扎实了啊。陈太忠刚要反驳。却又觉的她这话真的是太对了。自己当时确实欠考虑。若是当时将实情说出来。倒也不是不可以。无非再加上一句就是了——“本来这钱我有安排了。不过既然是关主任你要那啥……”

    “还是太好大喜功了。”他很诚恳地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阿言。我是不是有点毛躁了?”

    吴言听他叫自己“阿言”。先是看了钟韵秋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才转头冲他笑笑。“其实在那种情况下。你能很快的想到这个点子。也不错了。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以你现在的地位。没必要常玩这种小聪明……官场里。没有绝对的**。”

    这个倒是。陈太忠再次点头。哥们儿可不是也一样?连蒙艺要换秘了呢。这年头哪里有绝对的秘密?

    “不过这次也不要紧。尧东书记的嘴紧的很。倒是你招呼好秦连成就是了……我这么说。也是想提醒你两点。一个是不要把人性想的太好。另一个就是不要把心思用在这种小道上。官场搏杀。还是以势为主。堂堂正正之兵。才是别人最难抵挡的。”

    “嗯。”陈太忠乖乖地点点头。吴言这话真的是至理名言。他也颇有共鸣。不过就在同时。他脑子里又冒出个念头:既然你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我也不能指望秦连成和章尧东嘴严。还好。这事儿。哥们儿还有补救的法子。务求不在陈洁那里穿帮。

    至于该如何补救。其实也挺简单的。他要支光明帮着配合一下就行了:太忠。这三个亿不是答应借给我了吗?怎么你又借给别人了?

    有这么个异声存在。就算关正实和陈洁知道。这钱是凤凰科委必须借出去的。那他们也必须领情。无论如何。他们是抢了支光明的钱了。

    不过。这是补救手段。丝毫不影响吴言在这件事里对他的评价。错了就::错了嘛。她批评的也苦口婆心。所以。等哥们儿成功补救之后。再回来向她报喜好了。也显的我陈某人并不是一无是处。

    想到这里。他终于决定结束这个话题。少不的笑着点点头。“阿言你真是我的好帮手。嗯。虽然话有点冲……不过。为夫受教了。”

    “吴书记说的真的不错啊。”钟韵秋怯生生地插嘴了。眼中却满是艳羡。“太忠。这种话。官场里没人再会跟你说了。”

    谁告你说没有了?王浩波祖宝玉和关正实。都能跟我说说呢。陈太忠心里哼一声。脸上却是笑了起来。“没错。不过……你今天怎么还穿着裤子?”

    “'''儿。”吴言被他这话逗的笑了。前仰后合的。“她不穿裤子穿什么?”

    “裙子。丝袜啊。”陈太忠一本正经地解释。“黑色网眼的那种。我最喜欢了……对了。我倒是忘了她已经是你的秘书了。不合适……”

    “你不如让我也穿成那样好了。”吴言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冷哼一声。“反正照顾你的喜好就行嘛。”

    “好啊好啊……”

    保住了金身。连续第二十二天的爆了。嗯。就这样。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