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为难(书号:760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为难

作者:陈风笑
    上市……来找陈主任公关?

    听到这话,谢阿菩真的是万念俱灰,响鼓不用重锤,很多事情,不用说得太透的,他常年厮混在北京,就是没见过,也听说过想要上市,会经受怎样一番的磨练,而人家支总为了上市,跑到凤凰找那个年轻的副处,这话里的意思勿庸置疑——陈太忠的能力,远远乎他的想像。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支总在演戏,在将他的军,可是,谢阿菩被荆俊伟视作势利眼,这眼力虽然未必有多好,但是太差的话,那就算想势利也势利不起来不是?

    他比较轻易地判断出了结果,那就是:支光明所说的事情,十有**是真的,支总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淡,没有那种刻意的张扬,似乎只是随意地提一提。

    所谓的富贵逼人、王霸之气之类的,那不是说随便就装得出来的,尤其那随便地耸一耸肩膀,无奈之中却隐隐地带出了一丝傲然。

    事实上,谢阿菩早就现了支总的傲气,不过当时在他看来,无非是这些人无非是井底的一些蛤蟆而已,没见过多大的世面,满桌人里,他能放进眼里的也不过是荆家父女和关正实,关主任那是个副厅,荆家嘛,不光荆以远名声在外、荆紫菱清丽动人,荆俊伟的身家,也要盖他谢阿菩一头。

    现在他才明白,敢情人家这一帮人,不是装逼,是真的牛逼!

    当然,谢阿菩也不会因为这么淡淡的一句话就被吓住,他不失惊愕地看了支光明一眼,“上市……那可是很费劲啊,现在对民营企业卡得很严的。”

    要不说人家是北京来的呢?天子脚下的人,消息就是灵光,而且偏偏地,帝都里的人还都喜欢就这些事儿嚼嚼舌头,北京的哥对政治形势的了解,简直都是全国出租车行业里的一大明显特色了。

    “嗯,是挺严的,”支光明点点头,不管对谢阿菩怎么看,他还是承认这一点的,说完这句,他侧头看看对方,笑嘻嘻问一句,“看起来谢总对这一套挺熟?”

    支总这么说话,却是纯粹挤兑人呢,能对这一套的熟悉的主儿,大概也不会因为一个小丫头,屁颠屁颠地跑到地级市里搞投资了吧?

    “听说过一点。”谢阿菩也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一丝谐谑。回答得就越地谨慎了。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肯将自己地身段完全放下。他势利是不假。但是他更知道。不表现出来点份量。他就算想势利。别人还未必有兴趣理他呢。

    “反正这东西跟你地盘子有关。民企上市享受不到国企那种扶持待遇。不可能盘子太小了。但是盘子太大地话。证监会也不可能答应。就是二十亿左右吧。怎么也得砸三、四个亿进去才好运作。”

    “光砸钱倒是好说了呢。”支光明被说中了心思。禁不住有点悻悻地感觉。听到这家伙嘴里所说。上市需要运作地费用涨到了二十个点左右。心里越地郁闷了:这家伙倒也真敢说。

    谢阿菩也深有同感地点点头。这年头拿钱不办事地人多了。当然。更可能地是。你找不到合适地关系来运作地话。想送钱都没人收你地。或者就算收了钱。无限制地将你地事儿拖下去。

    所谓地手续。不但是办事地程序。也是卡人地手段。更是拖延时间地法宝。真要想拖地话。哪一道坎卡三五个月都没什么问题。最惨地是等过了有效期之后……重新走程序吧。

    不过。谢阿菩从支总地话里。又听出了点别地意思。敢情这陈太忠不是手上有钱。而是说……在京城里有能量?

    怪不得荆俊伟跟这家伙来往也密切呢,他转头看看年轻的副主任,那厮正在跟自己心仪的女孩儿笑嘻嘻地说着什么,一时间就觉得这趟凤凰之行,真的有点得不偿失。

    陈太忠也感觉到了谢阿菩对荆紫菱的异样,不过他对此却是浑然不放在心上,这倒不是说他不在意荆紫菱,而是说他有足够强大的自信,对那些小人物的威胁,根本没当回事儿。

    正经是小紫菱的态度,才是他比较介意的。

    可是荆紫菱对他的无动于衷,却是有点不满意,她相当聪明和自立,但女孩终归是女孩,在这爱做梦的年纪,总是希望自己的意中人能同样在意自己。

    “我觉得那个谢阿菩挺黏缠的,”她凑过小嘴,在陈太忠耳边悄悄地嘀咕,“就算他想在凤凰投资,你也不要理他。”

    “要不要我帮你打他一顿?”陈太忠笑着瞥她一眼,他不在意别人仰慕她,但是小紫菱话的话,他

    介意撒一下野,“还是找帮警察捉他个嫖娼的现行?

    “那倒是不用,好歹是我哥的朋友,”荆紫菱很知足的,或者,比较自立的女孩儿都容易知足吧?听到这话,她开心地笑笑,同时摇摇头,“不过,我挺奇怪的,怎么你们做官的,阴起人来都是这么几招?”

    她知道高云风这么对付过陈太忠,是以有如此感慨。

    “不管是什么招,管用就行嘛,《孙子兵法》现在还有人研究呢,”陈太忠白她一眼,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再说了,高级招数,用在他身上也有点可惜不是?”

    饭桌上有十个人,但是海上明月这个大包间的圆桌直径一米八,是十二人的标准桌子,相互之间的距离还是很宽松的,他俩在这里嘀嘀咕咕,颇有一点碍眼。

    别人也就算了,知道这俩关系不一般,可是荆涛有点接受不了啦,书香门第家里出来的,那是不一样,你俩什么都没有呢,搞那么亲热做什么?他咳嗽一声,“陈主任,你下午是怎么安排的啊?”

    这话的重点不在下午的“安排”,而在荆教授很正式地称呼他为“陈主任”而不是太忠之类的,这并不是见外的意思,而是说——那个啥,小陈你注意一点影响嘛。

    “下午……”陈太忠早就答应好支光明,这两天带着他们出去玩了,他倒不是没想到关正实会来,可是他琢磨着,关主任收集陈省长缺钱的项目,怎么也得花费个一天两天的吧?谁知道人家就来得这么快呢?

    他看看湖西的肖区长,有心说“要不孟成区长你陪着支总他们转转”,不过转念一想:这不得让人家王小虎有想法吗?

    唉,啥也得考虑到啊,做官真是不容易!他一时有点感触,“这样,吃完饭支总你们先歇着,休息一会儿啊,嗯,小紫菱你也习惯午睡的。”

    关主任笑着点点头,“我倒没有午睡的习惯,太忠,一会儿找个地方喝点茶吧。”

    事不宜迟啊!他早就憋不住了,不过这种场合,实在不合适说那些事情,也只能硬生生地忍着,眼下这话一说,那就是向大家摆明,要独霸陈主任的午休时间了。

    你小子午睡的习惯,都养成三十多年了,荆涛看他一眼,却是也不做声——他能理解,小关现在睡得着才叫见鬼呢。

    大家听了这话,倒也没觉得怎么意外,人家关主任来了凤凰直接找陈太忠,肯定是有事商量的嘛。

    饭后,一行人直奔凤凰宾馆,支光明他们径自歇息去了,等陈太忠给荆涛他们办好房间,荆紫菱已经是哈欠连天了。

    荆涛和关正实倒是没休息,关主任打开桑塔纳车的后备箱,拎出两个大大的包来,“两台dV,素波市最好的了,再好的只能去北京买了,太忠你打开看看?”

    这dV比哥们儿买的贵,陈太忠一看包装就知道了,这么大个儿呢,笑着摇摇头,“不用了,这得多少钱?”

    “回头再说吧,”关正实笑着摆一摆手,也不说不要钱,这也是学问,他知道陈太忠不缺钱,眼下这“不要钱”三个字就张不开嘴,要不然人家来个“不行”之类的话,岂不是挺影响气氛?

    总之,这“回头再说”就是“回头不说”的意思,反正眼下荆涛在场,他倒是不怕陈太忠抓住这点小事情不放。

    陈太忠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没办法叫真,只能笑着点点头,将那俩包扔进奔驰车里,“走,去茶座坐一坐,呵呵。”

    凤凰宾馆的茶座里,三人坐在一起,关正实很直接地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陈太忠,“目前找了这么几个项目……”

    陈太忠听完之后,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地喝茶,也不言语,关正实和荆涛交换个眼神,两人都有点奇怪:这家伙不是答应好的吗?怎么现在这副德性,想反悔了吗?

    陈太忠不是想反悔了,他是有点郁闷:关正实啊关正实,我还想着你能找个大项目呢,怎么全是这种小破一丁点的事儿啊?

    其实关主任找的项目,真的都不算小了,加起来的话,资金缺口有四个多亿呢,但是,陈太忠不可能全部支持这三个项目——这么做就太古怪了,很容易让关主任和陈洁觉得不对劲,从而现他着急花钱的真正内幕。

    可是,从中任选一个支持的话,却是又花不完那三个亿,所以,这件事让他感觉有点为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