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二百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二百章

作者:陈风笑
    等到陈太忠回到科委,就是接近中午了,不过总算还好,科委里在热热闹闹地福利,大家一个个眉开眼笑的,见了陈主任更是热情到不行,这份节日的气氛,将陈太忠心中的郁闷冲淡了不少。

    院子里还停了四五辆小面包车,却是下面县区的人来领福利了,这次市科委出手大方,人人有份儿呢。

    不过李健却是有点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陈太忠上前一拍他的肩膀,“李主任,你这是……遇到什么难题啦?”

    “也没啥,阴平的耿主任下了,”李健摇摇头,不过还是有点不开心,“被调到区政协养老了,倒是提了一级,接替他的是一个乡的副乡长……刚才我给他们福利的时候才听说的。”

    下了就下了呗,陈太忠对耿主任还真没什么舍不得的,老耿那人虽然算得上正直,不过实在是太爱倚老卖老了,经常肆无忌惮地得罪领导,“呵呵,这也算事儿?他到年龄了嘛,给他一份儿福利就完了嘛……这点事你都要苦恼,那你现在站在我的位置的话,就该上吊去了。”

    “他跟我爸关系好啊,是我爸的师弟,”李健的嘴撇一撇,算是个笑意,“要不是离不开他县里那个精神病的老婆,现在起码也是咱这儿的副主任。”

    “人各有命,他觉得这样值,那就这样了,”陈太忠不认为这是什么值得感慨的事情,既然是他的老婆,就算精神病也该照顾嘛,这很正常吧?

    “其实耿主任还能呆两年的,”李健无奈地笑笑,又叹一口气,“不过咱们科委太红火了,所以他就到了政协那穷地方。”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刚才还真没把这个当回事,一个科级干部,又不是他的人马,他管那么多做什么?

    不过李健这话,却是提醒了他:那个副乡长,可能是来分享科委的盛宴来的,这事儿做得可是有点不地道了。

    怪不得李健是这副表情呢。老耿还真够命苦地。在科委呆了这么久。也没享过什么福。好不容易科委要有点起色了。他倒被人一脚踢到政协做副主席去了。

    这种因果地话。倒也不怪李主任郁闷了。不过陈太忠能说什么?他什么也不能说。各级科委接受地横向管理力度。要大于垂直管理力度——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陈太忠跟省科委跳脚之后。都没什么惩罚地现象了。

    县区里委任自己地科委主任。市科委无权置喙——除非有足够地反对地理由。更何况耿主任也确实堪堪到点儿了。人家阴平虽然把他踹到政协了。可是正科成了副处了。这也算仁至义尽了吧?要不然一年以后你直接回家养老。

    有李健提醒。陈太忠马上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一时间也感触颇多。愣了半天之后才侧头看一眼李健。“李主任。我觉得……下面县区地科委。咱们放权太多了。这样不好。”

    李健当然明白陈太忠地意思:下面县区地科委领导。大多都是县区委任地。咱们为他们争那么利益。有毛病不是?咱市科委管好自己地一摊就完了。

    这原本就是他地目地。耿主任对他一直不错。工作中也相当地支持。文海上台后因为李健跟邱朝晖走得近。本不想用他地。关键时刻还是耿主任出头。结合了科委里地主流。造出了很大地影响。他才得已做了这个办公室主任。

    所以,耿主任这次在盛宴前夕被调整走了,李健真的是有点悲愤莫名,他知道自己无力改变什么,那么就只能做出比较疯狂的决定了:县区科委很牛逼吗?你们错了,没有市科委的支持,你们什么都不是!

    当然,他这个报复的理由,客观上是存在的,毕竟,市科委这半年虽然崛起得突然,其间种种艰苦却也是不足为外人道,别的不说,只说副厅以上的领导,科委这半年来得罪的,就比以往十年的还多。

    眼下好不容易冲出重围了,支持科委,也有限支持过陈太忠的老人,却是毫不犹豫地被替换了,李健真的很想直接地告诉他们一句:你们别瞎忙了啊,这原本就跟你们无关的。

    听到陈太忠这话,他当然是要点头的,“没错,放权要适度,现在,好像咱们给了下面什么不好的信号……他们觉得什么都能共享了。”

    “没错,你这话,真的跟我想的一样啊,”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周一的会上,你提议案吧,我会大力支持的。

    ”

    呃,陈主任这是把我架到火上烤了啊,李健有点哭笑不得,他倒不是觉得陈太忠没这手段,只是一直以来,他觉得这个年轻的副主任,似乎对这种技巧性的东西,并不是很重视,今天这是……改性子了?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个,他只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你李健有意见,当然是你主张啦,我配合着你搞一下,就很不错了——当然,这意见若是不合他的意,这“配合”二字该不该出口,却还是得商榷一下。

    不经意间的改变,才是真正的成长,这种不经意甚至都没让当事人自己意识到,可见这成长是实实在在的。

    以后市科委和县区科委的人,要区别对待了!看着院子里忙忙碌碌分福利的人,陈太忠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定。

    不过真说县区科委,很多事情其实没那么严格,凤凰市七区二县,属于传统意义上市区的是清湖、文庙两个区,湖西、红山和横山三区,属于城乡结合部,这五个区,市科委的垂管力度相对而言要大一点。

    阴平和曲阳离得远,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区,尤其是金乌和童山那都还没撤县呢,这四个地方,市科委垂管的力度就很小了。

    难道把这九个县区还要划出等分来?想到这个,陈太忠有点挠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把这个想法扔到了一边,这种事别人操心去好了,就不信剩下的八个领导,拿不出合理的方案!

    以科委班子眼下的和谐程度,只要是往市科委收权、省钱

    ,肯定会是一致赞同的声音——当然,若是不和谐的a不得B收权,心里不好受的话,那就是扯皮了,可见,班子思想的统一,对一个单位的展确实是相当重要的。

    陈太忠在科委转了一圈,就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眼见大家吵吵嚷嚷开心得很,都在说科委未来的前景,他禁不住又想起了不许到帐的两千万,心里那份别扭就别提了,少不得开上奔驰车扬长而去,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

    谁想,他想走,别人还未必愿意放过他呢,就在他琢磨是不是该把招商办一帮老部下招呼来坐坐的时候,接到了曲阳科委赵主任的电话,“太忠主任,中午坐坐吧,有点事情,我想向您汇报一下。”

    赵主任想的是什么事情,那还用问吗?曲阳和阴平两区最是相像,都是像县大过像区的,阴平的老耿被弄到政协了,赵主任就坐不住了。

    老赵在曲阳,也没啥人缘儿的,当初他是曲阳县热门单位粮食局的副局长,由于没啥背景又挡了别人的路,来科委虽然是提了半级,可就冲科委那样子,都是属于配性质,这位子倒也坐得稳固。

    现在科委好了,那就又难免被人惦记上了,有了耿主任这前车之鉴,赵主任哪里还坐得住?区里找个人救他估计有点难度,那他只能借着领福利这一趟,找陈太忠说项了。

    正好小董找陈太忠来说抢注域名的事情,又有马疯子说汽配城的进度,陈太忠一琢磨,得了,既然这俩都是体制外的,那么,加上一个体制内的,倒也不妨事。

    小董照例是将饭局安排在凤凰宾馆了,包间里,赵主任皱着眉向陈太忠大倒苦水,“……太忠,不管怎么说,曲阳是区的编制啊,咱市科委不能看着区委乱伸手吧?”

    这倒是大实话,曲阳虽远毕竟是区,撤县改区不仅仅是加快城市化进程,提高展机遇什么的,市里对区的管理力度,总是在对县的力度之上,像童山和金乌两县的科委主任,就算明知道要被替换,估计也不会找陈太忠,没用的嘛。

    “唉,这倒是让人头疼的事儿,”陈太忠叹口气,琢磨一下,“反正你勤打听着,万一有事儿,我尽量帮你说一说吧,老赵你不知道,都有领导歪嘴了,说我是组织部长……啧啧,我这日子也不好过啊。”

    听到这样一个许诺,赵主任的心思,登时放下了不少,他原本就是被阴平的事儿吓了一跳,是未雨绸缪的意思,心说区里现在还没露出什么苗头来,既然陈主任答应了,我再四下公关一下,保住自己应该问题不大吧?

    小董听得有趣,笑着插嘴问了,他原本也就是百无禁忌的性子,“谁说你是组织部长?章书记听了不得生气啊?”

    第一千二百章

    就是章尧东自己说的!陈太忠瞥小董一眼,笑着摇摇头,也不肯多解释——前一阵科委那五个副职,他问章尧东是不是从科委系统里选拔,结果被章书记用这话硬生生地顶了回来。

    几个人正一边吃喝一边聊天呢,张智慧陪着财政局行财科的龚科长进来了,“小董你这臭小子,又来我这儿混饭,回头扣下你那辆破面包车顶饭钱。

    ”

    “这次饭钱我出了,”赵主任也认识张智慧,笑着接话,“张总不用担心了。”

    张智慧可是不认识他,张总虽然眼皮子驳杂无比,但肯定不可能记住这么一个小小的外地正科,尤其还是科委这种仆街单位的,说不得眉头皱一皱,笑着问陈太忠,“太忠,我看着他挺面熟的。”

    “我们曲阳科委的赵主任,”陈太忠笑着将场上的人介绍了一下,一听张智慧身边居然是行财的龚科长,连一向不羁的小董都禁不住郑重了几分,这可是要紧人物呢——管整个财政拨款的。

    不过,龚科长倒是没啥架子,笑嘻嘻地坐下,“陈主任,有日子没见了啊,今天碰上了,好好喝两杯。”

    这话一说,连张智慧都纳闷,他可太明白龚科长是什么样的人了,一般行局的一把手,都放不进这家伙的眼中,肯陪两杯就算给面子了,今天怎么会这么客气,主动要碰杯呢?陈太忠是强势,但是丫再强势也强势不到财政局去,要不然就是吴言那话了——章尧东和段卫华会联手收拾他。

    ;;问了,“最近也不见曲阳的小钟来要钱了,呵呵,好几次都是那个吕主任来的。”

    上次陈太忠帮钟韵秋要钱,是通过许纯良请出了省财政厅的常务副厅长李御杰,这么大个头的主儿,龚科长怎么会不记得?

    曲阳?赵主任听得眉头就是一周,不过,眼下桌上好几个够份量的,真的是没他插嘴的份儿,说不得他就要给陈太忠使个哀求的眼光。

    “小钟被吴言借到横山了,”陈太忠笑笑,很随意地答他,“听说,吴书记少个秘书,不过小钟能不能胜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钟那丫头不错,我看行,”龚科长笑着点点头,“吴言能把她从曲阳借过去,那当然是看好她的能力了。”

    赵主任这才反应过来,大家说的小钟是谁,想起陈太忠在向阳镇撒野的一幕,他禁不住讶然出声,“钟韵秋?她成了吴言的秘书?”

    很奇怪吗?张智慧白他一眼,仅仅用眼神就将那不屑表露得一览无遗,不过,姓赵的是陈太忠的人,他也不可能叫真,于是下一刻,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语重心长地话了,“太忠,你这么忙……也找个秘书了。”

    “我当然知道我该找个秘书了,”陈太忠白他一眼,“这不用你说,问题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不是?而且,我现在的级别,要找也只能找通讯员,副处怎么能配秘书?”

    “这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太忠,”龚科长笑着摇摇头,称呼在不知不觉中亲切了起来,“哪儿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小钟做吴言的秘书就合适吗?横山的人多了,为啥吴言

    调人呢?”

    一桌四个体制内的,赵主任可以忽略不计,张智慧跟他关系不错,说的又是陈主任的事儿,龚某人倒也敢说两句——不过,由此也可得知,科长的牛逼那不是吹出来的,换个科级干部来,谁敢点评如日中天的吴言?

    “那倒是,”张智慧笑着点点头,他整天迎来送往,对官场新近流行什么东西,还是相当清楚的,“我要是个女的,早就把那个宫韵秋当成秘书了,现在大家选秘书,可不仅仅选人才了,还选背景呢。”

    这话的意思就挑明了,人家吴言选钟韵秋,是看在钟韵秋身后的陈太忠的份儿上,天底下就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

    至于说吴言可能是出于公心,未必知道钟韵秋是陈太忠的码头——别傻了,整个凤凰官场都知道了,以吴书记的政治嗅觉,能注意不到吗?

    陈太忠倒是没有想到,吴言的选择,正合了眼下官场的大趋势,不过这么一来倒也不错,起码无须刻意去掩饰什么,省去了他跟别人解释的过程。

    “是钟韵秋,不是宫韵秋,还宫外孕呢,”他笑着白了张智慧一眼,“这个我还真没想到,看来回头得跟吴书记沟通一下,咱们还是要……唯才是举的嘛。”

    “去去去,你不用装了,”张智慧笑着推他一把,“这样,我侄儿最近也没啥事,让他给你当这个秘书……嗯,这个通讯员去吧?”

    “用不起,敬谢不敏,我惹不起他叔叔,”陈太忠笑着摆摆手,又一拱拳,“张总你饶了我吧,我这人性子不好,嗯,嘴也不好。”

    “少扯了,”张智慧好不容易抓住他了,又怎么可能放过?“就这么说定了啊,你要不给我面子,我找唐……那谁告状去。”

    找唐亦萱吗?陈太忠心里没的就是一暖,想一想叹口气,“算了,老张,不是我不给你面子,科委不进人了呢。”

    “别的地方也就算了,科委……哼,”张智慧笑着摇摇头,“不进人了吗?我倒是不信了,回头让我侄儿找你去啊,他叫张爱国。”

    “喂喂,老张,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了,”陈太忠还真是狗脸,说沉马上就沉下来了,“我科委都不进人了,你跟谁有关系?”

    “我要什么关系啊?顶工嘛,”张智慧才不管他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服务公司找个到年纪的,随便就顶下来了,你不知道吗?”

    “你以为这是二十年前啊?”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好像科委的制度一直也都是几十年前的那种感觉,“要顶就快,我马上要堵这个漏洞了。”

    “随便你堵,手续都早办好了,就是差个章了,”张智慧笑嘻嘻地看着他,“主要是不知道下一步科委会走到什么程度,才有点犹豫。”

    “我外甥女儿就在科委呢,”龚科长插话了,看也不看张智慧一眼,“在高新区呢,叫王妍,不知道陈主任有印象没有?”

    “小龚你啥意思啊?”张智慧不满意了,斜眼瞪他一眼,“太忠找通讯员呢,你外甥女儿……那是女的不是?怎么合适?”

    “通讯员又不是秘书,”龚科长才不吃他那一套,转头冲着陈太忠点头笑笑,“我那外甥女儿不懂事,陈主任该说她就说。”

    “女的……算了,还是老张你那侄子快点那啥吧,”陈太忠可真不想在自己身边沾染女人,心说真要缺女秘书,我还不如找张梅什么的来呢,“还是得注意影响。”

    ;|才拍他一下肩膀,“龚科长你什么意思啊?”

    “我这不是帮你将军吗?”龚科长笑嘻嘻白他一眼,“谁想你不领情,老张你这比我多吃好几年饭呢,这点都听不出来?”

    “那倒是,”张智慧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一阵鄙夷,怕是你那外甥女儿跟你家关系也不怎么样吧?要是真跟你关系好,你这个做舅舅的能把她丢到科委那种破地方?

    “老张的侄儿,我见过,那家伙挺机灵的,”见张智慧走了,小董才笑嘻嘻地言,“而且嘴也严实,倒是跟他这二叔挺像的。

    ”

    “切,小董你做陈哥的秘书就不错,”马疯子憋了好半天了,才挤出这么一句来,“在外面瞎混,有啥前途啊?”

    “我现在也在给陈哥打工呢,还不是一样?”小董白他一眼,接着又苦笑一声,“我野惯了,受不了约束,陈哥早就叫我了,我实在知道,自己不是混官场的料。”

    “行了,不说了,”陈太忠摸出手机,“一点半了,英国那边六点半,我得给尼克打电话问问了。”

    尼克好半天才接起了电话,听起来有气没力哈欠连天,“是陈啊,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有要紧事儿吗?”

    我都憋了一上午了,陈太忠撇撇嘴,将投资延后的时候如此这般地解释一遍,“怎么样,能不能跟香港那边说一声,修改一下协议?”

    “啧……”尼克沉吟一下,好半天才叹口气,“这是合约啊,签定了不好随便修改的,要不,我去找一找那个公司的弱点吧……必须要有一个借口,不过你知道,这要花费一点时间。”

    “希望不会很慢,”陈太忠哼一声,现在装纯洁了?早百十年干什么去了,英国人还讲合约吗?

    “我也不想慢呢,但是我跟你说过,上议院那帮老东西,是很顽固的,”尼克听出了他的不爽,“让他们投资,我很下了一番辛苦,现在变更……陈,你真的很让我为难,究竟是为什么呢?”

    “你不用知道,”陈太忠挂了电话,开什么玩笑?这个原因总不能告诉尼克,要不可就是丢脸丢到国外了——从这一点讲,他真的挺爱国的。

    不过尼克这个态度,确实让他有点失望,这可是他寄予希望最大的主儿,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