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愁死个人(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愁死个人

作者:陈风笑
    秦连成处出来之后,陈太忠给博睿投资公司的大卫TT,事情正像他想的那样,博睿对这个投资变更,感觉有点棘手。

    博睿公司对创新基金的运作,是有人监管的,每一笔资金的流向都严格的控制,当然,他们不能阻止科委的项目,只是要求提供每个项目前景分析、预期收益什么的,说穿了也就是走个形式。

    事实上,这形式也不是胡乱糊弄人就可以的,要是科委拿出的可行性分析报告不够明确的话,他们也能歪歪嘴——麻烦你做得详细点成不成?

    项目审核中出现最大的一次分歧,当是在给通张高路七百万英镑的投资上,不过当博睿投资公司知道这是几近于行政命令的投资的时候,一时就有点为难,想要省政府出具个什么东西。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答应这个,对资金负责的是我陈某人,你们就不要想短我的路,直接跟省政府对话了。

    还好,他这边也已经筹资一亿五千万人民币,博睿就不再坚持了,跟随大资金,资金安全可以得到比较可靠的保障。

    大卫王听起来挺郁闷的,“陈主任,大额资金的运作成本挺厉害的,你这要我卡几个月,中间产生的费用算谁的?”

    你可别想那么美,陈太忠当然不肯平白地便宜了别人,他心里已经很郁闷了,我这儿白出利息,英国那边白得红利,你博睿坐吃咨询管理费,天底下哪儿有这种道理?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他有点头疼了,毕竟资本运作这一块不是他的强项,“钱没到我还得负担成本,这种事,我没办法跟单位交待。”

    “这个……”大卫王犹豫一下,又咳嗽一声,“这一块资金,你要是能授权我们去做其他项目,这就不是问题了,不做项目,做短期金融衍生业务也可以。”

    “资金安全有保障吗?”陈太忠心里越地恼火了,嘴上却是不着痕迹地调戏对方一下。

    “投资……肯定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安全。不过您可以派驻监管人员。”一听这话。大卫王来情绪了。开始滔滔不绝地解释。“我们地投资失败率非常低。事实上。对博睿来说。不能将利益最大化就已经是失败了。苗头不对地时候。我们还有若干种手段将资金抽逃。尽量减少客户地损失……”

    “算了。”见他说得兴起。陈太忠咳嗽一声。活生生地打断了他地话。“这个建议不可取。因为我会因此受到领导地置疑。后果比你想像地要严重得多。说点别地建议吧。”

    大卫王登时就活生生地噎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叹口气。“唉。陈主任。你地处境我们能了解。毕竟今年你地任务完成了——这是有大6特色地东西。不过我觉得你地顾忌太多了。我们相信一定会有个变通地方法处理此事地……”

    “变通什么地。你就别说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悻悻地压了电话。说官场地变通。我比你知道地只多不少。倒不是说你说地就不能成立。问题是这玩意儿太容易被别有用心地人攻击了。

    梁志刚地前车之鉴就在那里摆着。让他授权博睿投资公司地人去运作其他项目——资金要是出了问题。那科委就是连着两起丑闻了。

    而且。科技部地人也要下来考察了。要是安国才视察完。科委这边就出问题。这不是不给领导面子吗?

    头疼啊,陈太忠琢磨半天,还是决定去找章尧东汇报一下工作,谁想走到市委的时候,一眼看到了吴言的座驾,钟韵秋正坐在车里,摇下窗户茫然地看着外面。

    “吴书记在楼上?”陈太忠下车走过来,一脸严肃地问了,没办法,这里是市委,临置楼的荒唐,却是不能带到这里来,他只能如此。

    钟韵秋看到他走过来的时候,就是一愣,入耳这话,又怔得一怔才缓缓点头,“嗯,吴书记来向章书记汇报工作。”

    这话的时候,她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这就是官场中的男人啊,晚上荒淫到那种程度,白天穿上衣服了,又是一副公事公办的稳重和冷漠,太忠这份心性真是……前途无量啊。

    她的感触还没完呢,只见那厮左右看看,淫笑一声,低声话了,“呵呵,等晚上了你联系我,我给你找住的地方……”

    话还没说完,楼内走出一人,陈太忠的脸色再次一整,直起身子向楼门口走去,钟韵秋誓,这辈子她从没见过变脸能快得过他的人。

    陈太忠理所当然地被章尧东的秘书挡在了门外,不过,吴言汇报工作也没用了多长时间,走出门来,她瞥一眼陈

    就只当此人是透明的一般,转身扬长而去。

    这家伙比我还会装,陈太忠也不看她,脑中却是想像着她向外走时扭动着的挺翘双臀,嗯,要不……晚上再去一趟临置楼?

    “小陈什么事儿?”章尧东侧头看一下桌上摆着的万年历时钟,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只能给你五到十分钟。”

    陈太忠却是不管不顾地将这个投资问题说了出来,说完困难之后,就直直地看着章尧东。

    章下面的这种手段,秦连成敢开会明说此事,就不怕消息传到上面去,这是一种很微妙的配合。

    下面的压住今年的任务,实在是不得已的举动,章书记对大局掌握这一套挺熟悉的,秦连成这也是暗示兼叫苦,我们很努力了,也完成了,但是章书记你不要明年给我们定个够不着的任务,千万千万啊。

    章尧东当然可以干涉招商办这个决定,但是他为什么要干涉呢?没道理的嘛,市委市政府考核招商办,省委省政府还考核他章尧东呢,既然今年招商任务指标是上面认可的,那能放到明年的项目,就推到明年好了。

    当然,要是章书记在这一年里有可能再上一步的话,他怕是就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了,政绩越多越好嘛,至于后来者会怎么想,那关他鸟事?

    所以,这个现象该怎么对待,也是要灵活掌握才对,世间事本没有一成不变的处理方式,时移势易,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但是陈太忠这么汇报,却是有点犯忌讳的,章尧东有点头疼,你这么直接说出来,我想装不知道都不行,真的是,于是他的情绪自然不会很好,“那小陈你找我汇报,是个什么意思?”

    “我跟香港的投资公司联系了一下,”陈太忠哇啦哇啦地把事情一讲,接着看看章尧东,“我觉得这个危险有点大,分寸不好掌握。”

    这小子找我,是要我来拍板的!章尧东明白了,心里登时冷冷一哼,小陈你这倒是能了啊,想把责任往我身上推,胆子倒是不小。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这也算是向自己敞开心扉了,章书记看问题还是比较全面的,略一犹豫,缓缓地摇摇头,“这件事,你还是要慎重考虑,我相信你们科委的班子,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你自己考虑吧,这种事儿我是不管的,你科委要自主权的时候直着嗓子没命地喊,现在倒好,想让我给你顶着?那绝对不成。

    事实上,章尧东还是比较清楚这种事该怎么办,那就是拿回钱来,将钱投资到一些比较保险的领域,熬过后半年,等明年开春再将钱撤出来。

    他甚至知道,天南省机床厂就是这么搞的,省机床厂前年上市了,却正赶上机床不怎么好卖,厂子里的几派又争得你死我活的,到最后索性拍板决定:这从股市上圈回来的钱,咱也短期不要搞什么投资了,直接扔回股市炒股得了。

    股市有风险,炒股须谨慎,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不过那时的股市还有一个稳赚不赔的办法:买中签股就成了,因为那时行的股票,很少有跌破行价的,开盘一般都要翻着跟头往上走。

    这法子虽然稳,但是需要占用的资金量比较大,一般散户明知道如此,却是浮躁得不肯去赚这点小钱——这都是题外话了,反正天南机床这么搞了,别人也没说啥。

    在章尧东看来,陈太忠完全可以将这资金如此处理一下,不过,他可以装不知道,却绝对不能点出来,毕竟科委最近折腾得太厉害,没准还有什么人盯着呢。

    “可是……”陈太忠愁眉苦脸地还想再问,章尧东笑着冲他一摆手,“要不这样,你要实在为难,先借给市里用好了,我争取让他们给你算利息。

    ”

    “那算了,”陈太忠吓得登时站起了身子,他知道,章尧东真要找他要科委扶持什么项目,那也是躲不掉的,可是直接将钱拿出去,这性质就又变了,“尧东书记你不要吓我。”

    “你啊你啊,”章尧东笑着指指他,“本位主义和小集体主义思想太浓了,这个毛病你要尽早改掉……对了,我跟你提前打个招呼啊,科委那几个公司一旦走上正途,市里一定会参与管理的。”

    “那是那是,我们肯定要服从市里的领导,听掌舵人的话,”陈太忠笑着点头,心里却是嘀咕一句,参与管理……市里要是敢往坏里管理,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