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吓煞人也(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吓煞人也

作者:陈风笑
    市长跟当红的女区委书记站在那里笑吟吟地说话,看T骨子里却是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钟韵秋在一边听得,有点心惊胆战了。

    她可不知道,这纯粹是王伟新自己凑上来的,还只当是陈太忠真的跟王市长说过了呢,听两人争得激烈,禁不住斜瞟一眼陈太忠。

    陈太忠见她看自己,登时丢了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里面蕴含了强烈的不满和警告——他只当她想介入这个话题呢,比如说表明一下她对吴书记的忠心,或者是谢谢王市长的关怀。

    你也不看看,这都是什么级别的较量,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别说,钟韵秋还真有点这个想法,她接触的官场层面,就是县乡一级的,那里的语言和表达形式相对粗犷一点,她对市里的这一套,真的有点蒙昧,只是琢磨着:既然跟紧领导了,当然就要时不时地表一下忠心。

    可是陈太忠这一眼,却是瞪得她什么心思都不敢有了,只能微微垂下眼皮一声不吭,就只当那二位说的不是自己。

    看钟韵秋的脸色有些微微的白,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唉,看不成热闹了。

    原来,他觉得吴言和王伟新唇枪舌剑挺好玩的,正说要旁观一下,顺便学习学习,但是眼下想到钟韵秋难做,只能笑嘻嘻地打岔了,“伟新市长身体好点了?”

    王伟新笑着点点头,借着这话头就下坡了,“好多了,以后再也不大夏天动手术了,唉,真是活受罪啊。”

    吴言的目的已经达到,又见陈太忠站出来和稀泥,当然也不会再说什么,轻盈地转身,走到自己的椅子前款款坐下,微笑着看着王伟新,“王市长动手术了?”

    王伟新才要自己拉椅子,董毅手快,已经将椅子帮他拖了出来,他边坐边笑着摇头,“没啥,就是割了一个小粉瘤,长了好些年了。”

    接下来地话。那就没什么营养了。王市长勉强坐了十来分钟。大多时候都是鼓励董老板要好好干。不要让吴书记和陈主任失望之类地。也不去撩拨钟韵秋了。

    跟聪明人没必要说得太透彻。他将钟韵秋地事情点出来。那已经说明他巴结陈太忠地心思了。要不然。堂堂地一个副市长也不会有心思去打听一个啥都不是地小人物。而小陈也默认了他地胡诌——说明人家收到这信号了。

    反正。王市长进来之前。没想到居然吴言也在场。小吴虽然比他年轻。级别却是不差多少了。而且说权力也丝毫不比他差。他要再坐下去铁心做个不之客。大家就难免要尴尬了。

    王伟新离开之后。屋里气氛也没缓和了多少。董毅虽是胆大包天地主儿。类似场面毕竟见得少。又吃过陈太忠地警告。不敢表现得太活跃。

    吴言自然更不可能活跃了。倒是钟韵秋想着自家这名声已经是这样了。跟陈太忠眉来眼去地说话。不怎么避讳。

    不过。酒桌地神奇就在这里了。大家没啥可谈地。但是有喝地不是?由于四个人开了三辆车来。除了陈太忠倒也没人喝白酒了。就连董毅也是跟着吴书记她俩喝红酒。

    喝了一阵之后,陈太忠看似无意地话了,“吴书记,董总本来是想请姜世杰来的,不过我觉得他来有点不合适。”

    你不需要当着外人将我军吧?吴言心里才升起一点不满,侧头看看薰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小董,姜乡长可能在那儿不会干很久了,你私下跟他说一声。”

    这就是让董毅帮着带话了,吴书记做决定的时候还是很果断的。

    她想得很明白,陈太忠现在已经不需要姜世杰的感激了,姓姜的根本就算是靠到了他身上,既然这感激多一点少一点无所谓,那为什么不让薰毅再卖个人情呢?

    薰毅的加工厂,还是要在清渠搞下去的,姜乡长若是晓事,当然就该在最近拼命地照顾他,这才是吴言要他带话的真实用心。

    吴书记的算路肯定是不错的,这也是看在陈太忠的面子上,有意照顾薰毅,只是她还真的没想到,这根本就是陈太忠的摊子,所以说她这个人情有一点多余。

    吃着喝着,就到了八点半,吴言抬手看看表,淡淡地吩咐,“董总你先去忙吧,我跟陈主任还有点事情商量。”

    这话说得很客气,但是语气中流露出的气势,却是不容人反对,她一向强势习惯了,而刚才她又给了对方一个卖姜世杰人情的机会,所以吩咐得是理直气壮。

    薰毅听得就是一愕,眼睛下意识地瞟一眼陈太忠,年轻的副主任笑着点头,“以后吴书记就是你的父

    ,她有吩咐,你照做就行了。”

    等“董经理”消失在门外之后,吴言瞪一眼陈太忠,她心里已经反应过来一点不对劲了,“这家伙是你的人吧?我说怎么这么年轻。”

    “我这是在全力地支持吴书记的工作啊,”陈太忠冲她笑一笑,转头看看钟韵秋,“韵秋,找到住的地方没有?”

    “这两天在花都住着呢,”钟韵秋小心翼翼地看吴言一眼,低声回答,“等周末了,我回去搬点东西,你能给我找个住的地方?”

    “我……”陈太忠刚想说什么,吴言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言了,“太忠,今天晚上你得去我那儿,不许乱跑。”

    “呃……”钟韵秋听到这话,猛地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太忠,眼睛瞪得老大,下一刻,就不住地咳嗽了起来——没办法,吸得凉气太多了。

    吴言也没看她,站起了身子,“你买单吧,我要走了。”

    她本就是敢决断的性子,知道既然瞒不住钟韵秋,那就不如一开始就揭开真相,不过,饶是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话一出口,她也没法真正坦然地面对,尤其是钟韵秋还咳个没完,响动这么大。

    所以,虽然她的语气冰冷,说得也不容置疑,可是从根本的心态上来讲,吴书记是打算落荒而逃了。

    “我带上小钟一起去吧?”陈太忠见状,禁不住要小心翼翼地试探一句,嗯嗯,这个,今天晚上……或者会很刺激?

    听到这话,吴言的身子顿得一顿,哼了一声之后,回头冲钟韵秋一伸手,“车钥匙给我。”

    “我……我去开车吧,”钟韵秋刷地就跳了起来,也顾不得自己在咳嗽了,她虽然没伺候过领导,但女人的直觉感告诉她,知道这种情况下要是自己真的留下,吴书记心里肯定就要生气了——我只是个小秘书,还敢跟领导争宠不成?

    吴言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转身就向外走去,心里却是暗自赞许:这还像那么回事,你要是敢恃宠而骄,让我自己开车回去,豁出去得罪太忠,我也要落了你!

    事实上,钟韵秋表现得比她想像中的还要乖巧一些,虽然在送领导的途中,准秘书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那份忐忑,悄悄地瞄了她两眼,但是一句话都没敢说。

    车到临置楼,钟韵秋熄了火,将钥匙拔下来,跑过来给领导开车门,最后又将钥匙交还领导,转身向外走去,跟往常一样一样的。

    看着她都要消失在楼角了,吴言才咳嗽一声,“小钟,今天晚上住我这儿吧。”

    钟韵秋的脚步登时就是一顿,却是好半天都没敢回头,只觉得后脖颈隐隐地凉,等了大约半分钟,才敢回头,视线中已经不见了吴书记。

    她犹豫了半天,才重重地叹口气:太忠你这不是害人吗?

    她常跟陈太忠其他的女人分享他,甚至她还找过自己的同学一起跟他那啥,没办法,陈某人好这一口儿,又是天赋异禀啥的,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吴言居然也是他的女人,这是钟韵秋做梦都没想到的,实在是让她的大脑接近宕机了。

    在这两天同吴书记的接触中,她明白了这女人真的是庄重,跟传言中一模一样,等闲不会给人好脸色,眼下居然爆出这么大个的八卦,而她还是吴书记的秘书,又是身处局中,一时间,可怜的小钟同学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

    吴言走进家门,也是长出一口气,身子站在那儿老半天,回头看看没人跟来,犹豫一下,伸手关住了门,将手包放在一边,随手又脱下西服,挂在了衣架上,然后就坐在沙上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听到门口有人敲门,不由得又叹一口气站起身来:你终于还是不敢不听我的。

    敲门的自然是钟韵秋,进了门之后,她低个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吴言白她一眼,也没理她,顺手关了门,走回沙坐下。

    看她这副模样,吴书记心里也有点后悔,早知道会这么尴尬,我何必调她来当秘书呢?倒是没的把秘密泄露了出去。

    不过,吴言毕竟不是喜欢后悔的主儿,既然已经这样了,该来的那就来吧。

    一声咳嗽,钟韵秋身子一抽,吓得登时抬起头来,却见美艳的女书记冲着她身边一指,“把拖鞋给我拿过来,粉的是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