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打电话请出了耿强?”钱文辉下意识地反问一句,悻悻地挂了电话,愣了半天之后,终于叹口气摇摇头,“看来不是他了,不过这家伙……最近越来越老实了啊。”

    正如陈太忠猜的那样,他还真是国安的,而且算是相当核心的人,按说左媛的事儿,属于他们可管可不管的范畴,警方或者政府力邀他们介入的话,国安这边没准能考虑一下,是的,只是考虑,这年头携款潜逃的贪官太多了——其中有些人的潜逃还涉及了其他因素,如非必要,没人愿意趟这种混水。

    正是列夫托尔斯泰说的那句话,“不跑的人都相似的,跑路的人各有各的原因”,有些贪官一旦被抓回来,反倒是要天下大乱,造成的损失会比追回的损失大得多,极不划算。

    有选择地追逃?拜托,现在的老百姓不是那么好哄的,追得回来xx

    国安的人深明这一点,所以这样的活,如非必要,他们真的很少接,让外办或者外交部的去协调才是正经,该是谁的工作,就是谁的工作。

    但是睚眦的出现,让一切都不同了,这个人或者说这个组织,是实实在在地对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他们不出手不行了。

    因此,陈太忠进了国安的眼里,事实上,钱文辉对他的了解可不止一点半点,国安出手,有什么事能瞒得住吗?

    钱文辉不但知道他的经历,也知道此人身后都有哪些人在支持,为此,他甚至没将这件事汇报给廖宏志,回避原则让他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

    在他眼里,陈太忠真的是有点嫌疑,他这么想的原因就不用赘述了,不管从陈某人的身手、脾气上讲,还是说从科委的款子被骗上说,这厮都有出手的理由。

    但是,蒙艺很重视陈太忠,这个事实,让钱文辉真的有点头大,他不敢去尝试激怒蒙艺,别看你国安局厉害,中央委员一怒,捻死三五个像他这样的人,国安内部都不可能出头的。

    可是。这个陈太忠还不得不排查。身为国家安全局地工作人员。就要有这个觉悟。虽然钱文辉自己也觉得。陈太忠是睚眦地可能性并不大。

    为什么说不大呢?因为仔细研究过陈太忠之后。钱文辉认为。陈主任是配得上粗暴、蛮横、好色、贪婪、唯利是图、心狠手辣之类地评价地。不过这些跟他要调查地事情无关。而让他做出如此判断地是:姓陈地身上。真地没有半点正义感。

    像这种人。怎么可能做出“万里追逃”这种血性十足地事情呢?

    所以钱文辉决定暗查。很隐秘地查。不告诉任何人。是地。连蒙艺都不通知——这极有可能是一个误会。他地坚持无非是一点使命感使然。为此去挑衅一个封疆大吏就殊为不智了。

    国安是很牛。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地。

    琢磨了一段时间后。钱文辉才布下了这个测试地局。不过很遗憾。陈太忠整天东奔西跑忙得不可开交。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实施。

    陈某人身上唯一值得称道的优点就是,就是丫似乎对自己人不错,肯罩着手下的小弟,针对这个现象,钱文辉暗示了一下,邢建中的资料已经落入了张州人的手中。

    可是陈太忠居然不上套,要他去联系邢建中,说什么投资落地就不管了,钱文辉无奈之下,掀出了底牌,虽然是以忌惮市里的名义做幌子,但是他心里很清楚:我就是要把这个消息传到你耳朵里。

    陈太忠打车前往东郊区的时候,钱文辉心里隐隐有点兴奋,因为从知道换车的角度上讲,此人或者是受过某些反跟踪技巧训练的,但是中途没有换车,却是让他大失所望:靠,你谨慎一点会死啊?

    要是受过系统训练的人,应当知道,趴在门口等客的出租车,是最容易安排钉子的,陈太忠没开自己的车,但是中途也没换乘出租车,那就说明,此人的谨慎是从官场中培养出来的,而不是受过专业训练。

    是的,陈太忠的表现,实在太中规中矩了,这一切的反应,无一不说明:钱某人你纯粹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恶名远扬的“五毒书记”也能成为侠之大者的“龙组睚眦”吗?

    这个交警查酒后驾驶,是钱文辉能想到的最后一招,他想不着痕迹再试探一下,微醉的陈某人会不会滥用权力,暴打一下为难自己的交警——不懂得控制情绪的人,可能一气之下做坏事,但也可能良心现做点好事。

    陈太忠喝了不少酒,虽然能开车但却不代表其情绪一定稳定,而此人又一贯爱用拳头说话,酒意上来控制不住是很正常的,所以钱文辉很体贴地只安排了一名交警在场,还是没带对讲机的那种。

    然而,这个最后的试探,显然也是失败了,陈太忠居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暴走,直接找张州的人来交涉,虽然依旧略显跋扈了一点,但那是官场中的事儿了,再说人家也有跋扈的本钱不是?总的来说,陈某人还算处理得相当得体。

    钱文辉并不知道古提醒过陈太忠,事实上,国安的人嘴还是比较严的,但是这种半开玩笑的话说出去,被外表粗犷实则心细、斗争经验丰富兼且非常想讨好陈老板的古局长听到耳中,没理由不做出必要的反应的。

    要是知道陈太忠已经得到了风声,钱国安肯定会换些别的手段,最起码也还要再多测试几次,而眼下他却是决定收工了——没必要在这家伙身上再浪费更多的精力了,还有那么多人待审查呢。

    当然,他收工收得这么草率,肯定还是害怕长期拖下去的话,激怒某一人或者某几人,能做到眼下这一步他已经很负责了,反正这年头,哪一行也不好干不是?

    至于灰岭矿渗水的重大事故,钱文辉也跟几个人说过,反正,就算外逃的张州煤管局局长被睚眦捉回来,也未必

    陈太忠干的,不过这种事情真的生的话,这个科委VTT回到他的视野,仅此而已。

    他可是没想到,被自己放过的人,居然转过头来,开始打自己的主意了,陈某人来官场就是锻炼来了,也是长见识来了,而且,身后总是吊靴鬼一般跟着一帮人——还是有组织的那种,搁给谁也会觉得不舒服。

    不过,由于觉得自己还没锻炼够——在官场中混得越久,越觉得锻炼不够,于是陈太忠决定,先小心行事,嗯,在一段时间内,尽量少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来作弊,平时也要多注意观察,小心无大碍嘛。

    总之,来了张州一趟搞交流,居然搞到将国安背到自己的身上,这让陈太忠非常非常地郁闷,你们不知道去追查外逃贪官,反倒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海量排查,寻找将贪官捉回来的人,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儿吗?

    更让他郁闷的是,这件事他还不能跟别人说,也不能去打听,合适打问的,就是几个跟他关系匪浅,知道他一点小秘密的女人。

    想到这个,他又猛然警醒,别让国安的在这些人身上掏出什么东西吧?哥们儿得跟她们打打预防针。

    先去找吴言吧,他拿定了主意,反正今天晚上也要溜到临置楼的,于是他打个电话给白书记,“阿言,我又给横山拉了一笔投资来,想给你引见一下,晚上有时间一起出来坐坐吗?”

    周四,吴书记也不是很忙,听这厮叫自己阿言,知道丫身边没人,犹豫一下,“你跟我说一下就行了吧,一定要见见吗?”

    陈太忠一听,知道她身边也没人,少不得笑一声,“呵呵,那就是个幌子,主要是想见你了,别理那投资的,他的钱还是我帮着张罗的呢。

    ”

    “你这个家伙,”吴言听到这话,当然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轻笑一声,“太忠你倒是知道惦记我,行,我把你家小钟也带过去。”

    “呃,”陈太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半天才疑惑地问了,“你已经把钟韵秋调过来了?”

    吴言当然把钟韵秋调过来了,甚至连政府办主任赵学文都知道这事儿了,赵主任对这个行为挺支持,她是女人又是吴言的铁杆,有些话也敢说一说,“有小钟做你的秘书,吴书记你也能省不少事啊。”

    话只能讲成这样,没办法再明白了,不过,吴书记当然理会得出赵主任的意思:将来有人敢再胡乱骚扰你,你的秘书可是请得动陈太忠呢,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

    现在就开始接受这家伙的保护了吗?放下电话之后,吴言愣一愣,嘴角微微上翘,心里有一丝甜意漾起。

    可是,这才仅仅是一年多时间啊,下一刻,她心里不禁又暗叹一声,这家伙蹿起得,实在是太快了……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陈太忠要给吴言引见的是董毅——这听起来真是有点滑稽,不过,他确实是要在清渠乡建厂了,李凯琳这个法人不但年轻,狐媚子气也太重了一点,别人一看就能想到是怎么回事。

    既然李法人很可能让吴书记吃味儿,那就不用出现了,于是,堂堂的区委书记也就只能会见一年前还在街上游手好闲、打架滋事的小混混了。

    吴书记可能吃味儿,陈太忠也可能吃味儿,考虑到董毅长得挺帅气——起码比陈某人帅气,陈主任打电话通知他的时候,就很不客气地指出了,“董总,态度好一点,尽量给吴书记留点好印象……对了,你不许打她的主意,要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薰毅哪里敢打吴言的主意?混混们是再实际不过的了,吴书记是很漂亮,但是在他眼里,比吴书记年轻的小姐满大街都是,说漂亮也未必比她差了,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要是吴言难看一点,他倒是可以考虑打一打主意,那就是“美男计”的意思了,“呵呵,陈哥看你说的,这点事儿我能不懂吗?你放心好了,对了,要不要我通知姜世杰一声?”

    接了陈太忠的差事之后,董毅也很是上窜下跳地折腾了一阵,机遇就在眼前,怎么能不珍惜呢?少不得频频接触一下邢建中。

    邢总也猜出来了,这小董管的,十有**是陈太忠的摊子,其实,看到清丽中不乏狐媚的李凯琳,谁也能品出个一二三来。

    所以他肯定不会得罪董毅,要知道,眼下邢建中在清渠乡,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乡长和书记见了他,也要挤出笑脸来——此人不但是乡里的财神,人家市里还有关系,谁敢不客气?

    邢总不想得罪董毅,但是他跟董经理实在没太多的话,一个是在英国获得硕士学位的留学生,一个是高中没毕业的小混混,除了要建的厂子,怎么可能有其他的共同语言?

    说不得,邢建中就将他引见给了姜世杰,意思是说姜乡长,这位也是个财神,那啥董总,你得跟当地领导打成一片方好办事不是?

    姜世杰听说这位跟邢建中和陈太忠交好,那自是不会怠慢,董毅虽然觉得这乡长的官儿有点小,不过对他来说,也足够巴结的条件了,于是邢总终于能耳根清净一些,三方皆大欢喜。

    “不用了吧,他级别有点不够,”陈太忠拒绝了董毅的建议,吴言一直没有对姜世杰做出什么安排来,见面难免有点尴尬,再说了,他只是想跟吴言堂堂正正地吃顿饭,加了姜乡长的话,没准还会耽误晚上的活动。

    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接近五点了,在科委晃一圈,又接打几个电话,很快就到了时间,走近奔驰车才要开车门,屈义山走了过来,“陈主任,晚上不忙的话,一起坐坐吧?”

    “约了投资商谈招商办的事儿,”陈太忠冲他淡淡地一笑,心里却是哼了一声,我说你小子有这功夫,去找张开封啊,你能给科委赚钱的话,我管你能挣多少?

    非等哥们儿明确答应你同流合污吗?简直是做梦啊,反正你找来项目,我想

    它从会上通过就完了。

    不过,这话他实在不可能挑明说出来,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他能无视已经是给对方留面子了,“忙你的工作去吧。”

    忙我的工作?看着奔驰车绝尘而去,屈主任皱皱眉头,这算是什么意思……暗示吗?

    陈太忠到了碧园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董毅早早地就来门口等上了,他也借了一辆车来,却是马疯子那儿的一辆切诺基。

    吴言的工作还真的挺忙,直到将近七点,她的车才姗姗来迟,门开处,司机那一侧上跳下来的,却是钟韵秋。

    这次,钟韵秋穿得就十分正式了,上身是浅豆色西服和绣花白色衬衣,下身是浅灰色薄纱亚麻裤,脚上一双白蓝相间的旅游鞋,正经的公务员装束。

    “小钟?”陈太忠假意惊呼一声,侧头看看吴言,“吴书记,怎么你跟曲阳的钟同志在一起?”

    “不是你向我推荐的她吗?”吴言心里大恨,脸上却是冷冷的没什么表情,我说,撇清也不是你这样的撇清法儿吧?

    “我是没想到,吴书记行动这么快,谢谢了,真谢谢了,”这厮走上前,假巴意思地弯腰握手,一脸的感激。

    钟韵秋却是满脸遮不住的笑意,吴书记已经跟她说了,要是她能适应了秘书工作的话,会将她正式调过来,钟家也是官场出身,她当然知道这许诺意味着什么。

    区委书记的秘书,一个扎扎实实的副科跑不了,而且吴言才三十岁,前程远大,她只要跟紧了吴书记,三十岁前混个正科没有问题,副处也未必就不能想一想。

    而这些,全是眼前这个冤家给帮着张罗的,她看向陈太忠的眼中满是柔情,浓烈得能把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薰毅在一边看得也煞是清楚,一时间就有点迷糊了,“陈主任,您不帮着介绍一下?”

    喝,你小子进入状态挺快的嘛,陈太忠被这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董毅能摆出这样的谱来,说明这家伙也是可造之材,倒是没辜负了他的期待。

    将三人一一介绍一遍之后,大家就坐进了包间,反正都是在演戏,谁都在努力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事实证明,陈太忠请了董毅来,还是没错的,七点半左右,两男两女正在边吃边聊,包间门被推开了,王伟新走了进来,“太忠你来了也不……呵呵,吴书记也在啊?”

    王市长痛定思痛,已经下定决心跟陈太忠搞好关系了,碧园的老板又是他的关系,刚才听说陈太忠来了就前来敬酒,却是没想到横山的吴言也在场,登时就是一愣。

    “王市长你好,”吴言做事也是很有分寸的,并不因为自己是章尧东的大将、对方是无主的孤魂而怠慢,主动站起身子迎上去,伸手跟对方握一下,“一起坐下吃点吧?”

    王伟新真的是有点晕了,吴言不是章尧东的人吗?章尧东似乎跟蒙艺不太对付吧?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

    他看一眼陈太忠,“太忠,这两位,你不给我介绍一下?”

    薰毅听说这位就是王伟新市长,早就晕头了,心说陈哥这牛逼不是吹出来,是真的牛逼啊,一个市长主动跑进来敬酒,这得多大面子?

    不过,王市长的注意力可不在他身上,一听姓董的这家伙打算在清渠乡投资,他就明白吴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事实上,他更关注的是钟韵秋。

    “你就是小钟啊,我听太忠提起过你,”他笑着冲钟韵秋点点头,为了巴结上陈太忠,他也豁出去了,“听说你很能干的呢,吴书记,你那儿要是解决不了小钟的关系,我可就把她调到办公厅了啊。”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跟王伟新说钟韵秋的事儿,是的,王市长如此做作,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不过他好歹也是个副市长,总不能说“我听说你是陈太忠的码头,所以来凑趣的”。

    反正,他这么做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吴言算是章系当红大将了,还不是要将陈太忠的情儿调到身边,以交好陈某人?

    “小钟挺不错,我用着挺顺手的,”吴言淡淡一笑,不过她这笑容非常奇怪,居然能让人产生一种距离感,“王市长的小林秘书挺能干的,我也想配个秘书了。”

    她这话里味道很多,但是毫无疑问,她是想明白地告诉王伟新:这个小钟,我是打算大用的,你就不要打她的主意了——当然,这个小钟符合不符合吴书记的心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总之,她就是一个意思:王伟新你不要乱伸手,这是我跟陈太忠的线儿,你想加深跟陈太忠的关系,那我管不着,不过千万别跑到我的一亩三分地儿里划拉。

    “早知道是这种结果,那我提前就跟陈洁推荐了,小吴你居然不领我的情,”王伟新貌似无奈地摇摇头,“太忠一直跟我说她能干……前两天陈省长来凤凰考察的时候,我就想推荐来着。”

    王市长的斗争艺术不是吹的,那是胸中有丘壑的,能吓得牛冬生屁滚尿流的主儿,又怎么会在乎吴言的恐吓?没错,你是章尧东的嫡系,但是说破大天来,你不过是个正处,我可是副厅来的。

    可是很遗憾,有一点状况他并没有搞清楚,陈太忠跟吴言,那不是他想像的相互利用,而是水乳交加奸夫淫妇的那一种。

    而且,吴言的斗争艺术也丝毫不弱于他,她正担心自己用了钟韵秋当秘书,没准有人瞎猜,导致她被动呢,听到王市长这话就是眼珠一转,这人正好拿来做个传声筒,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王市长你把她调到办公厅吧,”她很随意地笑一笑,有意不看陈太忠,“小钟的能力很强,偏偏有些人,就爱拿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做文章,真的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压力我也不想要……太无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