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六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六章

作者:陈风笑
    对于这个加工厂该怎么搞,陈太忠心里也没多少谱,所以他找上了人事处的老孔,孔处长早就听说周五邱朝晖推荐自己去执掌助力车厂的事儿了,现在眼见陈主任找上门来,帮“朋友”咨询问题,那热情是可想而知的了。

    不过,看了清渠乡那块地之后,孔处长还是大摇其头,“这儿没啥展前途,人家碧涛把厂子设在这里,是因为人家炼煤焦油呢,不过太忠主任,你朋友的加工厂放在这儿,就不太合适了。”

    “我这不是想省钱吗?”陈太忠郁闷了,因为邢建中这项目的技术含量在那儿摆着,这又是无主荒山,所以这地是市委市政府以近乎白送的价格给了碧涛的,之所以划这么大,还有个二期工程和职工宿舍之类的考虑。

    邢建中愿意以相同的价格划出一片来给陈太忠,一来这地他确实用不完,二来也能减轻点负担,何乐而不为?

    “而且,我看准了他这个地方的基础设施了。”

    “这个基础设施很一般,加工厂一旦启用,没准比这个碧涛还费电,供电局肯定要增容的,”面对科委第一号强势人物,孔处长却是要坚持己见,老天给了他这么一个尽展胸中所学的机会,他当然不会轻易地放弃,“这里不合适扩大再展。”

    “再展?”陈太忠一时有点挠头,“你在说什么啊?三百多亩地,不合适再展?”

    “恕我直言,陈主任,你这是朋友弄出来搞代工的,是吧?”孔处长看他一眼,笑着摇摇头,“那样还不如直接将厂子开在湖西。”

    孔处长胸中,也是有一片文章的,他在工业展科的时候,就琢磨过如果有朝一日我有这么一块天地,该如何展。

    所以他的思路是紧跟形势的,湖西是重工业区,虽然现在不景气得很,但是还有些底子,这个加工厂无须搞得太过大而全,有些不太好加工的工件,可以找其他厂子来代工完成,正是电机厂现在接的外协那种。

    而且。湖西地人虽然穷了点。技术工人却是多。尤其是年纪大点地老师傅。虽然出类拔萃地技工大都在外地找到活计了。但是手上有基本功地老工人可是多了去啦。这种人基本上无须培养。拉来就能用。

    然而。他最想卖弄地。还不是这些。“怎么才能提高这个加工厂地竞争力呢?那就是打造成为一个龙头企业。而不是大而全地。以点带面。形成配套服务。你朋友只需要占据了中心就可以了。等真地成了气候。活儿会自己找上门来地……现在南方都这样。就算做个螺丝。都有专门地加工厂。那样才能最大程度地降低成本。增强竞争力。”

    薰毅和李凯琳在一边听着无语。陈太忠却是笑着摇摇头。“老孔。你说地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湖西拿地地成本太高不是?就算湖西再落后。人家也是城区。这儿就是农村。多买几辆接送车……可是能省下地钱是巨大地。”

    “这样啊。”孔处长犹豫一下。遗憾地摇摇头。“可是厂子设在这儿。真地是没什么大地展前景……对了。陈主任。你见识过别人地代工工厂没有?都是不大一丁点儿。占不了多大面积地。公家需要十亩地地厂子。搁给私人工厂。最多一亩地就搞定了。无非是生产环境差一点。”

    “我可是不搞那种玩意儿。”陈太忠摇摇头。一指近在咫尺地碧涛焦油深加工厂。“看人家邢建中搞地。该绿化地绿化。该硬化地硬化。连路灯都是工艺灯……这才叫现代化地企业。”

    “反正。我坚持我地观点。”孔处长苦笑一声摇摇头。心说这时候你就不怕花钱多了?资本积累。那可从来都是血淋淋地。人家碧涛有绝活儿。你有什么啊?

    他对陈太忠的脾气性格,也有很深的了解了,知道在这种场合,自己说出心中所想,是不会得罪陈主任的,一意迎逢反倒容易惹其不高兴,人家要的是合理的建议,而不是溜须拍马——要不然李天锋那又臭又硬的脾气,又怎么进得了陈主任的法眼?

    “你的观点,保留吧,现在给我朋友出点子就行了,”陈太忠果然不以为意地笑着摇摇头,“厂房要高大,还有要购进的设备明细……”

    他何尝不知道老孔说得有理?不过他厂子设在湖西,不仅成本高,外部影响也太大,就比如说那个仿造电机,放在人口稠密的地方,真的是不容易保密——至于说打造配套产业链,现在这儿虽然是不毛之地,但是有了两个厂子,慢慢吸引别人过来就不行了吗?

    城市的空间,真的是太小了,想搞什么还是要到近郊来,要不然成本实在太高,不走歪门邪道的话,就算强如他陈某人也不得不慎重考虑,“嗯,倒是能跟邢建中多要一点地,将来展起来了,咱也可以把地二包出去嘛。”

    大家正呆着呢,邢建中骑着一辆小木兰摩托过来了,“陈主任来了啊,去我办公室坐一会儿吧?”

    “你什么骑起来摩托了?”陈太忠看着他笑,“好歹也是一个大老板呢,实在有损形象啊。”

    “这儿地没平整呢,我开着车能过来吗?”邢建中白他一眼,“反正就是千八百米而已,我习惯骑着车绕着厂子转悠了……好了,有什么想法回我办公室说吧,这儿有啥好看的?”

    “对了,你那个副总工,逮着没有啊?”

    “唉,别提了,”邢建中摇头苦笑,“前一阵有人在东北见过他,不过,好像那儿的煤老板打算阴他一把,抢了他的资料,结果……现在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厂子已经开始生产了,邢总现在的毛躁也放下了,在凤凰地界没有类似的厂子出现,他的收购价又略略地提了提,货源倒是不缺,上个月的毛利就是三百多万,将来生产和销售能稳定下来的话,每个月纯利润基本上能在四百万左右,也就是说这厂子一年多收回投资。

    所以他现在就开始张罗二期扩建了,到时候产能上去的话,就算有竞争

    现,他靠规模也能稳稳地压对方一头。

    “正好我也要扩建厂房,你们要开动的话,大家一起干就行了,”这是邢总最后的建议……

    周日下午,陈太忠过得就比较充实了,抱着配好的电脑到了唐亦萱家里,一边教她使用,一边上下其手,忙得不亦乐乎,倒也是乐不思蜀了。

    周一的例会上,大家确定了助力车厂的总经理由孔处长兼任,这个表决,基本上外系统来的那三位都没啥可表态的,跟着举手就完了,文海倒是有点替王衍抱不平,不过这也没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

    周二下午,陈太忠驱车前往张州,与他同行的是钱文辉,一辆奔驰一辆奥迪,度都不慢,终于是在太阳未落山的时候抵达了张州。

    来迎接陈太忠的是张州招商办的副主任耿强,他的桑塔纳车还拉着科委主任姬俊才,就在张州市区边缘的三岔路口的转盘处等着——另一条路是通向邻省沙洲市的。

    “久仰陈主任大名了啊,”耿强先笑着伸手迎了上来,他虽然是副处级别的副主任,可是仅从他的座驾上就能看出来,比姬俊才混得好得不止一点半点。

    “客气了,客气了,”陈太忠笑嘻嘻地伸手回握,“接到耿主任盛情邀请,小陈我怎么敢不来呢?呵呵,姬主任,好久不见了啊。”

    他没见过耿强,不过听说此人是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像黑社会多过政府官员,于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至于姬俊才,两人在省里的火炬计划动员大会上见过的,只是当时没怎么交谈。

    姬主任这次,就要比上次热情多了,手在一边微微悬空着,待到耿主任一松手,他的手一伸,就捉住了陈太忠的手,很用力地摇一摇,“呵呵,陈主任你这大忙人,可算是有空来一趟了。”

    寒暄两句之后,耿强的车开路,姬俊才却是坐进了陈太忠的奔驰车里,羡慕地看着车里华美的装饰,“大奔啊,太忠你们凤凰科委,真的有钱。”

    “有什么钱啊,这是借朋友的车开呢,”陈太忠笑着答他,“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你就装吧,”姬俊才笑一下,却是亲热异常的那种口气,搞得陈某人心里暗暗地纳闷,什么时候咱俩这么熟了啊?

    “先预约了,明天开完会,得去我们科委转转啊,大家可是兄弟单位,”姬主任看起来也是自来熟的那种,“科技部都要去考察你们了,有什么先进经验,陈主任你可不能藏着掖着。”

    现在你们也不怕董祥麟找麻烦了?陈太忠笑笑,他当然想像得到,张州的科委肯定跟凤凰那儿一样,不但得到了部里考察的消息,绝对也知道了董主任被省纪委调查的消息。

    “其实,凤凰很欢迎兄弟单位去我们那儿考察啊,”他的笑容里,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姬俊才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缘故才对自己示好,陈太忠并不想费力去猜,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个是董祥麟倒霉了,姬主任可能会觉得是凤凰人搞的鬼,这种情况当然就不敢得罪他;另一个可能就是,张州科委是真的想学习点东西。

    当然,这两种可能性共同存在、叠加起来互为作用力的概率更大一些,反正他没有猜的兴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成了,不值得他白白地浪费脑细胞。

    若是换做一年前的他,陈某人肯定是要为姬俊才之流的跟红顶白的行为耿耿于怀,可是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地开始融入官场中,真是连一点计较的心思都没有了——难不成*人家不看董祥麟的指挥棒,跟着他陈太忠走吗?

    “可是你们那儿要收钱才肯交流,十五万啊,”姬俊才笑嘻嘻地反驳他,“太忠,你觉得张州这么落后的地方,能拿出这个钱来?”

    “再落后,耿主任也开着桑塔纳两千呢,”陈太忠笑着冲前面的车努努嘴,“我们招商办里,好像也没什么人开得起这种车。”

    “耿主任的老爹开着煤矿呢,当然有钱啦,”姬俊才撇撇嘴,一副说不清楚的表情,“张州这儿就是一点矿产资源,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州、通德和凤凰,是天南省三大产煤区,凤凰的煤矿相对分散一点,那两处却是相对集中一些,所以,张州和通德虽然经济总量远不如凤凰,但是高端的富翁一点不比凤凰少,贫富分化极为严重。

    着话,就到了张州宾馆,这个宾馆的性质跟凤凰宾馆的性质一样,由此可见,张州方面对这次会议,还是比较重视的。

    陈太忠这副处的级别,去开省里的大会,是吃自助餐的份儿,但是在张州宾馆居然享受到一个豪华单人间。

    姬主任却是解释得挺诚惶诚恐的,“有点简陋,真的不好意思,这次来的人不少,豪华套是没有了,普通的套间还不如这豪华单人间,就这,住这个房间都要正处的干部呢,我跟他们说了,陈主任是贵客……”

    “老姬你这么说就见外了,这儿挺不错的,”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都是干工作呢,哪儿有那么挑肥拣瘦的?”

    不过说句实话,这豪华单人间还真的不怎么样,除了面积大一点。约莫有十七八个平方,设施就很普通了,好在是刚装修过,看着也还将就。

    “三栋楼,只翻修了这一栋,财政上穷啊,”姬俊才苦笑一声摇摇头,“你们凤凰宾馆我也去过,普通的单人间,就赶得上我们这边的豪华间了——除了房子小一点。”

    接下来的晚餐,却是证明了张州的消费能力,那是一点也不低,八人的桌子,光是凉菜就四荤四素四小菜,热菜上到最后,大家都不数不清上了多少道了,其中不乏当时在天南还算稀罕物儿的鹿胎、裙英会(炒鳖裙)之类的,飞天茅台也是一瓶接着一瓶,就跟不要钱似的。

    陈太忠吃得都有点惊讶了,飞天茅台,那可是每个地方限量供应的啊,而且,那么不大一盘的裙英会,得多少只甲鱼才凑得出来这么一盘啊?

    他和

    以及另外六个人安排在一个包间里,上席坐着的是部长,陪客也是广电局长之类行局的一把手,据说这样的包间,还有六个。

    遗憾的是,八个人里,只有陈太忠和青旺的团市委书记是外人——焦阳焦书记年方三十一,也是省十佳青年,在青旺动团员“拥军优属”的过程中,起了“常回家看看”的活动,意为不要让拥军优属流于形式,结果这个活动才刚展开,就得到了团省委的高度重视。

    尤为难得的是,这个活动还得到了省委常委、宣教部长潘剑屏的认可,潘部长虽然是只等退休了,可好歹也是个省委常委,他一认可,这“常回家看看”的行动就在全省推广了。

    似此情况,也当得起个省十佳青年了,至于说“拥军优属”不该流于形式这样的内涵,倒也没必要过分计较,谁又能说得清“常回家看看”会不会流于形式呢?

    总之,就是一桌八个人里,只有陈太忠和焦阳是外地人,又是传道授业解惑来的,那么受到其他六个人的围攻敬酒倒也是常事了。

    在省十佳青年颁奖典礼上,陈太忠跟焦阳是打过照面的,会餐时也是坐在一起,不过那种场合,谁也不可能喝多,想要了解对方的酒量,实在是无从谈起。

    对着在座六人的围攻,一开始焦阳还有点畏畏缩缩的,试图化解对方的攻势,可是陈太忠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盏到杯干异常痛快,只要有人向他举杯,他就毫不含糊地邀请对方“一口闷”。

    他这架势,自然越遭到了别人的围攻,焦书记在一边看得就苦笑不已,你低调一点好不好啊?就算你酒量再大,能扛过六个人吗?

    就算你天赋异禀,喝倒了这六个,隔壁还有六桌呢……

    可是陈太忠这么喝也有原因啊,家里的飞天,让老爷子一下干掉一半,好吧,咱做儿子的不能说什么,但是,能在外面找回来的话,为什么不找回来点呢?

    他在这边抵挡别人的进攻,暂且不提,可酒桌上喝酒,再快也快不到哪儿去,别人一见这厮有人招呼了,说不得转身就去招呼焦阳,焦书记却是不肯乖乖就范,推三阻四的。

    纵是如此,一个半小时以后,张州本地的六名干部喝得也二麻二麻的了,陈太忠却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焦书记扭扭捏捏地喝了差不多有六两酒。

    其实,喝酒喝到身子虽软、心里明白的境界,是一般干部需要的具备的素质之一,大家已经明白形势了,大事不妙啊,这陈主任就是个无底洞,那焦阳虽然看起来不胜酒力,怕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大家正琢磨呢,焦书记却是吹响了反攻的号角,每人敬三杯,瞬间又是七八两酒进肚了,却还是一点事没有。

    陈太忠是猛冲猛杀到底,焦阳却是深挖洞广积粮的后制人,难得的是,两人离开时,居然还没什么事情,文化局长已经喝得有点不辨东西了,挠挠头话了,“这俩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奇怪了……这省十佳青年,是凭酒量来选的吗?”

    姬俊才喝得也不少,他不胜酒力却不是吐或者睡什么的,而是亢奋异常那种,跑到陈太忠的房间里胡言乱语了好久,才沉沉睡去,害得陈太忠还得找服务员又开了一个标准间,将他扶了进去。

    将姬主任安顿好之后,陈太忠信步走出了大楼,在空地来回踱着步,他一点也不瞌睡,倒是一直在琢磨刚才姬俊才说的话,“太忠,张州这儿,科委的肯定都高兴你来,但是也有不高兴你来的……你在凤凰,把张州搞石材的人得罪了不少啊。”

    几个商人,算个鸟毛,他并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倒是说这几个商人背后,有什么政府背景,这一点他有兴趣关心一下。

    不过,就算得罪了一些石材商,也交好了一些石材商不是?那钱文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钱文辉,他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为什么花二十万请我来张州呢,难道说,真的只是因为凤凰的市场而巴结我吗?

    正琢磨呢,钱文辉就从张州宾馆里走出来了,见到他一个人在院内散步,愣了一下就走了过来,“哈,看这样子,陈主任还没喝好,换个地方喝一喝?这次咱们不在张州喝了,去沙洲喝,怎么样?”

    张州和沙洲就是两个小时多不到三个小时的车程,眼下是八点半,赶到沙洲就是十一点,沙洲原本是农业地区,不过那里的歌厅和娱乐异常的多,以小姐素质高而闻名,在周边几省也很有一点名气,号称不夜城。

    “不行了,再开车要吐了,扛不住了,”陈太忠笑着摇头拒绝了,“我就是饭后消消食儿,然后就睡觉了。”

    “啧,那可遗憾了,”钱文辉咂咂嘴,“可惜,现在张州的‘情义无双’这些娱乐场所被查封了,没什么像样的场所。”

    “查封?”陈太忠听得不禁一笑,“像样的场所,能被查封吗?那种地方去不去吧,玩到一半冲进来一帮警察,还不够扫兴的呢。”

    “唉,可不是那样,”钱文辉摇摇头,又打个酒嗝,“那是煤管局局长开的,前一阵有个煤矿渗水,死了六十多个,煤管局长连夜逃出国了,光账面亏空就是四千多万,不封那些地方才见鬼了。”

    只账面上就不见了四千万,这煤管局长涉案金额怎么也要翻上一番——没人是傻的,挪用资金的危险性,要远大于受贿,这么大的资金丫都敢挪用,平日里是如何做事,那是可想而知了。

    “唉,”陈太忠苦笑着摇下头,怎么这年头,这么多贪官污吏呢?下一刻,他想到了刚才姬俊才的话,“听说张州很有几个石材商对我有意见啊。”

    “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钱文辉冷冷一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