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被盯上了?(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被盯上了?

作者:陈风笑
    了一阵之后,服务员才给陈太忠添了一副碗筷和座椅T后,也不多说什么,摸出几包软中华丢在桌上,自己埋头喝酒吃菜。

    在座的九个人,对陈家这小子的态度,真的是很矛盾,一方面他们是看着陈太忠“长大”的,心里总是有点长辈的心态,可是另一方面,却是因为知道这家伙年纪轻轻就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总是难免生出一点忌惮和敬仰来。

    更何况,人家还是凤凰市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儿?

    总算还好,陈太忠来得比较晚,这些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见他比较低调,仗着几分醉意也敢继续白活,甚至那芶主任还能找个由头跟他搭讪,“日本电机真的不好仿造呢,小日本的做工可是精细。”

    “关键还是不知道那些电机该怎么砍线啊,”有人接茬了,大家转头一看,却是工会的楚主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楼来了,“老陈你这家伙真不像话,喝茅台不知道叫我,幸亏我去你家转了一圈。”

    楚主席今天也挺郁闷的,厂子都散了,他这个鸟**更是没啥意思了,在家里生了半天闲气,又嫌老伴菜炒得咸了,索性一撂筷子转悠去了。

    “要是知道该怎么砍线,那倒是好搞了,”汽车队老许随声附和,“不过,这种事情,人家日本人可能教咱们吗?不可能的。”

    不可能……你们不能不代表我搞不定不是?陈太忠心里哼一声,倒也没接话,老爷子今天在兴头上,又何必争来争去的呢?

    事实上,他是挺担心一旦说明白了,万一电机厂生产的电机真的掉了链子,他不但要面对李天锋的耻笑,还可能面对这一帮“叔叔阿姨”的压力,那就没啥意思了。

    又这么喝了半个小时,李继波居然找过来了,不过陈太忠正要拔腿走人呢,两人在楼梯口正正地碰上了。

    “陈主任,这是你老爸主动要求的啊,”李厂长嘴里一股子酒气,显然他也在什么地方喝酒了,不过,人家吃饭的档次,肯定要比这个什么“好再来”要高档很多。

    “我本来说金工车间和工具车间这俩。随便他选。”李继波一边伸手跟陈太忠相握。一边低声解释。“不过老陈不知道为啥。偏选了一个装配车间……你老爸真地是实在人啊。”

    陈太忠白他一眼。想要说什么。却是实在没什么心情跟这厮计较。勉力挤出一个笑容出来。点点头。“呵呵。那谢谢李厂长了。以后装配这一块。还请你大力支持了。”

    “好地。好地。”李继波满脸堆笑地点点头。犹豫一下。伸手拍拍他地肩膀。“太忠。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陈地事情就是我地事情。你放心好了。”

    “呵呵。”陈太忠地笑容终于比较灿烂了。松开手。“还有一帮港商等着我过去呢。李总。我先走一步了。”

    港商吗?李继波看着陈太忠高大地身影蹬蹬地走下楼去。苦笑着摇摇头。今天在开会之前。他就想联系一下陈太忠解释一下地。不过实在是那位手机没信号。

    刚才听到有人说。老陈在这里喝酒。小陈也冒头了。他登时吓了一大跳。人家这是摆明了要挺自家老爹了……别是小陈觉得我有意收拾老陈吧?

    想到这个,李继波坐不住了,赶忙赶了过来——这是你老爹自己要扬风格,真的不关我事啊。

    想着这父子俩真的有点莫名其妙,一个老实巴交的家伙能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来,没准不是老陈的种吧?他心里不无恶意地嘀咕着。

    既然小陈离开了,那我也走吧,李继波刚想转身跟着下楼,想想陈某人嘴里的“港商”,终于又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面带笑容地向雅座走去。

    陈太忠能撇了港商来这里吃饭,那他这个做厂长的,也当然有必要问候一下才从厂里剥离出去的一干工人师傅们的心态,毕竟,这些人都是为电机厂的繁荣做过贡献的,是有功之臣呐。

    陈太忠当然不是找什么港商去了,不过也差不多,他是去赴瑞远的约去了,总觉得最近太忠跟自己联系少了,那是相当地不满意,人情这东西是在于走动的,所以出通牒,要陈主任今天无论多晚,也要去一趟幻梦城玩耍,不见不散的那种。

    这就是生活啊,陈太忠一边开着奔驰车,一边心里感慨,以前只是工作的时候忙,现在看来,随着哥们儿影响的扩大和位置的提升,在不工作的时候也要不得清闲了。

    瑞远已经把凤凰市能转悠的娱乐场所都转悠过了,甚至还包过“一品香”的一个小姐,不

    玩去,新鲜劲儿过去之后,还是觉得这幻梦城好一点][不低,关键是也安全和自在。

    今天瑞远找陈太忠,倒也不完全是为了玩儿,他耶鲁大学的校友王泰信终于决定来天南投资了,不过王同学看好的是素波,不管怎么说,省会城市总是有省会的优势。

    可是瑞远想把他拉到凤凰,如此一来,两同学互为臂助,在凤凰也能掌握更多的话语权,总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好事。

    “哦,”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倒也不是很奇怪,凤凰对家来说那是故居,但是人家王泰信真要选择素波,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不知道王总打算搞点什么?”

    “电信设备,”王泰信其实挺不好意思见陈太忠的,当时他偷偷地跟瑞远打赌,要是陈某人能放倒杨锐锋,他就来凤凰投资,眼下来天南,却是由于大势所趋,还不在凤凰落地,多少是有些羞于见故人。

    不过他搞的电信设备是高端产品,在凤凰落地,真的是挺不好打出名气,“这两年中国电信业大展,我本来想在深圳搞的,只是那里oem的能力实在太强了,还是来天南算了。”

    em是好听的说法,说穿就是山寨,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没想到深那边产业圈的形成,却是还能有如此的负面效应,“电信的哪一块儿啊?”

    “主要是光传输和数据交换的设备,”王泰信笑一笑,“我有些专利,在天南搞这个,省里应该大力支持的吧?”

    得,他这算盘打得是真不错,在天南落地,不但是不用担心被人山寨,闯牌子的时候还能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真是一举多得。

    “在素波的话……我说不上什么话,”陈太忠苦笑一声,这苦笑半真半假,他跟素波的书记伍海滨不熟,跟赵喜才虽然同一阵营却又互不对眼。

    当然,省里的部门,他还是能帮着说上话的,可是你丫既然不在凤凰投资了,我吃多了撑的帮你活动去?“不过你这个着眼点不错,电信设备是未来十年的展趋势。”

    几个人正说着,古进来了,就在俩月前,古局长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区委常委,现在也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很少来这里了,他冲那两位笑着点点头,又朝陈太忠招招手,“太忠,你出来,我有点事儿跟你说。

    ”

    “这个老古,搞什么搞啊?”瑞远见陈太忠随他出去,不禁悻悻地撇撇嘴,“又没外人,有啥话不能说的呢?”

    古的话,还真是没法当着总说,他将陈太忠扯到一个小包间之后,放开一歌调大声音,才坐到了陈太忠的身边,低声问了,“太忠,那个左媛归案,是不是你搞的?”

    陈太忠见他做那些动作的时候,心里就生出了几分不妙的感觉,这明显是防窃听的手段,待听到这话,脸上却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来,笑着摇摇头,“怎么会是我呢?你这想法倒是真多。”

    “那段时间,你失踪了,”古却也没指望他承认,苦笑一声摇摇头,“我是在素波开会的时候,听国安的人说起来的,反正,这件事你要小心了,别让国安的盯上,那可是麻烦。”

    “国安的说我有嫌疑?”陈太忠听得可就真愣住了,好半天才大摇其头,“真是莫名其妙了,九千万呢,那么多单位丢钱,又不是只是我们科委的钱不见了。”

    “关键是左媛回来的太古怪了啊,”古见他这副模样,更是不好说什么了,“倒不是只有你有嫌疑,有嫌疑的人海了去啦,也就是那国安的伙计喝多了,跟我开玩笑呢,‘你老板陈太忠没准就是睚眦’……”

    最后一句话,古局长学得惟妙惟肖的,甚至还带了一点素波口音出来,显然,他并不否认自己跟着陈太忠在混,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必须把这异动早早告知。

    “瞎猜呢吧?”陈太忠灿烂地笑了起来,“他各应你呢,唉,这玩笑开得也是有点过,你差点就吓着我了。”

    “就算各应我呢,也是小心一点地好,”古也笑了,不过,他的心里倒是颇有一点不以为然,国安的不会随便吓唬人的,而且太忠你不但身手强,关键是你跟国外的联系也不少呢,不但有瑞远,还有英国的尼克……不但有做这件事的主观因素,外部条件也满足。

    希望太忠不要太不把这个警告当回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