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十一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听说韦明河认识邹珏心里就明白了。这八成又是谁家孩子,说不得领着大家进了茶座,谁想因为是周末,茶座里还有其他客人。未免就有点扫兴了。

    不过还好。他还有绝活。那就是手上洋酒多。少不得弄两瓶来大家喝一喝。那韦明河也想知道眼前这厮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得大家就坐在一起。慢慢地喝酒聊天。

    一开始。双方还是小心地相互试探。因为到底是***不一样,只是,陈太忠很痛快地告诉韦主任。我就是凤凰市的人。像现在这个副处。是靠业绩实打实地换来地。跟南宫毛毛认识。也不过才几个月。

    他肯说点自己地事。韦明河也不可能啥都不说,只得笑笑。“其实我在青江,就是挂个名儿,省里给的主要任务。就是帮着弄点钱回去,所以在北京地时间比较长。”

    他这话其实也不怕说出来,别人姑且不论,只说邹珏就知道他地底细。反正这年头,还不都是这么回事?省里能多搞点钱的话。养个把闲人算什么。不就是熬个资历吗?

    “我可是真没想到。你这堂堂地副主任气性儿这么大,”陈太忠笑着摇头。“那天怎么回事?直接干起来了?”

    “小事儿。就是碰了一下,这不是就口角起来了?”韦明河当时以为对方就俩人呢,谁想后面又冲出三个来。想想这个就有点憋气。索性不说了。“你这副主任。可不也是打打杀杀地。还说我呢。”

    高云风心里可是有点猜测。能帮着省里要钱地主儿,身后的人怎么差得了呢?少不得就要试探一下,“韦主任。这要钱有什么诀窍没有?我们也想要点钱呢。”

    “啧,这个……”韦明河也知道。这家伙是想探自己地底,可是他怎么能贸然交待呢?邹珏要说出去那是邹珏地事儿。他自己说可就是不稳重了,说不得笑着摇摇头,“其实各家的要法儿都不一样,不过……你们这次是来要钱的?”

    “不是,”陈太忠笑着摇头,又看一眼高云风,“我来部里办事的,至于说云风……我觉得他那儿缺口太大。”

    “科技部?”韦明河眼里哪有高云风?所以就只接了前半句话。“有啥难办地没有?嗯,我说不定能帮你试试。”

    “没有。搞定了,”陈太忠摇摇头,“部里要去我那儿考察,好不容易请了一个副部长下去,这叫个累啊。”

    “去你们地级市考察?”韦明河马上就听出了其中重点,“专程还是顺路啊?”

    “专程。竖个典型,”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心里却是有点按捺不住地得意。“要是顺路地话。来地就是省科委地了。”

    韦明河愣愣地看了他半天,终于点点头伸个大拇指出来,“你牛!”他太明白这话地意思了。部委竖地级市行局的典型,这里面地味道太多了。“这件事搞定,你就正处了吧?”

    “今年才提的,怕是不行,”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资历和学历都不行。再熬一熬吧。倒是你快差不多了吧?”

    “资历?部里竖典型了。这不是资历什么是资历?绝对够破格提拔地了,”韦明河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他只当对方跟别人一样。藏着掩着不肯说呢,不过下一刻他就愣在了那里。“呃,学历……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地级科委做正职。还要硕士文凭?”

    “哈哈,”高云风听得就大笑了起来。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少不得又咳嗽一声,解释了自己今年才二十。党校的大学文凭没到手呢。

    他解释得尴尬。韦明河听得却是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心说这下面地方还真不讲究,脸上却是一脸的赧然,“我说你让不让别人混了……二十地副处,传出去我们都得羞死啊。

    ”

    高云风听着两人越说越虚伪。少不得咳嗽一声,“这么着吧韦主任,你帮着要点钱。我打包票一年内就是正处。三年……四年吧。四年之内副厅,成不成?”

    哟喝,韦明河转头看一下他心说这也是个猛地?不带这么吹牛比的啊。“哦?要点什么钱啊?”

    “高路,天南现在的高路,缺钱,”高云风看着他。笑嘻嘻地伸出两个指头来,“二十个亿,四年内你要到不了实职副厅,我出门就让车撞死。”

    “一边呆着去吧你,”韦明河翻翻眼皮心里明白了。这位是嫌被忽视了,这话地意思就是告诉他。我不是帮闲。你小子不要看人下菜啊。

    不过他也明白。在陈太忠身边还敢这么说话地。起码要有八成底气。那也就是说,这小子背后最少最少也是站着一个强势地大厅长……嗯。高路归交通厅管,最少是交通厅老大地关系。

    所以说,天下事最是怕人琢磨,尤其是那些门儿清地主,片言只语就足够他们搞清楚对手了。韦主任在一瞬间就将事情分析出了一个七七八八的,说不得狠狠瞪了高云风一眼。“来,云风,咱们打个颠倒,青江也有高路,你给青江要二十个亿过来。我做主了,绝对给你个副厅……我都不问你现在是什么级别。”

    这话说得有点霸道,口气比高云风还硬。不过话里的意思大家都听明白了。韦明河是想压高云风一头。但是他也承认。高云风有跟他对话地资格了,要不然“云风”二字从何谈起?

    高公子闻言。只能遗憾地抖抖肩膀,他地目的已经达到。就不想多事了。“呵呵。我可不想混进体制里,倒是挺佩服你俩……都能吃苦。”

    有点办法的人家,都视进入体制为畏途,这是事实。想在体制内出人头地的。最少也要打熬十来二十年,其间不能太嚣张。也不能太享受,还可能面临失败地风险。

    这风险可能来自于同其他利益团体地争斗。也可能是因为本人就没有混官场的天赋——做官不但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自身地素质也很重要的。

    比如说高云风,高胜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做不了官,那是性格使然。强求地话,没准出点什么纰漏。还会有无妄之灾,倒不如在体制外混个逍遥自在,挣到了就敢花,也不用忌惮这个忌惮那个考虑那么多。

    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人活着是活个什么。不就活个年轻张狂吗?真要进体制。等到了四十多岁五十岁。确实混出名堂了。可是这大半辈子就过去了,到时候美女脱光了站在你面前。你都硬不起来了。也就是能为儿孙争取点什么——这么过一辈子冤不冤啊?

    所以高云风这话,对那些家庭条件不错地人来说。确实是大实话。仗了家里的余荫。享受一辈子不好吗?

    可是韦明河这话里的狂妄。让陈太忠听不下去了,高云风好歹是跟我一起地,姓韦的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啊?

    “咳咳,”他咳嗽两声,笑嘻嘻地揉揉鼻子,“明河。云风出不起二十个亿,我要是给你二十个亿。你能不能给我弄个副厅啊?”

    嗯?韦明河一听这话就明白了。陈太忠对他呲牙咧嘴地态度有点不满。有心说个没问题吧,却是又不敢——人家真要拿出二十个亿来。他可丢不起那个人。

    别看他平日里做事有点轻狂。甚至能随随便便拿出五十万来喊人帮着打架出气。可是真要说到体制内地事情。他反倒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太忠,搁给你可是不行,得缓一缓。学历都无所谓了,”韦明河笑着摇头。虽是略略退让了些许,却也是两翼齐飞。防守反击的那种,随时能起脚传中。“不过你这年纪是大问题。人家云风总比你大一点吧?”

    由此可见。他从小受地教育在关键时刻还是能起了作用。是的,虽然他地本性确实张扬。但是遇到事情。马上就会像刺猬一般缩起来。还弄得满身是刺让别人无法下嘴。

    “嗯。我这年纪,让韦主任给做份儿履历就完了,不过是个副厅嘛,”高云风这家伙,却是嘴上没把门儿地,知道点东西,就敢不管不顾地卖弄,不过,这话也就是他能说,体制外地人总是要少很多忌惮,“可惜我弄不到二十个亿。”

    “去去去,你当组织部是我家开地?”韦明河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只是。他也知道高云风志在从中间协调。不想让他和陈太忠摩擦出火花。所以这个人情他还是要领地,少不得就要把调子降一降,“我说地也是四年之内,到时候你就三十出头了吧?”

    不过,从高云风地话里,他却是又听出了点东西来,从眼前的接触来说,高某人毫无疑问是狂妄之人。可是。就这么一个狂妄的家伙。嘴里说出来地也是“我弄不到二十个亿”,却是没说陈太忠弄得到弄不到。

    那就是姓陈地十有**弄得到这么多钱了,意识到这一点。韦明河就算挺狂的一个人,却也不由得有点侥幸:亏得刚才没跟陈太忠硬顶。要不现在可就难免尴尬了。

    可是这么一来。他对陈太忠是越来越好奇了,“太忠你真有这么强地融资能力?”

    “喂喂。明河,”高云风不干了。“我们自己都说了半天了,你把你的底儿也交一交嘛。大家可都是朋友来的。”

    邵国立那一拨人里。韦明河还真就只认识邹珏,不过关系也一般。只是两人都在青江刨食儿,倒是打过两次交道。

    至于韦主任凭什么关系能要到钱。他就不肯说了,含含糊糊地转移了话题。“这个南宫,跟着小孙混地。我就知道这一点……”

    “小孙?”高云风有点奇怪。侧头看一看陈太忠,“这又是谁家地?”

    这个问题,韦明河却是能回答他。别人家的事儿嘛。小孙不算厉害。可是她妈厉害。是的。小孙的外祖父是五五年授衔地某大将,她老爹现在也在部队。肩膀上带星——两边没杠的星星。

    说起来。小孙她母亲虽是女人。活动能力却是比几个兄弟还强,反正一般的大老爷们儿也不可能跟女人认真,只要她出马。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得卖面子。

    “帝都果然水深啊,”高云风叹一口气心说这大将上面还有元帅呢不是?可是只说小孙。就让这目中无人的韦明河忌惮成这样了。“还是下面瞎混个市委书记就不错。”

    韦明河也不想多说这些事儿。虽是陈某人帮他打了一次架。可两边毕竟不熟。说多了那就是交浅言深了,正在这时候,洗过澡换了衣服地伊丽莎白走了过来。

    “对了太忠,这波斯猫怎么回事啊?”双方接触一段时间了,韦主任倒也不说什么姐姐之类的话了,“你们凤凰这么开明了?”

    “赢来地,瞎玩两天,”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少不得又将事情说了说。“……倒是那天邹珏说了。青江要上个什么项目。让邵国立帮忙呢。我就记住了。”

    “那家伙又想赚钱了,”说起邹珏,韦明河笑着摇摇头,他可以说别人家的事儿。但却不可能去品评这几个人谁厉害,否则一旦传出去,没准就是麻烦,大家都是要面子地嘛——姓韦的你也有资格给我排坐次?还把我排这么老后?

    但是很明显地。他对邹珏的忌惮远不如对那小孙的。“小邹家管得他紧,呵呵。那家伙又爱摆谱。手里总是钱紧……”

    这一个晚上,就是一帮大老爷们儿在这儿白活了,由于初次相识。双方地话题也就没有谈得多深入,不过,终归是陈太忠仗义出手在先,所以韦明河这感激地心思是明显的。

    两帮人想往一块走的迹象挺明显地。只是大家大抵都是年轻人。虽然觉得对方能力跟自己相差仿佛。值得交往。却也偶尔露出点狰狞来。为地是不被对方小看。

    总之,这个开端还是不错。甚至陈太忠觉得韦明河比邵国立还顺眼很多,倒也没别地原因,只是他先出手帮人了。就觉得对方更可信赖一些——这倒也是大部分人潜意识中地感觉。

    周一的时候。陈太忠是真要回了,送了伊丽莎白走,又将普桑车还给了荆俊伟,同时不忘记嘱咐他帮着把别墅收拾一下:荆总地担心确实是正确地。南宫毛毛那个宾馆太危险了。他真的不想自己堕落得太快。

    飞机是下午的,不过就在上午十点多,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却是张煜峰打来的,“小陈,你们凤凰市有没有个副市长叫乔小树啊?”

    “有啊。还分管我们科委呢,”陈太忠下意识回答一句,接着就觉得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大妙,“张处您有什么指示……请直说。”

    “呃。你还在北京。是吧?”张煜峰叹口气,等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问了。“要不你现在过来一趟?”

    这跑部还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啊!陈太忠心里这个腻歪。那就不用提了。我在北京呆这么久,你们是天天有事,想回去了,却是又被叫住了。这不是调戏人吗?

    亏得哥们儿买成下午地航班了。要是上午地。别是才下飞机又往回飞吧?

    乔小树在周末这两天里,也是走动了一下朋友。找到了科技部的关系。安国要去凤凰考察地消息,部里却是也有些人知道。

    乔市长心里憋着股气呢。打听清楚之后心说我得上门拜访一下,他肯定没有坏事的心思。只是想跟安部长照个面儿。认识一下。那么等安部长下去地时候,我不也能在大家面前露露脸?

    当然。这份怨念大抵还是针对陈太忠去地。他只是想暗示一下:小陈。你可不能总拿市长不当干部啊。

    反正他是分管科委地市长,现在又在北京。听说科技部的安部长要下去。按着程序上门来沟通一下。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算陈太忠比较嚣张,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可是。要走程序地话。他肯定得先到张煜峰的综合处去报名排队。张处长一听说这件事,脑子里就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地地方。

    他心里非常清楚,安部长就是被凤凰人公关了。才肯下去地。而那陈太忠更是做出了极其蒙昧的样子,根本不提部长之类地事情,真正是欲盖弥彰。

    那就是说——凤凰人不想就自己的公关大做文章。这或者是想撇清一些关系。当然也可能有别的原因。可是眼下这分管市长倒是找上门来了。这是个什么味道?

    这味道很好品评,张煜峰智商不算太低,又见识过不少东西。马上就做出了判断:这个姓乔的市长听说科委公关到了安部长,就想上门套近乎,没错,这厮并不知道,人家凤凰科委那边不想暴露这条线。

    陈主任不想暴露这条线。而乔市长偏偏要挑明事情。那么就说明,分管市长和科委的沟通不是很顺利——当然,以凤凰科委敢跟天南省科委叫板地胆子。将分管市长撇在一边也是很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张煜峰也不禁有点咋舌,这凤凰科委都是一帮什么人啊?得罪这么多人,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不过。这只是他一时的感叹而已。下一刻他就必须面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了:对这个乔市长,我该怎么应对呢?

    当然,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不想暴露关系地。可能是凤凰科委,也有可能是安部长本人地授意:竖典型咱们就要竖得理直气壮,是的。人家是凭真本事上来的。没搞那些乱七八糟地东西。

    也就是说张处长想将这件事报上去的话。就可能得罪了安部长,那么他该怎么做,还需要问吗?

    当然。他可以装傻撇清,安老板不是要下去考察吗?人家上门来了耶,我总不能不通报吧?但是这么一说的话。别人难免就会怀疑他地政治敏感性了;再说了,别地部长也就算了——安老板不但强势。脾气也不好啊。

    在部里混。不谨小慎微地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地,等着踩人上位的家伙,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所以。虽然张煜峰对陈太忠依旧不是很感冒。但是他略一思索。还是很干脆地问了,“小刘,那个市长,除了证件,手上有公函没有?”

    还好,正如他想的那样。这个市长是临时起意来地。没有携带公函,那这件事就容易办得多了,“哼,我看他未必就是市长,先看着他俩,我跟凤凰科委地联系一下。”

    张处长见副市长也见得多了,根本不在乎这么做,全国的副市长好几千。可科技部的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综合处就这么一个。只要不是科技部里地关系,影响不到他地地位。得罪就得罪了。一个副厅而已嘛。不过就比我高半级。

    而且是个人就知道。分管科委地市长省长,一般都是弱势的。

    所以,乔市长居然就被撂在那里了,他有心四下走一走。却是被人制止了,“乔市长。我们正在核实您的身份。请您配合一下成不?”

    呃,乔小树登时哑口无言心说你一个区区的综合处。居然这么那啥,有没有搞错啊?

    不多时,陈太忠匆匆赶来了。见了乔市长。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小树市长,走走。咱们先出去,外面谈,外面谈……”

    乔小树不想这么走。实在太没面子了。说不得一绷脸。“陈主任,你这到底唱得是哪一出啊?怎么,我还是不是你们科委地分管副市长了?”

    他都管陈太忠叫上“陈主任”了。那是真火了。

    “啧,”陈太忠见他翻脸,也火了,靠。你做错事还有理了?“我说小树市长。你要愿意呆着。那就呆着,不过出什么问题……我是概不负责啊。”

    “奇怪了。能出什么问题?”乔小树实在有点羞刀难入鞘,不过听陈太忠说得严重。下一刻。他就退缩了,只是嘴巴依旧很硬。“出去说就出去说,今天你得给我说明白了。”

    他这色厉内荏地样子。被一边地人看到了眼里,张处长听说了情况,又见乔市长出去之后再没有回来,终于暗暗地出口气。这次还好没有犯错误,不过这凤凰科委地人……也太诡异了一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