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的安排,弄巧成拙了。

    原本他是想借着给乔小树接风地同时,卖弄一下自己的人脉,好让乔市长在未来地科委大厦上不要做得太出格。

    他的出点是好的,用心也是良苦的,想着乔市长一向谨慎。我这么暗示一下,应该是能起到敲山震虎地效果。

    他欺负市长欺负习惯了,却是偏偏没有想到,泥人也是有土性地,南宫毛毛一帮人在酒桌上高谈阔论。眼中根本没有乔市长,加之陈某人不肯泄露是哪个部长要下去,乔小树忍无可忍,文人风骨终于作了。

    别人是拿村长不当干部。小陈你倒好,是拿市长不当干部!你不肯告诉我是谁要下去,是吧?那我自己去查,别以为只有你在北京认识人。

    搁在平时。乔市长是断断不会这么冲动的,陈某人做的这些,是一个下级官员该做的,而且只看结果也不错,请了一个部长下去。

    他只需要稳坐钓鱼台,安心分享一份政绩即可,对于其中的是是非非。实在没必要了解得太透彻。知道得多了。就会增加不必要的烦恼——这才是领导的艺术。

    可是不知道怎地,乔小树今天觉得,陈太忠有点不象话,他地朋友也有点不象话,那么他就有必要让其认识认识市长地能量了。

    当然。他是断断不肯承认,自己对马小雅关注得有些多,现她看向陈太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从而醋意大。

    乔市长在北京当然有朋友。虽然没有副部级以上的,但是副司级地还是有那么两三个。其中还有校友在中组部混得不错的。

    小看天下人,你凭什么?乔小树嘴上不说心里却是颇为不屑。不过总算还好。他对陈太忠的淫威多少还是有点忌惮,只是心里暗暗狠,你既然是藏着掖着想把我边缘化。好彰显你自己。那我还偏要插一杠子。

    吃完饭后。肯定就又是夜生活了。只是。乔市长正好想借此机会联系几个朋友。就推说旅途劳顿,要早点休息了。他地住处却是早就安排好了。离这里也不远。

    南宫毛毛原本有心让乔市长住这儿地,不过既然陈太忠不说,他当然就不会多事了。而且他这地方虽然设备不错,但终究不是很大,九层的楼,建筑面积刚刚过万。搁在一个县级市是扎眼建筑,在帝都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乔小树才一走,大家也轰然散去,今儿个是周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目,倒是高云风没啥事。拽了陈太忠,“走。打壁球去吧。”

    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不泡吧、不找小姐了?居然想打壁球……呃,这个壁球是个什么东西?”

    壁球是什么,这里就不赘述了,反正这东西在素波没有。高云风倒也不是转了性子,而是这几天泡吧泡得太多了,就想玩玩这新鲜玩意儿。回去也好跟人显摆不是?

    谁想伊丽莎白一听说玩壁球,倒是高兴了起来,侧头看看陈太忠,“你玩得怎么样?我可以跟你对打。”

    “你跟他对打好了,”陈太忠笑着一指高云风,“云风。伊丽莎白想跟你对打呢,怎么样,别给咱中国男人丢脸啊。”

    “呃啊,”高云风听得就是倒吸一口惊气。他哪里会打什么壁球?不过是前几天见同学玩了一次,当时上去试了试,却是被人k得满头包。也就是刚刚了解规矩而已。

    偏偏地他又是个极好面子地,想着跟陈太忠瞎玩一下不要紧。可是这背上背了“不给中国男人丢脸”的责任,就不想玩了。那女人可是法国的。敢提出这要求,估计身手不会很差,“啧。太忠。我不会法语。还是你跟她玩吧。”

    看着伊丽莎白满脸期待地样子,陈太忠心说算了,不就是玩一玩吗?反正跟她再见都不知道是牛年马月。没准永远不会再见了呢。趁了她这番心意得了。

    随便打问一下就知道。离这里比较近的壁球馆,就是希尔顿饭店那里。三个人驱车前往,陈太忠还说能消磨一晚上呢。谁想壁球这东西真是个体力活,伊丽莎白打了一个小时。就累得不想再打了。高云风更惨。只打了二十分钟。说成啥都不打了。

    倒是陈太忠的表现。挺出乎伊丽莎白的意外,一开始他跟高云风对打的时候,还是毛手毛脚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等她接了手之后。却是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将她打得手忙脚乱。

    陈某人是有怜香惜玉之心。只是他不能给中国男人丢人不是?

    “你很有运动天赋啊,”伊丽莎白不得不拜服陈太忠的悟性。尤其是这厮的体力。简直就像一个不会累的机器人一样,看着自己身上大汗淋漓。连头都紧紧地贴在了额头,对方却是连个粗气都不喘心里也是暗暗地佩服。“你这身体。简直太棒了。”

    “算了,不玩了,”高云风觉得没意思了。“太忠咱们还是泡吧去吧?”

    “你泡吧去吧,伊丽莎白说要回去洗澡了,”三个人说说笑笑地往外走,迎面过来了几个人。看到伊丽莎白就是一怔,北京外国人多,可是像她这么性感时尚地美女并不算多,尤其是……她地衣服湿得都贴在身上了,那是要多惹人注目有多惹人注目了。

    陈太忠已经习惯这种关注了,倒是无所谓。高云风也是个张狂地性子,更是无所谓。不过看着对方一个高大的男子向他们走过来。这俩就有点不高兴了,高公子更是斜着眼睛。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地样子。

    “哈。是您啊哥,”这位却是没看他。直接找上了陈太忠。一脸的笑容。“我找您和这个姐姐好几天了呢。多谢您上次仗义出手啊。”

    陈太忠可是有点挠头了。“我说。你认错人了吧?”

    “啧,没错。怎么会错呢?”这位笑嘻嘻地摇头。“三里屯地苏格兰酒吧,不记得了?帮我打了好几个外国人。”

    嗐,陈太忠摇头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想起来了,怎么样,后面没吃亏吧?”

    “没吃亏。那帮小逼……要不是外国人。我整不死他们,”这位地口气挺大。一边说还一边斜眼瞟伊丽莎白两眼。“今天两个哥哥去哪儿玩?全是我地了。

    ”

    说着话,这位就递过来几张名片。韦明河,青江省扶贫办办公室副主任,陈太忠琢磨一下。笑着抬头看一眼他。“副处?”

    这家伙看起来不比我大几岁。可也是副处,真是挺牛的了。

    “咳咳,”韦明河尴尬地咳嗽两声,四下看看。“那个啥,哥们儿今年才二十五,那个……让大哥你见笑了。”

    敢情,在这厮看来。副处实在是拿不出的玩意儿。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下,我还年轻。不是上得不够快,是太年轻了嘛。

    “别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没啥。咱俩都副处,呵呵……不过看你这架势,离正处不远了吧。”

    “不是吧,”韦明河的眼睛刷地就亮了,也顾不得刚才一口一个哥了。“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哎,我这是……越混越回去了。”

    他还真没想到对方也在体制里面混,别的不说。只说那天晚上,伊丽莎白一副女保镖地模样,他就当陈太忠是做企业的。还是有点背景的那种,现在耳听得人家也是副处心里的纳闷儿可就大了去啦。

    “不跟你说了。我先带我朋友回去洗澡,”陈太忠向他伸出手。两人握一握。“陈太忠。凤凰科委副主任,这是高云风。无业游民。”

    “你才是无业游民呢,”高云风气得白他一眼,这位韦明河肯定也不是个简单人物。他怎么能任由陈太忠诋毁自己?“韦主任你不要理他,他就是嫉妒我。”

    “开个房间洗澡就完了嘛,”韦明河也觉出来了,这俩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心里就起了结交的心思。“那个谁。那个大姐地衣服现洗不就结了?都说了算我地啦。”

    “我们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明儿个吧,明儿一大早。我联系你。”

    “也是,”韦明河笑着点点头。当时五十万买不到人家出手。谁还在乎占这一点小便宜?“这儿有点乱。人杂。你住哪儿?我跟你一起去。”

    等到他看到陈太忠三人上了一辆普桑。就有点咋舌了。他身边俩人跟他悄悄嘀咕,“明河……挺苛碜的主儿。”

    “你们知道什么?”韦明河笑着摇摇头,“跟着看看吧。这俩人挺有意思地。”

    等到了宾馆之后。他可是真奇怪了,一下车就拽住陈太忠,“我说陈主任……你,你这是认识南宫那家伙?”

    嘿。南宫毛毛真的那么有名吗?陈太忠有点挠头了,猛然间他想起一件事来。“韦主任。你……你不会认识邹珏吧?”

    打台球地时候。邹珏可是跟邵国立斗过嘴,好像就是要赌青江的一个什么项目。不过邵国立是没有答应,他终于想起来了。

    “啊?”韦明河讶异地看着他。“看来……看来还真是这样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