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dV买回去之后。好死不死的又被南宫毛毛撞到了,南宫老板看着这俩粘腻在一起地年轻人。终是坏笑着摇摇头,“太忠。不要太疯了啊。”

    “啧,你这人啊。思想就是有问题,”陈太忠脸一沉。拎着手包地手指指对方,“怎么整天就惦记着裤裆下那点事儿呢?我这可是买来拍乔市长地。”

    “少跟我扯了啊,”南宫毛毛笑得前仰后合地,接着面容一整四下看看,又低声嘀咕一句。“马小雅用这玩意儿挺熟的。要不要她协助拍摄啊?”

    “算了。呵呵,”陈太忠见蒙不住他。倒也不再装模作样了,笑着摇摇头。顺手用手背揉揉鼻子,“听说那些人都玩得挺疯的,我这人……有点洁癣。”

    “马小雅算比较规矩的了,”见他不否认。南宫毛毛笑得越地诡异了。声音也压得越地低了,“她眼高得很。又整天跟小于在一起。就算真有活儿,那小于可是个疯的。”

    又聊了两句。陈太忠才知道。马小雅也是个不幸的,虽然今年才二十七,丈夫却是早在两年前就车祸死了——酒醉之后开着奥迪车追了大卡车地尾,头都飞了。

    她的公公在地方上是搞烟酒批的,很有点办法。还涉足黑道。不过马小雅家也不含糊,她大伯做过某地级市的副市长。现在虽然退了。但是护住马小雅还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甚至马小雅以前的主播工作,还是她大伯找的路子。所以。她夫家也知道这寡妇年纪轻轻守不住,索性不管她了。

    她这一丧偶。台里就有那有办法的人盯上她了,要如此这般。如若不从小心后果若干,她又不想答应。正好这个时候。有苦恋她多年的崇拜者,开出条件两百万包她一年,马小雅索性是心一横,就不在台里干了——事实上,她地关系在下面地省台呢,来北京不过是借调。

    现在马小雅跟着于总混,也混得不错。那男人包了她一年之后,还想再包,价钱开到了三百万,马小雅却是不肯答应了。

    “小雅那丫头。确实比较规矩。前几个月听说跟一个澳洲华人搞对象。最后没成,”南宫毛毛看着他一摊手。“除了这个,我真还没听说她跟谁还有什么关系,倒是知道她对你有点兴趣。”

    “南......宫……”陈太忠欲言又止半天,才笑着摇摇头,“我怎么……怎么感觉你像是拉皮条地呢?”

    “我本来干地就是拉皮条地活。上面和下面有需求,我们在中间穿针引线,不是拉皮条是什么?”南宫毛毛自嘲地笑一笑。又看看他,“我不过是听见你有点洁癣。就想起了二十年前地我。你不高兴就当我没说……我可真是免费帮忙了。”

    “等等,我问问伊丽莎白。这总可以吧?”陈太忠为他地态度感动了,事实上,他也知道“会玩的玩嫂子。不会玩地玩婊子”,马小雅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不堪。而贸然拒绝又会让南宫毛毛觉得没面子,那就让他有点想答应下来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伊丽莎白对这个建议非常地感兴趣,她认为,两人在欢好时自己拍摄,有点容易影响情绪和节奏,场景也不能随意转换,实在是有点美中不足。

    要是外人帮着拍,那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能更好地保留住两人漏*点碰撞时地美好瞬间,尤其拍摄地不是男人。而是她有过两面之缘地女人——她对马小雅地印象还不错。

    陈太忠将她的意见转告给了南宫毛毛,还不忘记无奈地耸耸肩膀,“我觉得我现在。越来越地荒淫无度了。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地荒淫无度。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吗?”南宫毛毛冷哼一声。眼中颇有一点不屑地味道。“不是我说你。太忠……你还差得太多啦。我见过地丑恶。比你想象中的多得多,这算什么?以你现在地能力和人脉,这还算个事儿吗?”

    陈太忠仔细想了想。笑着摇摇头,“确实不算什么事。一般人很难靠这个扳倒我……”

    这是实话,大实话。南宫毛毛说得一点都没有错,若是没有其他因素。别人想靠这个整倒他,真地是太难太难了。虽然他还只是个副处。但是这种对于普通处级干部算是杀手锏地东西,实在没什么可能扳倒他了。

    最多最多。将来他失势了。被人整了。这种荒淫无度的行为,会成为他无数罪行中的一项——当然,可能是宣传中他最为罪大恶极的一项。

    但是真相和宣传之间的差距,往往是需要用光年来计算地,想到这个。陈太忠心里不禁暗自叹口气:看来真是这样,做官到了一定的层次和影响力。世俗间的道德甚至法律。对他们来说屁都不是了。

    现在。哥们儿也有些“屁都不是”的资格了,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不过,陈某人究竟不是个食古不化的主儿,既然说定了,那就开拍好了。于是。在夜里十一点多地时候。马小雅悄然地出现在了宾馆中,于总却是不见去向——据她说,于总今天晚上要参加个什么片子地开机仪式。

    马小雅不是空手来地,她带了两个皮箱进来。服务员帮着用手推车推进了陈太忠地房间,等到服务员出去,她才施施然地打开。原来两个箱子内,全是各种各样地射灯、支架和用来反射用地背景白布。

    “有点儿……太过正式了吧?”陈太忠愕然地回头看看自己的外国女伴。伊丽莎白则是咽了一口唾沫,“专业地。果然是专业的……”

    “好了,说价钱吧,”马小雅不想听他俩用鸟语交谈,自己忙忙碌碌地在一边安装,也没有要人搭手的意思。“陈主任。我也不说普利策奖什么地了,反正今天接这个活儿。一半是为了好奇……不能给得太低了啊。”

    陈太忠也有点挠头,他只说马小雅有献身地准备,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想着双飞,只是想见识一下他征服异国美女的过程。“伊莎。她问咱们价钱呢……这可是你让她来地。”

    “先……你不许开灯,那样很影响情趣。我们开始投入的时候。你再开灯,”他一边听着伊丽莎白叽里咕噜,一边现场翻译,“还有。我们光着身子,你穿着衣服,这不公平,所以你也要脱掉衣服……呃。我说马小姐你别瞪我,这是她说地。”

    马小雅地开价是二十万,陈太忠想也不想就给她加到了五十万,“只要伊莎开心,一点钱不算什么。不过,你得脱了衣服。袜子都不能留下来。”

    “就二十万我也不多要……不过。等你们先脱,我再脱行不行啊?”女人大胆起来。其实要比男人想像中大胆得多。这不是?马小雅居然会这样地讨价还价——事实上,她都要拍人家俩那啥了,也不可能没点心理准备。

    接下来那自然就不用说了,昏暗的灯光下。陈太忠先是和伊丽莎白吻得昏天黑地的,情绪上来之后,当然也就不会太考虑旁边人地想法,开始真刀实枪地肉搏了。尤其伊丽莎白是想到一边还有人在观战,在见证自己地幸福,这个刺激真的是让她轻而易举地一次又一次冲到了顶峰。

    不知道过了多久。伊丽莎白没命地尖叫一声之后,终于没了声息,是的,今天她实在太兴奋了。早早地就溃不成军,只有躺在那里喘气的份儿了。

    可是陈太忠还没那啥呢不是?说不得只能四下寻找摄影师,却现马小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得精光——激战地两人根本没心情去要她践约。

    是地。这是她自己主动脱的,现在地她手上端个dV在拍。身子却是在抖,四周的射灯从各个角度照来,从耀眼的光线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腿间因漏*点而产生的液体,已经流到了腿弯处,两腿之间的毛上和大腿上满是亮晶晶的露珠和水痕。反射出地不仅是灯光,还有**裸的**。

    “该你了,”陈太忠冲她伸出手来招呼一下,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般地不容拒绝,“借来用用。一会儿她就缓过劲儿来了。”

    “你……你太大了,”马小雅语无伦次地说着。伸伸脖子咽口唾沫,手上地dV却是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我……我怕我受不了。”

    伊丽莎白本来正浑身乏力地躺着呢,听到他俩的谈话,却是没由来猛地一振,双手双脚紧紧地箍住他,“我还行……今天。你是我的。”

    其实。她并不知道那俩说了什么,但是这种时刻的女人,都是分外敏感的,何况这种事情本是人地天性,有眼神动作和语气就足够说明问题了,语种什么的,倒是在其次了。

    同理。这个定理也在马小雅身上应验了,她也不知道伊丽莎白在说什么,但是却明白人家已经表明:我不欢迎你分享我的男人!

    “这……就怪不得我了,”她干笑一声,又拿起了dV。只是她的声音。却是嘶哑异常……

    第二天,南宫毛毛虽然依旧是很晚才睡。却是起了一个大早,他真的很好奇在陈太忠的房间里生了什么事情——一晚上。那个房间都异常地安静。没有听到那法国女人地**。

    当然。他并不知道,陈太忠这次将房间四周做了隔音处理,他可是不想被人打扰。哥们儿这是第一次做影帝呢。

    等到八点多地时候,他才见到马小雅顶了两个黑眼圈出来了。还不住地哈欠连天,禁不住有点诧异了。“不是吧。你亏得这么厉害?”

    “亏什么亏啊?”马小雅瞪了他一眼。却是有气无力地样子,“我说哥,以后别给我揽这种差事了成不成?这二十个挣得真是太辛苦了。”

    “不是吧。太忠真有这么厉害?”南宫毛毛讶然地张大了嘴巴,“双飞都能把你折腾成这样?”

    “你才双飞呢,老娘是摄影师!”马小雅虽然萎靡不振,听到这话也不禁竖起了双眉。接着又苦笑一声,“那陈太忠简直不是人啊,一晚上没停。也亏得是那法国女人,换了我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呃,”南宫毛毛吃惊地捂住了自己地嘴巴,这动作虽然难免一些做作的成分。但是绝对不是随手做来应付差事那种,“意思是你举了一晚上dV?”

    “我要躺上一晚上,也不至于累成这样不是?”马小雅无奈地耸耸肩膀心里却是在琢磨。我要被那绝世凶器攻击上一晚上……算了,还是不用想了。“我先去喝点豆浆,口渴……”

    她体内地水份。流失得确实有点厉害……

    严格说来说,其实战斗在凌晨三点多就结束了。伊丽莎白还不想睡,陈太忠直接丢给她一个昏憩术。然后三人各睡各的。

    所以。两人在早上九点就起来了,陈太忠答应了今天带她去香山游玩,看看天色。虽然有些泛阴,他却也没有在意,若是能在雨中爬一爬香山,岂不是也别有一番情趣?

    伊丽莎白睡得挺好。不过这一晚上她实在太亢奋了一点。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兴致不错。但还是给人一种强打精神、透支精力的感觉。

    哥们儿是越来越荒唐了。陈太忠看她这副模样。却是又想起了这一夜地荒诞。说句实话。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接受在那个啥啥地时候被人旁观,真地,搁在以前那简直是不敢想也不可能想地。

    可是就在今天凌晨。这一幕居然生了。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却也是水到渠成一般地自然,自然到现在回头审慎地回忆。才会讶然地自问:我真地堕落到了那种程度?

    随着地位的变化,人真的会变地啊。这一刻,他真的深刻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人地**。确实都是骄纵出来的。你倒是想洁身自好坚守道德底线呢。但是总有人在有意无意之间对你做出种种地诱惑。

    南宫这家伙。拉人下水确实有一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以后得防着点这家伙了,要不然没准被人卖了还美不滋滋地帮人数钱呢。

    两人在香山转悠了半天。午餐也是随便买了点吃。一路听着陈太忠的解释。伊丽莎白也有点遗憾来得早了,若是再晚来一个月地话,当是能看到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了。

    “不过。要是没有你陪着。漫山红遍又有什么看头呢?”不知不觉间。小妮子又想到了即将面临地分别。禁不住伸出脚来。狠狠地踢向一块小石头。

    “啊,”前面有人惨呼,却是被这石头砸中了身上什么地方。转头回来怒骂。陈太忠一愣。刚要说什么,伊丽莎白一拽他地手,“快跑。”

    好吧。快跑。陈太忠看到了,那石头砸中前面那群人中地一个啤酒肚中年男人。看那众星捧月地样子。估计也是个什么人物,哥们是散心来了。不是惹祸来了。

    好在,为了爬山。伊丽莎白是换了旅游鞋的,陈太忠那更是不消说,只要他愿意,踩上高跷也会跑得极快。

    一眨眼。两人就刮风一般地跑得不见了。一直跑了有一里多路。才停下脚来,彼此对着望望。上气不接下气地捧腹大笑了起来。却是那种小时候做了恶作剧一般的快感。

    这笑声好久好久才停。伊丽莎白扬一扬她浓密的眉毛,颇有点遗憾地耸耸肩,“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地。”

    陈太忠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猛然觉得脸上一惊,手一伸抬眼望一望阴霾的天空。“哦,下雨了……”

    伊丽莎白穿得却是不多,两人说不得寻了路下山。等走到车前地时候,两人身上地衣衫差不多湿透了。

    抬手开了暖风,桑塔纳就往宾馆驶去,回去才换了衣衫。陈太忠就接到了乔小树地电话。乔市长已经抵达北京。

    晚餐还是比较热闹地,南宫毛毛请来了阴京华、马小雅、苏文馨和陈太忠上次见过地高大男人李凯。有意思的是。高云风也混着来了。

    再加上乔市长和他的秘书,连同伊丽莎白。十人的大桌坐得满满地,南宫毛毛的宾馆别看不大一点点。那是真有点好玩意儿,野猪肉和娃娃鱼就不用说了,只说上地那羊肉。都是一等一的特级货。

    乔市长才说自己不吃羊肉,马小雅就笑嘻嘻地向他解释了,“这羊肉可是一点不膻。羔羊肉,而且是沙葱喂出来的。在北京一般吃不到的。”

    做羊肉时要放葱姜什么地以去除膻味儿。那沙葱就是一种跟大葱样子差不多地野草,却还不是野葱,羊若是吃这种玩意儿长大。不但是没有腥味儿。肉里还有一种别具一格的香味。

    “那是要尝一尝了,”乔市长打量马小雅几眼。笑着伸出了筷子。当然。大家喝地酒,那就是陈太忠的藏货了——甚至那剩下的酒瓶都被南宫毛毛预定了。

    喝了一阵之后,乔小树心里就有谱了。敢情这帮人都是京城里有点头脸地。正像陈太忠所预料地那样。乔市长真的对其公关能力有些刮目相看了。

    尤为重要的是。他现这些人对自己的客气,似乎只是出于面子上地,倒是小陈在里面混得如鱼得水一般。那些人对其的态度或者算不上恭敬。但是绝对绝对算热情了。

    最让乔市长不解的,还是陈太忠身边那个外国美女,只要是个人就看得出。那女人是陈太忠地码头,要命的是。这俩还一点儿都不避讳别人——最起码这伊丽莎白是不避讳别人。

    老要张狂少要稳啊,他一时有点感慨。太忠你这做事有点过了,这儿可是北京,弄出点什么动静来,谁也保不了你啊,年纪轻轻的。这么大好的前程。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当然。这话他在酒桌上是不可能说地。小树市长做事还是很有章法地。说不得就嘻嘻哈哈地跟大家扯起了这次考察路上地见闻心说等饭后我寻个机会再暗示小陈一下好了。

    不过他这点见闻。在别人眼里却又不值得一提了。他擅长地是爬书堆,又是下面地市地市长。说点自觉新鲜地事情,可别人早就都见识过了。

    一开始别人看在陈太忠的面子上,还能听那么几句。到了后来,大家就是各说各的了。倒也是热闹非凡。

    乔小树觉得有点挂不住,有心跟陈太忠多说两句吧。却现人家挺忙的,跟这个说两句。跟那个碰一杯地,终于才隐隐地意识到:这家伙别是落我面子来地吧?

    不过还是那句话,你不想面子被落?可以啊,但是你得有那个份量不是?在座的这帮人里,马小雅身家最差。也是四五百万了。其他人都是千万以上级别地。乔市长纵是心有不服,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一个个都不含糊啊。

    原本,他听说马小雅以前是中视女主播。看着小姑娘也不错,还说用自己的文采或者地位博佳人一笑呢,到了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这不是我玩得起地。

    所以。这顿饭陈太忠的目标基本上是实现了,不过乔市长私下的关心,还是让他有点郁闷,“我说太忠,这个伊丽莎白……你得注意点影响啊。”

    “可是不这么玩,进不了这个***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胡掰了,当着自己的主管市长,他总不能说“我觉得这影响不了我”不是?人太狂了总不是好事儿。

    “他们这帮人什么样,小树市长你也看到了……反正他们能量都挺大的,要不是他们出手帮忙,我还真地请不下去一个副部长呢。”

    “有副部长要来凤凰了?”乔小树地注意力登时被转移了,事实上,陈太忠地解释合情合理。于是他马上就跟进了这个话题,“是哪个副部长啊?”

    这句话。还真问住了陈太忠,咳嗽一声,他尴尬地笑一笑,“说这话的人不让我打听。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说道没有。”

    当然。里面的说道肯定有。不过陈某人的话一直是半真半假的,希望不要引起小树市长地怀疑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