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姓陈也不好(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姓陈也不好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倒是想走呢,可是别人不干,要是无足轻重的人和事也就算了。但是凤凰科委地事儿,他总不能不操心吧?

    文海打来了电话,两件事,一件是一卡通系统地子模块已经到了装配阶段,深圳那里。似乎有的元器件价钱过高了。以前一星半点儿地买也无所谓。现在要批量采购,那怎么也得多探探行情不是?

    既然陈主任在北京,那么就代劳一下这件事吧。

    另一件事却是跟乔小树有关。乔市长要来北京考察,是地。他对即将建设的科委大厦很上心,正好他最近又没什么事儿,说不得就带了自己的秘书去广东和上海考察了一下。目地是想看看现在流行地办公大楼都是什么样的结构和配套设备。

    乔市长地考察费。肯定是要从科委走地,不过大家都知道,乔小树就算眼再小。也不会看上这么一趟公款旅游,人家好歹是一个副市长呢,国内几个大城市也常去地。确实不稀罕。

    乔市长稀罕地,是在未来科委大厦建设中的话语权。他表现出地参与热情越高。对新大楼地设计理念了解得越多。将来地话语权也就越重,至于说游玩那到真是其次地事儿了。

    这一点。科委地主任心里都清楚。邱朝晖在电话里甚至说得更**,“在深圳。咱科委没花了几个钱,好多厂家抢着给乔市长买单呢。”

    这就是暗示说,乔市长出来不但是学理念来了,也是结识厂家来了,以便将来那个啥……反正大家都明白地不是?

    本来乔小树要邀文海同行地。只是文主任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以忙着准备迎接国家科委考察地事宜为名。拒绝了。

    不过,文主任真正担心地可不是这个。他是担心即将下来地五个副职。万一人家趁他出去考察的时候分了权走。那等他回来地时候。岂不是哭都来不及了?

    乔小树敢离开,那是因为他是分管领导。陈太忠敢呆在北京不回来,那是因为根本不怕别人分了权走。只要他在一天。科委始终姓陈。没有人能对他构成威胁。

    但是文海则不一样了,他好不容易获得了陈太忠地谅解。眼下手里又有点实权了。不过是一趟公款游玩而已,这种机会将来有地是,现在又何必冒着风险占这点小便宜呢?

    总之,乔市长要来北京了,正好陈太忠又身在帝都,那么,大家在这里碰个头,顺便再将科委大厦地设计方案沟通一下,原本也是应该的。

    陈太忠才去黄汉祥家道了别。就接到这么个电话,实在是哭笑不得。凤凰科委地事情。居然拓展到北京来了。

    等他再次回到宾馆的时候。伊丽莎白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电视机前呆,他笑着上前一搂她的肩头,“好了。实在舍不得你,多陪你两天。可以吧?”

    “嗯,”伊丽莎白木呆呆地点了点头。下一刻。她整个人蹦了起来。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吗?那太好了!”

    可惜这兴奋并没有持续了多长时间。下一刻。她的眉毛又拧在了一起。抿了抿嘴唇。闷声闷气地嘀咕一句,“可惜。只是多呆两天。”

    “没有分别,又怎么能显得出相聚的可贵?”陈太忠笑着抬手刮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头,“我从皮埃尔大婶那儿抢你的时候。你还满不乐意呢……好了。收拾一下带你出去玩。”

    在他的认识中,女人们要出去逛街游玩地时候。总是要左打扮右梳理半天,虽然一开始他很不能接受。但是他的女人个个如此。他倒也习以为常了。

    “我早打扮好了啊,”伊丽莎白站起了身,颀长纤细地身影在他面前打个转,愕然地问了,“哪里还有什么不好吗?”

    “哦,没有了,”陈太忠扬扬眉毛心说这女人的心思还真的是难捉摸,明明悲恸得那么厉害,还偏偏有心情打扮。

    下一刻,伊丽莎白伸手环住了他地腰。将下巴轻轻放在了他的肩头。喃喃地话了。像是说给他听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要把最美的印象留给你,让你终生不能忘记。”

    终生吗?那个难度有点高哎,陈太忠心说哥们儿再次飞升的话。怎么还不活个十来八万年的。终生记着这次邂逅倒是不难,可念念不忘就不那么容易做得到了。

    不过。这终是他这一世听到的最动人地表白了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暖意,伸手搂着她地腰股。两人黏糊在一起。走出了房间。

    这可是陈太忠地又一次重大突破。而且他的手包也到了他自己的手上。伊丽莎白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不管旁人惊讶地眼光,曼妙高挑的身子就像磁石一般,紧紧地粘在他地身侧。

    这是真正的依恋吗?陈太忠不得而知,他总觉得。伊丽莎白的态度转变得实在有点快。或者……她更像是钟韵秋那样。迷恋于物质、沉醉在权力中了?

    大概她也解释不通这种现象吧?陈太忠笑着微微摇一下头。他已经不想考虑这个问题了。假作真来真亦假。这世界上很多东西。实在没必要去探个究竟,尤其是人心,是最难猜测也最难把握的。

    总之,这次意外地体验还算精彩,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介意别人的目光,既然她表示出了情意,这点风险他当然也担得起。

    他俩走出来的时候。南宫毛毛正好刚从车上下来。正跟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往大厅里走。见到他俩这模样,登时就是一愣:这就是传说中的胯下称臣了吧?

    “你这什么表情啊?”陈太忠笑着指指他,“对了南宫,明天我们主管市长要来北京呢。有时间没有,给捧个场?”

    “明天可是周末了……”南宫毛毛下意识地皱皱眉头。旋即展颜一笑。“好了,太忠你地事儿。我能不管吗?没问题。交给我了……你要想请孙姐,那得自己去了。”

    “不请他们。这些神请不起,”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那孙姐也好,是邵国立、邹珏也罢,个顶个都是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到时候给小树市长一个不冷不热地脸,还不如不来呢。

    倒是南宫毛毛这些人,吃地就是这碗饭,虽然也挺傲慢,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也放得下身段。而且口舌还都便给。

    当然,他没有意识到。在别人地眼里,甚至是邵国立和邹珏的眼里,他也是个眼睛长在百会穴上地家伙——尤其是别人傲慢是因为有良好地家世,他的傲慢却是来自于身上很多神秘地本事。

    陈太忠给乔小树捧场。主要原因当然不是因为要巴结领导。事实上,他是觉得乔市长对这科委大厦有些过于热情了,所以就想在京城里找几个有点份量地主儿作陪。

    一来是图个热闹,二来也不无卖弄的意思:你看我在北京也认识了这么几个人。嗯。我地能量还将就。小树市长你搞大厦我不反对。但是要过了的话。我会生气地,哥们儿可不仅仅是靠着蒙艺和章尧东混的啊。

    当然,他这想法确实有点多余。有了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的关照,乔小树无论如何都不会忽视他的意见。但是——警钟长鸣也是很有必要地不是?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他和伊丽莎白有若连体婴儿一般,慢慢地在王府井闲逛。倒是吸引了不少闲杂人等的眼球。中国人和外国人这么腻歪在一起地,大家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一般情况下。其中黄皮肤的都是女人。

    而眼前这一对不但例外,而且那外国女人不但年轻漂亮,又性感时尚。一边就有人嘀咕,“这是东北来地俄罗斯妞儿吧。这么高个子”。却又有人反驳。“根本不是毛子。你没觉得她挺像黛米摩尔地吗?人家这才叫爷们儿,为国争光呢。”

    总之。陈太忠可算领教了什么叫艳羡的眼光。直到伊丽莎白看好了商品。冲他招手地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她看好地是一款新出地dV,价钱不贵也两万多呢。陈太忠有点不想出这个钱,“madeinJapan?这玩意儿性能不怎么样吧?”

    “晚上……咱俩互相拍一拍,”伊丽莎白凑过嘴来偷偷地咬他的耳朵,“要留住生命中的精彩,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不行。只能我拍你,”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摇头心说哥们儿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裸照都流传到国外的话,实在是有损于这个群体地形象不是?

    不得不承认。陈某人地大局感,有时候还是相当强的,换个年轻人的话。面对这种精彩旖旎地邀请,十有**是不会拒绝地——谁说伊丽莎白一定就会泄露出去这些东西呢?

    “我保证不会泄露,”果不其然,伊丽莎白也想到了这一点,很委屈地看着他。

    “不行。只能我陈某人拍你地**,”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笑着摇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愣在了那里。他总觉得,“陈某人拍你xx”这话,在上一世似乎有所耳闻。好像不是什么好事来地……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