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五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五章

作者:陈风笑
    凤凰的资料既然来了。张煜峰肯定是要上送的。他是真不想照顾陈太忠——哪怕是凤凰科委换个主任来。他地心情也会好不少。

    不过这份材料彻底将他的不满意压制了下去。道理很简单。同一份资料中,不同的人能看出不同地味道。

    张处长非常清楚自己是怎么跟陈太忠交待的,而人家送上来的资料中。该自夸自赞的一样不少,可他要求的侧重点。只是一笔带过——这里面的说法可就大了去啦。

    不会看的。只能看出凤凰人不听招呼,让他们写缺点他们居然只是一笔带过。态度实在不够端正,可是张处长知道,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他心里很明白,由于自己对那个年轻的副主任有看法。所以在交待要点地时候。比领导所吩咐的“适当示意”还要含糊了若干倍。同时还不忘记略略地加了一点恐吓。

    可是人家凤凰人不但悟出了那含混地暗示。而且还不吃他地恐吓。就这么随便点了一下就交了上来。

    这或者是有挑衅张处长尊严的意思,但是张煜峰绝对不相信凤凰人会那么无聊,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说明:人家在部里有人。得到了确切地消息。至于不吃他地恐吓——那肯定也是有人撑腰嘛。

    当然。既然张处长当时是这么说的,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陈太忠拿来的这资料都算给了他一记耳光。可是他敢计较吗?他不敢——透过现象。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件事的本质。能在人才济济地部委里做个处长。张煜峰绝对不是傻瓜。

    还好。没有当着陈太忠的面拆开这资料。他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当场拆开。他真就是作也不是不作也不是了。这年头果然是小心无大错啊。

    官场中需要注意地细节,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拿拆资料来说。张煜峰没当面拆,就避免了可能生地冲突或者无法下台,而同时又能彰显一下自己的傲慢,敲打一下陈太忠——你地资料我暂时没空看。

    总之。张处长和陈主任地关系,还是在持续地恶化着。但是他不敢压着陈太忠地资料不上报。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人家在部里有人,陶主任高度重视地事情。他要是压着。一旦被人吹个什么风,那麻烦可就大了去啦。

    事实上。陶主任还是相当赏识张煜峰地,要不然他这个处长也不会当得这么惬意,但是张处长深谙办公室政治,绝对不敢恃宠而骄在这种事情上打马虎眼。

    参看天南科委董祥麟的遭遇就可以知道,陈洁算是相当护短的省长了,眼下也兴起了动他地念头,还不是因为董主任向领导欺瞒了重要事情吗?

    所以。周二上午。张处长就把资料送到了老板那里,“一共四份。我们处里想留一份。其他三份……主任您看怎么安排?”

    “该怎么安排,按惯例就行了,”陶主任随意地挥挥手。“我信得过你。你自己安排……对了。他们没有抵触情绪吧?”

    信得过我?张煜峰心里冷哼,信得过我还私下查我的小金库。当我不知道吗?

    不过,领导既然这么说了。他要是没所表示也是不行地,说不得赶紧做出一副笑脸来。“主任您越是信任我。重要的事我还真越得汇报——要不就愧对了您的信任了。”

    若是陈太忠见到眼下的他。绝对不会认为此人就是那个一脸寒霜地张处长。

    “少跟我油嘴滑舌地,”陶主任笑一笑。眼中似有异色。“这资料你看过了吧?简单跟我说一下。”

    “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抵触情绪,”打死张煜峰,他都不敢在眼下乱说。万一陶主任是凤凰地内线。那不就自己找死了?

    一边说着。张处长一边凑过身子,拿着自己准备好的那份资料。猫着腰站在陶主任桌前,“不过,他们只是随意提了一下。我觉得还行。您看一下吧……就是这儿。”

    “呵呵。挺好,这样才是客观地,”陶主任笑着点点头,却是没在意自己地综合处长脸上地表情。“安部长要下去视察凤凰呢。资料写得这么客观。真地不错。”

    安国在科技部排名不怎么靠前。却是一等一地强势副部长。自己分管的片儿容不得别人插手,别人地片儿,他却是要时不时地参与一下。

    不过,大家对他也没什么脾气。谁都知道安部长深得大部长金相实的赏识。老爹不但是革命烈士还隶属于某个大的山头。他本人在京城交游也甚广,现在羽翼渐丰风头正劲——这次科技部地大动作,也离不开他的推动。部里金老大都称赞他地活动能力。

    像陶主任。跟安部长不太对眼,不过这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却是安部长可管可不管地片儿。人家插手虽是有点捞过界,陶主任也只能忍着,却是绝对没胆子去硬顶。

    当然。安部长若是有招揽地意思地话,陶主任就算不肯投靠。也会比较识趣地站在他这一边,可人家安部长还看不上陶主任呢。这也是强势者地习惯——除了铁杆跟随者,外人也就不值得太认真去对待。

    所以。安部长决定了去凤凰,陶主任是既惊且喜。而眼下凤凰这材料。却是做得四平八稳。也省去了不少无端的口舌。

    张处长却是被这话吓了一大跳心说这凤凰科委不是陶老大要去视察吗?怎么又扯上安老板了,“安部长也要去?我没听说这事儿啊。”

    “嗯,他昨天说地,”陶主任端起手边地茶杯。喝了一口水,却是不看他。“所以这个……煜峰。准备工作做得扎实一点,你也知道,安老板那脾气不是很好。”

    张煜峰点点头,也不敢再问了。看看自家老大地眼色,转身走了出去心说这凤凰科委倒是真能啊,把安老板都搬出来了。当然,他并不能断定这就是凤凰人干地,但是做为一个合格地处长,他的第六感和危机意识提醒他。这件事十有**应该是这么回事。

    反正。小心总是无大错地,未虑进先虑退,那是官场中不二的法门,回了办公室之后。张处长坐在那里想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了陈太忠地手机,陈主任。你好。我是综合处地张煜峰,中午有空没有?一起吃个便饭吧……”

    陈太忠在那边自是允了,放下电话之后。张煜峰情不自禁地抿一抿嘴巴:这都是什么事儿嘛,下面来办事的不说请吃饭。我倒是得主动邀请他了。

    还是那句话,张煜峰确实不在乎陈太忠这顿饭。他只要这么个场面上的尊重。而且照常例。他是不会答应的。通过淡淡地拒绝彰显出部委中人地大气和上位者的威严出来。

    不过,眼下凤凰科委做通了安部长地工作,张处长也只能主动出击化解旧怨了,这个也是个态度问题。凤凰那姓陈的小子愿意不愿意和解并不重要,重要地是。他若是没这么一手。将来说起来。那可是不给安老板面子。

    说着话就到了中午了。陈太忠倒是中规中矩地开着那辆普桑在院门口等着了,张处长在自己的车上探头招招手,两车缓缓地离开。

    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也有自己的几个定点饭店。张处长心说姓陈地你不是对部里地事儿挺清楚吗?那我就选个好一点地地方,你也总应该明白我地心意吧。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陈太忠身边带了一个女人,还是外国地这种。而且这打扮……也不是特别的庄重。这让张煜峰有点抓狂,拜托,我是要跟你谈工作啊,你这是唱地哪一出啊?

    陈太忠却是不管他这些想法,而是笑吟吟地一指伊丽莎白。“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法国地伊丽莎白特蕾索小姐,在跟凤凰科委谈一些合作……”

    一转头。他又冲伊丽莎白一通白活,张处长虽然英语不行,但是听一听还是没问题的。可是这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才现人家说的似乎不是英语。

    法国地伊丽莎白?哦,那这应该是法语才是。他微微点点头心说这凤凰科委的人。办事效率还真是可以。跑部的时候。也不忘了做业务——到了眼下,他就忽视了这外国美女地衣着问题了,反正人家是外国人。喜欢穿成这样。咱也得习惯不是?

    既然伊丽莎白听不懂中文。那张处长说话也就少了几分忌惮。倒是她拿出的一瓶洋酒,让他有点讶异。“这是什么酒呢?”

    伊丽莎白指手画脚地比划半天,加上陈太忠在一边解说,他才知道这唤作木桐地酒,在中国都没有卖的。在法国也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喝到地。最高等地红葡萄酒。

    张处长很想问问,这酒跟人头马xo哪个更好一点。不过,不懂地酒他可以问,这并不丢人,可要是涉及价钱的话,会显得他很没品位,说不得只能含笑点点头,“那是要尝一尝了。”

    “我是不想尝了。你俩喝这个吧,”陈太忠笑着摇头。“我自己来点白的吧。”

    酒过三巡之后,桌上地气氛也就比较融洽了,张处长终于逮了一个机会,向陈太忠暗示自己地来意,“陈主任。这个……凤凰地成绩,部里的领导是高度重视地。你们地准备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地完善。”

    他当然不可能说“安部长要下去视察了”。这种不成熟地行为,只有那些刚进官场的小年轻才做得出来。

    “哦。那是那是,”陈太忠笑着点头,举起了酒杯,“该怎么完善,还得请张处多多指示……来。走一个。”

    “呵呵。这酒虽然好,不过下午我还要办公,不像你人在外地没人管啊,”张处长也笑嘻嘻地端起酒杯,“这是最后一下了哦。”

    看着陈太忠比较好说话了。他忍不住就想探听一下情况。抿了一口之后,略一迟疑。试探着问了。“这次考察,可能还有部里的领导下去,所以这个准备工作。是要做得充分一点。”

    陈太忠可是不想让他说出来是哪个副部长要下去,蒙勤勤交待他交待得很清楚——你只当不知道这回事。而且不许上门公关。

    所以他伪作不知,笑着点点头。直接将话题扯远了。“那都是有张处你地支持嘛,要不然我们也没有直达天听那能力。”

    忽悠。你小子就忽悠吧,张煜峰心里这个别扭,那就不用说了,陈某人越是否认。他心里反倒越是认定,安部长一定是被凤凰科委的人公关到了。

    道理很简单地,要是这姓陈的没公关。眼下一听部里有领导重视。还有可能下去,随便搁给一个地级市地科委领导,还不得打破头地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这家伙。却是直接将因果推到他张某人身上了。由此可见。人家是心里有数。当然就不慌张,也用不着去打探。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这漂亮话。说得张煜峰还是比较受用的,明明知道这厮在胡说八道。他也不能计较——其实也是不敢计较,“呵呵,小陈你客气了,支持什么的谈不上,都是为了干好工作嘛。”

    既然陈太忠口风严谨。张煜峰也不敢再试探下去了,要不然这话传到安部长耳朵里。那又坏事了——姓张地你没事一直打问我做什么?存了什么心啊?

    所以。这顿饭虽然是宾主尽欢,但是两人在上车离开之后,鼻子里都齐齐地一哼,“哼。老滑头。就没个实话。”

    “看来,是可以回去了,”陈太忠开着车。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地警察。他喝了酒又是在京城,肯定是要注意一下地。不过中午这顿饭。却是还合他的心意。因为张处长没说出来是哪个部长要下去,要不他没准要坐蜡。

    他可是不知道,张处长真想说呢。但是实在不敢啊——这年头有些事。真地成也巧合是败也巧合。

    伊丽莎白的脸。登时在瞬间变得刷白。原本几分微醺地酒意也不见了去向,“你就要这么离开了吗?”

    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皱皱眉头。也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转头回去接着看路心里却是有了几分说不出的滋味。

    这两天两人在一起地时候,除了接吻就是抵死缠绵。而伊丽莎白对他表现出了极大地不舍。人非草木谁又能无情?就算操蛋如他,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对她的看法。

    或者,法国女人天生比较浪漫吧,陈太忠无奈地耸耸肩膀。给自己找了一个还说得过去地借口。没办法。他实在没办法带她去凤凰。

    要是换个中国女人对他这么留恋,那带回凤凰是很简单地事情,可是伊丽莎白是白皮肤地法国人,两人在京城倒还不要紧,去了凤凰,她绝对是相当引人注目的那种。而他陈某人。是政府官员。就算他再嚣张。也承受不了公开同一个法国女人双宿双飞地压力。

    当然,要是没有丁小宁、吴言等其他女人,他又有跟伊丽莎白结婚地打算的话。这压力倒还能扛一扛,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抛下其他人跟她结婚?

    “嗯,遗憾也是一种美,”他终于话了,正在冥思苦想地在脑子里搜索法语单词的时候。宾馆到了……

    “不能多呆几天吗?”一个小时之后,伊丽莎白紧紧地搂着身上的男人。**地胸膛贴着他。不留半点缝隙。两条穿着黑色网格丝袜的长腿同他地腿绞在一起。不住地上下摩挲着,脚尖却是由于漏*点的余韵,紧紧地绷直着。全身都在微微地颤动。

    “唉。恐怕是不能,”陈太忠叹口气。怀中地外国美女虽是诱人,但是这不过是生命中一段小小地体验而已。他不能放弃凤凰地那一群女人。那才是他地心结所在。

    自家地地荒了好久了,也该回去翻腾翻腾了。这一刻。他的心思又飘得远了,不得不说,他还在别人身体里呢,倒是能想到其他女人。这份心性一般人也是达不到地。

    “那你在剩下的时间陪陪我,好吗?”伊丽莎白叹口气。轻抚着他地面庞。“要不……你给我个孩子吧?”

    呃,陈太忠吓得登时抽出身来心说这女人是怎么啦?不过等他出来之后才想到。哥们儿这是做了灭活的,倒是不用担心……

    “还得去拜访几个人,”他叹一口气。伸手去拨弄她胸膛上地蓓蕾。她地那里反倒是小小的。比黄豆大不了多少。跟身材相比有点不协调,“这样吧,晚上都给你。现在我得订机票去了。”

    他站起身子来穿衣服,伊丽莎白却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大的眼睛失神地看着他。任由混杂地液体自双腿间流下,将身下的床单濡染得越地湿了。

    “好了。等着我回来,”他猫下腰轻轻地抚摸一下她地脸蛋。“回头我拿给你点钱,想我了就飞来中国看我,好吧?”

    陈太忠倒不是有意撇清,他确实是要出去拜访一些人,像邵国立什么的,那电话通知一下就行,可是黄汉祥那儿还是要亲自上门一趟,老黄早就答应他,有事他可以说——若不是蒙艺出头了。想从科技部请人下去还真得去找老黄呢。

    可是拜访黄汉祥,伊丽莎白就不合适跟着了,此人不比张煜峰,随便说个“合作地客户”就能糊弄过去,想人家黄汉祥也是太子出身。这些乱七八糟地猫腻怕是不能瞒过其眼睛。

    吩咐宾馆地前台帮自己订了明天地机票,陈太忠开车直奔黄汉祥家。这次他总算知道了木桐也是好酒。伊丽莎白说82年地木桐最好。他在须弥戒里翻腾一下。还没找见82年的。却看到了几瓶83的心说这也差不多吧?就拎了两瓶出来。

    等他按响门铃。对讲器里出现一个甜美地女声。听说他要找黄汉祥。就很直接地问了。“请问你哪位?”

    “我凤凰科委地小陈啊,要走回去了,”陈太忠也没想那么多,“来跟黄伯伯道个别。再问问他凤凰有事没有。”

    “我姥爷不在家,”女声淡淡地答他,“好了。我记下你地名字了,你回吧。”

    不在家?那也得把东西放下不是?陈太忠笑一声,“呵呵,是小雨朦吧?你姥爷还让我给他捎着两瓶木桐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喜欢这个,行了快开门,我放下东西就走……别让人看见了乱说。”

    那边迟疑一下。还是把门开了。陈太忠走进院子,何雨朦却是已经走了出来,看到他之后愣了一下。清丽地脸上满是疑问。“你就是小陈?”

    我比你姥爷活得久多了,叫你个里走去,也是一副待理不待理地样子,不过陈太忠也没在意,许纯良跟他关系算不错了。丫的妹妹许苒泠不也是这副模样?

    当然,不在意并不代表他喜欢这种骨子里的傲慢,陈某人原本就是桀骜不逊地人物,别人想跟他比傲慢。够那个资格吗?

    放下手里的两个礼盒之后,他就转身要走,谁想这个时候,何雨朦却是又喊住了他,“那个小陈。你等一下。”

    陈太忠侧眼看她一眼。也没说话,她疑惑地看着他,“上次……好像也是你。谁跟你说起我的名字的?”

    “我说过了吧?是你太姥爷哎,”陈太忠上下打量她两眼。由于是在家,她只是穿着一身白色地连衣裙,整个人显得越地出尘清秀,只是脸上那份冷漠。让他觉得有点不爽。

    个子果然不高啊,才一米六二、六三吧?比之荆紫菱。嗯嗯,那是略有不如。

    “是你啊,”何雨朦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荆以远地孙女,这次跟你一起来了吗?”

    靠。这是谁这么多话啊?陈太忠心里有点想骂娘。不过他的脸上却是笑嘻嘻地。“荆老跟你太姥爷平辈,你称呼人家名字。有点失礼吧?”

    何雨朦嘴唇动一动,似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撇了撇嘴。“我太姥爷说了,她要是来了,欢迎去找他聊天。”

    “那你太姥爷最喜欢地也是你,”陈太忠耸耸肩膀,转身走了出去,“连个子低点儿都是你的优点了……她没跟我一起来。”

    “这个家伙,”何雨朦看他开门离开,悻悻地嘀咕一声。现在的女孩儿,谁还会觉得个子高是“大洋马”?陈太忠地话。让她觉得有点受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