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抹黑功臣(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抹黑功臣

作者:陈风笑
    在凤凰科委的诸多成果中,陈太忠心里最为得意的,就是这创新基金了,装修检测太小,跟省里要来的那点火炬计划的资金,那也算不得本事——只有这创新基金,才是实打实的。|(*/|*

    是的,在他的眼里,伸手跟上级要钱,实在没啥可夸耀的,有关系的话,谁做不到啊?殊不知在很多人眼里,能要到钱,已经是官场上最终极的能力之一了。

    反正,这个创新基金,是他花费心思最多的,也是成就最突出的,可是,眼下为了配合科技部向中央要钱的策略,被人贬得一无是处,他怎么会高兴?

    凤凰科委在全国竖典型,那是大大的好事,但是为的是跟财政上伸手,忽略他的一番心血,舍本逐末……舍本逐末得,这事情不该是这么回事啊,就算科技部不希望大力宣传创新基金,那忽略就完了呗,又何必多此一举,一定要强调教训呢,既然竖典型——没必要强调“缺点”吧?

    国内一旦竖典型,那都是十全十美异常完善的,不够标准的都能改得够了标准,这点不算缺点的缺点,用得着强调么?

    祖宝玉却是为他这话哈哈大笑了起来,直到听到他说“不对”才接口,“呵呵,知道不对了?这次人家的目标,还真是在创新基金上呢……”

    “愿闻其详,还请祖市长指教,”陈太忠很认真地请教了,他知道不对,却是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因为他们也想搞这个创新基金,但是不是向社会上筹集资金,而是跟财政部要,嗯……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省财政也要解决部分资金。”祖宝玉终于一语道破天机。

    对科技部来说,获得财政支持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那么他们的目光盯到了另一片是很正常的,就是说,他们还想从财政上再啃下一块儿来。

    当然,对科委来说,创新基金这一块。要考虑回报。得承担责任,工作压力肯定会大一些,但是这年头谁会嫌钱多呢?这一块的吸引力虽然不如划拨资金那一块儿,可是有总比没有强吧?

    这一块其实也是在探讨中。获得批准地可能性也很大。但是凤凰科委在这个领域。走得实在太前了。不但吸引了社会上地资金。还自主地[展出了相对独立地模式。

    按说这是好事。可是跟科技部地初衷相互冲突了。人家是想要钱而不是筹钱或[融资。这个方面就不能大力宣传了——谁能有凤凰科委那么变态地融资能力?

    可是不宣传也不合适。所以。部里地意思就是说。凤凰科委可以宣传自己地创新基金起到了什么样突出地效果。以供部里借鉴和用此实例公关。但同时呢。凤凰科委必须要承认。在融资方面。有深刻地教训。

    这教训就是说。当初不该向社会上胡乱融资。导致这个资金链比较紧张——随时可能断掉地那种。而且。筛选应该扶持企业时。也容易受到投资方地干扰。很多时候不能独立做出判断。

    是地。有了这个教训。大家才能向财政伸手。而不是出去腆着脸化缘。化缘多辛苦啊?再说了。同样是投资收不回来。解释起原因来。投资方可是比组织上难应付多了。

    正是因为如此。凤凰科委创新基金地[展情况。必须褒奖其中部分——比如说投资效果。但是同时。也必须贬低其中一部分——那就是向社会融资地不确定性了。

    反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配合科技部即将采取的大动作,凤凰科委该有牺牲一部分成果地觉悟。

    当然,这牺牲绝对不会是白牺牲,科技部里有人会领这个情的,甚至,在竖典型的时候,这些本是优点的“缺点”,都不会向公众提及。

    只有在部里向上面汇报时,才会悄悄暗示一下:凤凰科委那儿,也不是十全十美的,不过呢,人家毕竟是靠着自身地拼搏,闯出了一片天地,他们的长处,大家该好好学习;至于说失误之处,大家注意避免重蹈覆辙就行了——第一个吃螃蟹的精神,咱要鼓励,至于吃螃蟹时没洗净导致了上吐下泻,那就没必要多说了,会影响同志们工作的积极性地嘛。

    像这种因果,综合处处长张煜峰是知道的,但是,别说他看陈太忠不是很顺眼,就算他看着陈太忠非常顺眼,这话……也实在没办法明白解释不是?

    人家凤凰科委赤手空拳、筚路蓝缕地打下了一片大好局面,现在科技部用得着人家地事迹了,反倒要在部分环节上有意抹黑,虽然为的是大局着想,但是部委地人都是格外要面子的,这种话谁又好意思说得出来呢?

    所以,陶主任在交待张处长时,就是让他“适当暗示”一下即可,凤凰科委不但做出了事迹,接了通知后又主动上门来等候上级指示,这么认真负责地工作态度,就是陶主任也不得不承认,这话真不好说出口。|(/|*

    这些话写起来多,但是祖市长三言两语就说完了,因为其间很多因果点一下就够了,混官场的都猜得出来,没必要说那么细,陈太忠听说这种离奇的事情[生在自己身上,愣了半天之后,才长叹一声,“唉,看来这次来北京,我还真是自取其辱了。”

    说实话,他认为创新基金的融资过程,才是最能体现他的价值的,结果现在倒好,成了为了大局必须抹黑的内容了,这让他怎么开心得起来?

    早知道是这番结果,倒不如不来呢。

    “这你就是气话了,”祖宝玉笑着劝他,“呵呵,还是来了好啊,这是你态度端正。再说了,组织上是不会让服从大局的同志受委屈的,我倒是觉得,你的成绩被抹杀一部分,没准反倒是好事……”

    “你退一步想一想,就算你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决定该怎么宣传你们的。典型该怎么竖立的。还不是部里地人?现在是你主动抹黑自己,总比不知不觉地被人抹黑强

    被抹黑反倒是好事?陈太忠就算见识过一些场面了,听到这个论调,还是愣了一愣,不过总算还好,祖市长后面的解释比较清晰。愣过之后,他就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照你这么说,部里算是欠了我一个人情?”

    “欠不欠的,就看别人怎么想的了,要是有人觉得你就应该付出这个代价。你也只好认了……不管怎么说,凤凰科委的名气出去了不是?”祖宝玉也不是灶王爷上天——只管说好话的那种,他很认真地指出了可能[生的最坏地情况。

    “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你肯配合不折腾。这个抹黑,只会在很小地***里传播。绝对不会影响到凤凰科委的形象。”

    是啊,既然是典型。站在公众的角度,是不允许看到负面的东西的!陈太忠默默地挂断了电话。但是哥们儿的形象受损了啊。

    再琢磨一下,他觉得事情也不会有多糟糕,起码凤凰市和天南省地省级领导,有不少人知道那创新基金的融资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至于说部里出于自身需要这么向上汇报,也无非是瞒上不瞒下,堵不住悠悠苍生之口的。

    可是想是这么想,他心里还是不舒服——只要是正常人,没人会对这种事儿舒服,又想起祖宝玉几个小时前说的赵喜才的那档子事儿,他禁不住悻悻地捏了捏拳头。

    “呃……”耳边传来一声轻呼,陈太忠讶然侧头,却[现伊丽莎白在冲着他呲牙咧嘴,面孔痛苦地扭曲着——他地左手还在人家腰上呢。

    他这一攥虽是无心的,但是力度也不是很小,她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陈太忠见状赶紧抽出手来,冲她充满歉意地笑一笑,“非常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

    伊丽莎白撇撇嘴,那泪珠直在眼眶里打转,却偏偏地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见了心里没由来一软,“小宁……哦不,伊莎,我回头再送你一副耳环,成不成?”

    伊丽莎白的嘴巴还是噘着,陈太忠见状也没了脾气,看到她这副模样,他没地想起了丁小宁的落魄岁月,一抬手又摸出了手机,同时抬头吩咐司机,“回宾馆了。”

    他已经决定了,要向蒙艺诉诉苦,你虽然让我尽快把科委搞起来,可是任科技部这么个搞法,你脸上也没光吧?

    这次接电话地,还是严自励,不过奇怪得很,严大秘的口气,出了奇地亲热,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哦,是陈主任啊,蒙[记开会呢……北京那边的事儿,办得顺利吗?”

    这厮吃错药了吧?陈太忠有点迷糊,一时也拿不定对方地意思,只能含含混混地回答一句,“嗯……困难挺大的,这不是找蒙[记求援来了

    “哦,你等个二十分钟再打过来吧,那时候会应该结束了,”严大秘这药还不是吃错了一点点,居然把会议结束时间都报出来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陈太忠撇一撇嘴,挂掉了手机,严自励这家伙,肯定是知道了点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