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六章(书号:760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六章

作者:陈风笑
    张处长对陈太忠的冷淡。虽是有点个人的因素。但主要还是真的没的到陶主任的授意。他是一个管着不少杂务的处长。但是别说在科技部。就是在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也不算什么人物。撑死不过是有点小实权而已。

    而部里现在酝酿着大的变动。凤凰科委是能填充了其中不少空白的。陶主任对这次考察寄予的希望也很高。像这种情况。张处长心里对陈太忠意见再大。也的忍着。

    所以。陈太忠是周一来报到的。拖到周二下午。他就将情况汇报给了陶主任。陶主任略一思索。就做出了答复。拖过周三之后。周四上午陈太忠没来。他倒已经先着急了。

    撑到下午。张处长就实在不敢再等了。那厮万一觉的是周末了。去周遭玩两天。甚至一时懈怠回凤凰了。那也正常不是?

    有了这种担心之后。他不的不火联系陈太忠。这一刻。他终于想明白了。人家凤凰科委上门。不是有求于部里。而只是想积极的配合部里的行动。

    配合部里的行动。这话有太多的人说了。拨着陈太忠的号码。张处长心里却是在暗自叹气。也就是人家凤凰科委。是真正的做到了配合部里行动——凤凰甚至都没有的到天南省科委的支持。人家还会惦持吗?

    我怎么就会被惯性思维主导了自己的行为呢?一想到这个。他就有点微微的后悔。

    不过。后悔归后悔。当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张处长却是又再度端起了架子。部委的优越感。他是必须维护的。“坐。”

    点点头说完“坐”字。他低头开始看文件。显然。又是一个“学习时间”。这家伙既然已经来了。他当然可以打磨一下了。

    陈太忠可是从没经过这种阵仗。眼见对方把自己叫过来了。居然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看文件。心里这火腾的就升起来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你把我叫来。就是想让我看看你看文件的姿势?

    有了这份怒气。他使个障眼术。人看似没动。却是将包里的手机打开了。是的。在来之前。他为了好好的跟张处长沟通一下。特意关了手机的。不过现在嘛……你不给我面子。我又何必给你面子?

    陈太忠的手机。那不愧是一等一的忙碌。开机不到半分钟。就有人将电话打了进来。张处长登时被这铃声惊醒。抬起头来。陈太忠笑着摸出自己的手机。“我接个电话……”

    进我办公室也不知道关了自己的手机。张处长心里的不满。又略略的增加了一点。一下手。正是“你随便”的意忠。开完会了?给你打俩电话了。总是关机。”

    “没开会。在北京办事儿呢。”陈太忠笑着答他。“这不是刚好出来透口气儿?宝玉市长有什么指示?”

    “少跟我贫啊。别学北京人那一套。什么指示不指示的。”祖市长在电话那边笑。“去北京了?你倒是能跑。要是科委的事儿你说话。老哥我在北京还有一两个朋友。”

    这才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陈太忠登时狠狠一攥拳头。我这不是犯病吗。怎么就忘了。自己能用的还有这么一号人?

    祖市长在天南混的仆街。可不代表人家在京城没势力。能在6海那种经济强省搞风搞雨的团体。在帝都没有代言人倒是咄咄怪事了。

    这代言人都不用有多么强势。能在科技部使上劲儿就足够了。老话说死了的——只买对的。不买贵的。

    不过。现在的陈太忠。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听到这话也只是打个哈哈。“我这是没遇到事儿呢。有事儿的话。肯定会向宝玉市长你求援的……对了。找我有什么事。你还是先说说你的事儿你。我心里装的可全是你的事儿。”祖宝玉打这个电话。还情。不过小陈在电话里一副很惦记自己这边事情的做派。还是让他心里微微一暖。“对了。听说你接了通德抗洪救灾大会的邀请。没去参加?”

    “咦?这事儿你也知道?”陈太忠一时听的大奇。在他心里。真没觉的这事儿是多严重的。只是他当时谨慎了一下。没犯这路线错误——杜毅的是杜毅的。蒙艺的是蒙艺的。

    “哼。亏的你没去啊。”祖宝玉笑一声。“臧华都在奇怪呢。本来就没打算请你啊。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听出味道不对了。顿时谨慎了起来。仔细琢磨琢磨。觉的这事儿里面估计是又有名堂了。少不的出言试探一句。“不是有人打算害我吧?”

    “有没有人害你。这我可是说不准。”祖宝玉在电话那边笑。“不过我倒是听说。杜省长见了那个丁小宁。还是挺开心的……”

    敢情。祖市长在通德也有几个人。就知道了那天大会的内容。果不其然。为了给臧华助阵。杜毅亲自去了通德市一趟。

    原本。这个事情也是无所谓的。臧市长**裸的空降到通德。难免根基不稳。而那里召开的又是抗洪赈灾的大会。作为一省之长。他去一趟也不能说不合适。

    可是。在通德。杜毅再一次见到了丁小宁。听说她又捐万出来。心说这丫头真的是有爱心啊。少不的就亲自招呼过来问询情况。

    好死不死的是。臧华就一直在杜省长的身边陪伴着呢。没办法。他必须通过这个方式向通德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明示:老子是杜毅的人。谁敢欺负我新来的。嗯……小心杜省长派人跟你们谈心啊。

    杜毅是真的怜惜丁小宁。若不是丁小宁身后站着蒙艺。他的关照绝对不是眼下这么一点点。不过饶是如此。他听说她又捐了五十万。也有点不高兴。顺手就将臧华拎了过来。“臧市长。小丁已经给省里捐了两百万了。人家可是个孤儿呢……你通德比她富裕的企业多了。怎么你又要人家捐这么多呢?”

    臧华听出来了。杜省长的意思是说。小臧你小子不是拿着我的名头。又来敲诈丁总了吧?差不多点哦。丁小宁很可怜的。

    由不的他不这么猜。大家都知道。这年头广大的人民群众对政府。那是……高度的不信任。要是真的不指派。任由大家捐的话。收到的捐款捐物数量没准会让人笑掉大牙。

    这种情况下。大部分的捐款。都是要摊派才成的。反正你乐意不乐意都要出钱。这么一强迫。倒也就没人琢磨这钱到底花到了哪里。到了灾民手中没有。大中小学生。摊派;对各个大中小型企业。摊派;当然。说起来还的是“自愿捐款”不是摊派。

    至于对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那更是有指标考核的。因完不成任务而秋后算帐的例子。屡见不鲜。

    说穿了。就是政府公信力丧失而已——被摊派的就当被多收税了嘛。虽然体制内的人都在抱怨几粒耗子屎坏了一锅汤。但是说来说去。捐款去向死活也透明不了。这恐怕也不是几粒耗子屎能拥有的威力。

    私货就不说了。继续正题。臧华一听说。杜省长有怀疑自己跟丁小宁硬性摊派的意思。登时就慌了。“杜省长。我可没找小宁要钱。是她主动送上来的。她在凤凰。我这儿是通德啊……要不。我退给她?”

    “你这是什么话?小宁一向急公好义。捐了就捐了。”杜毅当然不会让臧华退钱。传出去那可是成了笑柄了。他宁可回头找个能让丁小宁赚五百万的活儿。也不能让这五十万被退了不是?

    不过否定归否定。臧华这个态度。他还是比较满意的。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嘛。“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们要注意工作方式。”

    前文说过。臧市长的了杜省长的赏识是有点撞大运的味道。并不是说铁杆——就像祖宝玉被蒙艺调去做素波的副市的赏识吗?

    我们的工作方式。没啥不妥啊。臧华登时有点急了。“杜省长。我们本来是邀请凤凰的抗洪先进人物陈太忠来的。结果他没来。这丁小宁替他来了。”

    “邀请陈太忠啊。”杜毅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那倒是应该的。陈主任在抗洪上确实有一手。声名赫赫。”

    听话听音。臧华一听这话。汗登时就下来了。瞅瞅四下无人。低声汇报。“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不想请他来。听说这个人挺狂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报上来的名单里。有这个人……杜省长。我刚来这里。工作还没完全展开。”

    冤枉啊。我看陈太忠不顺眼。现在就是工作没展开。下面的工作有点乱七八糟的。真的没有投奔蒙艺的意思啊。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从小丁这儿挤了五十万出来。”杜毅笑笑。也没对他的表态做出什么答复。“小宁是苦孩子出身。你们把钱用在刀刃上。我这个要求……不高吧?”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竖典型还是恶心人

    杜省长的要求。肯定不算高。不过这话却是成了臧华的一块心病:妈了个逼的。哪个混蛋帮我邀来陈太忠的?

    不知道人家陈主任事情多吗?这点小事人家没来成。反倒是杜省长的干女儿丁小宁又。惹的老杜不高兴了吧?

    这个追查。是在很小的范围内进行的。可是好死不死的是。还偏偏的让祖宝玉知道了——事实上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但是无非就是邀请时弄错个名字。谁还会真的在意不成?

    但是祖市长不这么看。他被人算计过一次。直接被省纪检委双规过的。对这种风吹草动的小事最是敏感——被双规过的人还能复出。真的也算是一大奇观了。因此导致小心谨慎的习惯。真的是正常不过。

    通德那以前可是赵喜才的的盘。赵喜才是蒙艺的人。陈太忠也是蒙艺的人。而眼下的臧市长却是杜毅的人。祖宝玉琢磨着。这事儿的生。没准有什么蹊跷——连臧华都不知道是谁邀请了陈太忠。而且查都查不出来。这种情况真的挺罕见的。

    这可能是有人打算阴陈太忠一把!最开始。祖市长的判断跟陈太忠的类似。心里就不禁有点抱怨赵喜才:你经营了通德那么久。怎么就经营出这么一副样子呢。

    事实上。祖宝玉对赵喜才相当不喜欢。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是素波市政府的新成员。又都是蒙艺提拔的。按说是应该一致对外的。但是祖市长非常清楚。赵市长瞧不起自己。不是那种大市长对副市长的瞧不起。而是实实在在的蔑视。赵市长也不会有意为难他——不管怎么说。祖宝玉上位也是有蒙艺打过招呼的。反正。就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祖宝玉也明白。自己确实算不上蒙艺的嫡系。比之人家铁杆嫡系赵喜才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心里难免怨恨。嘴上却是啥也不说:你且先狂着。天狂有雨人狂有祸。

    这年头的这点事。真的经不住人惦记。祖市长觉的这件事不应该生。又想多关照一下陈太忠——那是他沟通蒙老大的桥梁不是?

    这一惦记就出事儿了。那名单是通德市政府综合办的人拟的。而且那里的人臧华上任居然就没怎么动过。是的。那基本上都是赵喜才的底子。听到这个消息。祖市长隐隐觉的事情有点不对劲。

    这是在争宠吗?由不的他不这么猜。虽然同一阵营里互捅刀子的事儿极为罕见。但也不能说是没有。不过。这话祖市长还不敢乱说。只能私下积极收集证据。

    这也就是他。跟陈太忠关系好。知道陈赵二人没有交集。同时。他又不的不倚着陈太忠。换个别人就算敢这么瞎猜。也不会去尝试掘。

    今天。祖市长打听到。陈太忠在某一天。因为田书记在省台做主播的那个女儿。伸手打过赵喜才的儿子赵杰。心里的怀疑。总算是落到了实处—是因为这个了。

    那么他自然要打个电话给陈太忠。随便聊了两句套套近乎之后。才开始问这件事。当然。这终归还是猜测。他不可能说的太明白。“听说你跟喜才市长的儿子生过冲突?嗯。太忠我不是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总搞这种意气之争嘛。”

    明白了!陈太忠一听就全明白了。祖市长说的那些什么科技部的事儿啊。都是幌子。说穿了。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告诉他:因为你打了人家的儿子。通德那边。是赵喜才或者赵喜才手下的人。阴了你一把。

    至于祖市长的劝诫那更是做不的数的。祖宝玉心里也有忌惮。不敢把事儿说的太明白了。或者说不想让自己的讨好显的太**。就欲盖弥彰的来这么几句。

    缺德啊。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这个恼火就不用提了。赵喜才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这种害人不利己的事情也做?

    他当然知道。这种算计是伤不了他什么。就算他没多考虑。就那么懵懵懂懂的去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可是话说回来。事情不大可它恶心人不

    到时候真的让蒙艺心里存个小疙瘩。那可就没意思了。这么屁大一点事。他还不能跟蒙艺解释。真是要多恶心人有多恶心人了。

    陈太忠相信祖宝玉说的是现在有要用他的的方。就算没有。那家伙也不可能主动挑起他跟赵喜才的矛盾来。

    “混蛋。”他低声嘀咕一句。走进了综合处处长室。张处长还是埋头在一堆文件中。陈太忠这下心里越的不爽

    张处长心里也不爽啊。靠。本来说熬熬你的性子呢。你倒好。拿着电话出去了。这就是你们凤凰科委做事的章法?

    心里有气。他就专心的处理桌上的文件。可是没过多久。那厮的电话又响了。他禁不住抬头恶狠狠的瞪其一眼:我说你关一会儿电话会死人

    谁想他这一眼。只瞪到了陈太忠的背影。陈某人心里挺麻烦的。就连客气也省了。站起身出去接电话。

    等到第三个电话响起的时候。张处长真的有点无法容忍了。咳嗽一声抬起头。“陈主任。我跟你说说今天找你来的目的……”

    “我们市委书记的电话。”陈太忠一指手机。笑一声。“麻烦您稍微等一下。估计也是在问我在部里办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市委书记……张处长看着他接电话。眉头不由的皱一皱。不过没办法。他总不能不让对方接市委书记的电话不是?下面来跑部的人。固然会对部里领导小心翼翼。但是市里一把手才是决定他们命运的主儿。电话的其实是吴言。陈太忠是有意恶心张处长呢。反正你若是不信就探头过来。看看来电号码是不是“白书记”?

    吴书记对陈太忠的北京之行也很在意。每天都要打一两个电话问问。反正太忠来了北京。身边没什么碍眼的人了。接电话肯定会比较方便的。

    这次。她一听说陈太忠称呼自己为“章又是不方便了。才说要含糊两句挂了电话。却不防对方在那里嘞嘞个没完……

    好不容易陈太忠打完了电话。张处长再也忍受不了啦。“你能把你的电话关五分钟吗?我跟你说说找你来的目的……”

    “……所以呢。主任觉的。你们搞的这个创新基金。是最应该侧重宣传的。上交的材料上要突出表现这一点。你明白吗?”

    “创新基金?”陈太忠听的皱皱眉头。他调戏了张处长一下。心情就好了不少。听对方云里雾里的白活半天。最后居然说创新基金最重要。不由的就是一愣。

    创新基金可是哥们儿自己搞的。那是跟招商引资有关啊。他真的有点迷糊。这玩意儿它不具备普遍推广性。别的科委。可真的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难道说。科委要竖立的典型。是我陈太忠副主任。而不是凤凰科委?陈太忠琢磨一下。总觉的也没这个道理。咱没什么人。别人吃撑着了宣传我?

    看他坐在那里迷迷糊糊的。张处长心里不由的生出了些许快意。不懂了吧?不懂就对了。别以为你凤凰出了点成绩。眼睛就该望到天上去。

    所以。他有意不做解释。静等了半天。直到年轻的副主任谨慎的问。“张处长。您这话的意思是说……”

    “你们的创新基金。搞的不是很好。而且你们压力很大。”张处长咳嗽一声。淡淡的看着他。“成绩是出了点。但是。教训也很深刻。重点要强调一下教训。”

    我靠。你欺负人欺负上瘾了?陈太忠一时真的有点无法接受了。创新基金的教训很深刻?有种的你在全国再找这么一家教训深刻的科委出来。

    “我还是不太明白领导的意思。”他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去了。直勾勾的看着对方。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你们是想竖典型呢还是想恶心人?

    “哦。回去好好想一想吧。”张处长怎么可能再向他解释?说不的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看着对方眼中的不甘。心里这个解气。那就没办法说了。我让你再狂!

    陈太忠见状。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了。站起来转身离开。心里却是不住的盘算着:这姓张的找我来。没头没脑的说这么两句。到底是什么意思出的憋屈:搞那创新基金我容易吗我。现在倒好——教训深刻?

    看着他自门口消失。张处长长出一口气。在宽大的椅子上伸个懒腰。然后很放松的将身子靠在宽大的椅子背上:小子。这可不是我因为一点小事要难为你。实在是……我也没办法跟你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